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50章夜黑风高来偷香
    第150章夜黑风高来偷香

    没错,萧红缨是很漂亮,不但漂亮,因为常年锻炼和习武的缘故,她的身材和身体的柔韧性还是一般女人绝对不能比的,寻常的女人再漂亮,身材再玲珑,但是却总少了一股子味道,这味道却恰恰是萧红缨身上最不缺的一股健康的活力气息,或者说英气!

    萧红缨的性格和她表现出来的一样,风风火火雷厉风行,她讨厌拖拖拉拉婆婆妈妈的做事情,更讨厌不但拖拖拉拉婆婆妈妈还娘娘腔的男人,但是可悲的是这年头绝大多数男人都是这样的,于是在学生时代被无数男孩子追求,然后无一例外地被萧红缨打哭了回家找妈妈,于是萧红缨就这么一直保持着空白的感情史走到了警察岗位上。

    按理来说在这个岗位上,总归有那么一两个看对眼符合萧红缨要求的,但是萧红缨却无奈地发现这些人打不过她,而她对自己男人最低的要求就是必须要能打得过自己,连自己都打不过,还怎么照顾自己呢?

    抱着这么一个奇葩的心理,萧红缨渐渐在越发繁忙的工作中把自己感情的事情丢开了,一直到沈重山的出现,一直到今晚,沈重山一个人把东谷建一一群人全部干趴下。

    萧红缨忽然发现,自己要等的那个人来了,但是另一方面,萧红缨还很烦恼,因为她对沈重山的印象太差了,油嘴滑舌,吊儿郎当嘴巴贱的气死人,还喜欢占女孩子的便宜,刚才在浴室里面经历了痛苦的天人交战,隐约听到了许卿和沈重山之间对话的萧红缨再也忍不住了。

    她认为,身为一个女孩子就不能羞羞答答的,特别是沈重山这样的家伙,自己羞羞答答的话他一定会很乐意地跟自己暧昧然后占光了自己的便宜就跑要是沈重山知道萧红缨的这个想法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感动的哭出来,没想到最了解他的人居然是萧红缨

    总之,各种各样的因素,加上最后一点点酒精的刺激,萧红缨做出了刚才的事情,说出了刚才那些话。

    身为一个女人,萧红缨很有心机婊天分地破坏了沈重山跟许卿之间的柔情蜜意,也拆穿了沈重山的谎话,然后在这个时候对沈重山表白,完了之后萧红缨发现事情远比自己想的要复杂的多了,当自己踮起脚尖去亲吻沈重山的时候,萧红缨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人生中不受控制的颤抖,那种羞涩、紧张、期待和些微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气恼,纠结得萧红缨做出了一个女人天性的选择跑了。

    但是,萧红缨知道自己不会后悔的,遇到喜欢的就去追,婆婆妈妈的永远不会有前途,至于沈重山身上的那些坏毛病,等追到手了再一个个对付掉!

    自信满满的萧红缨走了,留下了被壁咚之后凌乱无比的沈重山。

    被壁咚了!

    被强吻了!

    沈重山逼自己接受这屈辱的现实之后,无比的愤慨早知道这样,还回个毛的家,直接去酒店开房去啊!

    “早就知道像是我这样的男人就好比是黑夜中的萤火虫,迷途中的灯塔一样闪闪发亮,不管自己怎么低调都会有慧眼识珠的女人会从一堆沙子中发现自己这枚珍珠的”沈重山感动地自言自语。

    说完之后,沈重山的脸色忽然变得无比沉痛,“但是许女神那里”

    犹豫纠结了半天,沈重山痛苦的时候,他接到了林墨浓大明星的电话。

    刚一接通,沈重山就听见林墨浓带着无奈的柔和声音,“你们这对冤家又怎么了?刚小卿打电话给我说要我去她家里陪她,问她什么事情她都不说,但是听语气是伤心极了,是不是又是你干的好事?”

    沈重山无奈地说:“为什么每次她一生气就肯定是我背锅呢?”

    “难道不是你吗?”林墨浓问。

    “”沈重山很心虚地把事情说了,当然,沈重山重点强调了自己是迫于无奈才把萧红缨带回来,而且也压根没有想那么多,更没有那些龌龊的心思,不过是因为凑巧才把她带回来的

    林墨浓听完之后说:“是萧红缨啊?她我也知道,鼎鼎大名的女警察呢,我接触过两次,不多但是能够感觉的出来她不是那种乱来的女人,如果说是她的话我就放心了,起码她不可能和你发生什么的。”

    沈重山愤愤不平地说:“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我很不值钱,看上我就是瞎了眼一样。”

    林墨浓咯咯一笑,那柔美酥软的声音听的沈重山心里一荡,林墨浓说:“好了好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觉得萧红缨不会是那种随便的女人,或许小卿只是想多了,她误会了,我现在在去她家的路上,过会就到了,你现在什么打算?”

    “要不,我去解释一下?”沈重山试探性地问。

    “还算你没有笨到极点,我先去稳着她,你马上过来吧。”林墨浓说完就挂了电话。

    收起了电话,沈重山郁闷地叹了一口气,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不过要是耽误到明天早上的话,许女神琢磨了一个晚上的折磨人点子太可怕,所以还是现在就去解释清楚比较好。

    十多分钟之后,林墨浓出现在许家。

    因为时间比较晚了,林墨浓也没有去和顾晴夫妇打招呼,而是直接来到了楼上许卿的房间,见到自己的闺蜜蜷缩着坐在一张沙发软椅上抱着膝盖,可怜兮兮地看着外面的阳台发呆,那可怜的模样和一个被负心汉抛弃了的怨妇一模一样。

    “我在门口都能感受到你的怨气了。”林墨浓好笑地说。

    许卿一嘟嘴,说:“你还笑话我!”

    林墨浓走到许卿的身边坐下,含笑说:“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

    “像什么?”许卿侧头疑惑地看着林墨浓。

    “一个吃醋的怨妇。”林墨浓回答说。

    这个回答换来了许卿一个超级大的白眼。

    林墨浓笑着说:“好拉,之前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啊,只是喝多了回去他那休息一下而已,你至于这么疑神疑鬼的嘛。”

    “谁,谁疑神疑鬼了!谁要管他了!死了才好!”许卿一脸慌忙地说。

    “是吗?真的去死了才好?那我告诉他了哦,这样的话让他也早点死心。”说着,林墨浓就作势要拿出手机。

    许卿见状忙一把抢走了林墨浓的手机丢到一边,说:“你也欺负我!”

    林墨浓对许卿笑道:“你看你有多紧张?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否认的,你对他的感情,恐怕除了你自己还迷迷糊糊的不肯承认之外,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有些事情吧,你不能抓的太死,特别是对这些男人,小性子可以使使,但是每次都这么大惊小怪的,时间久了谁都会很累的。”

    许卿不满地说:“可是明明是他错在先。”

    “但如果他的确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呢?你是不是太冤枉他了?”林墨浓反问。

    许卿愣了一下,不情不愿地说:“说的好像你很有经验一样。”

    “是,我是没谈过恋爱,但是我演的戏多啊,哪一部戏不是死去活来的,看剧本都看透了,无非就是你来我往的感情而已。”林墨浓说。

    许卿叹了一口气,郁闷地说:“可是就算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觉得老大不爽啊。”

    “不爽的话等会你自己和他说吧。”林墨浓笑道。

    “什么意思?”许卿侧过头狐疑地看着林墨浓。

    “他现在可能都快到了。”林墨浓说。

    许卿瞪大了眼睛看着林墨浓。

    “你看,他多紧张你?别绷着脸啊,你眼角鱼尾纹都快要憋出来了,开心吧?得意吧?暖洋洋的吧?你们啊算了算了,被你一个电话急匆匆地催过来我连澡都还没有洗,我先去洗澡了,你慢慢地等他。”林墨浓站起来说。

    许卿慌忙站起来板着脸说:“谁要等他了,我连门都不会给他开的!哼,我也睡觉去了!”

    说着,许卿就跑去躺在床上,被子一卷闭上了眼睛。

    林墨浓看着此时此刻和小孩子一样的许卿,无奈地摇摇头,去衣柜里拿了她常年放在这里备用的内衣和睡衣去浴室洗澡去了。

    等灯一关,许卿瞪大了眼睛看着漆黑的天花板那,那个家伙不会真的来吧?哼他要是真的来了的话,看在他这么紧张自己的份上,就,就勉为其难地再原谅他一次好了。

    而在许卿胡思乱想的时候,庄园外面的围墙上,沈重山一脸苦逼地翻墙跳了下来,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庄园,沈重山叹了一口气,尼玛为毛正大光明地来老丈人家都要跟个贼一样?

    刚迈开步子,沈重山就听见了不远处黑暗草丛中一阵呜咽低吼声,然后一个庞大的黑影就从里头走了出来。

    当呲牙咧嘴凶相毕露的武状元看到沈重山的时候一张狗脸极其人性化地愣了一下,原本凶巴巴的眼珠子一瞪,然后用了一秒钟反应过来,忽然就吐着舌头哈吃哈吃地跑上来麻利地在在沈重山面前一滚,露出自己的大肚皮吐着舌头一条尾巴扫来扫去跟电风扇似的,一脸讨好的表情看着沈重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