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04章和许女神不在一个频道
    第104章和许女神不在一个频道

    这个出乎意料的吻让沈重山也没有想到,他伸手摸着刚才软妹子亲吻的地方,嘿嘿笑了笑,再伸手摸了摸陆映月的脑袋,这妮子这会儿紧张的浑身发抖,估计内心正经历着复杂的思想斗争呢,所以现在说什么都是不合适的,因此沈重山没说话,扭头就走了。

    见到沈重山走了,陆映月那还懵懂的少女心思悄然地放松了一些,但是也有一些失落,他怎么什么都没有表示呢?没有想象中的口花花地占自己便宜,也没有很符合他性格地得寸进尺,就这么走了?

    抬起头看着沈重山的背影,陆映月有些懊恼,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的初吻已经在一个很浪漫的环境下发生的,那可是一个女孩子最美的梦想了,但是她都不知道刚才自己为什么会那么不知廉耻地送上门去,还把自己的初吻这么给送了陆映月自己都觉得好亏啊。

    呆呆地一直等到沈重山的背影消失,陆映月回到自己房间里,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史努比,下巴搁在史努比身上,悠悠地叹了一口气,原本活泼清纯的少女心思此时充满了复杂和幽怨

    第二天一大早,沈重山给许卿发了一个短信息说自己有点事情不来需要请假之后就踏上了去长明岛的高速公路。

    在安澜园,狐疑地看着手机上的微信消息,许卿心不在焉地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粥。

    坐在对面的林墨浓很奇怪许卿不同寻常的表现,问:“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样子?”

    许卿指着手机屏幕很惊奇的说:“你看耶,这个家伙今天居然请假了,说自己有私事?”

    林墨浓看了一眼微信的发信人是猪头三顿时就明白了这个人是谁,恐怕天底下也就那个家伙才有这个荣幸在许卿的微信好友里面得到一个这么特殊的备注。

    “谁还没有一点自己的事情了,他跟你请一天假有什么好奇怪的。”林墨浓很自然地说。

    许卿立马说:“他能有什么私事!他所谓的私事肯定就是泡妞勾搭女人!”

    林墨浓看着许卿的脸好笑地说:“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情像是什么吗?”

    许卿眨了眨眼睛,疑惑地看着林墨浓。

    “就像是一个不知道丈夫下落很好奇很猜疑但是又拉不下脸去问的怨妇。”林墨浓轻笑着说。

    许卿愣了一下,脸颊上飞起两抹羞恼的红晕,愤恨地说:“林墨浓!你瞎说什么呢!谁,谁是怨妇了!鬼才要他做丈夫啊!”

    林墨浓喝了一口牛奶,收拾了碗筷站起来说:“你就死鸭子嘴硬吧,自己照照镜子去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像不像,好了,我没有时间跟你贫了,今天还有两个通告,回来可能要很晚了,所以不等我了。”

    用筷子戳着荷包蛋听见林墨浓出去的声音,想了一会,哼了一声走出家门来到车库,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备用车坐在车车上的许卿忽然陷入了一阵深深的纠结中,因为她忽然发现自己已经不会开手动挡的车了而且,这辆车放在这里好久没有开,不知道还能不能启动。

    插入钥匙尝试着启动的许卿果然发现车子一点反应都没有,想了想,她不开心地打电话给她认为的罪魁祸首。

    这个时候沈重山正在高速公路上。

    一见到是许卿的电话,沈重山下意识地感觉到一阵大事不妙的感觉,仔细地想了想,自己应该没有什么惹毛许女神的事情,沈重山这才稍微放心地接通了电话。

    “车子启动不了了!”许女神不满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沈重山松了一口气,不是来找茬的就好,于是他回答说:“会不会是电瓶没电了?大灯打得开吗?”

    “烦死了,上次开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启动不了了!”许卿嘟着嘴说。

    “上次?上次是什么时候?”沈重山问。

    “三个月了吧气死我了!”许卿郁闷地扯着车钥匙。

    “那应该是电瓶没电了,不过你打开大灯看看。”

    “这两天公司的事情多死了,没车的话我怎么去!”许卿烦闷地说。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心情很不爽,不过先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你打开一下大灯看看亮不亮?”

    “都是你啊,捷豹给你开走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这样!”许卿气恼道。

    沈重山一头黑线,“大灯到底亮不亮?”

    “马上就到上班的时间了,上次分公司的事情今天那边会出检测报告,不知道多少人看着,烦死了烦死了!”

    “我知道你很烦,但是现在应该先解决问题不是吗?大灯到底亮没亮?”沈重山痛苦地说。

    “嗯!?你生气了?”许卿忽然拔高了声音。

    “呃?”沈重山呆滞了一下。

    “没啊,我生什么气。”沈重山感觉浑身的精气神都被抽走了一样,有气无力地说。

    “你到底在气什么!明明是你先开走了我的车,不知道去哪里鬼混,结果我开这辆车还不能启动,你还对我生气!”许卿不开心地说。

    “我没有在生气,真的没有。我们还是先谈谈电瓶的事情。”沈重山一把把车子开进了服务区,站下来一把捂着脸说。

    “我们是在说车子是吧?是在说我的车忽然不能启动了是吧?”许卿说。

    “对啊。”

    “真是的,你从来就没有认真地听我说话。”许卿郁闷地说。

    “大灯能打开吗?”沈重山决定抛开一切废话,直接问关键问题。

    “你看你果然在生气!”

    “”沈重山一头磕在方向盘上。

    “你就是有在生气,你看你都不说话了!你到底在气什么?”

    “我!没!有!生!气!我就只是问你大灯”

    “少扯开话题,我没有跟你说大灯,我现在在说你这个人!”许卿走下车来伸出小脚一脚踢在车轮上,不开心地说。

    “”

    “你自己先做错了事情,把我的车开走了,现在你居然还对我生气,你说你讲不讲道理!”许卿气道。

    “”

    “你怎么不说话?”许卿问。

    “我们不在一个频道上,没法沟通。”沈重山无奈地说。

    “好啊沈重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嫌弃我罗嗦是吧!?嫌弃我罗嗦你去找个不罗嗦的啊!你现在一定是去花天酒地了是不是!”许卿怒极道。

    “花个毛的天的酒的地啊!老子在去长明岛的路上,现在在跨海大桥桥头服务区站着,你给我找个花天酒地来?”沈重山怒道。

    “你去长明岛干什么?”许卿狐疑地问。

    “靠,你就是想问我去哪里做什么对不对?这么简单的两个问题你就不能直接问?”沈重山咬牙道。

    许卿俏脸微红,羞恼道,“自恋狂,去死吧,鬼,鬼要知道你去哪里干什么啊!你去死了才好!反正就是你不对,谁让你把我车开走的!不理你了!”

    嘟嘟嘟听着忙音的手机,沈重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把手机收起来做男人好苦啊。

    就在沈重山朝着长明岛行驶,而许卿要愤懑地叫兰冬秀绕行过来接自己的时候,在沪市市府,一场会议正在召开。

    陆清影坐在上首,看了一眼坐在地下的三个全部年过半百的男人,特别是其中一个穿着西装头发秃了一半大腹便便的男人,眼神在他的身上停留了片刻之后,陆清影慢条斯理地说:“好了,既然三位副市长都到了,那么这一次市长办公会就正式开始,因为宁书记之前特别交代过下午的常委会上要议一下澄海食品公司那一起食品安全的事情,所以今天早上特意把三位叫过来通通气,所以今天上午的市长办公会议题就一个,那就是关于许氏集团旗下澄海食品公司的检测报告和这家公司到底是否涉及到食品安全的问题。”

    话落地,三位副市长却谁都没有说话,而负责会议记录的秘书则抬起头看看陆清影,又看看三位副市长,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诡异的气氛,赶紧低下头去。

    陆清影的眼神再一次落在那秃头的副市长身上,淡淡地说:“刘副市长,你是主管这块的,你先说吧。”

    那秃头的刘副市长这才睁开了一直都半闭着的眼睛,慈眉善目地说:“既然陆市长让我先说,我就先抛砖引玉地说两句,检测报告昨晚就出来了,结果在座的大家伙都看到了,陆市长您也看到了,没错,这食品检测的报告的确显示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毕竟食品安全是大事,而且有人受害中毒进了医院也是客观事实,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慎重一些的嘛,毕竟沪市是国际都市,国内不知道多少人的眼睛都看着我们沪市的一举一动,这食品安全又是近些年来非常敏感的事情,关乎老板姓的贴身利益,我的意思是慎重,慎重啊。”

    刘副市长一开口,另外两名副市长都点头附和,纷纷露出这件事情不能草率决定的样子。

    陆清影看在眼里烦躁在心里,她初来乍到,不管是资历还是年纪都是排在末尾,偏偏的职务却是最前,在体制里她这个年纪的人正常最多就是个科级干部,但是她却已经是堂堂沪市的市长了,这一次空降下来抢的就是眼前这位刘副市长的位置,这两个月他一直都和自己明里暗里的斗争,这让陆清影的肚子里始终捏着一把火,这一次的事情,刘副市长显然是管家和郑家找的在官场的代言人,那么两人的立场完全不同,这就是要真刀真枪地拼一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