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10章嫌少你就还给我
    第110章嫌少你就还给我

    等兰冬秀一走,办公室里就剩下了许卿和沈重山两个人。

    许卿看着跟呆头鹅一样站在门口捧着花的沈重山,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这幅画面好萌,完全戳中了她那奇怪的笑点。

    看着许卿笑得直不起腰来的样子,沈重山的脸慢慢地黑了下去,“我说你笑笑过了瘾就算了啊,还没完了你?笑什么呢?有什么好笑的?我有这么好笑吗!?”

    许卿扶着腰喘着气,听见沈重山的话没忍住又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喂喂喂,你有完没完了?”沈重山大声嚷嚷道。

    他觉得这个女人太过分了,自己好心好意地带着花来哄她开心,她怎么还可以嘲笑自己呢?还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这是什么意思?人都是有自尊心的好不好!不开心的沈重山黑着脸扭头就要走。

    “好好好,我不笑了不笑啦!你去哪里喂,你回来!”许卿一跺脚,叫住了都已经走到门口的沈重山。

    哒哒哒,高跟鞋踩着地面的声音传来,背着手的许卿绕道沈重山身前,抿着嘴唇看着沈重山说:“我这不是很久没有见到这么好笑的事情了嘛”

    “送你花有什么好笑的!”沈重山恼羞成怒地说。

    “好啦好啦,这件事情是我不对,这是送给我的?”许卿眨了下眼睛,看着沈重山手里可怜兮兮的九朵玫瑰。

    干咳一声,沈重山支支吾吾的说:“少是少了点,我今天身上钱正好不够来着的”

    “行了,我收了。”许卿一伸手抢走了沈重山怀里的玫瑰,放在鼻尖下嗅了嗅,对沈重山说:“我很喜欢。”

    沈重山绷着脸哼了一声,说:“别安慰我了,我知道就九朵很小气”

    “不小气啊。”许卿含笑看着沈重山,鬼使神差地说:“你当我在乎送的是什么花有多少呢?我想要多少有多少,我在乎的是谁送的。”

    沈重山闻言一愣,然后刚反应过来的许卿正后悔自己说话太暧昧的时候,沈重山冒着两个灯泡似的眼珠子贴了上来,“你的意思是”

    沈重山都还没有来得及把这句话说完,许卿就一伸手把沈重山的脸给推开了,红着脸转过身,许卿大声说:“我,我的意思是只是安慰你一下!看你小气的,送女孩子花还这么斤斤计较,就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有女孩子被你追上喜欢你?”

    沈重山嘿嘿笑着走上来,说:“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不送给你了,来来,把花还给我,你嫌弃少我去找个嫌弃不少的,说不定人家喜欢死了。”

    “沈重山!你讨打是不是!”许卿忽然转身虎视眈眈地瞪着沈重山,气道:“送给别人的东西还有要回去的道理?你这人怎么这样!”

    沈重山哈哈一笑,说:“看你那护食的样子,我还真抢回来啊?走走,我送你回家去。”

    娇俏地哼了一声,许卿拿起自己的小包跟着沈重山走了。

    来到外面,在一些还没有下班的员工那古怪的眼神中许卿顿时发现自己还是上当了,自己就这么捧着一束花跟着沈重山走出来,是个人都会想歪了吧?

    被这么多人围观,还被这样理所当然地误会这可是许卿之前从未有过的经历,羞恼惊慌之余,许卿立马开启自动防御模式绷起了脸。

    不得不说身为总裁,许卿在集团里还是非常有威严的,当她绷起脸来的时候周围那些原本还燃烧着八卦之火的员工们一个个都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了,老远地看见神色不善的许卿就自觉地远远跑开。

    老板的脸色不太好看,谁愿意上去触霉头?

    不过虽然大家都没说话,可是一肚子的八卦之火却快要把整个许氏集团给点燃了,尼玛这是开什么鬼的玩笑呢!?之前沈重山捧着一束玫瑰花进去的样子可是十个人有个都看到了,剩下一个还是去上厕所没赶上,回来了立马就听人说了,可现在才几分钟的功夫?所有人心目中只可远观的许女神居然跟得到了什么宝贝一样喜滋滋地拿着同样一束花出来了!?还尼玛是跟在沈重山身边!?

    正个集团里随着沈重山和许卿走过,他们的身后响起了一地稀里哗啦心碎的声音,男人们看着自己的女神跟着一个臭丝走了,还乐滋滋地捧着人送的可怜吧啦的九朵玫瑰,他们整个人都崩溃了,心碎完,女神也走了,一个个抢着跑去厕所哭去了,据说这个晚上集团周围的酒吧生意格外好,但这却是无从考证的事情。

    在回去的车上,许卿气哼哼地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当然是故意的啊。要不然难道我还是不小心送你的花?”沈重山发动了车子好笑地说。

    许卿恼怒道:“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是不是故意让那么多人看见的!”

    沈重山无奈地说:“这集团这么多人,就算是到了晚上还是有加班加点的在,给人看见那是肯定的啊,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犯法的事情,也不丢人,这说明你抢手呢,你看都有人送花给你。”

    “你去死拉!说的好像我很缺人追一样,我告诉你啊”

    “我知道我知道,追你的人要从这里排队到京城去是不是?”沈重山挑着眉毛说。

    “沈重山!你气死我了!”许卿娇气气地说。

    沈重山咧着嘴笑的不行。

    许卿嘟着嘴生了一会闷气,手指头拨弄着玫瑰花的花瓣,忽然扭头问:“今天相关部门的检测报告出了,结果是我们的产品没有任何违反国家规定和标准的地方,而几乎同一时间那几个受害者也都承认了是收了别人的钱才诬陷我们,这件事情跟你有关系?”

    沈重山扭头看了许卿一眼,说:“当然了,我不是跟你说了,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你看,这不是办的漂漂亮亮的?”

    许卿好奇地问:“你怎么做到的?”

    “这到是也不难,我就是答应管风行给他一个代理商的资格。”沈重山笑眯眯地说,对许卿不用隐瞒,但是有些细节就不用说的那么清楚了,郑中基那档子恶心人的破事沈重山都怕跟许卿说了玷污了女神的耳朵。

    许卿脑袋上冒出好几个问号,“代理商?什么代理商?管风行会跟你谈?还一个代理商的资格就摆平了?”

    沈重山干咳一声,正好到了红灯前停下,沈重山飞快地用很小的声音说,“t计划的代理商。”

    “什么?你说什么?大声点我没听见。”许卿脑袋上的问号更多了,看见这会儿沈重山心虚的样子,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t计划的代理商给他了!”沈重山大声了一点说。

    “你要死了你!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和我商量!?t计划的代理商,那是随随便便给人的吗?我还打算自己内部消化的!!!”许卿听明白之后怒道。

    干咳一声,见到许卿的反应比想象中轻多了,沈重山也松了一口气,这才苦口婆心地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天底下的钱是赚不完的,咱们捏着一个t计划就足够了,那海量的利润已经足够让人嫉妒的发疯了,你说你真的一点油水都不漏出去,连个代理商的资格都不放出去,别人能不跟你急眼吗?”

    许卿仔细地想了想,就在沈重山以为她会回心转意的时候,这个女人又斩钉截铁地说:“不行!这计划我从来没打算过让人染指。”

    “也没说t计划给别人染指啊,t计划还是我们的,但是那些人现在就好像是一群饿疯了的狼,现在你手头上有一块肥的流油的肥肉,他们现在不敢拼命,那是你手里头有一支枪,所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可就算是这样他们不也开始试探了?现在还只是管家,只是郑家,之后还有更强大的其他势力呢?不能总想着跟人拼命跟人拼命,这一群狼自己一个个对付要累死人的,还要防范他们群起而攻之,但是换个办法,从你那块肥头上抹下来一点油腥,丢出去让这些狼自己抢,一来他们也不想拼着两败俱伤给被人捡了便宜的风险来拼命,二来你这又有点盼头给人家了,你说是不是比之前死撑着更好?”沈重山劝解道。

    许卿拧巴着眉头,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理智告诉她沈重山说的这番话很在理,一个人是不可能把钱都赚完的,公司里现在也有类似的声音,但是许卿很清楚那些人提出分销给代理商的提议多半是为了中饱私囊,跟沈重山的出发点必然是不同的,因此她从来都是一口拒绝,但是现在经过沈重山的分析,许卿明白许氏集团再庞大,也不可能真正地把t计划的每一滴油水都给自己,这是会惹众怒的,但她还是不乐意地说:“可干嘛是管风行啊”

    “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什么么?”沈重山说。

    “什么?”许卿疑惑地看向沈重山。

    “就像是一个自己的糖果被其他小伙伴偷走了一个的姑娘。”沈重山严肃地说。

    “去死啦!”

    如果许氏集团董事会的成员在这里的话估计一个个的会惊得目瞪口呆,因为他们耗费了无数时间说干了口水,各种说服,各种举证论证,各种劝慰,各种苦口婆心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居然被沈重山用九支玫瑰和几句话就给解决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