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99章夭寿拉,外星蛇要变身拉
    第199章夭寿拉,外星蛇要变身拉

    雨夜山路有多难走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好吧,其实一般正常人是真的不会在大下雨天的更何况还是晚上没事跑山上玩。

    一路上不知道踩空了多少次,好几回差点没把背上的杨素给丢到山沟沟里头去,沈重山忍无可忍地几乎是在一路的咆哮声中把金瀚给骂到山脚下的。

    好不容易到了山下,金瀚整个人一张脸漆黑无比,有对杨素的担心也有因为沈重山这一路骂过来而憋屈的,在沈重山的背上,杨素的双眼始终紧紧地闭着,嘴角依然挂着嫣红的血迹居然连雨水都重刷不赶紧,双手托着杨素的沈重山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用自己的内力进可能地保护好杨素体内的重要内脏和她的呼吸不断。

    但是即便如此,沈重山还是感受到身上杨素的呼吸越来越微弱,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兆头。

    而那条四脚蛇也一直都呆在杨素的身上,它似乎是察觉到了杨素的状态很不好,焦急地在杨素的脸颊上舔着,似乎想要借此唤醒杨素。

    一直到了山脚下,这四脚蛇蹭了蹭沈重山,一双绿豆眼睛紧紧地盯着沈重山,冰冷的蛇瞳中露出一抹光芒,似乎在质问沈重山为什么杨素还没有醒过来。

    “她现在很危险,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病,但是有很严重的病症这是肯定的,目前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医院有全套的现代化设备,能够检查出她的身体状况,只有先到了医院再说。”天知道,沈重山居然在对一条蛇,还是一条长着四条腿的蛇解释而更让人无语的是这四脚蛇好像听懂了沈重山的话,重新趴伏到杨素的身上,伸出蛇信子一下没一下地舔着杨素。

    这一幕看的沈重山啧啧称奇,想着要是自己也有这么一只宠物就好了,多乖巧懂事通人性似乎是察觉到了沈重山的想法,这四脚蛇猛地转头充满警惕和威胁地瞪了沈重山一眼,见到沈重山干笑摊手表示自己绝对没其他意思这才懒洋洋地继续趴回去。

    山脚下有一个村子,金瀚熟门熟路地跑到了村子的门口,指着一辆车说:“这是我们寨子里的车,平时寨子去县城买东西都是用它。”

    “我知道了,真庆幸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一辆车用,那么车钥匙呢?”沈重山看着那辆皮卡,说道。

    “???”金瀚疑惑地看着沈重山。

    “车钥匙,就是启动车子的那一串钥匙,车钥匙在哪里?”沈重山忽然有了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不知道啊,我平时不怎么去县城,就算是去也是寨子里的人开着车在前面的路口等着我。”金瀚呆萌地说。

    “我操”沈重山骂了一句娘,扭头对因为四脚蛇的缘故始终对自己保持最大距离的土蛋说:“表现一下你的本职工作。”

    土蛋一听见可以正大光明地走开不用和蛇靠这么近,高兴地应了一声屁颠屁颠地跑到了皮卡的车门边,也不见他怎么动作,只是伸手一拧那车门居然给他打开了,然后他钻到方向盘下面,拆开了挡板用打火机烧开了两条对火线,碰撞几下之后车子一阵颤抖,发动了!

    “你这样的人实在太危险了”见到土蛋前后只用了一分钟不到的功夫就成功地启动了这辆皮卡,沈重山忍不住说。

    “哥,你这么说很伤人心的,当初要不是你喜欢开那些豪车自己又舍不得买,我至于专门苦练偷车的技术吗?”土蛋委屈地说。

    “”沈重山坐在驾驶室里,把杨素小心翼翼地放在皮卡的后排躺着,那条四脚蛇迅速地爬到了杨素的身上盘踞着,似乎在守护着杨素,一扭头沈重山对土蛋和金瀚说:“你们俩凑合着在副驾驶上对付一下。”

    金瀚和土蛋同时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说:“不行!”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还没嫌弃你你居然还先说不行?”土蛋拔高了声音。

    “洋鬼子我告诉你,我就算是跑去县城我都不可能跟你挤在一个位置上!”金瀚怒气冲冲地说。

    “哟,那么感情好,你跟在后面跑吧,正好能够体现你这个做徒弟的一片孝心,我都替你师父觉得感动。”土蛋嗤笑道,说话之间已经麻利地坐在了副驾驶上。

    金瀚站在原地,气的直发抖,说嘴皮子功夫,他怎么可能会是土蛋的对手土蛋可是得了沈重山大半的真传的。

    “这是皮卡,后面还有个货仓,你在那里对付下。”沈重山对金瀚说。

    金瀚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居然让自己牲口一样呆在后面的斗里面,金瀚觉得十分的不情愿,但是他又不可能和那个洋鬼子去挤

    “你去不去?不去我走了,你师父的身体等不起!”沈重山皱眉说。

    金瀚一咬牙,翻身上了后面的货仓里面。

    轰的一声,皮卡车风驰电掣地冲进了雨夜,消失在茫茫的山路之中。

    山路颠簸,虽然已经从山上下来,但是从山脚下的村里到县城一路上都还是泥泞的乡道,在这样的大雨天路况自然好不到哪里去,沈重山又是在赶时间,几乎把皮卡当成飞机来开,车轮轰隆隆地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碾压过,最痛苦的就是后面的金瀚了。

    一开始金瀚还以为最多就是淋雨而已,心理的屈辱多过的痛苦,但是经过一个大坑的时候差点被颠出车去的金瀚立马就意识到了自己似乎来到了一个地狱这皮卡的后斗绝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难熬。

    死死地抓着护栏,金瀚的身体随着皮卡车身的颠簸而上下跳动着,勉强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至于被丢下车去,金瀚仰起满是雨水的脸抬起头看着天空,大雨噼里啪啦地打在他的脸上,他嘴角却是一片苦涩,人生啊为什么自己的年纪还这么小却要遭受这样的苦难和折磨明明自己只是想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来到县城的人民医院,医生见到三个浑身湿透的男人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过来就诊也吓了一跳,什么都不说立刻就安排杨素去了急诊室,经过半个多小时忙忙碌碌的检查,那医生匆忙跑了过来,金瀚第一个冲了过来,紧张地说:“怎么样?我师父到底怎么了?”

    医生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尴尬地说:“不是,主要是病人身上好像有一条宠物蛇,无论如何就是不肯给我们检查,那长着四条腿的宠物蛇很凶啊”

    沈重山一头黑线,走到了急诊室里面,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沈重山脖子上缠着四脚蛇走了出来,“你可以回去继续检查了。”

    目送着一脸诡异的医生离开,沈重山一把把脖子上企图缠死自己的四脚蛇抓了下来,黑着脸说:“别胡闹,你在里头一点作用都没有,在外面安心地等着。”

    四脚蛇不服气地吐着蛇信子,似乎在威胁沈重山。

    “再闹,我把你丢到一大堆发情的母蛇堆里去了啊!”沈重山威胁说。

    四脚蛇怔了一下,沈重山的话似乎真的震惊到它了,或许在它的生命中从有记忆开始就没有面对过威胁,更没有面对过这么无耻不要脸的威胁,在愣过神之后四脚蛇勃然大怒,第一次张开了蛇嘴,那小巧的嘴巴就算是张开到了极限也不过是一根手指那么大,但是它却发出了一声如龙似虎的咆哮声,这咆哮声中有高亢的龙吟还有低沉的虎啸,听得令人头皮发麻。

    “夭寿拉!这蛇是外星蛇拉!要变身拉!”土蛋惨叫着连滚带爬跑到了楼梯口。

    沈重山被四脚蛇吼了一脸,皱着眉头把四脚蛇拉开了一些距离,擦了一把脸,却觉得脸上和手掌心火辣辣的,低头一看,手掌心居然赤红一片。

    有毒!?

    被吼一声都能中毒!?

    “这只是它对你的警告,这种毒不会致命,最多让你热一些烫一下,但是你真的激怒它的话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你算是最特殊的一个了,因为除了师父之外它从不让别人碰,你不知道吧,只要它愿意的话,它瞬间释放出来的毒素可以在一分钟之内毒死整个医院内的人,逃不了也躲不开,只要还和空气接触就必然中毒,而它的皮肤更是天下奇毒,就算是师父都说过这种毒她也治不了。”金瀚冷嘲热讽地说,脸上的表情还有一些不甘心,这四脚蛇怎么就不毒死他!

    似乎是听明白了金瀚的话,四脚蛇得意洋洋地仰起身得意地看着沈重山,似乎在示威。

    “养这种东西犯法的你们知道不?”沈重山严肃地说。

    金瀚嗤笑一声,说:“再说一句,师父说它是母的,你刚才那么说它,它当然生气。”

    这一次,沈重山头皮发麻地见到四脚蛇居然跟个人一样在那点头表示金瀚说的不错

    这下,连沈重山都担心这四脚蛇会不会真的是外星来的,就要变身了

    片刻,医生冲了出来,急促无比地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病人脑癌晚期!我们这里治不了,要离开送去市人民医院,然后从市人民医院的直升机直接到省总医院!要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