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19章连横合纵抗梁家
    第219章连横合纵抗梁家

    沈重山的话让宁威和管风行同时苦笑。

    宁威说:“你太看的起我们了,我们虽然在沪市还算不错有点能量,但是牵扯到京城的家族更何况还是梁家这样的顶级家族,恐怕只是以卵击石而已,所以我们大概也帮不上什么忙。”

    管风行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表情明显就是赞同楼上意见的意思。

    沈重山看了宁威和管风行一眼,忽然乐了,他笑眯眯地说:“按照这么说,你们的意思就是许氏集团有好处的时候你们就跟着跑上来希望分一杯羹,而许氏集团有麻烦了,你们就一个个能力有限所以爱莫能助?”

    沈重山的话不好听,甚至可以说是裸的羞辱,但凡是个普通人都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更何况是心高气傲的宁威和管风行。

    宁威的脸色微沉,说:“若是别的事情自然没有问题,但是我们又不是神仙,家族的势力最多也就盘踞在沪市附近,哪里来的本事去管梁家?他们不对付我们都要烧高香了。”

    想了想,宁威又咬牙说:“要不然的话,根本不用等你说不用等这件事情发生,我家和梁家早就摆开阵势干一仗了!”

    见到沈重山疑惑的眼神,管风行耸耸肩说:“宁威的家里从祖上就是干黑产业起家的,在解放之前甚至还是南方有名的土匪,不过后来从良了,但是建国之后做的生意也还不是太干净,而公安系统一直都是梁家的势力,梁家现在家主的弟弟就是从沪市公安局长兼任政法委书记升上去的,现在是公安部的大领导,说起来,宁家倒在梁家手上的人和钱不算少了。算是血海深仇都不为过宁威,我记得你叔叔就是给那位当时是公安局局长的梁家二号人物给抓进去的吧?”

    宁威闷哼一声,沉着脸没有说话。

    管风行却像是找到了很感兴趣的话题,一点都不在乎宁威不好看的脸色,笑哈哈地打开话匣子说:“当时宁家宁威的叔叔主要处理的就是黑道上的产业,整个家族的脏事几乎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而宁家兄弟的感情极好,宁威的爸爸主要做漂白,漂的就是他叔叔从黑道弄来的钱,后来他叔叔得罪了梁家的这位二号人物,在沪市三十多个场子一夜给查封干净了不说,人被抓进去无数,宁威的叔叔一见这阵仗做习惯了土皇帝的他哪里能忍,当晚就寄了两颗子弹给这位局长,结果引得这局长雷霆大怒,立马就把他叔叔给弄了进去,宁家去查这才发现这位局长的来头实在不小,而那一次的行动也是为了累积政绩好准备往上爬的,去求爷爷告奶奶用了不知道多少人情面子,结果一点用都没有,当年就给枪毙了,现在坟头的草都有一尺多高了吧?”

    沈重山听了这话,特别是最后一句坟头的草都有一尺多高乐的不行,管风行也乐在其中,就是宁威的脸色不太好看。

    他板着脸说:“所以我和梁家只有仇没有恩,但是我们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之前自己家里的血仇都还没有报,现在也是一样。”

    沈重山看向管风行,说:“管瘸子,你的意思呢?”

    管风行耸耸肩说:“我个人到是很情愿帮你,但是我家里不会同意。”

    沈重山咧嘴笑了,说:“这意思是你们两个就打算袖手旁观了?”

    宁威和管风行这一次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对视一眼,似乎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但是谁都不是傻子,先开口的这个人必然要得罪沈重山,可答应沈重山他们又实在答应不下来,于是气氛就这么沉默了下来。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不付出就能够得到好处的好事?有这样的好事你们一定记得通知我也去分一杯羹至少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你们可以袖手旁观,等t药物上市了你们能够拿到一粒药算是你们本事大。”沈重山终于失去了耐心,冷淡地说。

    宁威和管风行脸色一变,宁威说:“你这是逼我们去做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我没有让你们去自杀,而我需要你们做的只是你们本来就应该付出的东西而已,我不可能让你们成为对付梁家的主力军,只是在需要你们的时候给我在恰当的地方出力就可以了,要不然全指望你们两个,你们自己有信心我还不放心。”沈重山平静地说。

    宁威和管风行的脸色都不大好看,因为虽然他们自己也知道沈重山说的是实话,但是既然是实话你就不能委婉点说?这么裸地说我们根本没用也太伤人自尊了。

    这一场聚会终究没有得出什么结果,不过沈重山离开的时候是挺满意的,他了解宁威和管风行的为人,这两个人纯粹就是属狼的,而且还是两头永远都喂不饱的饿狼,一旦有血腥味他们就会跟发了疯一样扑上来,对手是狮子还是老虎他们根本不会在乎特别是现在一头狮子要抢他们嘴里的肉,哪怕对手再强大,这两头狼也有这个狠心从对手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沈重山要的不是两个多强大的伙伴,恰恰的,合作伙伴太强大对他并不是什么好事,他需要的就是一股势,许氏集团的大本营在沪市,这两头狼的根基也在沪市,只要三方团结起来在沪市就是最大的地头蛇,梁双刀再强那也是京城来的过江龙,强龙不压地头蛇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只要这大势形成了,在沪市这就是铁打的营盘,梁双刀想要杀进来,并不是那么容易。

    沈重山猜测的没有错,因为在当天晚上,管风行的家里,灯火通明。

    管风行的父亲管雷霆坐在最上首,双目微微闭拢,似乎在考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大厅里坐着五个人,三男两女,管风行坐在轮椅上在最外侧靠近门口的位置。

    整个大厅人很多,但是气氛却有些沉默,人人都把眼神看向坐在上面的管雷霆,似乎打定了主意他不开口别人也不会说话的样子。

    良久,管雷霆睁开眼睛,先是看了一眼表情平静不悲不喜的管风行一眼,然后把眼睛扫向周围的人,在座的都是管家的核心成员,偌大的管家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威势,多半也是靠着眼前这些人支撑起来的,这些人组成了整个管家最为坚实的基础,因此但凡家族内有什么大事就需要和这些人沟通。

    “好了,事情就是这样,大家都说一说自己的看法吧。”管雷霆开口说。

    另外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究是一个男人先开口说:“我不赞同。”

    枪打出头鸟,所以大家谁都不想做出头鸟,眼见着有人来做了,立刻开口说话的这个人得到了大家的注目礼。

    “我们家族的方针一直都是固守沪市朝着长三角辐射,现在眼看郑家倒了,在沪市空出了一大片势力空白,一直到现在我们都还没有完全消化完毕,这种时候实在不是去得罪梁家的时候,就算是我们管家最鼎盛的时候也不是梁家的对手,更何况现在。”那男人继续说道,说话的时候他一直都看着地面,似乎不愿意和任何人的眼神接触。

    坐在轮椅上,管风行把玩着一枚硬币,硬币灵活地在他的手指之间飞舞旋转,听着男人的话,管风行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却没有反驳什么。

    他的话落地,另一个人开口了,他淡淡地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的确,我们是不如梁家,但是什么叫做更何况现在?管家在大哥的带领下难道很弱势吗?还是说你对管家现在的状况很不满?”

    面对这个人的逼问,之前开口的人也不生气,淡淡地说:“我的意思是管家不管什么时候都不适合得罪梁家这样的家族,我们管家多半以生意为主,说到底只是从老爷子的官位上手里头传下来的一些余荫利用的好了而已,看我们管家现在有几个从政又有几个算是有所建树?再看梁家,自从梁家老太爷至今,整个梁家一直活跃在政坛上,不是我说话难听,梁家想要对付我们,实在太简单了。”

    此话一出,大厅再次陷入了沉默,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情,只是身为管家人大家都觉得要维护好自己的脸面,可现在大家伙脸上的遮羞布给裸地撕了下来,所有人都觉得脸上无光,但奈何人家说的是事实,连反驳都没有那个立场去反驳。

    管雷霆见到气氛再一次冷了下来,看向管风行。

    收到示意的管风行手掌合拢握紧了硬币,开口说:“之前我就说过了,我们不需要正面对对抗梁家,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在合适的时候出合适的力而已,另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宁家也会和我们站在同一个立场上,到时候沪市就是铁桶一个,梁家想要打进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更何况,正面是沈重山去扛,我们并不需要付出太多就能够缴上这么一份投名状,而之前沈重山也和我说的很明确了,我们可以拒绝,但是之后t药物的蛋糕,就没有我们的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