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68章菜菜到底怎么了
    第168章菜菜到底怎么了

    陆映月委委屈屈地耷拉着脑袋不开心地说:“明明是我被欺负了,你还凶我。”

    陆清影怒道:“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别在外面惹是生非,今天这样的事情一个巴掌拍的响吗?这还只是个混混,还只是个小小的派出所长,要是其他更心狠手辣一些的人你怎么办?我跟你说了多少次这里是在沪市不是在京城,出了事情别人都鞭长莫及,今天亏得我没有在开会和去外地调研,这两个时间我手机都关机你联系不到我你怎么办?”

    陆映月小声地说:“我可以打电话给妈妈呀”

    “陆二毛!你还顶嘴!”

    “呜人家说实话嘛”

    沈重山连呼吸都不敢太大气,恨不得自己变成透明人消失了才好说实话,自从上一次偷看了眼前这位陆大美人换衣服之后,沈重山在她的面前就一直都很心虚,特别是这种时候,就更心虚了。

    而沈重山恨不得消失在车里,但是陆清影却偏偏注意到了他其实车里算上她自己也就三个人,想要忽略谁都难。

    “陆二毛年纪小不懂事瞎胡闹,你也跟着乱来!”陆清影不满地说,“这种事情虽然你们没有错,但是传出去的影响非常的差,而且你们处理的也太生硬了,怎么能和那些人硬碰硬?要是受伤了怎么办?那些人都是些混混人渣,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你们就不能稍微忍耐一下用其他办法解决?”

    “其他办法?什么办法?”陆映月眨巴着眼睛好奇地问。

    “找警察对付他们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想说那个派出所长就是他爸爸吧?你姐姐还是沪市的市长,你就不能表面上先退一步把这件事情告诉我?我自然有办法用其他更加名正言顺的方式让他们付出更大的代价。”陆清影皱眉说。

    说这番话的时候,陆清影的身上到处都是腹黑的阴谋气息

    陆映月好像第一天认识自己的姐姐一样,惊诧地看着陆清影,喃喃地说:“陆大毛,原来他们叫你黑暗雅典雅不是没有道理的”

    “黑暗雅典娜?谁叫的!?”陆清影拔高了声音。

    “就是京城的那些人啊都这么叫你呢。”陆映月小声地说。

    陆清影闷哼了一声,抬起头看了一眼后视镜里面正乐不可支地咧着大嘴在笑的沈重山,恼羞成怒地说:“你不准笑!”

    沈重山自然不会跟着陆家的姐妹俩一起回去,在学校门口就下来了,因为他的捷豹还在这里来着,陆映月自然是要跟着姐姐一起回家的。

    沈重山下车后,陆映月打开车窗伸出脑袋说:“记得下次还要来看我哟。”

    沈重山笑道:“好。”

    陆映月脸上露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刚要说话,里头忽然传来了陆清影忍无可忍的声音,“陆二毛,女孩子的矜持还要不要了?看你的样子恨不得倒贴上去了吧?”

    陆映月扭头恼怒地说:“陆大毛,你就是嫉妒我!”

    “我嫉妒?哈哈哈,我嫉妒你是什么?”

    “嫉妒我有男朋友!”陆映月理直气壮地说。

    “男什么男朋友,小心给爸爸知道了打断你的腿。”陆清影冷笑道。

    陆映月的底气明显一弱,然后求救地看着沈重山。

    一拍额头,沈重山说:“你先跟着你姐姐回去吧,我下次在来看你。”

    陆映月哼了一声,不满地说:“别人家的情侣分别的时候都会抱一下亲一下的呢,你快点来抱我亲我,嫉妒死这个没人要的老女人”

    听见这句话沈重山就知道要爆炸了,果然,沉默了一秒钟之后奥迪轰的一声如同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好像还真的怕沈重山上来抱一下亲一下,然后沈重山就听见了越来越远的奥迪中传来陆清影的咆哮,“陆二毛,你要是再这样无法无天的话我就把你送回京城去!”

    “陆大毛,你就是羡慕嫉妒恨,你停车!我们就是要秀恩爱,嫉妒死你这单身狗!”

    听见陆映月的这句话沈重山眼前一黑,差点没一脑袋撞在捷豹的车顶上

    本来沈重山打算回去自己的狗窝,路上刚和土蛋联系了一阵,确保他那边的任务很顺利之后,沈重山刚打算回去,却接到了林墨浓的电话。

    “菜菜好像不太对劲,你现在在哪里?能过来一趟吗?”

    沈重山立马应了一声,挂掉电话之后风驰电掣地去安澜园。

    来到安澜园,沈重山在别墅里见到了躺在床上正哭鼻子的菜菜。

    “怎么了?”沈重山问正一脸担心地坐在菜菜的身边用毛巾敷着菜菜额头的林墨浓。

    “不知道,从今天中午开始就发热,菜菜说自己头很晕,肚子很不舒服,但是吃的东西应该没有问题,她都是和我一起吃的,中午到现在已经吐了好几次了。”林墨浓焦急地说。

    沈重山皱眉道:“没有去医院?”

    摇摇头,林墨浓说:“菜菜很不喜欢去医院。”

    见到林墨浓似乎有难言之隐,沈重山也不多问,坐在了菜菜的身边,首先对菜菜露出一个笑容,“菜菜,大哥哥来看你了。”

    菜菜正难受的大哭,听见这熟悉的声音睁开眼睛,见到是沈重山之后小嘴一瘪,委屈地说:“大哥哥,我好难受。”

    “没关系的,我来看看。”沈重山给了菜菜一个安慰的笑容,握着菜菜的右手,入手虽然依然还是那稚嫩的柔嫩手感,但是却意外的滚烫,沈重山微微皱眉,手指搭在菜菜的脉搏上。

    片刻之后,沈重山对林墨浓说:“脉相很乱,急且躁,是热血之症,可能是血毒。”

    听见血毒两个字,林墨浓的脸色微微一变,虽然她对这两个字代表的含义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但是血毒光字面本身就已经很吓人了。

    “没事的。”沈重山回身握了握林墨浓的手,安慰道。

    咬着嘴唇点点头,林墨浓说:“如果真的不行,还是送医院吧?”

    “没用的。”沈重山摇头说,“如果真的是血毒,那么应该是非常特殊的一种,国内有没有病例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没有医治痊愈的例子,到医院最多也只能当是寻常的发热症来治疗,没有用的。”

    说话之间,沈重山的手指已经放在了菜菜的脖间,手指被菜菜柔嫩的肌肤夹着,竟好像放在滚烫的热水中一样,这奇高的温度让沈重山皱起眉毛,这样的高温,如果不再处理的话恐怕这小妮子要被烧坏了。

    大家或许在身边或多或少都接触过一些因为简单的感冒引发发烧而烧坏了脑子导致一些严重后遗症的例子,其中甚至有智力缺损甚至偏瘫的,而且这其中多半都是婴幼儿,这并不是个例也不是很稀奇的事情,小孩子身体的抵抗能力弱,各方面的机体免疫能力和自我保护能力还没有发育完全,发烧恰恰是对身体内部造成极大破坏的一种病症,如果不及时退热的话,很可能会出大问题,所以婴幼儿偶尔感冒一定要小心,反而像是呕吐等其他的症状还可以不用太紧张,但是一旦发热是必须及时治疗的。

    菜菜虽然已经八岁多,但是身体依然还在成长的过程中,这么高的温度,对菜菜的身体来说是极大的负荷。

    感受着滚烫的手指之间传来的菜菜皮下血管那急促的涌动,血液流动之中那细微的颤抖中沈重山捕捉到了一抹极其晦涩的不同寻常波动,微微皱起眉头,沈重山眼神中凶厉一闪而过,随即他笑着对菜菜说:“菜菜,我上次是不是答应你要去游乐场?”

    菜菜闻言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说:“是的呢!可是姐姐说大哥哥那天很忙”

    沈重山抱歉地说:“的确很忙,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事情了,过两天就是周末,我带你一起去游乐场补偿你好不好?”

    菜菜振奋地说:“好!不过大哥哥这次要说话算话哦!”

    沈重山笑道:“一定的。”

    话刚落地,沈重山忽然用大拇指轻轻地按了一下菜菜的后脖颈,菜菜脸上的兴奋表情还未退去,忽然身体软绵绵地一靠,闭着眼睛晕了过去。

    “啊!”林墨浓不明就里,慌张地叫了一声。

    “没事,我让她晕过去的,以便治疗她。”沈重山严肃地说。

    林墨浓焦急地看着沈重山,她原本叫沈重山来只是因为菜菜强烈反对去医院,没有办法才病急乱投医,不管怎么说,身边有个男人在总归是好一些的,而一旦需要一个男人,林墨浓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就是沈重山。

    但是林墨浓也没有预料到沈重山居然真的能诊断出菜菜是什么病,似乎还有诊治的办法,这对都已经打算强行带菜菜去医院的林墨浓来说无疑是个大好的消息。

    此时,门忽然被推开,一脸焦急的许卿冲了进来,说:“怎么样了怎么样了?菜菜?菜菜?”

    沈重山拉住了许卿说:“没事,只是暂时昏睡过去了。”

    显然赶回来的许卿来不及喘一口气,就焦急地问:“菜菜到底怎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