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48章把萧红缨带回家
    第148章把萧红缨带回家

    看着沈重山和萧红缨一起离开的背影,宁威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但他身边却有人不爽了,一个男人低声说:“宁少,这小子不识相,连宁少你的面子都不给,要不要去教训一下他?”

    宁威转头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哦?你能教训得了他?”

    男人猛地想到了之前沈重山是怎么在擂台上大发神威的,想想那一个个不可一世的东洋人跟饺子一样飞出去,男人的脸色一阵尴尬,但他依然有些不甘心地说:“可是宁少,他就算是再厉害,还能挡得住子弹?”

    宁威冷淡地说:“你还真无法无天了?子弹?现在是法治社会,动不动弄刀弄枪的小心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瞪了一眼这个不知趣的手下,宁威冷哼一声说:“不要以为有个靠山就能无法无天了,没见到郑中基和整个郑家的下场?沪市的水深的很,谁敢说自己就是无敌的?”

    萧红缨醉成了一滩烂泥,这车肯定是没法开回去了,沈重山到是挺像驾驭一下那牛掰哄哄的幽灵的,但是萧红缨现在的状态就是抱在怀里她都可能滑下去,更别说放在摩托车的后座上,那时候估计沈重山一启动,那瞬间加速度的反作用力就能直接把萧红缨给甩到对面的街上去。

    叫了一辆出租车,沈重山摇着萧红缨说:“你住哪里?我先送你回去。”

    萧红缨无力地推着沈重山说:“你别晃我,我头晕”

    见到萧红缨的脸色又是一阵发白,沈重山也觉得心虚的不行,要是这个女人哇的一声吐在自己身上那就真的精彩了。

    想了半天,沈重山还是决定先把这个女警花带去自己的出租屋去沈重山数次在内心严肃地重申这可不是趁人之危,而是情况紧急,更何况,萧红缨这会也没法说她自己住在哪里不是?

    听到沈重山报的地址,出租车司机嘿嘿笑了笑,瞥了一眼后视镜说:“哥们,晚上艳福不浅啊。”

    沈重山咧开大嘴嘿嘿一笑,明明笑的是那种你懂的意思,但是说出来的语气却无比严肃:“瞎说什么,我们俩是朋友!”

    出租车司机哈哈一笑,说:“我说大兄弟,咱在这沪市开出租也不少年头了,但是像你怀里这个美女这么漂亮的,是真不多,刚见你是从部落酒吧出来的,听说里面的消费可高了,这妞也是那找的?”

    沈重山刚要说话,脸色猛地一变,一拍大腿无比懊恼地说:“今晚的奖金啊!!!”

    之前那个叫威廉的主持人可是说过,只要能打赢就有奖金的,还有让东谷建一上擂,这些可都是钱啊!尼玛沈重山心疼得脸都白了。

    等到了地方,沈重山付过了车费把一脸淫笑的出租车司机打发走,转身背起了已经睡意朦胧的萧红缨回到自己的屋子。

    把萧红缨安置在床上,然后沈重山回头去弄来了热毛巾和热水,帮萧红缨擦了一把脸,萧红缨此时似乎微微有些清醒了,睁开眼睛一看,伸手抓着脸上的毛巾,浑浑噩噩地说:“我在哪里?这不是我的床床单丑死了。”

    本来话都到了嘴巴的沈重山瞪了萧红缨一眼,没好气地说:“那真是不好意思,没准备好符合你审美观的床单!”

    萧红缨往床上蹭了蹭,脸蛋贴在枕头上对沈重山说:“这里是你家吗?”

    “是。”沈重山洗过了毛巾,重新递给萧红缨之后起身去换了一盆热水来,这才坐在萧红缨对面说:“舒服一些没有?要不要做一碗面给你吃?”

    萧红缨按着毛巾捂着自己额头说:“不要,我现在胃里翻江倒海的,吃什么都会吐出来。”

    沈重山无奈地说:“知道自己喝不下去还喝这么多,你干什么跟自己过不去?”

    萧红缨犹豫了一会,回答说:“心情不好啊。”

    “心情不好就能买醉了?到底是谁会更开心?你现在心情好了吗?”沈重山没好气地说。

    “好一些了。”萧红缨很老实地回答。

    “真是奇葩。”沈重山无奈道。

    萧红缨顿了一会,转个身背对着沈重山幽幽地说:“其实从郑中基开车撞死人之后我就一直都在找他,等我们发现整个沪市他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不见之后我也很后悔,我开始反思是不是真的是因为我而耽误了抓捕他的最佳时机?等到我知道了海上的事情,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错在哪里了,我只是不希望看到你看到其他人因为别人的犯罪而让自己也成为了一个罪犯,那样太不值得了,毕竟法律的作用就是用来约束行为监管我们每个人的,如果人人都可以报私仇的话,我们这些警察,法律,不就是无颜存在了吗?”

    沈重山倒了两杯水,一杯放在萧红缨的床头边,一杯自己喝着,喝完了水沈重山才说:“你没有做错什么,我一开始也没说你做错了,你的出发点是对的,但是你太理想化了,太把法律当一回事了,连你自己都知道对付郑中基那种人,寻常的法律根本拿他没有办法,更加重要的是,你可以做到遵法守纪一切都按照规章办事,但是别人呢?这个程序中别的经手人还很多,你能控制得了别人怎么想吗?郑中基,郑家为了挽救自己会穷尽一切办法,但是你却不能控制别的人也因为你自己的操守和职业道德而去得罪郑家。”

    听完沈重山的话,萧红缨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无言以对,如果是之前的话,她肯定会对沈重山的阴谋论调嗤之以鼻,但是这一次铁的事实就发生在眼前,事实已经证明她的坚持的确会产生反效果。

    沉默了一会,萧红缨拧着眉头扭动了一下身体,今天一天下来跑外面也跑了,还去酒吧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闷了好几个小时,最后更是吐的天昏地暗,这样的一天下来还不洗澡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很难忍受的,可是这里毕竟是在沈重山的家里,洗澡的话自己也没有带换洗的衣服,不合适吧?

    萧红缨偷偷地看了沈重山一眼,陷入了莫名的纠结中。

    不管如何,身为一个女人,随随便便在另一个男人的家里洗澡的事情她还做不出来尽管萧红缨此时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都在三更半夜躺在人家的床上了,虽然这只是因为没有其他的地方去临时来休息一下,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但是事情本质上却没有比在一个男人家里洗澡更纯洁到哪里去。

    犹豫纠结了半天,萧红缨还是忍不住了,她小声地说:“有浴室吗?”

    沈重山愣了一下,然后如临大敌地说:“你又想吐了?”

    “”萧红缨羞恼地说:“我只是只是想要洗个澡!”

    沈重山恍然大悟,见到萧红缨神色不善,理智地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指着后面浴室的位置表情严肃一言不发。

    轻轻地哼了一声,萧红缨想要起身去浴室,但是此时的她被酒精刺激得浑身酸软无力,按照正常方式起来的她刚刚站在地上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身体踉跄着就倒了过去。

    “啊”

    “我靠!”

    光是听这两个声音就知道分别是谁发出的。

    萧红缨压在沈重山的身上,而沈重山则仰躺在床上,脸上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来,因为被萧红缨那绝对绝对绝对火爆到爆炸的身材给闷着了。

    整张脸都埋在萧红缨的胸口,柔软和馨香让沈重山连挣扎都没有挣扎一下能这样被闷死其实也挺好的。

    但是萧红缨却并没有随她的意,跟兔子一样跳起来,萧红缨叫了一声流氓之后头也不回地跑进了浴室里头。

    躺在床上傻笑了一会,沈重山起身走到浴室门口愤愤不平地说:“流氓的是你吧?刚可是你压着我来着,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喂,女流氓我可警告你啊,你休想借着酒后乱性这样蹩脚的借口对我做什么,虽然我把你带回家了,但是绝对不代表我会跟你我的意思是我是流氓。”

    看着被推开一条缝的浴室里头伸出来指着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沈重山表情严肃沉痛地说。

    只听见里头传来了萧红缨的一声冷哼,然后黑洞洞的枪口就收了回去,“不准偷看,我有枪哦!”萧红缨的声音从里头传了出来。

    沈重山很不满自己居然被一支枪给吓到了,他嘀咕道:“枪我也有啊子弹有好几十亿”

    咔嚓听见浴室里头熟悉无比的子弹上膛声,沈重山吓得连滚带爬地离开了浴室门口,这女人尼玛太危险了,说拔枪就拔枪啊!

    其实浴室的门是那种磨砂半透的,虽然不可能真的看见什么,但是在里头的人一些轮廓还是能看到的,当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影影绰绰地脱衣服,更让人刺激的不行的是萧红缨弯腰双手从腰间一拉,一条小巧的布片从双腿中被拉了下来,沈重山眼珠子骤然瞪大,一嘴的哈喇子流出来

    就在此时,沈重山的手机忽然传来了微信请求视屏通话那欢快的音乐声,请求人:天下无双许女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