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69章菜菜的身世
    第169章菜菜的身世

    血毒有两种,一种是现代医学通常意义上的血毒症,多见血液中毒,类似化学残留或者重金属残留进入了人体血液循环之后引起的血液疾病,轻者大病一场元气大伤,重则要人性命,这是一种极为棘手的急症,一旦处理不好破坏了心脑血管或者心脏组织之后,对人体造成的损伤是永久不可逆的,因此这种血毒几乎是人人色变。

    可是它可怕,还是不如第二种血毒的解释来的可怕。

    这第二种血毒,有一个很通俗的名字几乎让人闻之色变,那就是蛊毒!

    蛊这种东西,非歹毒之人不可炼的歹毒之物,在外界能够找到的资料的描述中,蛊毒多半是数种毒虫按照特定的方法和时间防在一个密封的小瓮中,等待它们的自然撕咬,剩下的一只就是蛊,最毒最阴也最致命,而还有一种并不被外界所知道的蛊毒,这种毒虫介于有形和无形之间,是养蛊人从小就培育在身边的,它不需要和前面一种的饲养方法,但是从小到大,都要吞噬各种各样的蛊虫,以此来壮大自身,这种蛊虫一般极为少见,但是一旦见到,哪怕是侵淫此道多年的内行人一个不小心都有命丧当场的危险。

    根据沈重山的判断,菜菜中的血毒就是蛊毒的一种,而且极为可能是后者,只有这种蛊虫才有条件和能力进入人体的血液中施加破坏。

    但是让沈重山疑惑的是,现在会放蛊的人已经非常稀少,即便是苗疆一些土生土长的寨子里会这一道本事的也多半都是年纪过百的老人,很多年轻人甚至压根就不相信这种东西的存在。

    因而这第二种蛊虫更加稀少,它需要极为高明的养蛊人从小培养起来伴随着自己一起长大,通常和养蛊人心神相连,一损俱损,可以说就是养蛊人的另一条命一样,一旦它死了,养蛊人也活不了,而这么苛刻的条件下,到底是什么人和菜菜一个这么点大的孩子有如此深仇大恨,居然下这么歹毒的蛊虫?

    听了沈重山的解释,林墨浓和许卿的表情同时变得无比难看。

    她们毕竟不是出身普通的寻常女孩,对于一些怪力乱神之说了解的比寻常人要多一些,并不会一味的盲目否认,特别是许卿,当从沈重山的嘴里说出蛊虫这两个字的时候,表情似乎变得极为复杂。

    “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如果有的话最好现在就告诉我,我知道的信息越多,治疗菜菜的把握就越大。”沈重山皱眉说。

    许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充满怜惜地看了菜菜一眼,说:“如果真的是蛊虫的话,恐怕下蛊的人是菜菜的姑姑”

    “菜菜的姑姑?”沈重山错愕道。

    许卿想了想,点头说:“是的,菜菜的妈妈出身苗疆,而且是苗疆当地一个很大的寨子的巫师的女儿,菜菜妈妈年轻的时候出来游历,和菜菜的爸爸,也就是我的叔叔一见钟情,两人私定了终身,但是后来我叔叔才发现菜菜妈妈的身世比他想象的要复杂的多,菜菜的妈妈在养蛊一道上是百年难见的奇才,本来是要被指定为巫师的接班人的,但是巫师必须要终身不嫁保持着处子之身,菜菜妈妈和菜菜的爸爸回去坦白的时候,她都已经怀了菜菜,这自然引起了菜菜妈妈家族的雷霆大怒,她被整个寨子驱逐出去,而菜菜的外公没有多久也郁郁而终,死了。后来菜菜的姑姑认为是菜菜一家人害死了父亲,于是就出来报仇,面对自己父亲的死,菜菜的妈妈也十分的内疚,她生下了菜菜之后就一直都郁郁寡欢,后来菜菜的姑姑来复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之菜菜的爸爸也就是我的叔叔死了,菜菜的妈妈没有半年的时间也死了,而菜菜的姑姑却并没有善罢甘休,她说会来找菜菜索命,后来我爸爸出面找了一些中间人来疏通关系,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已经平息了,可没有想到她还是来了。”

    听完许卿的话,沈重山眼神闪烁,虽然他对这个八卦挺感兴趣,但是现在却并不是纠结八卦本身的时候,他准确地抓住了重点问:“苗疆最大的寨子?还有巫师?那么菜菜的妈妈是不是右侧脖子上有一只七彩的蝴蝶纹身?”

    许卿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

    沈重山苦笑一声,摇摇头说:“我已经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说着,他吩咐道:“详细的我等会再和你们解释,如果真的是这个寨子里的人下的蛊虫,那么事情比我想的还要更麻烦一些去帮我准备一把手术刀,没有的话锋利的水果刀也可以,另外再接两盆水,一盆热水一盆温水,还有三条毛巾,一条放在热水里,一条在温水里,还有一条干燥的,剩下的再准备一个空桶,一罐盐、辣椒,再弄一些芭蕉叶来。”

    “其他的都有,可是芭蕉叶”许卿皱眉道。

    “小区绿化带里就有,我去取。”林墨浓急声说,说完扭头就跑了出去。

    不过是片刻的功夫,林墨浓和许卿已经把沈重山吩咐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而此时,沈重山已经把菜菜的衣服脱掉,只留下一条内裤穿在身上。

    着上身的菜菜平静地躺在床上,虽然在昏睡,但是蛊虫造成的痛苦依然影响着她,让她的眉毛一直都皱拢在一起,脸色微微发白。

    大人的恩怨居然牵扯到小孩子的身上,还是自己的侄女,真是畜生沈重山骂了一声之后,就接过了许卿递过来的水果刀,然后放在酒精灯上消毒。

    消毒并加热之后,沈重山用酒精消毒了自己的双手,然后一只手按着菜菜的胸口心脏上的位置,水果刀的刀尖按压在上面,他扭头对许卿和林墨浓说:“下面需要放血,过程比较血腥,你们要不要回”

    “你快点啊!”许卿粗暴地打断了沈重山的话,焦急地说。

    “放心,这种手法的蛊我遇到过,出不了大事”沈重山说了一句,转身低头,眼神专注地看着自己即将下刀的位置,手指轻轻地用力,锋利无比的刀尖已经划开了菜菜胸口稚嫩的皮肤。

    说来也奇怪,只是刚划开皮肤,远还未切到血管,但是菜菜身上的鲜血却猛地涌了出来,而且这些鲜血居然呈现出一种美丽却诡异的粉红色,随着粉红色鲜血的涌出,菜菜疼得闷哼了一声,脸色更加惨白了一些,随之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

    看见这一幕,林墨浓和许卿的心都要揪了起来。

    “用芭蕉叶包裹着辣椒,然后卷起来蘸上盐,放在菜菜的嘴里让她含着。”沈重山头也不抬地说。

    许卿和林墨浓闻言慌忙按照沈重山所指示的做。

    此时沈重山已经在菜菜的肚脐眼上方一寸的位置再次下了一刀,鲜血喷涌而出,滴答滴答地流淌进早已经准备好的空桶里。

    沈重山深吸了一口气,摊开手掌,一上一下分别按在菜菜胸口和小腹处的两处刀口上。

    然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沈重山的手掌心和菜菜的身体交接的位置,居然有白烟肉眼可见地蒸腾而起。

    许卿和林墨浓见到这一幕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屏气凝神的话没有沈重山的指令连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打扰了沈重山。

    在安静到了极点的房间里,许卿和林墨浓忽然听见了一声很微弱但是绝对真实存在的嘶吼声。

    这嘶吼很微弱,但是却狰狞无比,好像是从什么非常小但是凶厉无比的野兽口中发出来的,让人几乎不寒而栗。

    此时,菜菜的身体四肢忽然抽搐了一下,喀嚓一声,含在菜菜的嘴里的芭蕉叶忽然被菜菜咬碎了,辣椒和盐巴顺着菜菜的嘴流淌出来,然后被芭蕉叶的汁液带着进入菜菜的胃里。

    烟雾越来越多,沈重山的脸色也逐渐地涨红,甚至有青筋肉眼可见地从沈重山的额头出现,豆大的汗珠从沈重山的脸颊上渗出来,不过片刻的功夫,沈重山居然汗流浃背,整个人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忽然,沈重山喝了一声,猛地松开了双手,闪电般地抬起了菜菜的身体让她趴伏在床边,嘴巴对着空桶,伸手一拍菜菜的后背。

    “哇!”昏睡中的菜菜忽然张嘴大口地呕吐出来,而被呕吐出来的全是粉红色的血液,这些鲜血带着浓郁的血腥味从菜菜的嘴里喷涌到空桶里,只是眨眼之间,那空桶居然被盛满了足足三分之一的量。

    等到吐完,沈重山这才把菜菜扶正躺在床上,他身体后退一步,微微有些踉跄,忽然他感觉到身边一阵馨香,转头看去却见到是林墨浓和许卿一左一右搀扶着自己,笑了笑,沈重山有些虚弱地说:“用热毛巾擦掉菜菜身上的血迹,再用温毛巾包着,接下来菜菜还会吐大概两到三次,吐完了就没事了。”

    林墨浓和许卿对视一眼,长松了一口气,许卿眼尖,看了一眼那空桶里的鲜血,忽然惊叫道:“这些是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