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12章阴人者人恒阴之
    第112章阴人者人恒阴之

    “沈重山!你实在太过分了!你满脑子天天都想的是些什么东西!”

    “谁过分!到底是谁过分!?你居然偷偷摸摸地弄了个微信的小号放了那么多美女照片进去欺骗我居然还说我过分!”

    “你你气死我了你!我就是试探你到底会不会去搜附近的女孩子,好啊,刚弄了个小号就把你给抓住了!看看你这发来的消息,美女你好啊?长日漫漫无心工作一起聊聊天?你恶心不恶心啊你!怎么可能有女孩子被你这么拙劣的话给搭讪!?”

    “那应该怎么说?”

    “你去死!不要用一脸很有求知欲的表情看着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在转移话题了!沈重山我告诉你!这里是许氏集团,所有的员工不管男的女的都归我管辖,你要是让我知道你再去摇一摇或者搜索附近的女孩子勾搭你就死!定!了!”

    “我抗议!你这是压迫!是剥削!就算你是老板,但总不能管别人的私事吧?”

    “别人爱死死去我不管,但是我不能放任你去祸害别人,不知道的还说我管教无方,事关我的名誉,你说我要不要管?”

    “你这么能狡辩,你妈妈知道吗?”

    “死去!”

    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默默地听完了整个吵架过程的兰冬秀叹了一口气,这段时间以来对于许总办公室经常传出的这种争吵,她已经从开始的震惊和愤慨到现在近乎麻木了,在她看来,这完全就是一对欢喜冤家不过再次叹了一口气,兰冬秀把自己内心里些微的不舒服和醋意压下来,见里面两个人的争吵告一个段落,不出意外的又是许总赢了,她总是能有办法笑到最后,说不过就拳打脚踢甚至还会咬人,能不赢才叫见鬼。

    每次到许总忍无可忍地用暴力胁迫沈重山屈服的时候,连兰冬秀都有些同情他,不过这种同情只是一瞬间的,这个家伙有的时候嘴贱的让人简直想要撕了他活该!

    不过微信小号?一个念头忽然从兰冬秀的脑海里冒了出来,紧接着这个念头就好像是发芽的种子一样疯狂地蔓延她的整个思绪,鬼使神差的,她打开自己的手机,注销掉了微信之后注册了一个小号,然后回忆着沈重山的手机号码,申请添加好友,她打了一个招呼:“帅哥,你也在许氏集团上班吗?我们聊聊天吧,我好无聊。”

    做完这一切,看着手机屏幕里头自己发出的那一行字,兰冬秀猛然惊觉过来,自己在做什么?面红耳赤的兰冬秀就好像是做了坏事深怕被人发现一样立马把手机给藏起来,心口扑通扑通的跳的很厉害,让她有一种别样的惊险和刺激感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偷情一样。

    咬着嘴唇,兰冬秀抛开了脑海里不该有的想法,她伸手敲了敲办公室的门,等里面传来许卿的一声进来之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兰冬秀见到许总正坐在办公桌后头看文件,而下意识地看一眼沈重山,发现后者如临大敌正襟危坐地坐在沙发上,死死地盯着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那表情又惊喜又复杂,还有一点狐疑,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在大马路上看到了十块钱上去一脚踩住想要拣却怕被人看见一样的模样

    他,他一定收到那条消息了!兰冬秀心里咯噔一声,面红如血。

    “冬秀,你怎么了?”许卿的声音惊醒了兰冬秀,她惊了一下,然后看着许卿,眼神闪躲不敢看许卿的眼神,自己的行为让兰冬秀觉得很羞耻,就好像她自己做了第三者一样“没,没什么。”

    许卿疑惑地看着兰冬秀,说:“找我什么事情?”

    兰冬秀这才记起来自己这一趟的目的,她慌慌张张地说:“管风行来了说要见你。”

    管风行来了?

    许卿下意识地看向沈重山。

    这个时候的沈重山如梦初醒,他极力地把自己的注意力从手机上转移出来,抬头对兰冬秀说:“他一个人?”

    “还有一个大概六十来岁的老人推着他的轮椅,两个人一起来的。”兰冬秀回答。

    揉着下巴眯起眼睛,沈重山说:“让他过来。”

    兰冬秀见到许卿没有反对的意思,应了一声离开了。

    “他来干什么?”许卿问沈重山。

    “我又不是他,我怎么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不过想来无非就是来确定那个代理商的事情的,或者还有一些其他的什么事,不过没有见到人也不好说。”沈重山说道。

    说起代理商的事情,许卿微微一哼,说:“便宜他了。”

    沈重山笑了笑,说:“其实他相反还是比较好的选择,能树立一个标杆嘛,再说了,之前你不是说过,在医药行业,管家的渠道比许氏集团都强一些。”

    “这到是。”许卿叹了一口气,说:“我昨天回去也想明白了,代理商的事情其实对我们有利无害,代理商越多,捆绑在t计划上的利益体就越多,一旦他们自己的切身利益和这个计划捆绑在一起,那个时候有人想要破坏t计划的话,恐怕他们就是第一个不答应的,你这一招到是阴损的很,让管风行免费给你当挡箭牌。”

    “不是我的挡箭牌,是许氏集团,t计划的。”沈重山纠正道。

    说话的功夫,办公室的门被兰冬秀推开了,随之进来的是坐在轮椅上表情平静的管风行,还有管风行身后推着轮椅的一个老男人。

    他们刚进门沈重山就抬起头看向那位黎叔,这老头子行走之间脚步声极其细微,扫了一眼他的双脚,沈重山发现他穿着一双很老式的棉布鞋,松糕的鞋底能很大程度地降低脚步声,而且每一步的距离都把握得极为精准,看似老迈的身体却完全没有这样一个年纪的老人一般该有的那种迟暮和苍老感,相反,他给人的感觉非常矍铄。

    这个老头子有点儿意思啊。沈重山心想。

    沈重山打量黎叔的时候,黎叔也在看着沈重山,两人对视一会,笑了笑,黎叔低下头去站在一边。

    管风行看看沈重山,又看看许卿,直接开门见山地说:“刚才我签了一份协议,郑中基让我把掌握的资金托管给他,他在星期一开盘之后会对许氏集团托管于国外股票和基金市场的那家基金运作的投资项目进行狙击。”

    话落地,他静静地看着沈重山和许卿的脸色,似乎在等他们反应。

    许卿波澜不惊地看着沈重山,显然她的意思很明白了,在这件事情上她不开口,让沈重山来表态,沈重山说的,就是她的意思。

    这份信任,让管风行苦笑。

    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执掌着许氏集团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的女人,她凭什么对一个男人拥有这么大的信任?答案只有一个,管风行看的很明白,所以在这一刻,他也彻底地死心了。

    “你签了?”沈重山饶有兴趣地问。

    “签了。”管风行丝毫不隐瞒地说。

    沈重山咧嘴笑着说:“挺好的。”

    “你不怕我反水做双面间谍?”管风行凝视着沈重山问。

    “你不会这么愚蠢的,我和郑中基都不是傻子,你只能在两者之间选择一个人来投资,墙头草是不可能有好果子吃的,不过你既然来到了这里,还这么坦白,当然是你已经明智地选择了我这一边。”沈重山耸耸肩随意地说。

    管风行笑了,他从怀里拿出一张纸,上面凌乱地用纸笔写了一些他记忆下来的协议的条款丢给了许卿,说:“这些就是他星期一会狙击的股票和期货。”

    “虽然我签署了托管协议,但是账面资金还是在我的名下,只是他们拥有操纵这笔资金的全力而已,不到星期一动手的时候郑中基是不会动用这笔资金的,这也是我们协议的一部分,所以到时候我可以配合你们抽出这笔资金,他一旦开始行动就没有回头路,缺少了我的资金,他不可能成功。”管风行自信地说。

    “把这份东西复印一下,给投资管理事业群的负责人看,让他拿出一个解决方案来。”许卿并不犹豫,直接对兰冬秀说。

    兰冬秀接过了这份文件刚要走,沈重山却摆手叫住了她,“不用急,集团现在有多少资金?”

    许卿沉默了一下,看着沈重山说:“你要?”

    许女神简直太聪明了,看着许卿的表情沈重山就知道她猜到了自己的想法,嘿嘿一笑,沈重山说:“金融这一块我不懂,但是我也知道这种东西拼的就是资本的雄厚程度,虽然郑中基是有备而来,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他的计划,完全可以反手阴他一笔,他做空我们就做多,他做多我们就做空,等刺刀见红的时候他就会忽然发现,他投入的那些资金全部被套住了,然后就是我们的盛宴了。”

    许卿闻言神色一振,沈重山的意思太清楚了,无非就是当郑中基压下一只股票的时候他们就抛售,他要抬起股价的时候就收购,而现在的郑中基完全不知道自己这边已经有了完全的准备,到时候说不定还真的能把郑中基投进去的钱吃的血本无归!而许氏集团现在最缺的就是现金,有了郑中基的这笔钱,那真的是解了燃眉之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