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11章让他跪在你面前求饶
    第111章让他跪在你面前求饶

    早晨温暖的阳光铺洒在大地,虽然现在已经是一年中天气最热的时候,但是今天沪市的太阳似乎十分的给面子,早上虽然阳光晴朗但是却并不让人感觉多热,还在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微风习习,这样亮堂堂的世界总是容易让人的心情莫名的好起来的。

    管风行早上起来之后就让人推着自己去了花园,昨晚他睡得很晚,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必须和家里的长辈沟通一下,当然,李秀敏的事情他绝口不提,他很清楚这件事情一旦被自己的父亲知道了,那是真正大地震一样的事情。

    昨晚沟通的结果就是父亲给了一个很玄妙的回答。

    “人的一生要经历很多个选择,有些选择无论怎么选结局都是一样的,而还有一些选择或许左边跟右边两个选择会通向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生,怎么选择,权利在你的手上,这是磨练,更是一次考验,身为一个家族的准继承人,现在和将来必然要面对更多的选择,那个时候你代表的将是整个家族而不是现在的自己,所以仇恨和利益,做出对自身最好的选择才是最聪明的人”管风行一字不漏地把昨晚自己的父亲和自己说的话念叨出来,表情平静的他任由身后的护士推着自己在芬芳清新的花园里面闲逛,感觉自己现在面临的选择的确是一个会带给自己完全不同人生的选择。

    面对这么大的选择,没有人能够轻而易举地做出决定,虽然内心已经有了倾向,但是管风行依然还未下定决心。

    此时,轮椅停顿了一下,然后又重新移动起来,管风行回头一看,却见到之前那个护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个男人。

    看着给自己推轮椅的郑中基,管风行淡淡地说:“郑少亲自给我推轮椅,我受宠若惊啊。”

    郑中基微微一笑,把轮椅停下来坐在旁边的石凳上,看着管风行说:“昨天我在处理一件很紧急的事情,所以没有接到你的电话。”

    “这并不重要。”管风行摆摆手,眼神平静地说:“澄海食品的事情是你做的?”

    “没错,是我做的。”郑中基并没有否认,事实上这样的事情不是你就是我,也没有必要否认,他说:“许氏集团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和新上任的陆市长达成了共识,在常委会上陆市长力挺许氏集团,而之前的市长办公会上更是不惜和我们的刘副市长近乎公开撕破了脸,所以我认为这次试探已经可以结束了。”

    管风行没有说话,伸手摘了一朵从旁边的花坛里探出头来的牵牛花,把玩着这朵淡黄色的牵牛花,表情平静。

    看着管风行,郑中基眼神中闪过一抹复杂难明的神色,今天管风行的反应很奇怪,但是他却说不出是哪里奇怪,总之,之前的接触中那种他可以掌控眼前这个人的感觉似乎正在慢慢地消退,虽然感觉不太好,但是郑中基并未多想,他觉得这只是自己和李秀敏的事情暴漏之后自己的一种心理落差而已。

    在得到了自己的配合之后,沈重山没有道理也没有可能再把自己跟李秀敏之间的事情抖给管风行。

    就在气氛因为沉默而有些尴尬的时候,管风行说话了,他淡淡地笑了笑,似乎并不在意地说:“这个计划本来就是你一直在推行的,我不过是出了一些人而已,既然你觉得可以适可而止了,我自然没有问题。”

    管风行的回答让郑中基愣了一下,然后笑着伸手拍了拍管风行的肩膀说:“多谢你的理解和体谅。”

    “这不是理解体谅你,我也不需要理解你体谅你,而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你想要t计划,我想要沈重山死,我们的目标虽然并不完全一样,但是在得到t计划之余你也不会喜欢看着沈重山还活在世界上,而我在杀掉沈重山之余能够得到t计划的好处也是最好的,所以我们要走的路是一样的。”管风行低头把玩着牵牛花,说。

    郑中基点点头,说:“虽然我们的试探没有成功,但是总算是知道了陆市长是倾向于他们的,这对于我们后续的计划制定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不过,因为这个计划的失败,我们肯定要付出一些代价。”

    “这也是我昨天打电话找你的事情,既然要损失就损失吧,质监局和卫生局的两个小虾米扔出去问责,另外那批受害人在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学会怎么说话,许卿也不会花大功夫在这个已经结束的试探上,我们彼此都清楚靠着这么一点小事情不可能扳倒彼此。”管风行随意地说。

    郑中基看着管风行,看似不经意地说:“那么后续也让我处理?”

    “辛苦你了。”管风行笑道。

    “好说,我们不需要这么客气”

    “还有事?”管风行眯起眼睛看着没有离开的郑中基。

    “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许氏集团现在主要的现金流在两个地方,一个是房地产行业,大约占据现金的30,这个行业虽然我们两家都有做,但是从这里打压许氏集团花费的时间和精力都太大,我们也消耗不起,第二个是一个基金账户,托管于国外的资产管理公司,大约占据35,这个基金账户是风险账户,受托公司只承担大约20的损失责任,也就是说一旦发生了资金风险投资失败,那么许氏集团要承受80的损失,所以,我打算从这里入手,一旦开始,就是惊天动地的手段。”郑中基平静地看着管风行说,说话之间从怀里取出了两份全英文的文件。

    低头逐份仔细地看着这些文件,看到最后一张,却是一张资金托管协议。

    “这份协议是让你把你手头上的资金交给我管理,金融市场的狙击起码要动用超过对方两倍以上的资金,我手头上的现金还不够,但是如果加上你家族给你控制的那些钱,我再想办法凑一点,应该足够了。”郑中基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说道。

    管风行的手指敲打着这份协议,意味深长地说:“这么大一笔资金,你确定没有问题?”

    “你不要想多了,这上面规定了我只能把这笔资金用于金融市场,而且许氏集团所托管的那家基金在做那些股票我都已经查清楚了,上面已经明确地写明了资金用途,我不可能拿去做其他的事情。”郑中基解释道。

    管风行仔细一看,见到上面果然有这样的条款,于是笑着说:“你多心了,我怎么可能误会你?现在你和我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没有回头路了,我的双腿又是这个样子,所以也不能太多地出面,这件事情就靠你了。”说着,管风行已经拿起了签字笔龙飞凤舞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看着管风行签下自己的名字,郑中基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满脸笑容地接过了协议文件,说:“你放心吧,很快,你就能够看到你想要的结果了,沈重山会和一条狗一样跪在你的面前向你求饶。”

    郑中基走出医院回到车上,双手揉着太阳穴,嘴角却露出一抹血腥的笑容。

    “郑少,事情成功了?”在前面的副驾驶位置上,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回头笑着对郑中基说。

    郑中基把那份有管风行签字的文件丢到了他的怀里,淡淡地说:“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取来了,周复,你是我花费了大代价找来操盘的,现在资金交到你的手里,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你知道你会是什么下场。”

    叫周复的年轻男人兴奋地看着手里的文件,点头说:“郑少您放心,只要有足够的资金,我向您保证在金融市场我可以为您实现一切您想要实现的愿望。”

    “很好,有你这句话就不枉我把你从监狱里捞出来。”郑中基微笑道。

    周复之前是一家国内著名投资银行的高管,最高的时候操持着近百亿的资金在基金和股市市场里叱诧风云,他的确是一个天才,一个在金融市场里创造出了属于他自己奇迹的天才,但是作为一个高管,他得到的不过是每次利润微末的万分之一分成和工资而已,虽然年薪近百万,但是这么一点数字对于习惯了操持百亿资金的他来说显然是杯水车薪,于是周复很自然地开始中饱私囊,只是他的运气不太好,被公司发现之后立刻丢进了监狱,如果不是郑中基的话,他或许还要在监狱里面度过最少十年,可现在完全不同了,把周复从监狱里救出来,又控制着他的老婆孩子,郑中基不担心这条狗不为自己服务。

    “那么现在就去银行把托管手续办理好,免得夜长梦多,今天周六不开盘,周一就要开始行动。”郑中基淡淡地说。

    “好的,郑少。”周复自信一笑,回答道。

    就在郑中基的车子离开医院的同时,管风行等来了他一直在等的人。

    “少爷。”一个五十多岁穿着素衣的男人在管风行的保镖虎视眈眈的眼神中来到了管风行面前。

    “黎叔,你来了。”管风行似乎松了一口气,说。

    “管少,老爷说您这边需要我,我立刻就来了,有什么吩咐?”黎叔和蔼地问。

    “这两个人我不太放心,杀了,然后送我去许氏集团。”管风行指着那两个脸色大变的保镖,风轻云淡地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