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76章我就叫宁威报仇找我
    第176章我就叫宁威!报仇找我!

    金瀚很激动,因为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善意果然世界上还是好人多的!

    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激,金瀚在狼吞虎咽地吃小笼包的时候还抽出空来仔细地看了沈重山一眼,他打算记住这个男人,等以后自己学好了功夫游戏红尘的时候好好地报答他。

    沈重山看了一眼金瀚的样子,笑眯眯地说:“出门的时候没带什么钱吧。”

    沈重山用比较婉转的方式表达了他看出来金瀚现在很穷,金瀚到也没有做作,有些尴尬地点头,说:“你看出来了?”

    沈重山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尼玛还用看?这一身衣服上上下下价值没超过50块钱,这样的大热天还穿着一双老旧得起褶子的球鞋,这不是怀旧到了病态的地步就是穷到了病态的地步。

    看金瀚这样子,沈重山仿佛想到了当初刚到沪市的自己,那时候自己穷的就差点没靠着自己帅气逼人的脸蛋去做鸭子了,而眼前的金瀚更值得同情,这个小伙子长得也没有自己帅,身子板还不壮实,连做鸭子的资格都没有,估计只能跑去做一些苦力了。

    所以说嘛,人可以没有才华,但是一定不能没钱,真的没钱的话,但是一定要有一张帅气的脸蛋比如自己这样的。

    满意地揉了揉下巴,沈重山笑眯眯地说:“当然看的出来,这里的老板很势利眼,他刚才卖你两块钱一个茶叶蛋,明显就是欺负人嘛。”

    金瀚闻言顿时大为感动,他用如同找到了知己一样的眼神看着沈重山重重地点头说:“没错!这个奸商太可恶了,他一定是看我穿的不怎么样还是外地口音所以才欺负我的,哼,这样的奸商,迟早要好好地教训一顿。”

    看着金瀚愤恨不平的样子,沈重山笑眯眯地说:“你外地的?”

    金瀚点点头,说:“刚来沪市没多久你问这个干什么?”

    金瀚戒备的样子,沈重山耸耸肩,说:“好奇随便地问问。”

    很快就吃好了站起来的金瀚说:“很感谢你今天的款待,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好好地报答你的,但是我现在要走了。”

    沈重山对金瀚摆摆手,然后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神平静。

    虽然没有太多的常识,但是金瀚一些基本的生活技能还是知道的,比如这一百块钱要尽可能多地买两个人的口粮,他没有去买那些需要烧熟的菜,而是买了两箱方便面和一箱矿泉水,然后用剩下的钱买了一些比较容易保质的干果之类的东西,最后把一百块钱用的分文不剩的金瀚开始朝着来时的路走回去。

    而金瀚始终都没有发现,之前请他吃早餐的那个好心人一直都远远地跟着他,虽然他也注意过不被人跟踪,但是他那么一点反跟踪的技巧和沈重山比起来,简直连不入流都算不上,跟上他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眼看前面就快要到了两人住着的厂房,金瀚把东西放在了路边,去查看了一下自己之前布置的那些毒虫,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后这才放心地走向厂房。

    而等他走到了门口,却见到自己的师父如临大敌地站在厂房门口。

    “师父,你怎么了?”金瀚疑惑地问。

    女人对金瀚冷淡地说:“站到我的身后去,有客人来了。”

    金瀚浑身一阵紧绷,猛地转身却见到之前请自己吃早餐的人正笑眯眯地在自己身后一百多米的位置对自己招手示意。

    金瀚就是一头猪都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了,他横眉竖目地说:“是你!?你跟着我干什么?!”

    沈重山哈哈笑道:“这不是担心两个已经没有钱了的师徒在沪市饿死了嘛,你看我们沪市可是人人好客的好地方,有客人远道而来,总不能让你们饿着冷着,怎么能让你们吃方便面住厂房呢?这岂不是太怠慢你们了?”

    金瀚勃然大怒,刚要说话却被女人拦住了,女人走到了金瀚的身前保护住金瀚,面对着沈重山不卑不亢地说:“我是苗疆杨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我的徒弟来到这里?”

    沈重山耸耸肩,说:“我为什么来你还不清楚?杨素是吧?对你的亲侄女都能下的去手,还是用那么歹毒的方法,你还算是一个人?”

    杨素眼神瞬间冰冷,冷笑道:“这是我杨家的私事,和你没有关系,就是你休眠了我的血蛊吧?的确有点本事,但是我奉劝你不要插手这件事情,否则的话,恐怕对你不利。”

    金瀚此时才如同大梦方醒,他惊道:“你就是那个神秘人?”

    “神秘人?我喜欢这个挺装逼的称呼。”沈重山揉着下巴说。

    “快点报上你的名字,我不信你是什么无名之辈!”杨素喝道。

    沈重山淡淡道:“我的名字知道的人很多,但是你肯定不是其中一个,我来这里不是跟你交朋友的,解了血蛊,该回哪里去回哪里去,我不拦着。”

    “那么我们是没得谈了。”杨素冷笑道。

    话落地,杨素忽然伸手放在嘴里一吹,一声尖锐到了极点的哨声,然后沈重山就感觉到四面八方的土地猛地动了起来,伴随而来的还有那种泥土被钻开的声音,就好像身边的土地里头有无数超大号的蚯蚓要钻出来一样,沈重山凝神朝着四周一看,却见到自己身侧十多米之远的地方竟然爬出来七八条黑色如同筷子粗细一米左右长的黑蛇,这些黑蛇凶残无比,一出现就朝着沈重山闪电一般游来,那细密的鳞片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想都不用想,这些黑蛇一定是剧毒之物。

    所以说沈重山最烦和这些歪门邪道的人打交道了,动不动就召唤出一群不是人类的小弟来群殴,这些东西多半长相欠佳,而且碰到都是毒,这些养蛊的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沈重山足尖插进了身前的泥土里,一提腿无数泥土纷纷扬扬地朝着那七八条黑蛇洒去,伸手一抓,那泥土之中三四个小石块被沈重山抓在手里,也不见沈重山怎么动作只是屈指一弹,小石块如同子弹一样呼啸着破空而去,一条黑蛇被一枚石块砸中,整个身体瞬间断成了两截,掉在地上黑血喷洒而出,那黑色的血液内显然含有剧毒,居然把地面腐蚀得嗤嗤作响,而后黑蛇的身躯不断地扭动着,那蛇头居然还拼命地朝着沈重山挣扎游动,其凶猛可见一斑。

    这七八条黑蛇的速度极快,在半道上被沈重山用石块砸死了四条之后,依然有一半来到了沈重山的身前,沈重山哼了一声,抬腿一脚踩下,三条黑蛇被沈重山一脚踩成了肉泥,另外一条居然盘踞起了身体,朝着沈重山吐了吐信子,猛地嘶鸣了一声,身体弹射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沈重山的脸一口咬来。

    沈重山勃然大怒,他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别人朝着自己的脸打,许女神就算了,那母暴龙自己没辙,她也不舍得真的打出个好歹来,但是别人可就没有这个待遇了,自己这辈子就指望着这张帅气的脸蛋活着,要毁自己的容和杀自己父母有什么区别!?

    沈重山猛地伸出手,竟然是要直接朝着这鳞片上都覆盖着剧毒的黑蛇抓去。

    见到这一幕,杨素和金瀚都冷笑一声,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这黑蛇的威力,它的毒绝对不仅仅是在毒液上,表面上覆盖的一层薄膜其毒性比这个世界上最毒的蛇还要强烈三倍,更加重要的是这种毒并不需要进入体内,只要是沾到了一些,剧烈的毒素立刻会腐蚀皮肤然后穿透血管,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就能够把一个成年壮汉给毒死。

    因此在他们看来,此时的沈重山这个动作显然和自杀没有区别。

    “可笑”金瀚的话还未落地,忽然瞪大了眼睛。

    因为他看见沈重山的手抓住了黑蛇,但是却没有任何异样,那只手好像蕴含了无穷的力量,仅仅是这么看起来风轻云淡的一握,那条蛇居然嘶鸣惨叫一声,整个身体被捏爆了!

    眼看着精心饲养的黑蛇居然被沈重山像是捏气球一样捏爆,杨素的表情也第一次变了。

    黑蛇爆炸开之后,黑色的血雾不可避免地沾到了沈重山的身上,但是杨素看到沈重山身上好像有一层肉眼看不见的薄膜,这一层薄膜隔开了毒血,毒血在沈重山的身上就好像流到了防水布一样流淌了下来,一滴滴地滴落在地上,发出嗤嗤的声响,那是地面被腐蚀的声音。

    “还是个内家高手,这样的年纪能把内力练到这样的地步,你绝对不会是无名之辈,告诉我,你到底师承何处!”杨素凝神大声道。

    沈重山朝着杨素笑了笑,说:“记住了,我姓宁,名威,我叫宁威,是沪市宁家的人一定要记住这个名字,因为这个名字将会成为你的噩梦。”话落地,沈重山已经朝着杨素冲了过来。

    “宁威!你自己作死,怨不得我!”杨素大声道,口中再次发出一声更加凄厉尖锐到了极点的哨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