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14章没有硝烟的战场
    第114章没有硝烟的战场

    沈重山的找人计划终究还是失败了,一直到许卿回来沈重山都没能从集团内连接了国内所有分公司和总部的通讯软件里找到那个女人好几千号人呢!

    不过在茫茫多的资料中,有些妹子还是喜欢把自己的照片放进去的,发现了这一点之后沈重山立马就找到了新的乐趣,一边看着妹子的照片一边嘎嘎笑,评头论足地点评一番之后就换下一个,虽然总是会被一些负分婊给吓到,但是多数质量还是可以的嘛

    于是许卿回来一推开门就见到沈重山咧着嘴两眼放光地盯着电脑屏幕,而见到了自己之后他立马正襟危坐,出于对沈重山的了解,许女神立马眯起眼睛,充满狐疑地看着沈重山说:“你在干什么?”

    一边说还一边径直走了过来。

    “我在上网啊。”沈重山一脸严肃地回答。

    “上网?”许卿越发狐疑了,这个家伙平时都不怎么碰电脑,怎么忽然就上网还上的这么兴奋?此时她已经走到了沈重山身边,朝着电脑桌面一看,冷笑道:“你就对着桌面背景上网?”

    干咳一声,沈重山庆幸自己手疾眼快把通讯软件给关了,他严肃地说:“刚查到了我想要的资料,关了。”

    狐疑地看着沈重山,许卿虽然觉得沈重山肯定是在瞎说,但是也没有抓到什么证据的她哼了一声,说:“这次就相信你,你要是被我发现乱来的话”

    下面的话许卿没说,你但是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

    回到沙发上,沈重山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他认为现在自己最大的问题就是面对许女神日益增长的智商和侦查手段应该怎么安全地泡妹子任重而道远啊!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之间就到了星期一的早上。

    早上七点,郑中基的别墅内,此时偌大的别墅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类似电脑机房一样的地方,七八台电脑整齐地摆放着,用的全是最新的电脑最高的配置和最好的网速,而每一台电脑的前面都坐着一个男人,有年纪轻的也有年纪大的,他们一个个表情肃穆,仿佛在等着什么一样。

    在楼上,喝着杯里的牛奶,郑中基伸手摸了摸自己耳垂上的耳钉,说:“准备的怎么样了?”

    在旁边的周复从电脑前面抬起头,说:“都准备好了,这些操盘手都是信得过的人,能力也很强,而且资金已经就绪,只等开盘的时间到不过郑少,管风行的资金非常重要,真的不用先调到账户里来?”

    郑中基想了想,说:“先调一百万过来试试看,如果授权没有问题的话就放着,管风行这个人不见兔子不撒鹰,如果我们一开始就动了他的资金,到时候分利益时他恐怕要以此为借口狮子大开口,这一次我筹集了二十个亿,他那五个亿到最后再用。”

    周复点点头,操作电脑打开银行界面,片刻之后他抬头对郑中基说:“一百万进来了,没问题。”

    点点头,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七点二十分,郑中基的眼神里也露出一抹阴柔之外的凝重和兴奋,他拍拍手,吸引了所有操盘手的注意力之后他淡淡地说:“这一次大家的任务很重,压力也很大,但是我依然希望大家好好地把今天的任务完成,一旦成功之后在原先答应你们的报酬基础上提升30。”

    “谢谢郑少!”操盘手们神色兴奋,虽然不知道这位大少爷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自己只要和正常上班一样工作一天就可以赚到平时半年才能赚到的钱,谁不乐意?更何况现在还临时提升了30,大家伙的干劲都十分充足。

    满意一笑,郑中基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牛奶杯,总共二十五个亿的资金,攻其不备,他就不信这一次许卿还有什么翻盘的可能。

    而在许氏集团最高层的会议室,此时也坐满了人。

    几乎是场景复制一样,同样摆放满了电脑坐满了操盘手,整个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而在最上首,许卿正和沈重山说着话,此时管风行忽然抬头说:“刚我收到了银行那边的短消息,郑中基果然从我的账户中调走了100万。”

    沈重山揉着下巴笑道:“他这是试探授权管不管用,那么看来他的箭已经搭在弓弦上了。”

    “你估计这一次郑中基大约会调集多少资金?”许卿问管风行。

    “大概在十到十五个亿之间。”管风行给了一个大概的数字,随即摇头说:“不过他这个人城府很深,不到了最后关头谁也不知道他的底牌到底是什么,所以我也说不准。”

    “有问题?”沈重山问许卿。

    许卿松了一口气说:“如果只是十到十五个亿的话还没有问题,但是就怕还有更多。”

    “没事的。”拍了拍许卿的肩膀安抚了一下她,沈重山说:“他以为他是攻我们不备,但是我们却是守株待兔,所以我们先天就占优势。”

    点点头,许卿说:“但愿如此。”

    七点五十分,就在所有人都随着开盘时间的到来而紧张起来的时候,管风行的手机忽然响了。

    管风行把手机给沈重山和许卿一看,来电显示赫然就是郑中基。

    许卿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而沈重山给了管风行一个接通电话的眼神,然后管风行按下了通话键,并且把免提给打开了,于是郑中基的声音清晰地从手机中传出来。

    “马上就要开盘了,我们的盛宴也要开始了。”

    管风行沉默片刻,淡淡地回答说:“我只需要一个结果。”

    “哈哈,我和你不一样,我很喜欢这个过程,所以我现在时时刻刻都在这里等着,可惜条件不太允许,否则真的好想看看等几个小时之后当许卿知道自己的流动资金缩水了超过一半,而且还在不断地下跌一直掉榨干她的流动资金之后是什么表情,我好期待啊。”郑中基阴森地笑着说。

    “你似乎很有把握?”管风行问。

    “把握这种东西,你相信自己就有,不相信就没有,而这一次我没有道理会输。”郑中基说。

    管风行笑了笑,说:“那么我等你的好消息。”

    “晚上我们可以一起吃庆功宴了。”郑中基说完,挂了电话。

    见到管风行收起电话,许卿冷笑道:“郑中基好大的口气。”

    许卿觉得挺憋闷的,许氏集团做的多半都是实业,流动资金极为重要,而且许氏集团极少找银行贷款,也从没有上市的打算,因此整个集团的信用状况非常的良好,这一次若不是t计划占据了太大的资金,许氏集团根本不把这十几二十个亿放在眼里,但是现在却为了这些流动资金不得不绷紧了神经。

    因为一旦资金链崩断,整个许氏集团就会陷入恶性循环,做实业的进货要钱,生产要钱,发给工人的工资也要钱,一旦其中一个环节崩掉,那么就会出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别说t计划了,到时候许氏集团甚至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来弥补这一次伤害。

    因此可见郑中基其心可诛。

    “没事的,我会让他输的当掉裤子。”沈重山对许卿说。

    虽然觉得沈重山的话挺不现实的,但是许卿还是点头说:“你说的!他可气死我了!”

    “就冲这句话,让他连内裤都穿不起。”沈重山一脸自信地说。

    “少臭屁了。”许卿笑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说了一声,“八点了!开盘了!”

    同样的声音也在郑中基的别墅内响起,此时已经开盘,郑中基自己不是金融市场这一块的专家,所以他并没有胡乱指挥,而是把指挥权交给了周复。

    而周复显然是其中的老手,他有条不紊地指挥说:“所有人分批建仓做多,控制溢价,不能让市场出现大幅度波动。”

    随着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在k线图上,无数密密麻麻的线条开始缓慢地走高,但是这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所有人都知道开盘的前面一段时间最有可能出现大涨或者大跌,但这只是一瞬间的是市场自动的在调节,稍微走高一些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30分钟对方已经吃进了五千万了,价格比开盘上涨了三点七个百分点。”许氏集团会议室内,有人抬头汇报说。

    “开始建仓做空,放出部分,把价格打回去零点七个点。”许卿平静地说。

    随着她的命令,十多名操盘手开始熟练地操作。

    在中央的大屏幕上,k线图在慢悠悠地移动着,上下的幅度很低,几乎没有任何异常。

    “周总,有人开始放手了,现手的成交价在逐步走低,不过量不大。”有人汇报道。

    周复摆摆手,说:“应该是捏着这些基金的人见到有利可图就套现了,不用管他们,有多少都吃进来。”

    一直到一个小时以后,两股激流暗涌的资金相互纠缠,彼此投入的资金已经超过了十个亿,而在基金市场资金是有杠杆倍率的,十倍杠杆下双方这十个亿的资金被放大到一百亿,此时嗅觉敏锐的人已经察觉到了一些风吹草动。

    周复也觉得有些意外,这股价的波动虽然大致上和自己料想的差不大,但是他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似乎总有一股势力在一些关键价位点上和自己对着干,让自己预计能控制在4个亿做成的事情却被迫用了5个亿之多,但是这只是猜测,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人能这么巧合地入市还和自己对着干,沉吟了片刻,他忽然下令说:“再做五亿多单,把价格再拉上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