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15章趁火打劫
    第115章趁火打劫

    五个亿的自己在十倍杠杆下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五十个亿,而五十个亿的资金运作,无论是什么行情都会瞬间出现一波超大幅度的波动。

    而这一股绝对不正常的波动立刻就引起了许氏集团的注意。

    “来了!”管风行凝视着终于的大屏幕上那一条让人心惊胆颤的红线,脱口而出道。

    许卿豁然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说:“全抛了,郑中基丢出这么大一笔资金来我们没理由不吃下去。”

    随着许卿的命令,所有的操盘手都开始平仓。

    k线图就好像是一个醉酒的醉汉一样上上下下,之前的一大波拉升之后立马就开始进入振荡期,这让所有的投资者都蒙圈了。

    而郑中基那边也陷入了纠结之中。

    “周总,现在可以很明确有一股势力在和我们较量,对方的资金力度不小,只要是我们的单子对方几乎全部出货了。”一名操盘手神情凝重地对周复说。

    周复考虑了片刻,来到郑中基的面前,还未等他说明情况,郑中基就咬牙说:“没有退路了,继续投入资金进去!”

    加上之前投入的五个亿和这一次一次性投入的五个亿,现在郑中基在盘中厮杀的资金高达十个亿,十个亿的资金已经足够他伤筋动骨了,要是现在放弃的话,这十个亿能回来百分之三十就算是谢天谢地,所以郑中基就算是明知道有人在和自己对着干他也没有任何办法脱身。

    看着周复离开去继续指挥,周复表情狰狞,那个暗中的势力到底是谁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到了,但是郑中基想不明白许卿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计划的?从把周复挖出来到计划执行,整个过程为了以防万一仅仅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郑中基有万分的自信这半个月中接触到计划本身的人不会超过十个,那些人全部是可以信任的,但是为什么许卿却已经提前知道了!?

    心中转动着无数复杂的念头,郑中基咬着牙站起来烦躁地走来走去,他没有预料到原本是必胜没有任何悬念的局面会落到这样的地步,一种隐约之间不祥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度焦虑的状态下。

    抬起头看着大屏幕上不断地震荡着的线条,郑中基深吸一口气,叫来了周复说:“现在怎么处理最好?”

    周复现在脸上也没有了之前的自信和从容,他解开了衬衣领口的纽扣,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说:“现在我们和对方在76.5美元这个价位点上不断地僵持,但是这是钝刀子割肉,最为痛苦的,而且下场很难预料,一旦有其他的资本嗅到了鲜血味入场的话很难保证会发生”

    “我不是让你跟我说情况有多糟糕,我是问你现在解决眼前这个局势的最佳办法是什么!?”郑中基冰冷地说。

    被郑中基冰冷的眼神盯着,周复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眼前的男人有本事让他逃过了十多年的刑期从监狱里出来那么自然有本事让自己把那个牢底坐穿,他深深地低下头去不敢看郑中基,回答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资金,用海量的资金一口气把价格拉上去,然后再一个临界点打下去,这样一来我们的目标基金会彻底崩盘,所有的散户和大中小户都会逃离,那个时候形成的效应会让目标基金在一瞬间分文不值。”

    郑中基沉声问:“要多少钱?”

    周复顿了一下,小心地说:“最少需要二十个亿。”

    饶是郑中基听到了这个数字也是心脏狠狠地抽一下,这一次的二十个亿加上之前已经投入现在还在不断消耗的十个亿,这就是将近三十个亿了,远远地超出了他融资到的钱和所能够承担的风险能力,他咬着牙,说:“不可能,这笔钱实在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凑到!”

    周复苦笑着说:“我也知道很困难,但是资金的需求是双方的,我们筹措不到资金,对方的资金也必然不充裕,否则的话他们就不会选择和我们胶着着了,因为这对于双方都不利,所以我才敢要二十个亿,一旦有了,那么对方一定要败下阵来,到时候得到的利润是超乎想象的巨大!”

    听见周复的话,郑中基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中露出挣扎。

    此时,周复小心地看了郑中基一眼,说:“郑少,我说一句不该说的话,如果这么僵持下去,对于我们是非常不利的,很有可能血本无归。”

    血本无归!!!

    血淋淋的四个字让郑中基的眉头都皱拢了一下,前期的十个亿资金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哪怕是写在纸上都有十位数,这么大的资金全部是他冒着极大的风险从家族中抽调出来的,而一旦血本无归的话,不但是他完蛋了,哪怕是整个郑家都要一落千丈,到时候他就成了郑家的千古罪人。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郑中基神色狰狞地说:“先去把管风行账户上的资金全部划进去,我现在筹措资金。”

    周复一离开,郑中基就咬牙拨打出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沉稳的中年男声,“郑少,好久不见啊。”

    郑中基冷淡地说:“宁威,我需要钱。”

    叫宁威的男人愣了一下,然后哈哈笑道:“郑少,你这难得给我打个电话居然是借钱来的?行行行,别的不说,就冲我们哥仨在沪市被人叫三公子的名头,这个忙我就要帮,说吧多少,兄弟我钱也不多,凑个千八百万的还不是问题。”

    郑中基沉声说:“最少十个亿。”

    宁威那边的声音就好像鸭子被掐住了脖子一样戛然而止,好半天,他才震惊地说:“十个亿!?你确定你没说错?还是我听错了?!”

    郑中基烦躁地说:“宁威,你们家是做放贷生意出身的,一直都半黑不白,到了现在那些个赌场和夜店十家有八家跟你家有关系,你们家不缺现金,只是缺少一个转白走上正经行业的机会,现在我就有这么一个机会,而条件就是十亿资金,借我用半个月,我连本带利还给你十亿五千万。”

    宁威那边沉默了一会,说:“这件事情太大,我必须和家里商量。”

    “没有时间了,半个小时之内必须到账,否则的话我就不需要了。”郑中基阴沉地说。

    宁威立刻回答说:“不可能!郑中基,这是十个亿,不是十块钱!就算是转给你也要时间,我不可能就这么一下子把这笔资金不管不顾地给你,我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力。”

    “宁威,我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既然找上了你就很清楚你有这个能力解决掉这件事情,别的不要多说了,直接开价吧,你要什么好处?”郑中基冷淡地问。

    宁威哈哈一笑,说:“果然郑少快人快语,这话听的就让人感觉舒坦,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和人扯交情了,既然大家都是利益的关系,干嘛要谈感情浪费时间呢?我的要求也很简单,你们家在江滨区的那一块地我要了,当然,不是白要的,就作价这十个亿好了。”

    郑中基勃然怒道:“宁威!你这是趁火打劫!那一块地起码价值二十个亿,你出十个亿打发乞丐!?”

    宁威平静地说:“郑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现在是你求我,而不是我求你,没错,那一块地市场价的确不止十个亿,但是我就只有这么多钱,卖不卖看你吧。”

    郑中基胸口剧烈地起伏,哪怕是家族给了他全权委托但是这并代表家族的一切事情真的他说了算了,这么一块价值二十个亿的地皮就当十个亿卖给宁威,不管是为了什么,事后家族问责自己肯定没好下场。

    郑中基没说话,宁威也没有开口,这就是一场心理战,对于宁威来说就算是买卖不成也无所谓,连接个电话都是免费的,他充其量就是浪费了几分钟,当作是没有接到这个电话好了,所以他当然不急,但是郑中基却等不起。

    而就在郑中基打算回绝宁威的时候,周复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他惊慌地说:“郑少,不好了!”

    “瞎嚷嚷什么!”郑中基瞪了周复一眼,捂着手机皱眉压低声音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管风行,管风行那边的资金委托授权被取消了!银行拒绝了我们的请求!”周复说道。

    这一瞬间,郑中基脸色惨白。

    “你说什么!?是不是搞错了!?”郑中基绝望地说。

    “没有搞错,再三确认过了,银行那边给我们的消息是管风行取消了我们的授权,我们现在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而股市那边已经没有资金了,要是再不补充进来的话,我们就要崩盘了!”周复哭丧着脸说。

    “我操他妈的管风行!!!”郑中基狰狞地低吼,在最关键的时候被管风行从背后捅了一刀子的他此时就像是走投无路的哀兽。

    恐怕连骂出这么一句的郑中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其实他早就已经这么做了

    “郑少,你快点想想办法”周复惊慌地说。

    “闭嘴!”郑中基怒吼道,他两眼通红,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手机,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机说:“宁威,我现在就要钱。”

    “哈哈,好说,我正好在附近的会所,准备好转让合同,十分钟之内我到你那签字,签字的一刻就是你得到十亿资金的时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