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01章要进也是进我沈家门
    第101章要进也是进我沈家门

    庄园的后院,出了门就是一片绿色的草地,这草地并不是人工培植的那种一小块一小块能拆下来在任何地方养着的东西,而是真正的纯天然草地,踩在脚下的感觉就不同,软绵绵的,空气中不是那种草皮的塑胶味,而是很清醒自然的泥土味道,甚至能够感受到小草上那湿润的露珠

    过去不远,就一条栈道,栈道是依着淀山湖修建的,栈道在距离岸边大约四五米远的位置,距离水面十多公分高,木质的栈道踩在上面有一种十分古老的感觉,嘎吱嘎吱的声响让人感觉意境都提升了不少。

    而在栈道上凭栏望去,是淀山湖一望无际的浩渺湖面,此时已经阴沉下来的天空是青灰色的,和远处的湖面交接成一色,平静的湖面有微风袭来,让人感觉整个好像都升华了一样舒服。

    这的确是有钱人的生活,踩在栈道上的沈重山很感慨,难怪都那么喜欢钱呢,虽然钱不是万能的,比如让许女神变得道理一些就是再多的钱都办不到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比如在沪市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有真么大的庄园还有这么有逼格有情调的栈道,一般所谓的有钱人有几个搞得起?

    在栈道的另一头,那是一条前伸一直延伸到了湖水里的木质走廊,在那边沈重山见到了许卿的父亲,许远东,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南方许阎王,一个真正站在华夏南方巅峰十多年的绝世枭雄。

    似乎是听到了沈重山踩在栈道上木板发出的咯吱咯吱声音,许远东静静地捧着一根鱼竿坐在木质走廊上,头也不回地说:“来了啊,随意一些,这里也没有椅子,你就坐在这里吧。”

    说着,许远东指了指身边的位置。

    许远东此时坐在木板桥的边缘,一双脚卷起了裤腿就这么放在湖水里,而沈重山要坐下来,肯定也是要学着他的动作脱了鞋子和袜子卷起裤腿坐下来的,沈重山想了想,没有这么做,蹲在许远东的身边,扭头看着许远东开玩笑,这身新衣服好几十万许女神刚买的呢,这要是第一天就弄湿弄脏了,回去他还不给许女神活劈了!?

    这是他第一次和许远东见面,跟他的想象中有些不一样,不是满脸横肉一脸凶相或者说戾气,反而这位大名鼎鼎即便是在国外的他都偶尔能听到的许阎王面色很白净,女人三十之前最美,三十之后难免走下坡路,而男人不同,到了四十岁的男人才是沉淀的足够久的老酒开始散发出迷人的香味,许远东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与其说是一位绝世枭雄,不如说许远东更像是一个大学里的教书先生,白白净净的脸上五官很好看,能够看得出来他年轻的时候绝壁是一个帅到没天理的小白脸,这一点从许卿的身上就能看出来了,沈重山可不认为一般歪瓜裂枣的基因能生出许卿这么标致的女儿来。

    而许远东的气质也充满了书卷气息,好像是一本古书,翻开了便越来越有韵味,一个枭雄在人的印象中该有的那份霸气和凶戾在许远东的身上完全找不到,走在大街上,绝对没有人愿意相信这样一个充满了书卷气息的大叔居然会是那让无数人胆战心惊肝胆俱裂的许阎王。

    听听人这外号就知道了,阎王,早些年混混叫龙哥啊,山鸡啊,雄哥啊的多了去了,如今道上凶猛一点的都叫什么什么爷,比如南城的金爷,古往今来,有几个人当得起阎王这个外号的?

    阎王是什么?叫你三更死,你不能活到五更天,这就是阎王。

    眼神专注地看着湖面上一动不动的鱼鳔,许远东笑着说:“看了这么久,看出什么来了?”

    沈重山揉着下巴说:“说老实话?”

    “老实话。”许远东的眼神里越发玩味有趣。

    “看你长得也挺斯文的,咋你女儿就这么不讲道理呢?我刚来的时候还被她指挥你家那只叫武状元的大藏獒撵了一路。”沈重山黑着脸不开心地说。

    许远东哈哈大笑,说:“这可不关我的事情,从小小卿跟我就不怎么亲,那时候我也忙,没有多少时间教她,多半时候还是她妈和老师教导的。”

    “当爹的就这么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可不太好啊。”沈重山摸了摸鼻子,从怀里掏出烟,递给许远东一支。

    许远东接过烟看了沈重山一眼,然后让沈重山给自己把烟点上了,笑着说:“要是小卿带着别的男人上门来,不管是什么身价地位,见到了我多半要装的跟乖宝宝一样,你不但一点形象没有地蹲在我身边,还敢第一次见面就主动递烟给我,胆子不小啊。”

    “胆子是不小,就是我上门了不还给你放出武状元差点咬了一口?别的人上门来,你还不打断腿丢出去?”沈重山没好气地说。

    “知道我不欢迎你还敢上门?”许远东问。

    “天底下不欢迎我的地方多了去了,但是对我来说,只有我不想去的地方,没有我不敢去的地方。”沈重山一脸臭屁地说。

    “嗯,小伙子很有自信,这一点不错。”许远东也不生气,点头说。

    “我说老丈人”

    “别乱叫,想做我姑爷的人多了去了,你还不够格。”许远东微笑着打断了沈重山的话。

    干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沈重山搓了搓手,说:“我说,你这放出狗来咬我试我的武力值,又是故意把我叫这里来说几句话试我的城府品行,我都配合你了,咱们是不是该进入更严肃和正式一些的话题了?”

    “你觉得我是故意放出狗咬你的?”许远东玩味道。

    “不是故意的?难道你是有意的?”沈重山反问。

    许远东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说:“好好好,有意思。你说吧,你想要进入一个什么样的正式和严肃的话题?”

    沈重山干咳一声,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有些忐忑又很正经地问:“其实我就是想要问一个事什么时候开饭?”

    沈重山发誓,他真不是逗比来的,他只是被陆映月给传染了而已

    听见沈重山的话,饶是城府深沉见过无数大风大浪枭雄如许远东都错愕了老半天。

    在许家的餐厅里,许远东坐在主位上端着饭碗慢慢地吃着饭,而顾晴坐在一侧,沈重山和许卿就坐在两对面,许卿时不时地瞪沈重山一眼,面红耳赤地看看自己老爹又看看老妈实在太丢人了啊,这个家伙已经吃了三碗饭了!!!

    许女神真的好想把沈重山给拖出去人道毁灭了然后把自己老爹和老妈的记忆都给清洗掉啊

    顾晴笑眯眯地看着沈重山,时不时地给自己的准女婿夹菜,说:“吃慢点吃慢点,一定要多吃一些吃饱。”

    听见这句话的许卿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老妈啊,这个家伙都吃了三碗饭了!还吃不饱呢!?

    “阿姨你做的菜实在是太好吃了!”沈重山咽下了一口饭菜,对顾晴讨好地说。

    顾晴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她说:“那是,我的手艺可是很好的,以前的时候都是我自己做饭,现在动手少了,但是今天你过来我还是没忍住露了一手。”

    沈重山扒拉了两口饭,然后端着碗第四次去盛饭许卿一只手捂着脸这个家伙,太丢脸了

    吃过饭,一家人坐在客厅里,早就准备好了一肚子问题的顾晴在佣人端上了茶水之后立刻就忍不住了,她一脸笑容地对沈重山问出了所有丈母娘都会问的问题,“小山多大了?老家在哪里啊,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沈重山很自然地回答说:“我今年24,老家在西南那边,家里没有人了,就剩下我一个。”

    顾晴看了许卿一眼,然后对沈重山说:“来沪市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沈重山咧嘴说:“现在挺好的,以后的打算还没有想好。”

    在沈重山回答这两个问题的时候许卿一直都瞪着沈重山,见这个家伙的回答越来越没有出息,她忍不住说:“其实他现在一直都在公司帮我。”

    顾晴若有深意地看着许卿,说:“那样也挺好的我们家和普通人家不同,小卿要找男朋友我们是双手支持的,但是一般人肯定不行,最起码要品行合格的,而且小卿也要自己喜欢,其他的家世和身价什么的都不重要,只要你愿意发展,我们可以提供给你最好的平台,不愿意太累也没有关系,帮着小卿照顾好公司就可以不过,要是你们两个人都有感觉的话,我是觉得早点把事情定下来比较好,我早就想抱外孙了”

    “妈!”许卿大为尴尬,她觉得老妈实在太过分了,什么叫做全都不重要?都很重要的好不好!沈重山这么个家伙就什么都不合格!还有,什么叫做早就想抱外孙啊?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多迫不及待啊!

    “这么早定下来干什么?现在事情八字都没有一撇定什么定,这个小子我看想进我家门还早的很。”一直没吭声的许远东忽然开口了。

    “爸!”许卿又不满地说了一声,刚埋怨完老妈的她觉得老爸的话太伤人了,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

    “这件事情上,我有话要说。”沈重山严肃地抬起头,等许卿一家三口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了,沈重山严肃地缓缓说:“我觉得,要进的话,也是小卿进沈家的门”

    “武状元,咬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