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65章大声告诉你我是个有钱人
    第165章大声告诉你我是个有钱人

    凭良心说,沈重山觉得自己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人都接触过,奇葩的,严肃的,正经的,逗比的,太多太多了,和这些人接触的时候沈重山也面对过很多想到的和没有想到的要求,比如要杀了自己的很难过地说这是最多的一种要求。还有比如要给自己做小弟的详情参考土蛋那逗比。

    但是求着要自己打他的,这样的要求沈重山是真的第一次见到。

    面对这么过分的要求你忍心不满足他吗?不忍心吧?不忍心就对了,沈重山也不忍心,于是他决定好好地满足一下黑衣混子。

    难得遇到这么过分的要求,身为一个乐善好施的人,沈重山决定超额超量地满足他。

    大步走到了黑衣混子的面前,此时他的两个狐朋狗友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并没有充分认识到沈重山有多恐怖的他们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挥舞着拳头朝着沈重山冲了过来一个比较聪明的拿了一条凳子。

    撇过头让开一个混混哇哇乱叫着挥舞过来的凳子,反手抓住了另一个混混的手腕,沈重山的两根手指搭在他的手腕内侧,正好压在他手腕中间凹陷下去的穴位上,沈重山笑眯眯地看着他,说:“既然你们都是好兄弟,那么想必一定是有相同的爱好和志趣才能走到一起了,那么你们一定也很希望被打一顿吧?今天做好人,你们的要求,统统都满足。”

    话说完,沈重山的手指渐渐地用力,那混混惊恐地看着沈重山,使劲地想要抽出自己的手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抽出来,渐渐地,随着沈重山的用力他感觉到手腕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如果不是看着沈重山用手指按着自己的手的话,他甚至以为沈重山是拿了什么钢针扎了进去。

    在巨大的痛苦刺激下,他猛地张开嘴发出了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沈重山手指一收,嘎嘣一声,这混混的手腕忽然毫无力气地下垂了下去,随着这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响,这个混混的惨叫达到了一个顶峰,短促而尖锐,之后就是捂着手腕趴在地上和黑衣混子一起满地打滚。

    做完了这一切,沈重山看向了那个之前拿凳子袭击自己的混子。

    说实话,一切发展的太快了,从黑衣混子被沈重山一拳打飞到他解决了第二个人,一切不过过去了几秒钟而已,唯一还站着的混子两腿颤抖眼神惊惧地看着沈重山,嘴巴干涩的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发现嘴唇一直在颤抖,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地表达自己想要说的话。

    “我,我老大的爸爸是派出所的指导员,你,你死定了!”

    沈重山撇过头看着这唯一的混混,好像没有听见他说什么一样,招招手,说:“来,把你的凳子给我,乖。”

    那混混可怜巴巴地站在原地,他都要哭了,这么多人看着,能不能不用这种哄宠物狗的语气说话?给,不是,不给,他不敢地上自己老大和同伴还在挣扎,此时此刻,他哪里还有勇气反对沈重山?

    “给你你就不打我?”混混哭丧着脸问。

    沈重山板起脸说:“你怎么这么多话呢?快点给我。”

    混混两腿一哆嗦,战战巍巍地把凳子递给了沈重山。

    接过凳子,在手里头掂量了一下,似乎对这重量还算是满意,沈重山抬起头对这个混混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在后者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还一个笑容的纠结中,一凳子猛地拍在了他的身上。

    沈重山的落点把握的很好,没有拍脑袋那是会死人的而是拍在了他的胸口,这一凳子势大力沉,把这个混混整个人掀翻在地,他啊的一声惨叫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头大象给撞到了一样,他分明听见了一声很清脆的断裂声,他以为是自己的肋骨断了,但是随后他就看到那条被拍裂的凳子劈头盖脸地朝着自己和老大还有同伴的身上招呼过来。

    “你们求打是吧,很痒是吧,我满足你们来来来,别抢,别抢,每个人都有份!”

    随着沈重山的话落地,那凳子好像是雨点一样落下来,躺在地上的三个人连哭带喊连滚带爬,却怎么都逃不掉这落下来的凳子。

    砰砰砰。

    沉闷的声响和三个混混啊啊啊的惨叫,在整个拉面馆的大厅里面回荡

    喀嚓的一声,手里的凳子彻底废了,沈重山这才扔开了凳子看着地上三个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的混混,问:“还算满意吗?”

    黑衣混子的手脚抽搐着,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没一会,他死灰的眼神忽然看到沈重山端着一碗特大号的拉面走了过来蹲在自己面前,还没有等他说话,就听见沈重山一边夹起了面一边说:“你喜欢吃下面?来来来,喂你吃,这待遇一般人可没有,张开嘴,我喂你。”

    “不,不,别,不要,不要啊!!!”黑衣混子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求饶,但是在他张嘴说话的时候,沈重山已经夹着一大筷子的面塞到了他的嘴巴里,一大团因为时间过久而发胀的面团塞了进来,让他接下来的话都变成了呜呜声。

    一筷子借着一筷子,当沈重山把一碗特大号拉面都塞到他的嘴巴里的时候,黑衣混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垃圾桶

    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了男人大声的叫喊声,“你们在干什么?!马上给我站起来,站在一边!”

    沈重山抬起头,却见到一个中年警察带着好几个警察冲了进来。

    看来是之前起冲突的时候有人报警了。、

    看到带头的中年警察,满嘴都是拉面的黑衣混子翻着白眼,等这中年警察脸色大变地跑过来把他嘴里的拉面都抠出来,他翻过身趴在地上呕吐了半天,这才气若游丝地对抱着他的中间警察哭丧着脸喊:“爸,他打我。”

    还真是他爸!?沈重山错愕地看着这个警察,干咳一声,说:“警察同志,你不要误会,其实是他要求我打他的,好多人都能作证。”

    沈重山看向周围的学生,希望他们可以为自己证明一下,但是那些学生纷纷低下头不敢说话沈重山叹了一口气,人心不古啊。

    此时陆映月站了出来,她走到沈重山身边对警察说:“警察同志你们来的正好,这三个流氓刚才不但欺负敲诈我的学生,还企图非礼我,我的朋友保护我才反击,你们一定要给个公正的处理!”

    沈重山一拍额头,痛苦地说:“我说你不给你姐打电话在这瞎掺合什么?”

    “为什么要给我姐打电话?”陆映月眨巴着眼睛疑惑地问。

    沈重山揉着鼻梁,还未说话,他就听见那中年警察暴怒的声音,“把这两个人给我带到所里去!我一定要好好地审问他们!”

    十分钟之后,派出所的讯问室。

    砰!桌子被拍的震天响,李所长站起来怒目瞪着沈重山大声说:“快点老实交代!你为什么无缘无故打人!?”

    “我说过了,是他们要求我打的。”沈重山很诚恳地说,他很无奈,为什么说实话就是没有人相信呢?

    “你把我们当傻子?三个受害人都说了,是你故意找茬,企图敲诈他们!”李所长竭力忍耐着自己的怒火,不管是谁,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打成那样都会忍不住失去理智的,他能忍到现在已经难能可贵了。

    “敲诈?我说这位警察同志,你看看我这身衣服,这都是名牌,他们呢?三个流里流气的流氓,是什么让你们推断出我敲诈他们这样的论断?”沈重山生气地说。

    他觉得这个李所长和他的儿子一样脑子有问题,自己这么有素质的人会敲诈吗?好吧,是敲诈过别人,但是敲诈三个混混?这是在搞笑吗?

    “名牌?哼,你这一身衣服谁知道是哪里来的?”李所长阴冷地笑道。

    “当然是我自己的,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我带在身边的箱子就是来派出所的时候被你们拿走的那个,里面有五十万现金,这可以证明我是个有钱人。”沈重山努力地想用比较低调的语气说出自己是个有钱人这样的话,但是总忍不住得瑟一下,说出来之后他舒服多了,原来告诉别人自己是个有钱人的感觉这么好。

    李所长眼珠子一翻,忽然板起脸说:“箱子?什么箱子?我没看到!”

    沈重山错愕道:“光天化日的,你打算把我那五十万黑了?我奉劝你最好理智一些,否则的话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的。”

    “放屁!我会黑你的钱?我们没有看到你所谓的箱子,你休想血口喷人!还有,现在问你的是打人的事情!你快点老实交代还能换个从轻处理,否则的话,你等着逮捕令吧!你也不想把一件治安案件上升到刑事案件的高度吧?”李所长冷笑,他觉得自己实在有太多办法对付眼前这个打了自己儿子的人了。

    而此时在隔壁的审讯室,因为是个女孩子而且也没有直接参与,陆映月得到的待遇就好多了,起码没人凶巴巴地喝她,可她也听见了审讯室里李所长凶巴巴地喝沈重山的声音,胆小的她拿出手机打了姐姐的电话,一接通就带着哭腔说:“姐姐,有人要关我坐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