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01章女人是艺术品,我是搞艺术的
    第201章女人是艺术品,我是搞艺术的

    再三跟金瀚确定这四脚蛇的确是母的,甚至连杨素都无奈地帮腔说了一句确定的话之后,沈重山总算是暂时放过了这敢占自己媳妇便宜的四脚蛇。

    经过一系列缜密无比的检测和监控,最后张博士给出了杨素体内的癌细胞已经在短时间内得到了极大抑制的答复之后,不管是沈重山还是金瀚都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而杨素在得知自己的病情虽然还没有痊愈但是已经得到了极大好转之后,她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而是表情复杂地对沈重山表示想要和他谈一谈。

    沈重山留下了许卿,他的理由是许卿是t计划的创始人,能够更好地向杨素介绍这个计划尽管杨素没说,但是沈重山知道她肯定是问关于t计划和她的病情的事情到是张博士对沈重山的话有些不爽,自己还是t计划的研究人呢,说到对t计划的技术资料恐怕自己才是最详细的那个吧?为啥不叫自己留下来?当然,老头子是不会发现沈重山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看着那条死赖着许卿不肯下来的四脚蛇这件事情的。

    对沈重山知根知底的许卿白了这个连一条蜥蜴,还是母蜥蜴的醋都吃的家伙一眼,嘴角微翘没说话。

    等人都走了之后,杨素撑着床坐了起来靠在床头,对沈重山说:“我感觉的出来,我身体内越来越严重的病情的确缓解了很多。”

    沈重山笑眯眯地找了一张椅子刚要坐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地起身把椅子给许卿先让她坐着,然后自己另外找了一张椅子,说:“你自己是养蛊的,对于大大小小的虫子最清楚不过,癌细胞往大了说了属于虫子的一种,你能够感受得到这些虫子在你体内的发展变化我不意外。”

    杨素平静地看着沈重山说:“只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真的有能够治疗这种绝症的办法。”

    沈重山哈哈一笑,说:“这可不是我的办法,是我媳妇的。”

    说着,沈重山指了指站在旁边逗四脚蛇玩的许卿。

    许卿抬头瞪了沈重山一眼,对杨素微笑说:“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新的发展和变化,但是人的生命永远都只有一次,我推行t计划的初衷就是找出一种能够完全治愈癌症的办法,现在这个计划已经初步成功,但是却还缺少一项最重要的东西,没有它,整个计划的效果会大打折扣,甚至产生反作用。”

    “那是你们自己研究出了问题,和我无关。”杨素皱眉说。

    许卿是什么人,这妞往来出入经过谈判在谈判桌上坐着的次数比别人去过饭局在饭桌上坐得次数都要多,而且但凡是需要她亲自出面的无一不是金额和影响力吓死人的超级商业案,这样的谈判她早就熟练于胸,她自信地说:“的确是研究出了一些问题我不否认,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你手上的死神之眸,我不知道这个家伙之前是怎么和你说的,但是有一点我想他肯定跟你说清楚了,t计划的重要性!”

    杨素撇过头去不去看许卿,面无表情地说:“这和我无关,我没有兴趣做什么拯救人类的英雄。”

    许卿认真地说:“是,的确是这样,没有任何一个人有义务去无条件地帮助别人,但是这种帮助并不是无偿的,只要是你想要的,都可以提条件我们都可以谈你想一想,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这种病症所折磨,或许就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这个星球上就有一名病人因为这种病症而死去,他们都有家人,有亲戚有自己的朋友,这样的事情发生对于他和他的家庭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正如同之前的金瀚,为了救你,他拿出了一枚死神之眸,如果是金瀚得了这种病,你也不会吝啬的吧?推己及人,这是最大的善!”

    杨素沉默。

    但是看的出来她的态度似乎有些松动了,沉默总比之前的一口回绝要好。

    沈重山见状赶紧趁热打铁地说:“你们杨家寨穷成那样了,你就不想给你们寨子的村民改善一下生活?只要有了钱,那些人完全可以得到更好的生活,别的不说,就是炼蛊也需要不少钱吧,有些虫子你们可以自己抓到,但是还有一些珍惜的虫子却是极为珍贵,这也都需要钱,看你们师徒俩都穷到了吃泡面的地步了,为什么还死撑着呢?有钱多好啊,这也没有什么丢人的,谁都不想做一个穷人是不是,像我,就可以很大声地告诉你们我很想要钱”

    杨素终于转过头正眼看着沈重山,那表情很严肃很认真。

    就在沈重山以为杨素被自己打动了的时候,杨素忽然对许卿说:“麻烦你把这个人赶出去,他太庸俗了!”

    “”沈重山觉得这个星球上的人类简直太恶劣了,自己这么苦口婆心地劝甚至不惜剖析了自己内心深处最深的秘密,怎么就换来了一个太庸俗了的评价和被赶出去的下场呢?“这是我媳妇!才不听你的!”沈重山大声地说,他觉得许卿一定狠狠地斥责杨素之后站在自己这边帮自己说话。

    但是

    但是

    但是

    砰,关门带起的风吹乱了沈重山的头发,也吹乱了他娇柔不堪的内心,眼神忧伤地点了一支烟,沈重山对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的土蛋说:“你说,女人为什么就这么难搞呢?”

    土蛋愣了一下,面对这个男人的人生终极哲学问题,他沉默一会之后给了一个回答:“哥,我想起了一件需求不曾提过的往事。”

    说实话,看着一个外国人一脸细碎忧伤,悲伤逆流成河仰角四十五度的样子说这么文青的话,沈重山的蛋有一点点隐约作痛。

    就在沈重山打算让他闭嘴的时候,抑制不住自己表现欲的土蛋开始表演了:“当年,还稚嫩年轻的我问你,女人是什么,你就是用现在这种抽烟的姿势深沉地告诉我女人是艺术品,当时的我深深地震惊了,在那时候还稚嫩不经骗的我看来那时候的你完全就是一个情圣,到底需要经历过了多少感情沧桑的男人才能把女人形容的这么唯美?一直到一直到我问了你第二个问题,我问你,那么你自己呢?你还记得吗?哥,你还记得你当时是怎么回答我的吗?”

    面对土蛋那一脸当初你就是这么把我带入歧途走上一条不归路的表情,沈重山干咳一声不耐烦地说:“这么久的事情了我怎么记得。”

    土蛋一脸正气一脸坚定的认真表情大约是这个样子的╬▔^▔凸

    “当时你给我的回答只有六个字:我是搞艺术的!”土蛋中气十足地说。

    从此以后,沈重山越发地觉得跟土蛋聊天没法聊了,这个不懂事的孩子总是把以前的一些糗事拿出来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为什么还这么喜欢斤斤计较呢?人是会长大的,要向前看,总是沉湎在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里面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半个小时之后,许卿从屋子里出来了,一见到沈重山,她就露出深深地松了一口气的表情,然后很俏皮地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说:“她答应了!”

    “怎么个答应法?”沈重山惊喜地问。

    “她提供死神之眸的配方,我们负责制作,但是配方必须绝对保密。”许卿回答道。

    “完了?”沈重山错愕地说。

    “就这样。”许卿点头。

    “没别的要求?股份啊,钱啊什么的?”沈重山震惊地说。

    “如果那也算的话她要求用t药物万分之一的利润抽取出来成立一个基金,捐给所有需要这些钱的穷人。”许卿感叹道。

    沈重山竖起大拇指说:“真是一个好人,我一直都想要做这样的好人。”

    许卿白了沈重山一眼,没好气地说:“你是希望做一个有钱又有很多美女陪的人吧?”

    沈重山生气地说:“你这么一副鄙视的样子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的理想不崇高吗?你去大街上随便找个男人问问,谁的理想不是钱用不完美女玩不完的?”

    “庸俗!”许卿白了沈重山一眼,小手从口袋里一抹,居然又抹出了那条四脚蛇

    “好可爱”

    沈重山眼珠子一瞪,嘴角直咧咧,这趴在许卿的掌心一脸享受的货到底是谁的本命蛊?

    “你主人在里头养病现在还虚弱不堪你居然跑出来鬼混?你还有一点身为宠物的自觉吗?”沈重山拔高了声音说。

    四脚蛇吐了吐蛇信子,懒洋洋地瞧了沈重山一眼,然后极其人性化地一扭头,作不搭理沈重山的傲娇状

    “我真的是日了狗”

    “噢,对了,晚上管风行请客,邀请我们吃个便饭。”许卿忽然说。

    沈重山眯起眼睛说:“宁威也在?”

    许卿好奇地看了沈重山一眼说:“你怎么知道?本来宁威是也来的,不过他临时有点事情,大约会晚一些来,之前跟我打过招呼了对了,管风行还说吃的地方你定,什么时候你在他面前有这么大的威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