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10章风起云涌满沪市
    第210章风起云涌满沪市

    在沈重山看着电视的时候,这座城市里有很多个角落也在关心着电视上的新闻。

    管家,管风行坐在卧房内笑容满面地看着电视上正在介绍t药物的运营总监,半年来心情最好一次的他甚至取了一瓶香槟开了,摇晃着透明玻璃杯内琥珀色的香槟,管风行关掉了电视机仰头一饮而尽,他知道接下去的内容已经不需要再看了,身为第一批经销商,也是目前仅有的两家经销商之一,他对t药物的了解远甚于电视中能播放的内容。

    今天这个日子真不错,管风行笑眯眯地想。

    此时房门开了,一个年老的老人站在门口,恭敬地说:“少爷,老爷请你到书房去一下。”

    管风行控制着轮椅出门,淡淡地笑着说:“我父亲找我有事?”

    老人很自然地接过了管风行身后的轮椅扶手,苍老的脸上绽放开笑容说:“老爷的心情很不错,破天荒地开了一瓶酒,我刚才在少爷的房间看见您也开了一瓶酒,果然不愧是父子,另外,我出门的时候依稀听见老爷说了一句少爷你很不错的话。”

    管风行手指敲打着轮椅,缓声说:“从我残废了之后,家里就有很多人说一个残废是不能代表家族的,更加不能掌权,否则的话会让人笑话我们管家,到了现在,还有人这么说吗?”

    老人笑着垂首说:“那些都是妇人之见而已,在我看来,管家只有在老爷和您这一脉才叫做管家,老爷之前不太好说话,导致这种声音越来越强,现在少爷您一手促成了和许氏集团的合作,相信之前这么说的那些人现在一定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管风行仰面大笑,笑的酣畅淋漓,好像压抑了太久太久的悲愤和委屈此时此刻终于有了发泄的余地和机会。

    啪的一声,电视机被关上,宁威一边倒酒一边说:“最高兴的人应该是管风行那个残废了吧?之前还听说管家不少人朝着他这个继承人的位置冲击一下,那小子那两天阴沉着一张脸想必在家里的日子也不好过,现在算是熬出头了,这下子,那群人现在的表情大约不会好看。”

    宁威的身边,一个气度沉稳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就是宁威的父亲宁江山,他摇头说:“哪怕没有和许氏集团的合作,想要动管家那个老头子儿子的位置也还早的很,那老头子治家极严,之前之所以没有说话恐怕就是早就预见了今天这一幕,这老小子还是那么阴险,他就等着,看家里哪些人跳出来要对付他儿子,而那些蹦跶的人和蠢蠢欲动的人见到他也没有动,跳的就更欢了,这么一段时间下来算是彻底地看清楚了人心,接下来恐怕就是那个老狐狸下手开始报复了,所以这么一次合作对于管家的爷俩来说是一箭双雕,不但拯救了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家族产业,还一次性看清了家里哪些人可用哪些人必须清除,还真的是父子,这一手玩的漂亮。”

    宁威笑道:“咱们也不差。”

    宁江山笑了笑,忽然说:“对了,之前你说经销商的一系列事情都不是许家的那个丫头和你们接触而是一个叫沈重山的?”

    宁威苦笑道:“没错,这个人极难对付,我之前也想过绕过他直接和许卿谈,但是许卿却连见都不见我,一句开会把我丢在会议室晾了一个下午,之后一次去许卿的家里,居然是沈重山在做饭。”

    宁江山皱眉说:“没道理,许远东这个老狐狸这辈子除了他自己和他女儿谁都不相信,当年那些跟着他一起打天下创建了这么大一个许氏集团的苦哈哈兄弟们哪个不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结果呢?到头来她女儿才一毕业马上把那群老东西踢走就留下几个威胁不大的用来磨练他女儿,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信任一个外人?”

    宁威沉声说道:“外人自然不足相信,但如果是女婿的话呢?”

    宁江山豁然抬起头看着宁威。

    宁威知道宁江山询问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他点点头说:“之前的饭局,明明是管风行提议邀请许卿和沈重山去吃饭,但是吃饭的地点却被沈重山安排在了许卿的家里,等我到的时候,沈重山系着围裙吃着饭,俨然以男主人的身份自居,而许卿对此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相反似乎还很乐意管风行之前喜欢许卿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连管风行这么些年都没有跨进过许卿的家门一步,但是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沈重山却成了其中的男主人。”

    宁威言辞之中丝毫不掩饰羡慕之意,虽然他对于许卿的迷恋没有管风行那么深,但是漂亮气质好还有钱的不像话的女神不管是哪个男人都会喜欢的,只不过相比起男女之间的事情,宁威更喜欢在财富和权势上得到快感,因此到也没有传出宁威对许卿有其他想法的话来。

    可哪怕是个太监见到了许卿这么完美的女人居然已经被其他男人拥有了都会郁闷的。

    宁江山沉默了许久,缓声说:“这么看来沈重山的确是一个很特殊的人许远东膝下无子就这么一个女儿,等他进了黄土这许氏集团不还是别人的?啧啧,好算盘啊这个沈重山,你能接触则接触,不能接触也不要得罪,郑家的前车之鉴,我们没有必要得罪这么危险的人。”

    宁威点头笑道:“我也是这么一个意思。”

    坐在医院的病房内,梁双刀阴沉着脸关了电视机,站起来看了一眼一脸虚弱但是意识已经清醒过来正在接受医生检查的赵力王一眼,然后走到了窗户边打开窗户喘气。

    他的心情不好,很不好,非常不好。

    本以为这次到沪市来找陆映月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陆映月是找到了可却出现了沈重山这么一号人物,赵力王如今重伤在身,没有半年休养根本恢复不过来,如果说这些还只是小麻烦的话,刚才他看见的这则新闻对他来说毫无疑问是晴天霹雳。

    许氏集团居然研究出了能够治疗癌症的药物?

    目前梁家最大的家族企业就是制药行业的,而且这些年来已经投入了巨资研究对癌症的治疗,甚至不惜答应了国外一些高端科学实验室的苛刻条件借用他们的高科技来达成目的,但是现在自家无数的金钱投入进去了连个水花都没有起来他却得知沪市的许氏集团竟然已经先走了一步,还成功了。

    这对梁双刀来说是个非常非常不好的消息,这不但意味着之前家族投入的那些资金将全部打水漂,甚至会影响到企业本身一系列的运作投入的资金太大,和国外实验室签订的是长达五年的长约,按照合同的约定,这五年每年他都要投入巨量的资金给对方作为研究用,也就是说,许氏集团真的研究出来了t药物,梁家的企业也不能收手了,五年的时间还没有到!

    就在梁双刀心烦意乱的时候,对赵力王检查完毕的医生走过来小心地说:“梁先生,患者的身体受创非常严重,目前看来,好几处内脏的破损可能需要手术才能治疗。”

    梁双刀转身说:“不要的不是可能也许大概这类不确定的词,直接告诉我他是不是一定要做手术?”

    医生点点头,说:“是的。”

    梁双刀看向了赵力王,赵力王点点头说:“可以。”

    “那么你们安排吧。”梁双刀挥挥手赶走了这群医生。

    等到梁双刀走之后,赵力王苦笑着说:“梁少,给你添麻烦了。”

    “不是麻烦。”梁双刀看着赵力王宽慰道:“我都没有想到他这么强,居然一脚就把你踢成了重伤,说起来,还是我连累了你才对。”

    “梁少,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赵力王神色阴沉地说。

    摆摆手,梁双刀此时也没有心思继续考虑这件小事,他随口说:“你单打独斗不是他的对手。”

    赵力王察觉到梁双刀神色中的异样,问:“梁少有心事?”

    梁双刀笑了笑,说:“许氏集团你知道吧?”

    “知道,国内前三甲的民营企业,那个叫许许远东的对吧?这个人好像很有一些本事,在南方的人脉非常广阔,京城几个从南方来的大佬也都提到过他,这个企业前些年好像还在国务院那边挂过号的,据说是重点保护企业。”赵力王回答道。

    “你还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梁双刀惊讶道,随即他继续说:“这个许氏集团,刚研究出了一种治疗癌症的药物,如果他们宣传真实的话,这种药应该是有作用的。”

    赵力王一愣,下意识地说:“梁少你家的企业这些年不也是在做这个项目?投入还不小?”

    “这就是我烦的地方,那群饭桶天天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事情,自己在专攻的领域被人赶超了这么多一点都没有意识到!”梁双刀愤恨地说,话说完,他的手机响了。

    一接起电话,梁双刀的眉头就皱成了一个川字,随后他冷淡地说:“我知道了,新闻我也看到了,业内这么重大的事情居然要看新闻等别人主动召开新闻发布会了才知道,你们还好意思打电话给我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