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14章很认真地吃零食的小兔子
    第214章很认真地吃零食的小兔子

    沈重山是有着一腔热血和雄心壮志的,但是这种事情又不是撸管,也不是一个人说了就算的,鉴于此事许女神的心里状态,更何况还有个菜菜在旁边,许女神要是能准他胡来才叫见鬼了,所以沈重山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壮下场也是可以预见的

    终究,这一个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当然,其实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沈重山是抱着许女神睡了一个晚上的,并且在沈重山流氓一样的威胁下,深怕沈重山不依不饶惊醒了菜菜的许女神被迫做了一件她这辈子都不曾想到自己会做的事情

    结果就是

    吃早饭的时候,沈重山端着稀粥喝了一口,目光小心翼翼地越过了许卿落在菜菜的身上,夹了一块鸡蛋饼在菜菜面前的小碗里说:“早餐要多吃一些,这样的话一天才有一个良好的开始。”

    菜菜努力地点头,羊角辫被甩的一晃一晃的。

    沈重山的目光再次越过了许卿,专注地落在自己面前的碗里喝粥。

    许卿咬牙切齿地瞪着沈重山,一想到这个流氓昨晚要自己帮他做的事情许卿就一阵悲愤,要不是实在难以启齿的话,她扭头就去厨房拿一把菜刀来和沈重山拼了自己怎么能做出这么不知羞耻的下流事情好丢脸啊!

    喝着粥吃着鸡蛋饼,菜菜看看沈重山,又看看许卿,忽然张嘴说了一句两个人都猝不及防的话:“姐姐,你昨晚为什么会在大哥哥的房间里?”

    女人,对有些事情不弄个水落石出是永远不会善罢甘休的,这和年纪无关,菜菜虽然小,但是还是觉得不能轻易地放过这个很可疑的问题其实菜菜可生气了,姐姐怎么能和大哥哥一起睡觉呢?自己都没有这个机会呢!

    随着菜菜的这个问题,整个餐厅的气氛都凝固了。

    许卿的脸蛋肉眼可见地变红,她实在没法和菜菜解释昨晚的事情

    于是,许卿立马看向了在她眼里的罪魁祸首,瞪眼的意思是你还不快点解释?

    许卿此时完全忘记了昨晚是她冲到沈重山的房间里来着的。

    沈重山委屈坏了,他想了半天,然后板着脸对菜菜说出两个全天下的家长在面对尴尬问题的时候最有用的字:“吃饭!”

    菜菜嘟着嘴,老大不乐意。

    吃过早饭,外面还在下着淅淅沥沥的雨,昨晚持续了半夜的雷声和闪电之后今天看来不大可能是一个晴天,阴沉沉的天空还不知道要下雨到什么时候,先把菜菜送去了学校,然后沈重山和许卿一起来到了公司。

    这几天公司的全部中心自然是在t药物的宣传和推广上,自从昨天的新闻发布会算是迈出去第一步之后接下来公司会有一个数量庞大的专业队伍来推广药物,这些都是经过审核通过的,算得上是公司上上下下的心血结晶,加上谁都明白t药物可以说的上是一个划时代的产品,这么一个产品不说能够为公司带来多少恐怖的利润,光是划时代能够被载入史册就已经让无数员工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所以此时整个许氏集团的凝聚力是空前强大的。

    来到办公室,许卿还未坐稳就见到兰冬秀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表情有些焦急。

    “许总,事情忽然发生了一些预料之外的变化。”兰冬秀抬头就说。

    许卿问道:“怎么回事?”

    “原本我们安排t药物第一次公开临床试验在沪市第一人民医院、解放军第四医院以及京城的协和医院、解放军总医院,南京医院等六家国内知名度最高的甲级医院,之前都已经谈妥,但是今天这几家医院忽然传来消息,说是药监局紧急叫停了我们的试验,说是一些程序还未走完,需要继续审查。”兰冬秀用很快的语速说道。

    许卿闻言顿了一下,表情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她抬头说:“这件事情多少人知道了?”

    在即将大面积公开临床试验的时候忽然被药监局叫停,这传出去是非常恶劣的影响,哪怕是根本没有问题的药物也会蒙上一层阴影,更何况外界此时对许氏集团宣称已经可以治疗癌症本身就是抱着不信任的态度,多数还是等着看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这样的问题,对还未真正面面世的t药物来说几乎是非常大的打击。

    “二十分钟之前刚回馈过来的消息,因为药监局那边的叫停,医院方面不得不紧急停止了计划,现在医院也很恼火,觉得我们没有在审批手续上做完善搞得他们在病人家属面前很被动。”兰冬秀苦笑着说。

    许卿揉了揉额头说:“之前下面的人不是说流程已经全部走完了?怎么忽然出现药监局叫停的事情?”

    “按照正常的流程我们已经全部走完了,卫生部那边批准通过,药监局也给了准予上市试销售的通知,但是之前法务部的同事说按照我们国家目前现行的行政法规,任何一项新药品在真正地获得准售许可证之前药监局都有权随时叫停药品的临床试验、试销售和对外宣传活动。”兰冬秀显然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直接回答说。

    许卿手中的钢笔缓缓地点在桌面上,淡淡地说:“这是有人从中搞鬼了。”

    苦笑一声,兰冬秀点点头。

    “你先出去吧,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让人安抚医院那边,另外这个消息封锁起来暂时不要透漏出去,京城那边的事情我去打个招呼看看是什么情况。”许卿说道。

    兰冬秀闻言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这明明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为什么就那么多人眼红?”许卿等兰冬秀走之后立刻就不满地对沈重山发牢骚道。

    沈重山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看报纸,说:“利国利民是不错,但是得到的好处没他们的份他们当然要眼红了,别人的死活关他们屁事。”

    许卿哼了一声,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王叔叔,是我,小卿呢,好久没有和您联系了,您这段时间还好吧?”许卿笑容满面地说。

    五分钟之后,许卿挂掉电话,叹了一口气揉着太阳穴说:“这个王叔叔是京城一要害部门的主要领导人,以前和爸爸的关系不错,我打听了一下,似乎是药监局内部一位领导的意思。”

    “查得出来是谁?”沈重山问。

    许卿摇头说:“王叔叔似乎对这件事情也很忌讳,并不愿意多说。”

    沈重山揉着下巴,说到官场上的事情,他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陆家二毛噢,不,是陆家姐妹,官场上的事情找她们打听最合适不过了。

    许卿此时忽然咬牙说:“我就不信了,明明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这些官僚可以因为自己的利益而给搅黄了,这事我偏偏要通过正大光明的方式去解决,药监局既然叫停了t药物,我就要去跟药监局要个说法,要不然这官司打到京城去我都不会罢休!”

    沈重山呆了一下,说:“你爹不是在京城那边也有不错的人脉?”

    “要是我们也这么做,那不是和他们一样了?”许卿生气地说。

    沈重山哭笑不得地说:“这就是你精神洁癖了啊,人家使阴的,你跟人家正大光明地硬拼肯定吃亏,再说了,刚才兰冬秀不也说了,按照规章制度的话药监局的确有权利这么做,你去要说法能要个什么说法来,更何况你这么一动,恐怕谣言都要传的满天飞了。”

    许卿气鼓鼓地说:“可我就是见不得这些人那么猖狂。”

    “猖狂嘛,一巴掌煽回去不就好了,这件事情给我解决。”沈重山拍着胸脯说。

    “你?这是官场的事情,还是京城药监局的领导直接下的命令,你能怎么解决?”许卿怀疑地看着沈重山。

    “能不这么瞧不起人吗?我什么时候把事情办砸过?”沈重山不满地说。

    许卿想了一下,忽然发现交给沈重山的事情还真的没有办砸了的,比起下面那群人靠谱多了,见到沈重山此时一副不满意的样子,许卿刚想给个笑脸说两句好话安慰一下,忽然听见沈重山说:“不过算了,我就不和你斤斤计较了,这一次是友情帮助,算是昨晚某人表现不错的奖励你又咬人!!!”

    连滚带爬地从办公室里出来,沈重山擦了一把手臂上还带着口水的牙龈,骂骂咧咧地下楼去了。

    来到陆映月所在的学校,恰好,陆映月没有排到课,正在办公室里专心致志地备课呢。

    沈重山就在门口看着小兔子难得安静认真的样子,发现不仅是男人认真起来最帅,女人认真的时候也很迷人嘛,特别是一直都很欢脱的小兔子,忽然这么认真的样子还真有一股别样的风味。

    可是事实证明小兔子的认真只是假象,没两分钟,她就很自然地打开了抽屉,别的老师抽屉里大约都是作业本啊,教案啊试卷什么的,但是小兔子的抽屉里花花绿绿的全是零食!

    准确地从一大堆零食里头找出了一包薯片,拿了一片出来塞到嘴里,小兔子一边咀嚼一边喃喃自语,“好饿,要不要发信息叫他请我吃晚饭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