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75章饿了吗?吃吧
    第175章饿了吗?吃吧。

    一只不过指甲盖大小的蜘蛛能做什么?排除掉这种生物对女孩子产生的巨大恐惧效果之外,恐怕也就剩下抓抓蚊子之类的作用,但是如果这不是一只普通的蜘蛛而是一只蛊呢?

    杀死个把人恐怕只是随随便便的事情,毕竟这种玩意之所以出现并且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大行其道,它最大的作用就是杀人用的。

    这只蜘蛛悄无声息地悬在沈重山的后侧头顶,距离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垂到沈重山的身上,但是此时沈重山却猛地一转身,一把抓住了这蜘蛛。

    急促之中,那蜘蛛凶相毕露,明明只有指甲盖大小的身躯,但是一对狰狞可怕的獠牙却占据了身体的整整一半,它整个竖起了前半身,一双獠牙高高地扬起,那不起眼的身躯里居然爆发出如同毒蛇嘶鸣一样恐怖的声音,然后朝着沈重山掌心的肉就猛地一口下去,看那对巨大的獠牙和獠牙上几乎要滴落下来的毒液,毫无疑问要是真的被来上一口恐怕就是再强壮的人也要挂了。

    自然界内,身躯极小的毒虫一口能咬死大象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更何况是这些被人专门培养出来杀人的蛊?

    沈重山的手掌触电般一翻,都不见他怎么动作,那蜘蛛已经被他捏在了两根手指之间,只是稍稍地这么一用力,那蜘蛛吧唧一声就变成了一滩粘稠的脓水。

    丢下了蜘蛛的尸体,沈重山随手找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眼神有些严肃。

    看来菜菜的这位姑姑心思比他想象的要缜密的多,居然临走的时候还留下了一招,这只蜘蛛留下来,如果能够杀掉追踪过来的人的话自然是最好,杀不掉也没有关系,蜘蛛一旦死亡身为养蛊的人,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察觉到,那么她就可以评估自己现在是否是安全的,甚至如果她足够聪明的话,她还能够从自己找到她所住的地方所花费的时间而估算出自己的实力。

    第一个回合的较量以沈重山吃了一个小亏告终,不过沈重山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他走到了窗户边,一双眼睛看似很随意地在四周转了一圈,沉吟了片刻,忽然转身下楼,看似毫无目的地朝着一个方向行去,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周围老旧小区中间的巷弄里。

    而此时,在一个早就荒废的工厂里面,工厂的二楼,金瀚站在窗户边,虽然窗户很脏也很模糊,但是因为工厂的地理位置很好,周围并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况且是工厂的二楼,距离地面大约七八米的距离,这边的视野情况也非常的良好,虽然是在监视,但是在门口四面八方布置了无数小型毒虫的他有信心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自己第一时间察觉。

    此时,他忽然听见身后的师父一声闷哼。

    这声闷哼太熟悉了,几乎没一次身边有蛊死亡的时候养蛊人因为心血受创都会发出这样的闷哼。

    “师父?”金瀚转过头看着女人。

    摆摆手,女人脸色微微苍白,她盘坐在地上说:“没事,只是我留下来的一只蜘蛛死了,现在才早上九点我本来以为最快也要到黄昏傍晚,那个追踪我们的人实力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得多。”

    金瀚眼神中杀气一闪而过,说:“师父,要不我们布个阵下来,弄死他!就算是他实力再高强,一旦遇上了我们布置的九蛊大阵,他也死定了!”

    女人瞪了金瀚一眼,喝道:“放肆!九蛊大阵是绝密,老祖宗的训诫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不到家破人亡不得使用,不到灭宗灭族不得使用,此等阵法又岂是随随便便地就能布置使用出来的?你知道不知道这个阵法一旦展开,方圆数里之内的所有生机全部灭绝,你知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世俗,有政府的,要是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你是想害死我们的寨子?”

    金瀚脸色一阵尴尬,低声说:“可是师父,我们总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女人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似乎从心血受创的打击中恢复了过来,她说:“我们不需要和这个人硬碰硬,这对我们没有好处,只要找机会接近了那个女孩,唤醒了血蛊之后我们就可以完成目的了,到时候再走,我们或许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我要走,天底下没有几个人留得住我。”

    金瀚终究是少年心性,他觉得有仇人就应该刚正面,这么见都还没有见到,对方是几个鼻子几个眼睛都不知道,但是却要抱头鼠窜这很不是男子汉大丈夫的所作所为,更何况,更让他怨念深重的是昨晚被迫离开温暖的床,几乎一个晚上都在路上寻找合适的藏身的地方,沪市的人又不少,他们师徒两个遇到了三波流氓,两波巡逻的警察,最让金瀚忍无可忍的是居然有一个女孩子以为他们是出来乞讨的人,还丢了一个硬币给他!

    金瀚气的要发疯,他觉得这么躲躲藏藏的太没有意思了,简直就是灭了自己威风长了别人的志气,可他就是再不满也不敢忤逆师父的意思,所以他只能默默地把怨恨转化成对那个神秘人的痛恨,他发誓,只要自己抓住了那个家伙,一定用最毒的蛊来折磨他,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然后跪在自己的面前,自己也会学着昨晚那个漂亮女孩子的样子丢一个硬币给他金瀚觉得这样最能折磨人的自尊心了,那个神秘人一定会很痛苦的。

    “好了,天色已经大亮,这里出去到附近的街道上最快也要半个小时,我们走了一天的夜路,也都困乏了,你先去附近的街道上买一些吃的,多买一些回来,这些钱你拿着。”女人小心翼翼地从衣兜里掏出了几张皱巴巴的钱,看着女人有些肉疼的模样,估摸着他们这一趟出来的经费已经捉襟见肘了果然是一文钱难到了英雄好汉,她本事再大就是通到天上去,可在这个社会上生活就要遵循这个社会的规则,比如没钱她就没地方住要饿死,总不能告诉人家我会养蛊我很厉害所以你免费给我两个包子吧?会被人打死的。

    金瀚看着这两张皱巴巴的五十块,脸上也有一些愁容,他觉得很悲哀,自己的梦想是做一个游戏红尘的侠客,游戏人生拥美在怀但是他今天却必须要首先考虑怎么用一百块钱买到两个人尽可能多的口粮。

    从徒弟的表情上女人感觉到了一些尴尬,她说:“你快去快回,我休息一下。”

    打发走了金瀚,女人摇摇头,盘坐在地上慢慢地闭上眼睛。

    梦想着自己未来成为游戏红尘的侠客,金瀚一脸憧憬地花费半个小时走到了附近的街道,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金瀚捏了捏自己裤兜里的一百块钱,神色有些失落来到沪市的这些天,他见识到了很多以前从来没有见到甚至没有想过的东西,他很想要,但是他知道师父是不会买给他的那些太贵了,连师父自己都流连忘返了好几次的化妆品她也没有舍得买。

    虽然师徒两个各自身怀绝技,但是在这个都市里面,他们不过就是囊中羞涩的外地人而已。

    外地人嘛,在一些特殊的地方自然是容易受到欺负的。

    比如金瀚听见买早餐的老板居然把一块钱一个的茶叶蛋卖给他两块他就愤怒了,从老板那轻蔑和嫌弃的眼神中,金瀚感觉到自己梦想着成为侠客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这明明应该是一块钱!”金瀚愤怒地说。

    老板冷笑了一下,瞥了金瀚一眼,他觉得自己眼光毒辣,看着毛头小子身上穿着一身土里土气的衣服,脸上也蓬头垢面的,一看就知道是外地来沪市打工的打工仔,估摸着是附近哪个工地里跑出来的,指不定还可能是被传销骗过来的,他自然不需要和这样的人客气,他仰着鼻孔说:“我就卖两块,爱要不要!”

    金瀚猛地握紧了拳头,他眼神中凶光闪烁,在这一瞬间他甚至有不下十种方法可以让眼前这个侮辱自己的男人死的无声无息,但是在关键的时候,他忍耐住了,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真的这么做了,师父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更何况,这些日子在沪市的生活也让他明白了,现在的社会不是武侠里说的杀人不犯法,侠以武犯禁的社会,有政府管的,他杀人的话,一定会引来很大的麻烦。

    就在金瀚咬着牙打算忍下这口气的时候,在这个早餐摊上,一个端着豆浆喝的年轻男人忽然笑眯眯地对他招了招手,“小兄弟,要不过来一起吃?我请你。”

    金瀚愣了一下,随即警惕地看着这个男人,虽然并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转身离开的他其实已经暴露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更不用说他被热气腾腾的包子小笼包勾引得不断咽口水的样子了。

    沈重山笑眯眯地推了推自己面前的小笼包,说:“饿了吧?吃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