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27章那一个耳光的风情
    第127章那一个耳光的风情

    再大的狂风暴雨都压不下这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子弹以肉眼不可能看的见的速度朝着站在门口的沈重山和许卿冲来。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沈重山拉着许卿猛地朝着左侧一闪,靠在墙壁上的沈重山只感觉右手臂火辣辣的,他都不用去看就知道肯定是被子弹擦到了,不过还好并没有击中他,所以只是破了皮而已。

    许卿也吓得够呛,她注意到了沈重山右手臂上的鲜血,顿时脸色微微发白,但是她却聪明地什么都没有说。

    “真可惜,这样都没有杀了你。”郑中基的声音在船长室里传来。

    沈重山侧头对许卿做了一个让她在原地等着自己的眼神,这一次许卿没有拒绝,她点点头老实地站在原地,看着沈重山一点一点摸到了门框边缘然后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许卿并不知道沈重山要做什么,但是她清楚沈重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一定至关重要,所以她屏气凝神让自己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以免影响到沈重山。

    手里抓着外套,沈重山高声说:“想杀我的人很多,我也迟早有一天会死,但是不知道是老死还是被人杀死或者病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是你。”话说完,沈重山猛地丢出了手中的外套。

    一个人在全神贯注的时候精神高度紧张,此时沈重山用语言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他一定会更高地集中精神,在这个时候丢出一件衣服,很大的可能被他当作是目标开枪,这只是战场上很常用的一个小手段,而小手段通常都有着巨大的作用,比如这一次,郑中基就上当了,他在看到门口黑影闪过的时候果然控制不住连续开了两枪。

    在第一声枪响的时候沈重山就已经闪电般猫着腰冲了进来,在郑中基开出第二枪的时候沈重山已经一脚踢飞了他举着枪的手腕,第二枪打到了船长室内,子弹嵌入了船舱留下一个深深的弹孔,那支枪也随之掉落在地上。

    郑中基被沈重山踢中的时候就惨叫一声倒在地上,那支枪距离他并不远,但是他却永远不可能再拿起那支枪了,因为沈重山已经一脚踩在他的后背上。

    “你看,果然不是你。”沈重山笑眯眯地对郑中基说。

    郑中基挣扎了两下,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座山压着的他移动不了丝毫,于是立刻就放弃了挣扎,冷笑道:“那又怎么样?不过就是一死而已,我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了。”

    “死?你觉得死只是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知道了这么简单吗?放心吧,我会让你在死之前承受你绝对不敢想象的痛苦,那个时候你才会真正地感觉死了才是最大的解脱,我的手艺向来很好,你要对我有信心。”沈重山眯起眼睛蹲下来,一把抓起了郑中基的头发,阴冷地说。

    郑中基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恐惧,他挣扎着大吼道:“沈重山,你还是个男人就杀了我!”

    沈重山哈哈笑道,“我是不是男人不用证明给你看,你害怕了?害怕就对了,这说明你开始慢慢地进入我的节奏了,害怕只是开始。”

    此时,许卿走了进来,她冰冷地看着郑中基说:“郑中基,你还欠我一个交代。”

    郑中基冷笑一声,说:“成王败寇,什么交代不交代?你们赢了,什么都是你们说了算,我需要给你什么交代?”

    “你要杀我,那是你和我之间的恩怨,但是昨天你却因为想要杀我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这比你要杀我更让我痛恨!”许卿咬牙说。

    郑中基怒笑道:“少假惺惺了!我们之间本来就是不死不休的恩怨,死了一个无辜的人怎么了?一条贱命而已,这个世界上每天每时每刻都有人死掉,多他一个不多!”

    听见郑中基的这句话,许卿走上来猛地一个耳光扇在了他的脸上,这个耳光势大力沉,清脆响亮,把郑中基的整个脑袋打得侧过去,嘴角渗出一抹嫣红的血迹,许卿恨声说:“深仇大恨?我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要说的好像我许卿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一样,从一开始就是你在觊觎我的t计划,我没有给你机会你就恼羞成怒打算整垮我而已,我做错了什么吗?难道我就应该把自己的成果和你分享?说实话,看到你这样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是你奴仆的人我真的感觉很恶心,非常非常恶心!”

    郑中基的舌尖顶了顶被许卿一个巴掌打的麻木的脸颊,盯着许卿说:“随便你怎么说,现在不过是我输了所以你们能够理直气壮地在我面前说我的不是而已,要说起来,你以为你身边的沈重山是什么好人?他明明答应了和我合作,却暗地里和管风行联合起来捅了我一刀,我恨你们,但是我更恨管风行,但是我为什么不去杀管风行呢?因为沈重山亲手把他的双腿打断了,他不可能不计前嫌,总有一天他会代替我成为狠狠地咬你们一口的毒蛇,为了那一天,我可以不去追究他,但是你们,我却不能放过!一切的错都在你们的身上!”

    “算了,跟这样的疯子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接下去的画面可能比较血腥,你要不要回避一下?”沈重山懒得跟郑中基废话,扭头对许卿说。

    许卿摇头说:“我要看着你把他折磨死!”

    果然,千万不要得罪女人,否则下场真的很恐怖。

    沈重山耸耸肩,也不强求许卿离开,昨晚的事情在许卿心里已经成了魔怔,要是不借着这个机会打开的话,以后还不知道会留下什么心魔,所以沈重山很乐意许卿在这里看着只要她能看的下去。

    也不见沈重山怎么动作,他的手轻描淡写地拍在郑中基的肩膀上,喀拉的一声骨头错位的脆响之后就是郑中基疯狂的惨叫,沈重山淡淡地说:“疼吗?疼就对了,现在你的肩膀已经脱臼了放心,只是脱臼而已,这还只是第一个关节,接下来还有更多你想象得到的和想象不到的盛宴在等着你慢慢享受吧,这是你临死之前最后的时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