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97章还好有土蛋可以欺负
    第197章还好有土蛋可以欺负

    “实在太气人了,他们糟蹋了死神之眸不说,居然还恬不知耻地来跟我们要死神之眸的配方,师父,按我的意思,这样的人就应该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让知道好歹,光是这么赶出去他肯定贼心不死!”金瀚气愤地对杨素说。

    此时的杨素坐在椅子上,双目微闭,左手的手掌中盘着那条金黄色的四脚蛇,右手轻轻地抚摸着它的脑袋,这四脚蛇居然好像真的有灵性一样吐着蛇信子,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听了金瀚的话,杨素淡淡地说:“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这个教训你能给吗?”

    金瀚一愣,然后一张年轻的脸蛋涨得通红,吭哧了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杨素睁开眼睛,说:“我比你更加生气,因为我比你更清楚死神之眸意味着什么,这是我们祖宗传下来的基业,老祖宗的那些东西传到现在丢了丢,遗失的遗失已经剩不下多少,死神之眸是我们能够拿得出来找得到的最珍贵的东西,这比你和我的性命都要珍贵,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允许任何人打它的注意,但是这个宁威太强了,哪怕是我放出了我的本命蛊也只能保证他不轻举妄动,金瀚,难道你就没有察觉到他之前已经打算动手强抢了?”

    金瀚闻言一愣,震惊地说:“这是在我们杨家寨,数百人其中过半都是养蛊人,他敢?”

    杨素冷笑道:“他当然敢,不敢的话就不会来到这里了,所以我说你还需要磨练,更多的磨练,这不是闭门造车一心只知道练功就能够磨练出来的,那是对危险和杀气天然的反应,之前在我拿出本命蛊之前他的杀气虽然很淡,但是我依然察觉到了,所以我叫走了除了你之外的所有人,因为一旦真的动起手来,他们除了炮灰什么都不是,否则的话为什么我要拿出本命蛊?只有这样他才会忌惮这个人,远比你以为的要可怕。”

    金瀚不服气地低声说:“我就不信他真的敢动手。”

    杨素猛地瞪着金瀚大声说:“金瀚,你可以无知,但是绝对不可以把别人当成和你一样无知的人!他不敢?不敢的话你以为他真的打算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靠嘴皮子说服我拿出死神之眸的配方?他从打算出发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强抢的打算,否则的话他就不会来!”

    金瀚看着杨素此时严肃认真的样子,咽了一口唾沫,喃喃地说:“那师父,我们就这么把他赶走了,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杨素点头说:“既然拿不到,他肯定会用其他的办法,总而言之,小心一些吧,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和他撕破脸,今天那个洋鬼子你什么感觉?”

    金瀚皱着眉头认真地想了一会,说:“感觉似乎不怎么样。”

    杨素淡淡地说:“他是仅次于宁威的高手,而且是一个绝顶高手。”

    金瀚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说:“师父,怎么可能?就那个见到您的本命蛊都吓得恨不得跑出去的洋鬼子?他能是什么高手?”

    杨素淡淡地说:“你怎么知道是不是伪装?哪怕是他怕我的本命蛊,也绝对不是因为我你本命蛊的威力,他进门来的脚步声很轻,而且我能够感受到他体内隐藏着的力量你还需要磨练,现在的你是感觉不到这些的,总而言之,你先回去休息吧,这些事情你知道就可以了,人外有人的道理你已经懂了,但是你必须还要知道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金瀚脸上有些不服气,但是迫于杨素的威严,他还是不敢反驳,低声说:“我知道了,师父。”

    看着金瀚离开的背影,杨素微微叹了一口气,抚摸着手中的四脚蛇喃喃地说:“你说他什么时候才能长大?这样的他,我如何能够把保护整个杨家寨的责任托付给他?但是我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我只怕已经没有时间等到他成长起来了,你陪伴了我几十年,能不能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四脚蛇再通灵,也不可能真的开口说人话,只能吐着蛇信子舔舐着杨素的掌心,似乎在表达着什么。

    夜色,越发的深了。

    一场大雨下到了晚上依然没有停歇的意思,在大山里的雨夜,格外的森冷让人寒冷,雨水从天空而降,滴落在树叶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让静谧更加静谧,这个雨夜,似乎连看门狗都休息了,整个寨子里黑漆漆的,没有人声,没有狗叫,剩下的只有雨水拍打在屋檐和石板路上的滴答声。

    就在这滴答声中,两声极轻微的脚步声一闪而过。

    沈重山和土蛋出现在寨子里头,沈重山抬起头看了一眼漆黑没有半颗星辰的天空,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对身后的土蛋打出了一个手势,猥琐地缩在墙角的土蛋猫着腰跑到了沈重山的身边,一双贼眼四下瞄着,贼眉鼠眼地说:“哥,啥事?”

    一头黑线地看着土蛋,沈重山说:“你就不能正大光明一些?看着你这个样子,我总觉得我们是在去偷邻居妹子的内衣。”

    土蛋眼珠子一瞪,愤怒地说:“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以为我们现在是在做什么很高大上的事情吗?比如扶老奶奶过马路或者在路上见到摔倒的老爷爷去扶他起来?”

    沈重山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资产没有一个亿你也敢去扶老奶奶?”

    土蛋一愣,然后嘎嘎怪笑道:“哥,你这话说出来搞不好这一章都要被和谐啊”

    “死去,滚去那边看看,杨素在不在里头。”沈重山指着前面一桩低矮的房屋说。

    那房子,俨然就是白天的时候两个人被赶出来的屋子。

    土蛋一看那屋子,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说:“不不不,打死我都不去,那个女人有蛇!”

    “打死你都不去?你确定?”沈重山眯起眼睛看着土蛋说。

    土蛋哭丧着脸说:“哥,我真不敢,那个女人真的有蛇今天差点没吓死我啊。”

    沈重山怒其不争地说:“你就不能争点气?你简直气死我了,有点出息行不行?那就是一条蛇!是个畜生,你怕什么?随便一脚就踩死了,至于吓成这样?”

    土蛋冷笑道:“哥,你真的好意思跟我说那长着四条腿的东西只是一条蛇而已!?你一脚踩死给我看看?”

    “”沈重山认真地看着土蛋说:“我发现你越来越不可爱了。”

    土蛋干咳一声,哭丧着脸说:“哥,我真的不敢。”

    “被我打死还是进去里面你自己选别跟我比比啊,我最烦别人跟我比比了,快点,我在锻炼你,你怎么就不知道记着点我的好呢?快点去。”沈重山咬牙说。

    “打死我都不去!”

    “那不打死打残你就去咯?”

    “我我去啊哥,我现在就去,哥,你放下我的拳头”

    看着消失在雨夜里的土蛋,沈重山摇摇头,无奈地找了个屋檐蹲着,黑漆漆的雨夜让他觉得很凄凉,明明在沪市有别墅住有大大的软软的席梦思睡,完了无聊了还能跑去许女神的房间去看女神穿着睡衣走来走去的样子,运气好的话许女神赶自己走的时候还能看到点走光图,多么幸福的日子是不是?为毛自己还要跟一条苦逼狗一样千里迢迢地跑到这山沟沟来淋雨呢?不过还好,沈重山一想到现在起码还有土蛋可以给自己欺负他就觉得安慰了许多,人生嘛,果然是没有真正的绝境的。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穿破天际的惨叫声直接覆盖了整个杨家寨不,估计连山脚下都能够听见这惨叫了。

    这是土蛋的声音!

    沈重山闻言整个人猛地如同闪电一样冲了出去。

    速度太快,实在太快,雨幕之中竟然硬生生地被沈重山穿出了一道真空地带,他路过的地方天上降落下来的雨水居然好像碰到了一层看不见的隔膜一样,顺着一个人形的模样滑到了两侧,这一幕很短暂,几乎只是一瞬间,但是却惊为天人。

    冲到了屋子大院内,沈重山见到土蛋以比他冲过来更快的速度冲过来,瞬间移动一样出现在自己身边,而院子里密密麻麻的全是蛇。

    卧槽连沈重山看着这一院子的蛇在空地上相互交缠的样子都感觉头皮发麻,更别说见到蛇都能吓尿了的土蛋了。

    “我操,蛇!蛇!蛇!蛇啊!哥好多蛇啊!!!”土蛋整个人跟个树袋熊一样缠在沈重山身上,颤抖地说。

    把土蛋从自己的身上扒下来,沈重山黑着脸说:“杨素,你既然知道我们来了,出来吧。”

    嘎吱,屋子的门打开,一身素衣的杨素站在门口,淡淡地看着沈重山,说:“果然你不会轻易地放弃的。”

    此时,随着土蛋的惨叫声整个杨家寨的屋子里灯光一盏盏地点亮,有人声嘈杂,然后是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似乎有不少人正赶着过来。

    沈重山站在院子门口,苦笑着说:“真的不能好好地谈谈?”

    杨素淡淡地说:“如果有人要取走比你性命都重要的东西,你会觉得可以谈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