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79章妈妈,你为什么不要菜菜了
    第179章妈妈,你为什么不要菜菜了

    如果说之前在金汇国际沈重山见识到了林墨浓的人气有多火,那么现在在金瀚的身上,沈重山算是见识到了林墨浓的影响力有多大。

    连一个在山沟沟里不谙世事连好一点的车都没有坐过的少年见到了林墨浓都一副激动得尿都要滴出来的样子,可见林墨浓的魅力已经是无差别的地域辐射了。

    金瀚忽如其来的激动让气氛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尴尬之中,特别是杨素,看到自己的徒弟一脸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她就感觉一阵无比的恼怒。

    明明现在双方敌我阵营很明确好不好,自己这没出息的徒弟怎么连好歹都分不清楚!?

    “金瀚!”杨素的一声冷喝总算是喝止住了想要跑上去要签名的金瀚,金瀚的脸色一阵发虚,低着头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连林墨浓自己都觉得眼前发生的这个事情有些啼笑皆非,不过相比起来她更在意的还是菜菜的安全,于是一双眼睛就看着沈重山。

    沈重山明白了林墨浓的意思,说:“先上去把人给救了再说。”

    杨素冷哼一声,说:“宁威,你不要得意!”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朝着楼上走去,毕竟形势不如人,她到是有脾气,不但有脾气而且还很大,但是打不过人家能怎么办?别说发脾气了,连身家性命都捏在别人的手里,由不得她半点。

    宁威????

    许卿和林墨浓同时眨巴着眼睛看向沈重山,两个女人满脑袋的问号,纷纷表示搞不清楚为什么沈重山出去一趟回来居然连名字都变了。

    沈重山干咳一声,凑到了许卿和林墨浓的身边,说:“这个女人难缠的很,又还是菜菜的亲姑姑,是许女神的亲戚,我总不能真的下黑手做了她,但是又要防范着她以后来报复什么的,所以我就告诉她我叫宁威了,你们别穿帮了。”

    林墨浓和许卿对视一眼,无比默契地同时扭头啐了这无耻之徒一口。

    沈重山无辜的不行,他觉得这是自己考虑周全的表现好不好,为什么还白眼自己呢?

    一行人来到了菜菜的房间,此时菜菜正躺在床上昏睡着,既然是小女孩的房间自然充满了童真,粉红色和奶白色的基调中,躺在小小的床上的菜菜就好像是某个国家的小公主一样,此时那可爱的面容正安详地在睡觉。

    只是菜菜依然还有些发白的脸色多添了几分怜惜,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什么样的人才忍心下得去手毒害?更何况还是亲姑姑?

    “你是她的亲姑姑,你说菜菜以后长大了懂事了,知道了她小的时候她的亲姑姑想尽办法地要谋害她的性命,你说她该有多难过?”许卿忍不住冷声说。

    杨素的嘴角动了动,最终吐出来的话是:“只能怪她投错了胎,要不是她的话,我的父亲也不会死!”

    “这是她的错吗?没错,你是失去了你的父亲,但是菜菜呢?从长大睁开眼睛开始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甚至一直到现在我们都骗她她的爸爸和妈妈去国外工作了,但是菜菜很机灵很聪明,渐渐地已经懂得一些道理了,这些年再也没有和以前一样缠着问她的爸爸妈妈在哪里,你觉得菜菜做错了什么事情?你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了,但是你却也是最想要害死她的人,扪心自问,你自己不绝对亏欠她吗?将心比心啊!”许卿大声道。

    杨素身体颤了一下,淡淡地说:“我来是救人收回我的血蛊的,我不想和你说其他的事情。”

    许卿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林墨浓拉了拉,她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在许卿看来,杨素这样的女人已经无可救药了。

    杨素坐在了菜菜的床边,沈重山就站在她的身边一脸的戒备,此时就算是沈重山也把警觉性提升到了最高,杨素的手段太多了,说实话现在让杨素来到这里靠菜菜这么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除了她自己没有人能够在不伤害菜菜的前提下取出血蛊,但是沈重山也不得不考虑这个女人想复仇想疯了现在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杨素似乎是看出了沈重山所想的,冷笑道:“我杨素一生光明磊落,说了这一次会取出血蛊就一定会做,并且不会做其他任何的手脚,你这么防范我,也未免太过于小人之心了一些。”

    “小心驶得万年船。”沈重山笑眯眯地回答。

    深深地看了沈重山一眼,杨素伸出手掀开了菜菜身上的被子,再脱掉了她的睡衣,菜菜那小巧的身体裸露出来,看到了菜菜胸口和小腹处的伤口,杨素再一次看了沈重山一眼,说:“这都是你做的吧?”

    沈重山说:“你的蛊不好解,我只能用内力强行逼出来,但是血蛊的母蛊却在菜菜的心脏处,我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我苗寨的独门血蛊,岂是那么好解的?”杨素骄傲的说。

    沈重山嗤笑一声,没吭声,但是那表情分明就是在说你再牛逼不还是给老子弄过来了?

    杨素闷哼了一声,打开了包裹着菜菜心头处的纱布,一道很小的刀伤显露出来,那稚嫩奶白的肌肤此时通红一片,一道刀疤显得如此狰狞可怖,就好像是在一件完美的瓷器上突兀出现的一道裂痕一样,让人触目惊心之余扼腕叹息。

    杨素的手掌覆盖在了那刀伤处,微微闭上眼睛,她此时正在唤醒血蛊。

    而就在杨素开始唤醒血蛊的时候,昏睡中的菜菜忽然皱起了眉头哼了一声,那细腻光洁的额头上渗出一滴滴的汗水,显然此时的她正承受很大的痛苦。、

    “菜菜!”许卿着急之下叫道。

    沈重山拉住了许卿,安慰道:“她在唤醒血蛊,之前在休眠的血蛊被唤醒之后会很自然地给宿主带来疼痛,而后血蛊就会从体内出来,只要这一步完成了就都好了,菜菜也就安全了。”

    听见沈重山这么说,许卿稍微放下了一些心,她咬着嘴唇揪着心心疼地看着菜菜,此时此刻她恨不得让自己代替菜菜去承受这份痛苦。

    杨素身为血蛊的养蛊人,取出血蛊的过程自然很顺利和方便,只是不过十多秒的功夫,所有人都看见在菜菜的伤口处忽然蠕动了起来,好像一只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冲出来一样,这一幕看的许卿和林墨浓脸色微微发白。

    不过多久,一只粉色的肥嘟嘟的不过蚕豆大小的虫子忽然从菜菜胸口处的刀口爬了出来,它一双黑豆一样的眼睛看到了杨素,扭动着身子爬进杨素的手掌心,眨眼之间居然就消失不见了。

    杨素收起了手,说:“已经取出了血蛊,她没事了。”

    说着,杨素下意识地伸手去给菜菜拉好衣服,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原本包括杨素和沈重山在内所有人都以为会持续一段时间昏睡的菜菜忽然睁开了眼睛,那乌溜溜的大眼睛带着病痛之后的虚弱和天性的纯真看着杨素,张开微微干裂的小嘴忽然说出了两个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字。

    “妈妈。”

    杨素的手猛地顿住,错愕地看着菜菜,一时之间脸上的表情都僵住了。

    许卿冲了过去,抚着菜菜的额头说:“菜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一些了吗?”

    “姐姐,我没有不舒服了。”菜菜先是给了许卿一个坚强的笑脸,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身上带着两处刀伤,更何况刚刚还有一只血蛊从她的心脏处爬出来,虽然对她的生命已经没有了威胁,但是说不疼是不可能的,这样的疼痛恐怕一般大人都承受不了,但是这个懂事的孩子却为了不让许卿担心而说自己没事,懂事得让人心疼。

    菜菜的大眼睛又看着杨素,水汪汪的眼睛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满是泪水,她说:“妈妈?是你吗你经常在梦里看菜菜呢,妈妈你回来了吗?”

    沈重山疑惑地看着许卿,许卿也摇摇头,低声对沈重山说:“菜菜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也没有见过她姑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姑姑和她的妈妈是亲姐妹,容貌的确有五六分相似。”

    “我不是你的妈妈。”杨素忽然站起来,无比冷淡地说。

    菜菜大眼睛里的泪水一下子就流淌了出来,挣扎着从自己的床上爬起来,看那样子是要去抱杨素,“妈妈,我见过你的,你就是妈妈,你为什么不要菜菜了?菜菜好想你。”

    杨素内心的复杂从她的脸上就能看到,菜菜的声音和动作就好像一把把锤子凶猛地捶打在她多年来堆积的仇恨上,她撇过头去刚想要制止菜菜这种无异于挖她心肺一样的动作,却忽然见到沈重山正呲牙咧嘴地威胁她。

    沈重山一把抓住了旁边的金瀚,露出无比嗜血的表情在吓得浑身发抖的金瀚脖子上划过一个手刀那意思简直太明显了,你让菜菜不开心,我就让你徒弟没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