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89章吊炸天的死神之眸
    第189章吊炸天的死神之眸

    坦白地说,直观来看死神之眸的确很像是一些黑科技产物,甚至更加玄一点,可以说是违背了人类物理常识的迷信产物。

    一个东西,怎么可能对抗地心引力悬浮在一个人的掌心自旋转,并且还散发出一缕缕的黑烟呢?

    更何况,它还具备如此邪恶的气息,这一股气息的出现让在场每一个人都感觉不舒服,很不舒服,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是我们正常人忽然见到了一大堆病死的老鼠尸体一样,总之类似的感觉,明明身体没有什么异样,但是一股从灵魂深处的不舒服让每个人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

    那男人勉强笑了一下,一脸不屑地说:“原来还是个变魔术的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一些蛊惑人心的东西来就厉害了?呵呵,我倒是要看你怎么把这个死人变成活人的。”

    而听见了这话,沈重山还没有什么感觉主要是他现在正全部身心都沉浸在对死神之眸的操纵和理解之中,没有功夫搭理他,但是早就忍了他很久的许卿再也忍不住了,冷声道:“我希望你注意你的身份,现在结果怎么样谁都还不知道,任何人都不能往下定论,看你的样子好像巴不得这个病人死去一样,吴院长,请你管好你的学生,否则的话我会立刻把他驱逐出去!”

    许卿的话一落地,就像是一锤定音一样,不管是吴院长还是那个年轻男人的脸色都无比的凝滞。

    年轻男人不服气地还想要什么,但是被吴院长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了嘴。

    而此时沈重山已经伸手捏开了这名患者的嘴巴。

    张开嘴,他的嘴巴里居然全部都是黑红的颜色,看起来就好像是血浆凝固了好几天之后已经腐烂变质的样子,白森森的牙齿浸泡在其中,看的人不寒而栗。

    沈重山微微皱眉,抬起头拿了一瓶氨基酸葡萄糖,打开了药瓶之后他把整个死神之眸都丢了进去,那一瓶原本纯净的葡萄糖就好像滴入了一滴墨汁一样立刻变得浑浊无比,渐渐地,它的颜色越来越深,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居然变得和一瓶墨水一样漆黑无比。

    之后,沈重山做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

    他取下了原本挂在患者手臂上的药水,把浸泡着死神之眸的葡萄糖换了上去。

    “你在做什么?!”这一次不但是那个男人,连吴院长都忍不住了,他怒声说:“你之前还口口声声地尊重死者,这就是你尊重的方式?你这是在注射什么东西?你知道不知道这是医学,很严肃的东西,绝对不是能随便乱开玩笑的!”

    沈重山谈了谈那透明的输液管,头也不回地说:“要不,你也跟我赌一把?我把这个人救活了你也和你徒弟一起爬出去?”

    吴院长一辈子受人尊敬,走到哪里都是高高在上别人求着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一时之间脸色涨的通红颤抖的手指指着沈重山你你你个不停。

    “你什么你?我说了我有把握就是有把握,现在事情还没有结束,你们一个个猴急什么。”沈重山不耐烦地说。

    此时,那满是黑色墨汁的液体已经顺着透明的输液管下滑,透明的输液管内的液体肉眼可见地被污染成黑色,这极致的黑色之中,竟然还隐约可以见到一丝丝极淡的猩红,这一抹猩红若不是仔细观察的话绝对发现不了,但是一旦看见,就好像被从内心深处勾起了一抹恐惧,这恐惧让人不寒而栗。

    皱着眉头看着那一缕红色的猩红,连沈重山都感觉有些心惊肉跳,死神之眸的确不愧是苗寨的不传之宝,这玩意的威力实在太可怕了。

    “可笑,人体死亡之后体内的血压会降到0,没有了血压,输液怎么可能输的进去?你就算是换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是一样的,连这么一点常识都没有还说什么自己能起死回生,可笑不可笑。”年轻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在旁边帮腔道。

    可他的话刚落地,在输液管中间的那一块,忽然一滴液体滴落了下来。

    漆黑的液体滴落下来,溅射起小小的水花,而后是第二滴、第三滴液体滴落,说明液体已经输入进尸体的体内了。

    这事实就好像是一个巴掌,拍的那个年轻男子整个人都蒙圈了,他眼神惊恐无比地指着输液管说:“怎,怎么可能!?”

    就在他说不可能的时候,沈重山忽然一掌拍在了尸体的胸口,这一掌势大力沉,就好像是门板整个摔在地上一样发出沉闷无比的声音,躺在床上的尸体整个儿都弹起来,张开嘴,那尸体居然发出吼的一声嘶吼,嘴巴里一块浓稠无比拳头大小的血块喷了出来,这血块腥臭无比,而且又黑又红,很难想像这么一块血块在人的体内会发生什么样的悲剧。

    “嘀嘀嘀”

    这是检测着生命体征的仪器叫起来的声音,此时人们才惊恐地发现已经停止了足足五六分钟的仪器居然重新开始运作,那上面重新开始有了心跳和血压,虽然很微弱,但是却真实存在。

    “我的老天!我看到了什么!”张博士张大嘴巴难以置信地说,张博士信奉了一辈子科学,对于一些怪力乱神的事情从来不相信,之前听见沈重山说能起死回生也是当个笑话看待,只是碍于许卿的面子不好说什么,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够亲眼见证到一个被判定死去足足五六分钟的人重新恢复了心跳和呼吸!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事情。

    所有人看向沈重山的眼神都带着无比的惊奇和复杂。

    毕竟活生生的事实就发生在他们的眼前,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此时,病床上的那个人居然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此时他的眼睛虽然已经不那么恐怖,但是还是密布着血丝,可从瞳孔可以看出他已经恢复了清明的神智。

    张开嘴,他虚弱无比地说:“我我死了吗?我好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沈重山俯身说:“你没死,但是现在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这个时候包括张博士和吴院长在内,所有人都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了,沈重山不但真的起死回生了,这个刚从死亡线上回来的病人居然还能神智清醒地开口说话,任何一个对医学稍微有些了解的人就会知道,生命体征存在和能够清晰地说话表达自己的思想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就算是植物人也有自己的生命体征,心跳还在呼吸还在,就可以判定是生命体征还存在的活人,而很多有生命体征的人是无法开口说话的,比如植物人,比如脑死亡!

    更何况,这个病人还是一名血癌晚期的病人,在接受t药物治疗之前的他就已经虚弱得说不出话来了,现在居然能够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意思,这用奇迹都无法形容了。

    “我,我感觉很累,非常非常累,还有,好痒,好像有两拨虫子在我体内撕咬好难受”病人虚弱地说。

    沈重山闻言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浸泡着死神之眸的瓶子,对病人说:“你放心吧,如果没有太大问题的话,你应该可以康复,只是这还需要一个时间过程。”

    病人笑了笑,显然对康复这两个字眼已经很无所谓了,或许在治疗自己血癌的过程中,他已经失望过太多太多次了。

    “张博士,接下去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沈重山抬头对张博士说。

    张博士此时才如梦初醒,大声喊着自己的助手道:“快点,全方面地检查患者的身体情况,立刻化验,我要知道他的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转身背对着瞬间忙碌起来的工作人员,沈重山笑眯眯地走到了许卿面前,得意地说:“怎么样,我还是个很靠谱的人吧?”

    许卿惊奇地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许卿的确很想知道,因为这名患者身体忽然出现的状况到现在还是个谜,很可能就是t药物的还不完善所导致的,虽然任何一种划时代的药物或者科技面对公众之前一定都会经历无数的失败,但是许卿真正面对这种失败的时候还是感觉非常无力,可她没有想到沈重山居然有办法解决,或许这种解决的办法能够帮助t药物更加的完善。

    沈重山神秘地笑了笑,说:“等会跟你说。”

    说完,沈重山扭头看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畏畏缩缩地站在房间角落恨不得隐身消失的年轻男人,说:“那么你呢?我们的赌约?”

    年轻男人气的一张脸通红,尴尬、羞恼、愤怒、屈辱,无数的感情复杂地交织着,他恼怒地盯着沈重山阴沉地说:“你别太过分了,谁知道你是用什么歪门邪道的办法做到的?我可是国内最优秀的年轻一代癌症治疗学家,得罪我对你们没有好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