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51章那个来大姨妈的母老虎
    第151章那个来大姨妈的母老虎

    在庄园最高层的房间内,三号一头黑线地把望远镜拿了下来,对身后的人说:“就当没看到。”

    一个保镖模样的男人愣了一下,试探地说:“可是三号组长,他毕竟是擅自闯入的,小姐和老爷那边”

    “这个人比较特殊,不能用一般人的态度来对待,总之把你们的队伍都收了,他自己会解决好的。”三号摆手说。

    那男人脸上的表情更冷了,一个陌生男人忽然闯入了庄园,不但不让自己去抓人也就算了,还说什么他自己会解决好是几个意思?解决完他擅闯进来的目的吗?保镖明显地觉得自己的大脑不够用了,这个时候三号又摇头说:“一号不在,我和二号加起来也不一定打得过他,至于你们在他的面前完全就是炮灰,所以就当没看到吧。”

    保镖表情呆滞地走出了房间。

    感觉到黑暗中好几道气息默契地消失得无影无踪,沈重山总算是停止了逗狗,揉了揉武状元的脑袋,沈重山小声地问:“带我去许卿的房间。”

    沈重山不担心武状元不明白自己的意思,这种凶兽被驯化之后其实都有一定的智商,当然当成一个人来交流是不可能的,但是一些简单的指令还是听得明白,连那些宠物狗都知道蹲下躺下站起来的命令,武状元这样的,让它找个人实在太简单了。

    果然,武状元嗷呜了一声表示自己明白,然后扭着打屁股甩着粗尾巴就朝着庄园内一路小跑过去了。

    跟着武状元走,沈重山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畜生的智商水平,这货居然能跳起来用两只前爪耷拉着门把手把门给开了,一头黑线地走进门里,见到武状元很熟门熟路地用脑袋把门顶上的时候,沈重山终于忍不住吐槽了,“你是不是经常偷偷摸摸地干这勾当?”

    回答他的是武状元咧着大嘴哈吃哈吃的喘气声。

    在武状元的带领下,沈重山跑到了二楼,来到一个房间门口,趴在门口听了听,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沈重山狐疑地看着武状元说:“你确定许卿在这里头?”

    武状元嗷呜一声,歪着脑袋很无辜地看着沈重山。

    “得了得了,没你的事了,自己追尾巴玩去吧。”没了利用价值之后,沈重山立刻打发走了这货,等武状元踩着四只狗爪子走了,沈重山这才用手缓缓地拧住了门把手,一使劲尼玛,锁了?

    拧巴着眉头在房间门口转了两圈,沈重山发现如果在不惊动任何人的前提下进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沈重山走到了旁边的一个房间里头一拧,果然门开了!

    欢天喜地地钻了进去,沈重山发现这里应该是一个不怎么用的客房,里头的装饰装修到全是新的,床单被子也有,但去没有人住过的痕迹,屁颠屁颠地穿过房间来到了阳台,沈重山兴奋地发现果然两个房间之间的阳台是连通的。

    走到了阳台一侧,沈重山朝着四周观察了一下,发现两个房间之间的阳台中间隔着大约一米左右的距离,一条排水管从最上面直接落下,而阳台的扶手凸出并不多,一般人想要越过这条粗大的排水管到隔壁的阳台上去还是有一些苦难的,但这对于沈重山来说并不是问题。

    跃上了阳台的护栏,沈重山双脚踩在大理石做的护栏上,一只手抓着水管只是一荡,身体就如同荡秋千一样飘到了对面的阳台上。

    双脚轻巧地落地,沈重山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欢天喜地地推开了阳台上的门。

    这里做的是一扇横推的玻璃门,里头有薄纱窗帘做内衬,所以也看不太清楚里面的景象,好消息是门并没有上锁,小心翼翼地钻了进来,沈重山推开窗帘就见到床上躺着一个女人,是许卿?沈重山的眼珠子一扫床上的一个包,刚到了嘴边的叫声立刻就吞了回去,尼玛这个包不是林墨浓的吗?

    就知道武状元不靠谱,让这畜生带自己去找许卿,怎么来林墨浓的房间了?

    不过既然是林墨浓,沈重山感觉也挺好的,还可以顺道从她这里打听一下许卿的态度,要是能有什么内部消息的话就更好了。

    “喂,墨浓,是我。”沈重山凑到了床边说。

    躺在床上的许卿在沈重山进门来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毕竟她压根就没有睡,没有想到沈重山会偷偷摸摸跟个小贼一样从阳台进来的许卿正不知道怎么办好,就听见沈重山居然把自己当成了林墨浓,漆黑中一双美眸瞪得溜圆,许卿决定将错就错假装自己就是林墨浓,看看这个家伙会说些什么。

    果然,沈重山的第一句话就让许卿觉得自己的这个决定果然是太对了。

    “辛亏先遇到的是你,我还没有想要怎么和那头母老虎说呢。”沈重山一脸庆幸地说,说着,一屁股坐在了床边。

    许卿背对着沈重山,眼睛微微眯起,母老虎?呵呵呵呵许女神的眼神中闪过两抹刀子一样的杀气。

    而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作死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的沈重山还唠唠叨叨地说:“你说她是不是更年期了?唔更年期应该还不会,那么绝逼是大姨妈来了,要不然咋就这么大的脾气呢?”

    沈重山说着说着,还嘎嘎笑了两声,“你说那个母老虎大姨妈过去了心情会不会好点?上天可真是公平的,这种生物固定每个月流血七天,一直到四五十岁的时候才停止下来,就是因为她的战斗力实在太强了,这么可怕,如果还不加一个持续流血的buff的话我们男人不是倒霉了?嘎嘎嘎。”

    黑暗中,许卿为了避免自己被发现,缓缓地拉着被子把头给蒙住了,被子一遮挡住自己的脸,许卿立刻露出了忍无可忍咬牙切齿的表情,她发誓,一定要宰了沈重山然后再踢死然后再剁碎然后再和狗粮搅拌在一起给武状元吃了!!!

    “咦?你把头蒙起来干啥?”沈重山好奇地看向床上的林墨浓。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忽然被打开了,然后穿着浴袍的林墨浓站在了门口,惊讶地看着沈重山,说:“你怎么进来的?”

    沈重山傻逼了

    整个人都他妈的斯巴达了!!!

    他表情呆滞地看着门口的林墨浓,然后又看看床上的林墨浓,眼神惊恐的他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不是在床上!?”

    “乱说什么呢,我刚洗好澡出来,床上的是小卿。”林墨浓说道。

    此时,啪的一声灯开了,许卿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把头发捋顺,然后坐在床上对林墨浓柔声说:“墨浓,你先出去一下吧,我和他单独聊聊。”

    看着此时许卿和沈重山的表情都不问,林墨浓就知道肯定是刚刚自己没在的这几分钟这个家伙又惹毛许卿了有时候林墨浓都觉得自己好佩服沈重山,许卿的性格她是知道的,虽然并不说心思多深,但是涵养功夫却的确是同龄人中一等一的火候,一般等闲人就是蹦跶到天上去,许卿都懒得多看一眼,更别说动气什么的,但是沈重山就是有这种近乎神奇的能力,三言两语两个人就能鸡飞狗跳起来。

    摇摇头,给了满脸世界末日来了表情的沈重山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然后林墨浓就转身出去了。

    轻巧的咔哒一声,房门锁扣被带上的声音之后,沈重山僵硬地扭过脖子,那幅度一卡一卡的,好像变成了一个机器人一样,沈重山看着许卿,脸上露出了一个心虚的笑容,说:“这个我说,其实我刚才就是胡言乱语的,你别太在意哈。”

    “当然要在意了,我是母老虎嘛,还是来了大姨妈的母老虎,你都这么说我了,我不在意的话还对得起你这么高的评价吗?”许卿笑容满面地问。

    “你,你想干嘛?我擦,你扑过来干什么!喂喂喂,别拧我什么都好商量我擦,你下手轻点擦擦擦,肉掉了,肉要掉了啊!!!!救命啊,谋杀啊!!”

    十分钟之后,沈重山黑着脸从房间里滚出来,怒气冲冲地坐在外面小客厅的沙发上。

    林墨浓走了过来,递给沈重山一杯水惊讶地说:“你居然还能自己出来。”

    “她还真舍得杀了我啊。”沈重山不爽地说,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心真狠,差点没把我的肉给拧下来。”

    “爱之深责之切,她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也第一次这么在意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去表达是正常的,你一个男人,多担待一些。”林墨浓好笑地坐在沈重山对面说。

    沈重山哼了一声,仰头把水杯里的水喝了下去,此时林墨浓忽然惊讶地看着沈重山的后背说:“你的后背怎么有血?”

    沈重山摆摆手,不在意地说:“可能是刚才伤口崩开了,没事。”

    “还没事,都流了这么多血,小卿怎么下得去手?”林墨浓皱眉紧张地说。

    “她又不知道,我也没说,咱大男人一个还那么矫情嘛,不就是一点血,没事。”沈重山豪气干云地说。

    “别逞强了,我给你止血吧。”林墨浓站起来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