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15章真的捡到了一个公主
    第215章真的捡到了一个公主

    对于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普通人来说,吃东西大约是满足生活所需必备能量的一种仪式,有的吃固然好,一顿两顿不吃也不会死,但是对于小兔子来说,一顿不吃就会死,显然,她的这种仪式要比别人虔诚的多了更加逆天的是这个丫头死命地吃死命地吃,那身材却丝毫没有走样,该纤细的地方纤细,该丰腴的地方唔,虽然算不上丰腴吧,但是比绝大多数同龄的女孩子也不算寒酸了。

    这种体质是仅次于秀恩爱党会被烧死的第二大拉仇恨体质。

    而小兔子才不管这么多呢,正想着要沈重山请自己吃晚饭的她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忽然就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高兴坏了,红着笑脸兴冲冲地跑上来一把抓住了沈重山的手,大眼睛眨巴眨巴着满是开心的神色,说:“你今天怎么来了拉,以前十天半个月都见不到你呢,这两天居然能连着两天的时间见到你。”

    沈重山闻言有些脸红,自己忙起来的时候的确没有顾及到太多,这种令人尴尬的话题就不要继续下去了,所以他干咳一声说:“我说你这个老师也太不敬业了,学生的作业呢?你的教案呢?为什么你的抽屉打开全是零食?”

    被沈重山发现了的小兔子有些脸红,她期期艾艾地说:“作业都批改好了发下去了啊,教案的话没有又不会死,反正校长已经知道陆大毛是我姐姐,他不敢凶我的,现在每次开会都对我笑的跟一朵菊花一样灿烂呢至于零食人家怕饿嘛。”

    “让你姐知道还不骂死你。”沈重山无语地说。

    “她不会知道的拉你还没说今天来找我干什么呢,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你一定有事情才找我的。”小兔子很认真地说。

    沈重山表情一僵,严肃地说:“我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你说的哦,那你等会不准忽然有什么事情要我给你做!”小兔子哼了一声说。

    “还钱!”

    “讨厌啦你!”

    沈重山过来当然不是找陆映月要钱来的,不过习惯性了被这个兔子逼的尴尬的时候用出这个很好用的大杀器来避免一下尴尬而已,于是沈重山就用三分钟的时间和陆映月说了事情大概的经过。

    说完之后,沈重山等着陆映月的反应,可等了半天,等来的却是这丫头忽闪着睫毛一副傻傻听不懂的模样看着自己,忍无可忍的沈重山说:“京城药监局有人认识没有?”

    陆映月呆了一下,然后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说:“就这个呀?那你和我说什么东西说半天人家都没听懂呢,早点说不就好了,药监局?国家药监总局?好像有个追姐姐追了十多年结果连小手都没有拉到一下的倒霉鬼在那里工作,你干啥?”

    “问问他,t药物的内幕。”沈重山眯起眼睛说。

    陆映月歪着脑袋说:“可是他也就是个小兵呢,官还没姐姐大,问他有什么用不如问我姑父吧,我姑父是药监总局的党组书记呢。”

    “”

    小兔子用了一分钟打过去电话,然后用五分钟时间撒娇耍赖,用三十秒问了沈重山要她问的问题,整个过程下来,沈重山总算是见到了这妮子不为他所知道的一面,因为整个打电话的过程小兔子说的话大致是这样的。

    “姑父,姑父,你还好吗?是我呢,月月呀,我想你了呢!”

    “哎呦,姑父,你讨厌死了,我明明是真的想你了才找你呢”

    “好吧,有个朋友要我问问t药物的事情,为什么手续都齐全了却被叫停了?”

    “是你们的副局长做的?你也不知道?那你就让人家给通过了嘛,真是的,副局长下的命令你这个局长都管不住,太不给力了姑父。”

    “姑父,不许跟我打官腔,我听不懂!”

    “你讨厌死了!不行不行,我就是要!要不然的话我就让姑姑跟你说!说你欺负我,还有,我还要跟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们说你欺!负!我!”

    “等你电话?好的,么么哒!”

    挂了电话,小兔子得意洋洋地对沈重山说:“成了!”

    沈重山干咳一声,问:“你爸是什么官?”

    陆映月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然后跑到电脑前面噼里啪啦地打了一行字,度娘的页面出来,小兔子指着电脑说:“他就是啦!”

    沈重山一看那百度百科的人物介绍,照片里的男人只要有看新闻的人几乎隔三差五都能看到照片底下一大串现任职务看的他头晕目眩,而挂在第一行的是卧槽这次是真的捡了个公主。

    等了一会,沈重山和陆映月没等到她姑父的电话,却等来了陆清影的电话。

    “你叫姑父问了t药物的事情?”陆清影开门见山地说。

    小兔子一听见陆大毛这语气就吓了一跳,吐着舌头把手机丢给了沈重山,扭过头去表示自己不会主动送上门去挨骂的。

    等了一会,陆清影似乎有些不耐烦,“陆二毛,我问你话,你怎么不说话?这就是你对待姐姐的态度?”

    沈重山干咳一声,无奈地对手机说:“是我让她帮忙问的。”

    陆清影愣了一下,迅速转换了极为平静的语气说:“刚才姑父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这件事情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你是帮许卿来打听的吧?”

    沈重山平静地说:“我就是来打听一下是什么人从中作梗,如果不好办告诉我对方的来头,我自己去解决。”

    陆清影似乎没想到沈重山的态度会这么强硬,她沉默了一会,说:“这涉及到很高层面的斗争算了,小刘,你把中午的会议推掉你过来一趟我这里,我跟你详谈。”

    放下了手机,陆清影揉着额头苦笑一声,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插手这件事情,之前姑父的电话里虽然说的很隐晦但是她听明白了这里面似乎有一个京城背景极深的家族在里面操作,结合那位副局长的身份,陆清影几乎立刻就知道了是谁动的手脚,坦白地说,现在京城的水很深很浑,家里也不希望过多地招惹是非,更何况她在这样一个敏感的位置上,不知道多少人有多少双眼睛盯着看,家族和自己的全部重心都在自己的位置上,这样的前提下不得罪其他家族安稳地上位这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刚才面对沈重山,陆清影却鬼使神差地让他过来,这么一过来,日后真的出了事情,恐怕她很难彻底摆脱干系,哪怕是她从中什么事情都不做

    这对她来说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最理智的选择就是什么都不说,或者直接告诉他背后的这个人让他自己去对付就行了,电话里就能做好的事情没有必要当面说,但是陆清影还是让沈重山过来了,对此,陆清影只能认为是自己不希望自己妹妹喜欢的男人闯下什么祸

    四十分钟之后,陆清影在办公室见到了赶过来的沈重山,当然,也少不了某翘班跟过来的小尾巴。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那个在京城药监局动手的人姓梁。”陆清影并不喜欢卖关子,直接了当地对沈重山说。

    “是梁双刀动的手?这狗日的动作这么快?”沈重山惊讶道。

    摇摇头,陆清影说:“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这绝对不是简单的争风吃醋梁家自己的家族企业,其重心就是制药行业,前些年我就听说他们家的企业正在公关一个很大的项目,根据后面的蛛丝马迹,我猜测大方向应该和t药物是一样的且先不说梁双刀是否知道你跟许卿的关系,和t药物的关系,哪怕是知道了,一般情况下他也不会动用家族的资源只为了恶心你,不怕说的难听,首先在他看来你还不够他动用家族资源的资格,其次,家族的资源不是他的,他还有九个兄弟无数长辈,也轮不到他这么胡作非为,家族动了,只能说明什么事情必然触犯到了梁家的核心利益。”

    沈重山揉着下巴说:“这话说的挺在道理。”

    他并没有觉得陆清影的话不好听,因为这是事实,自己无权无势小百姓一个,偌大的梁家大约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大动干戈还是从那么高的层面就为对付自己?这是得不偿失的事情,这些大家族内的人一个比一个精明,断然不会有傻子的,别的不说,光是在沪市,自己和管风行、宁威闹的这么凶,这管家和宁家的家族力量什么时候直接插手了?没有,一次都没有,哪怕是独生子,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不到了生死关头家族都不会轻举妄动的,否则的话动不动搬出家族来砸人,家族也很配合地做这个擦屁股的角色,什么家族能走大走远?

    见到沈重山并不介意,陆清影点点头,她觉得沈重山还算是理智,对自己的定位清晰,起码没有那种时下的年轻人普遍存在的自负心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