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06章沈重山的三观碎了
    第106章沈重山的三观碎了

    其实在苍穹组的四个人中,每个人身上都有着另外三人所不能媲美的长项,毕竟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全能的,比如轻功就是冥刀最强,但是这绝对不代表另外三个人的轻功就很弱。

    能够进入苍穹组,没有一个弱者。

    沈重山的身体如同大鹏展翅一样高高地跃起,这一刻,地心引力好像对他失去了作用一样,身体舒展开来精准无比地落在了悬挂在八十多米的高空仅仅只有一根筷子那样粗细的绳子上,光是这一份并不起眼但是却足以让人细思极恐的能力就已经秒杀无数所谓的高手。

    沈重山的足尖点在绳上,那软绵的绳索不堪受力很自然地向下凹陷,只是还未等到完全下陷到极点,已经借到了力的沈重山又一次腾空而起。

    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稍触即离的借力让沈重山的双脚好像踩在一块看不见的地面上一样平稳,连续四个冲刺,点了四次绳索,沈重山一个前空翻已经站在了一百五十米开外的对面天台上。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史密斯对着沈重山竖起大拇指,这一手功夫的确骚包的不行,他到是好几次想学来着,但是老老实实地拿出一枚安全扣扣在绳索上的史密斯哭丧着脸用最笨的办法滑行过去。

    等史密斯到了天台,沈重山已经系好了身上的速降绳,示意史密斯带路。

    史密斯别的不行,这偷鸡摸狗的勾当比谁都熟练,咧着嘴带着淫笑系上了速降绳,后背对着天台外,示意沈重山跟着自己双脚一跃只听见滑扣在绳子上摩擦的声音,这货已经一口气下降了三层楼。

    来到十六层的墙壁外侧,沈重山和史密斯控制着速降绳缓缓下滑,史密斯这货对这里早就熟门熟路,侧耳贴在窗户上仔细地听了一会,在沈重山期待的眼神中露出了兴奋的笑容,然后推开了玻璃窗户,示意沈重山跟着自己进来,然后他双脚踩在窗户边缘上,解开了速降绳自己首先进入了房间。

    沈重山跟着进来,见到这是一个户型超大的商品套房,两个人进来的房间应该是一个没有人住的客房,房间里有一些寻常的家具,但是床板上却是空的,被子被褥都没有。

    此时史密斯正贴着房门在听什么,等沈重山走过来他做了个手势,低声说:“外面没人,这个屋子里就郑中基和那个女人两个,这里出去是客厅,对面就是他们在的主卧,听声音,好像又在开始大战了。”

    沈重山也隐约听到了一些靡靡之音,男人和女人那暧昧无比的喘息声让沈重山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有一天跑来干这种丢人的勾当。

    不过好兴奋是怎么回事啊。

    史密斯轻轻地打开房门,两个人走到了客厅,客厅很凌乱,有一些外卖的盒子,想来应该就是这对狗男女吃的,毕竟他们的身份太敏感,绝对不适合一起成双入对地到外面去吃饭,所以叫外卖则是最合适的选择。

    在客厅对面的房间里,此时声音更大了一些。

    让沈重山古怪的是,这声音中在呻吟的居然是男人的声音,而这熟悉的声线,不是郑中基那个阴柔的人妖还能是谁?

    在郑中基的呻吟声中,还有一个中年女人哈哈的大笑声,好像是在做体力活那种一边喘着气一边在得意地笑,总之这两种声音糅合在一起让人听的毛骨悚然。

    和史密斯对视了一眼,沈重山悄悄地来到了房门口我戳!居然连房门都没有关!

    透过房门的缝隙,沈重山和史密斯一上一下地看进去,然后两双四只眼珠子猛地瞪大了。

    浑身的郑中基趴在床上,而另一个身材已经走样,留着一头波浪卷的中年女人正在郑中基的身后。

    地上一地的类似润滑油啊,小雨伞啊之类的工具,沈重山感觉自己的三观都碎掉了,更让沈重山无法接受的是在女人的手里居然还拿着一条皮鞭

    日了个天狗啊

    沈重山觉得什么岛国重口味毛片,跟眼前这真人秀比起来简直弱爆了好吗?

    一股翻江倒海的恶心感让沈重山脸色发白的不行,他转身走到了沙发上坐下,一边喘着气一边平复自己内息的心情。

    这城里人也太会玩了,让他这个淳朴的好男人的道德观念受到了一次严重的打击,沈重山想要好好地静一静。

    跟沈重山比起来,史密斯的接受能力就强多了,这货趴在门缝外面嘿嘿淫笑着偷看真人大戏,看到了爽的地方还扭扭屁股,伸手抓一抓屁股上痒痒的地方,看的沈重山毛骨悚然的,这货不会是从郑中基特殊的爱好中得到了什么启发,什么了不得的天赋被激活了吧!?

    而这个时候,房间里忽然传来了郑中基撕心裂肺的喊声,“老公,我不行了!”

    听着郑中基这个人妖的嘴里喊出老公还用这么不要脸的语气,沈重山整个人都被包裹在一团阴霾中他觉得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经再次被刷新了

    节操什么的,掉在地上捡起来吃掉就行了啊

    史密斯兴奋着脸扭头去看沈重山,见到沈重山坐在沙发上脸色一变,赶紧跑过来低声说:“哥,你,你快起来”

    “我站不住,恶心坏了。”沈重山皱着脸说。

    “坐哪里都行,可这里不能坐啊”史密斯一脸古怪的表情。

    “为什么?凭什么这里就不能坐难,难道!?”脑海里忽然冒过了某个可能的沈重山脸色苍白地看着史密斯。

    沉重地点点头,史密斯的脸上露出越发古怪的表情,说:“他们,昨晚的确在这里来了一发”

    “我日了天狗!!!”沈重山脸色苍白地起来二话不说闪电一样冲进了卫生间

    史密斯期期艾艾地站在洗手间门口,看着双手支撑着洗脸盆不断洗脸的沈重山说:“哥,你还好不?”

    “吗个比的,以前杀了一百多个人屠了一支队伍到处都是血浆和脑浆都没有这么刺激你先去把里头的画面给拍下来。”沈重山喘着气说。

    “拍下来?哥,你还打算带回去慢慢地欣赏啊?”史密斯一脸震惊地说。

    “猪,带回去给我们的瘸子朋友欣赏一下!”沈重山没好气地瞪了史密斯一眼。

    史密斯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嘿嘿笑着对沈重山说:“哥,你越来越阴险了,不过我喜欢!”

    话说完,史密斯见到沈重山一把抓起了一块肥皂,惊慌地说:“哥,我不捡肥皂的!”

    砰,肥皂砸在卫生间的门框上落在地上,而史密斯已经屁颠屁颠地跑去做偷拍客了。

    此时房间里,激烈的战况已经慢慢地平息下来了。

    郑中基靠在床头,拿纸巾细心地给自己和中年女人擦掉了身上的痕迹,喘了一口气看着女人说:“伯母,你越来越厉害了。”

    李秀敏赤身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她其实还算是秀气,但是绝对和漂亮无缘,早些年因为家庭的缘故嫁给了管风行的父亲,算是正宗的政治联姻,对于这样的婚姻是不需要长相和身材的,后来家道慢慢地中落了,在管家的地位也不如从前,随着年纪的增长和自暴自弃,并不注意保养的她除了皮肤还算是白皙之外,跟路边的买菜大妈其实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她看着郑中基,眼中露出浓浓的爱意,她觉得郑中基属于同一种人,要不是年纪的问题,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她渴望做一个男人,一个搞男人的男人,而郑中基则渴望做一个女人,被女人搞的女人,这还不是天造地设是什么?

    “太久没有做了,你不要紧吧?”心疼地看着郑中基身上红彤彤的鞭痕,李秀敏说。

    摇摇头,郑中基笑着躺在了李秀敏的身边,说:“我没事上次跟你说的事情怎么样了?”

    李秀敏眼中露出一抹犹豫,说:“老头子管的很严,暂时还没有什么进展。”

    郑中基心中出现一些不耐,但是眼前的李秀敏是他计划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现在还不能得罪,因此他笑着安慰说:“没关系,慢慢地来,你的安全最重要。”

    李秀敏转身抱着郑中基说:“谢谢你的体谅,无论如何我都会尽力的。”

    郑中基点点头,抚着李秀敏早已经走形的身材,说:“其实我也不是为了对付管家,而是要对付沈重山而已,但是管家的老头子一直都没有下死决心,你想想看,沈重山是把你儿子打成残废的罪魁祸首,不报复他你受得了吗?所以我必须彻底地整合管家的力量。”

    李秀敏点点头,满脸仇恨地说:“我知道,他把风行折磨成这样,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不过你要对许氏集团下手,你有信心吗?”

    “信心这种东西”郑中基眼中露出一抹玩味,淡淡地说:“自然是有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