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18章花式虐狗
    第118章花式虐狗

    郑中基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最后的关头,就在他已经把胜利捞在手中的时候为什么会发生这样近乎神转折的一幕?别说是到嘴的鸭子飞了,这简直是已经吃进了肚子里面的鸭子活生生地从自己嘴里爬了出来,然后朝自己放了个屁跑了!

    震惊、错愕、难以置信、羞愤,被沈重山挂掉电话之后郑中基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这个世界上最自欺欺人的小丑,他愤恨地要找沈重山,但是找了又有什么用呢?根本就是于事无补的,自己并不是一个胜利者而是失败者,这个电话只能显示出自己现在有多垃圾多不堪承受这愤怒和屈辱,就像是一个可悲的乞丐蜷缩在天桥底下发出悲愤的哀嚎,充满了对胜利者来说一文不值的怨天尤人。

    自己一个失败者,自己已经彻底地输掉了一切,而沈重山才是真正笑到了最后的赢家,和自己之前的猖狂得意比起来,他就好像一个早就知道结局的赢家,看着自己如同小丑一样的表演。

    从未受过这样屈辱的郑中基面色通红,眼珠子暴凸,眼白因为巨大的愤怒而充满血丝显得通红,那表情几乎要择人而噬一般的恐怖。

    就在这个时候,周复小心翼翼地走过来,小声地对郑中基说:“郑郑少,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的仓位全部被爆了我们已经输了。”

    “我知道!!!”郑中基毫无征兆地大吼,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仿佛盯着杀父弑母的仇人一样盯着周复,彻底地失去了理智的他怨毒地盯着周复:“都是你!一切都是你的错!既然不行就别上,没有那个本事你坑掉了我多少钱你知道不知道!?家族全部的流动资金都被我挪了出来,还有一块价值二十个亿的土地!你知道不知道这里有多少钱!?我完了!你害死了我你也没有好下场!”

    失去了理智的郑中基忽然抓起了酒橱上一把开红酒瓶用的开瓶器猛地扎进了周复的胸口。

    那螺旋状的开瓶器锋利得无以复加,在盛怒之下郑中基用了全身最大的力气,那开瓶器轻而易举地刺穿了周复的身体,穿透了胸隔膜然后刺进了周复的心脏。

    完全想不到郑中基会失去理智到要杀自己地步的周复猛地惨叫一声,双手死死地握着郑中基拿着开瓶器刺进自己心脏的手,鲜血从伤口中喷涌出来,瞬间沾湿了两个人的手,“你,你”

    心脏被刺穿之后瞬间停止了工作,全身血液失去了心脏的压力停止流动,大脑开始逐渐缺氧,眼前一黑的周复身体缓缓地后仰,而随着他的后仰,开瓶器从伤口里拔了出来,血管内的鲜血顺着伤口喷溅出来,喷了表情同样难以置信的郑中基一脸,温热的鲜血和浓郁的血腥味几乎让人要吐出来,然后就是砰的一声,周复倒在血泊中身体微微抽动两下,彻底死了。

    也不知道是谁忽然大喊了一声“杀人啦!杀人啦!”

    亲眼目睹了郑中基杀人过程的操盘手好像见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一个个逃命似的从逃向别墅的门口。

    表情呆滞地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周复,此时郑中基才好像猛地回过神了一样,他不敢置信自己居然亲手杀了一个人,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恐怕不出多久,立马就会有人报警!

    这么多人证,这是铁一样的事实,这一次恐怕逃都逃不了了。

    巨大的惊恐让郑中基如同触电一样松开了手里的开瓶器,哐的一声满是鲜血的开瓶器掉在地上,看着自己的手,全部都是粘稠的鲜血,脸色苍白的郑中基忽然转头跑去洗掉了身上的血,用最快的速度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冲出了别墅,开着车极速离开了这幢别墅。

    而在许氏集团,许卿已经满脸笑容地和沈重山一起回到了办公室。

    “今天你怎么知道会有其他资本进来?”许卿问沈重山。

    早就想好了说辞的沈重山笑嘻嘻地说:“当然是我能掐会算啊。”

    “少来了。”许卿哼了一声,果然懒得理会这个家伙的自卖自夸,她自己脑补说:“是史密斯的传奇基金吧?一定是吧?”许卿觉得只有这个解释说的过去了,史密斯和沈重山的关系极好,是那种真正的兄弟之情,而且史密斯还是传奇基金的总经理,有这样一层关系的情况下传奇基金也的确有那么大的力量能够力挽狂澜,所以只有这个解释才是最合理的虽然许卿一直都觉得沈重山居然跟史密斯这样身份地位天差地别的人关系这么好这一点很不合理。

    自动脑补完毕的许卿一只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沈重山,此时她的心情极好,不但解决了一次危机,而且在这次危机中还成功地得到了许氏集团目前急需的现金,有了这么大一笔资金,许氏集团短期内不用担心t计划这个吞金怪兽继续吸食许氏集团的现金了。

    “我决定晚上来个庆功宴,史密斯呢?把他也叫来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许卿说。

    沈重山愣了一下,然后在这短短的一秒钟之内立马做出了决定。

    这可是难得的第一次跟许女神正儿八经的约会,怎么能让土蛋那个煞风景的家伙来破坏气氛呢?说不定到时候红酒啊烛光晚餐什么的,许女神兴致一好,就被兴致勾出了性致呢?那时候身为单身狗的土蛋会有多难过多难熬?自己身为土蛋的好兄弟怎么能这么花式虐狗呢?

    觉得自己十分为土蛋这个好兄弟考虑的沈重山立马就一脸遗憾地对许卿说:“他现在有其他事情在外地,要过几天才回来。”

    “啊那真可惜,我还想当面谢谢他。”许卿失望的说。

    “没关系,他不会介意的,你要谢的话就谢我吧,晚上我们去哪里吃?”沈重山一脸兴趣地凑上来。

    含笑带嗔地瞪了沈重山一眼,知道这家伙心里在想什么的许卿大方地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说:“去天空左岸餐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