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95章你欺人太甚
    第195章你欺人太甚

    沈重山和土蛋的心情很低落,非常非常的低落,因为他们从杨家寨的人身上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这就是你们对待客人的方式吗?我说杨素,金瀚,你们在沪市我对你们也算不错吧?特别是你金瀚,我还请你吃了小笼包和豆浆油条,那一顿早饭你可吃了我二十块钱,现在怎么能翻脸不认人呢?”沈重山坐在椅子上面对周围一大群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的人委屈地说。

    刚淋湿了一场大雨,又被那铁索桥吓得够呛,差点连小命都丢了,更让人气愤的是来的路上还被一个黑心牛车给坑了五百块钱,沈重山觉得自己历尽千辛万苦来见朋友,怎么能遭受到这样的待遇呢?

    人群中的金瀚脸色一紧,察觉到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一样,连忙说:“那只是凑巧而已,只是凑巧!再说了,当时我也不知道你居然是这么狼子野心的人!大不了我把那二十块钱还给你!”

    沈重山脸色大变地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你都不懂?我请你吃了一顿二十块钱的早饭你就还给我二十块钱,这么伤感情的事情你都做的出来?最少五百块!”

    “你去抢啊!”金瀚大怒道,苗疆经济落后,多数人都不怎么富裕,更不要说这与世隔绝的杨家寨里面,要不然当初金瀚和杨素去沪市的时候也不会因为钱不够沦落到省吃俭用要买一箱方便面度日的地步。

    金瀚忽然觉得有些悲伤,面对眼前这个宁威不要说自己功力大成之后能不能超越他,单单是在财富上金瀚就觉得自己被沈重山给碾压了,这对于做梦都想要快意恩仇逍遥江湖的金瀚来说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因为他知道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想要逍遥江湖最基本的就是你要有钱起码他一个月五十块钱的零花钱这就严重地限制了他的梦想从县城到省城的公交车都要二十三块,自己半个月的生活费呢至于沈重山刚说的500块补偿,这对金瀚来说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巨款,一想到自己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见过超过十张的毛爷爷一起出现,金瀚就觉得人生很凄凉。

    人一旦穷了就容易气短,一旦气短就容易自卑,金瀚现在就觉得自己很自卑,他想不通为什么那些武侠和电影里的英雄都不用为钱发愁?而自己却要因为每个月五十块钱的零花钱而唉声叹气?

    坐在上首的杨素微微皱眉,淡淡地说:“宁威,你也不用耍嘴皮子了,你的口才我早就已经领教过,说吧,你来我苗寨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不信你是来看望我这个所谓的朋友。”

    其实杨素还是有些担心的,不是担心沈重山,而是担心菜菜,在杨素看来,她实在想不通除了菜菜之外沈重山还能有什么理由在自己前脚离开之后后脚就跟着千里迢迢地来到了苗寨,难道是那个小丫头又出了什么问题?想到了这一点,杨素的心中骤然一紧,但是却没有任何表现。

    应该不会有问题的,那个小丫头身上的蛊毒自己已经解了,临走的时候还放了一只只会对主人有益保护主人不受到蚊虫鼠疫伤害的蛊虫,怎么会出问题呢?

    虽然脸上的表情尽可能地平静,但是杨素的眼神还是有着细微的变化。

    沈重山干咳一声,有些尴尬地说:“这个,我来的确是有一些事情,我是来借一点东西的。”

    话落地,包括杨素在内所有人都用警惕无比的眼神看着沈重山,没办法,电视剧和里头演的大反派都是这样的,趾高气昂地来到善良的主角家里蛮横地说借什么东西,最经常出现的就是借你人头一用之类的烂俗桥段了。

    莫名其妙地被一群人看大反派的眼神盯着,沈重山感觉很不爽,电视里的反派哪个不是贼眉鼠眼头顶生疮脚底流脓歪鼻子斜嘴的?有自己这么玉树临风的反派吗?有自己这么气质绝佳的反派吗?如果个个反派都是自己这样的话,谁还要做主角去?

    “你想都别想,我们不借!”金瀚大声地说。

    别说借东西了,就是沈重山出现在自己面前金瀚都会不同意,此时哪里还有不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道理。

    沈重山就不开心了,自己还没说要借什么呢,怎么就说不借?这也太没诚意了,“哪里来的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娃娃?大人说话你去旁边玩泥巴就行了,别插嘴,乖。”

    金瀚气得一张脸通红,之前因为练功太过筋疲力竭而显得苍白的脸色上晕开了不正常的血红,看起来无比的病态,“你欺人太甚!”

    要是搁在沪市那会,金瀚是打死都不敢对沈重山这么放肆的,但是连狗都知道在自己的地盘叫的格外响呢,更何况是金瀚,此时周围都是自己寨子里的叔伯长辈,金瀚的底气无形中足了许多,恶狠狠地瞪着沈重山说:“宁威,不管你要借什么,我们都没有,别说没有,就是有也不可能给你的!”

    扑哧旁边端着一碗茶在喝着热身的土蛋听见宁威两个字一口热茶喷了出去,要死不死地喷在了金瀚的脸上,顾不得擦一把嘴角,土蛋用无比震惊的眼神看着沈重山,那意思是哥你什么时候改名了?

    其实都不用沈重山解释,土蛋就知道沈重山一定又开始施展什么祸水东移的把戏了,再一次刷新了自己对无耻这两个字认知的土蛋忽然就沉默了,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为什么自己会找了一个这么无耻不要脸的老大?要死的是,为什么自己一点皮毛都还没有学会?只要学会了一点点,自己也不用被欺负的这么惨了吧

    抹了一把脸上的茶水,从脸蛋上取下了一片黏着的茶叶,金瀚怒火冲天地等着土蛋,咬牙说:“你这个洋鬼子”

    土蛋闻言就不开心了,要不是看在自己刚的确喷了对方一脸的份上,依照他的小爆脾气这一脚就上去了,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板着脸说:“我不是洋鬼子,相反,我还有一个充满了华夏乡土气息的名字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是不会告诉你这个名字的,你只要知道虽然我是外国人但是我未必就听不懂你们的话就行了。”

    金瀚刚要发作,却听见杨素对沈重山说:“宁威,不要绕圈子了,直接把你的来意说清楚,否则的话请你现在离开我们的寨子,我们寨子不欢迎外人,更不欢迎你这样的人。”

    金瀚冷哼了一声说:“师父,还问他们什么来意做什么,总之不会有什么好事情,直接赶走就好了。”

    杨素皱眉道:“金瀚,这里还没有你插嘴的余地!”

    沈重山嘿嘿一笑,对金瀚说:“你看,我刚就跟你说了大人说话你乖乖地走开别插嘴巴,这不是被家长给教训了所以说不管什么时候揣摩上级领导的心意都是很重要的,你这都看不出来你师父这是在担心一个人,没有搞清楚我过来的目的之前她怎么可能就把我们俩给赶出去?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太幼稚了。”

    “你!!!”金瀚勃然大怒,他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沈重山这么说简直就是给严重地侮辱了,这是年轻气盛的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而这一次,金瀚依然没有发现在听见沈重山的话之后杨素悄然变化的脸色。

    “你们都先出去吧。”杨素忽然说。

    所有人都错愕地看着杨素,但是见到后者一脸平静不容置疑的表情,哪怕是金瀚也不敢插嘴多说什么了。

    寨子里的人缓缓地离开,他们到是很放心,在他们看来不可能有人能够在寨子里伤害到巫师。

    最后,就剩下了金瀚杨素和沈重山跟土蛋四个人。

    杨素对沈重山说:“你拐弯抹角地让我把其他人叫离这里,现在如你所愿了,你可以告诉我到底是什么目的了?”

    沈重山对杨素竖起大拇指说:“果然聪明,难怪菜菜也那么机灵,原来是基因遗传的好啊。”

    听了沈重山的话,杨素本来毫无表情的脸忽然嘴角一翘,似乎忍不住有些欢喜,这到不是因为沈重山夸奖她来着,而是她喜欢听到关于菜菜的好的事情,只是这个细节很快,一闪即逝几乎没有被人发现。

    见到杨素开心了,沈重山的胆子也大了一些,干咳意思搓了搓手掌,嘿嘿笑道:“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外人吧?”

    说着,沈重山的眼神就落到了金瀚的身上,那意思就差直接写在脸上了:你就是那个外人,还不赶快的自觉点?

    这样的意思但凡是个智力正常视力也正常的人就明白了,金瀚愣了一下明白过来之后就是跳脚大怒,“你欺人太甚!”

    可怜的金瀚,一辈子活到现在多半时间都在苗寨大山里头,语文什么的估计也就是识字看个报纸的水平,让他学会经典的骂人是真的难为这孩子了,说来说去就欺人太甚这么可怜巴巴的四个字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