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31章你,你讨厌
    开心面具的男人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明明是身边带着哀伤面具的同伴先发动的攻势,而且也是他先冲到沈重山身边的,但是为什么挨揍的却是自己?

    难道是因为自己带着的面具上小丑的表情咧着嘴笑的太开心所以拉的仇恨也格外的高?

    时间并没有留给他多少思考的余地,沈重山的拳头明明并不大,但是此时在这个男人看来却好像是电影特效中的五指山一样,越是靠近自己就越大,一直大到了他躲都躲不过去的地步。

    男人拼命地想要挣扎想要挣脱开,他知道自己眼前的一切都只是对方气势太强带来的幻觉,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有这些邪术的,只要自己稍微挪开身体就能够躲过这致命一击,但是心里很想,他的身体却好像被胶水给黏住了一样根本无法动弹。

    拳速极快,这一拳是沈重山盛怒之下的一拳,或许的确有人可以抵挡下来,但却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带着小丑面具的男人。

    一拳,冲到了他的面前,距离他的面具不过一寸的距离,但是却突兀地停住了。

    拳风呼啸而过,在极高的速度带动下拳风不再只是清风拂面的空气,而是成了一把把看不见但是却锋利无比的钢刀,钢刀刮过面颊,这个男人脸上的小丑面具怦然一声四分五裂地炸开了。

    坦白地说,若不是亲眼见到,萧红缨绝对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人一拳的拳风能够强大到这样的地步。

    明明就没有碰到身体,但是那坚硬的面具却是四分五裂地炸开,没错,不是裂开也不是掉下来,而是炸开,甚至,视力极好的萧红缨清晰地看见面具下这个长相还算是清秀的年轻男人脸上的皮肉被这一阵拳风挤压得贴在脸颊骨上的那种视觉冲击。

    就好像一个人不带头盔站在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上,那强大的风吹过来会导致你的面部变形一样,眼前这个男人此时就是这样。

    男人的表情极度惊恐,甚至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根本无法躲避的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但是等了良久,他却并没有等到预想中的恐怖拳劲,缓缓地睁开眼睛,他看到的是近在咫尺的拳头停在了距离他瞳孔不过两寸的位置。

    “啊啊啊啊!”男人忽然听见了身边一个声音非常熟悉的惨叫声,他下意识地转头,看见的却是带着哀伤面具的同伴被沈重山如同抓小鸡一样拎着脖子的画面。

    咽了一口唾沫,这个男人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一次真的是招惹到了招惹不起的敌人。

    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男人缓缓地后退两步,让自己离那恐怖的拳头远一些,这才找回了勇气对沈重山说:“你究竟是谁?”

    沈重山咧嘴一笑,看也不看这个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意识的男人,另一只手缓缓地把那还带着哀伤面具的男人给提了起来。

    单手提着他,举重若轻,那个男人双手死死地扣着沈重山的手掌,企图让掰开一点缝隙好让自己能够重新呼吸到空气,但是这么简单的愿望此时却显得无比奢侈,他完全无法抗衡沈重山的力量,好像脖子上掐着他的不是一只手而是一只老虎钳,渐渐地,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整个提了起来,他努力地用脚尖点着地面,但是这依然无法阻止他的身体继续上升,最终,身体悬空的他双脚好像是缺氧的小鸡一样不断地扑腾挣扎着,他的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显得恐怖又狰狞。

    “放开他!”眼见到自己的同伴要被沈重山掐死,男人再也忍不住了,朝着沈重山大吼道。

    “可以。”沈重山居然真的就这么放开了那个依然带着小丑面具的男人,噗通一声,男人的身体好像是一个被玩坏了的娃娃一样摔在地上,重新恢复了呼吸能力的他捂着自己的脖子蜷缩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此时他真的觉得能够呼吸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

    沈重山提起脚一脚踩在这个男人的胸口,撇头看着那个刚打算冲过来但因为自己的动作猛地停下脚步的男人,笑眯眯地说:“回答我的问题。”

    男人咬着牙,双眼几乎要喷火一样地盯着沈重山,但是哪怕他再愤怒也不敢多说什么,他很清楚此时此刻自己在沈重山的面前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更何况自己的同伴一条小命还在他的脚下……既然他能如同闪电一般出手瓦解了自己两个人的攻势,那么现在一只脚已经在自己同伴胸口上的他也就有那个能力在一瞬间剥夺自己同伴的生命,这一点,男人深信不疑。

    “你们有几个人?”沈重山问。

    沉默。

    “啊啊!放开我!啊啊啊!”

    见到男人沉默,沈重山脚下缓缓地加重力道,在场所有人都能够清晰地听见沈重山脚下的可怜虫肋骨因为不堪重负而发出的那种咔咔声,好像下一秒,他的肋骨就要断掉。

    “你应该知道,肋骨断裂的痛苦并不算是最难受的,难受的是这种缓缓断裂的痛苦,肋骨从骨裂变成彻底断裂,这个过程我控制的最长时间记录是一分钟……有点渣别见笑,其实我还是可以延长的更久的,但是那些废物试验品总是不太给力,我希望你的同伴意志力能够更强一些。”沈重山笑眯眯地说,那风轻云淡的样子就好像和自己的朋友讨论门口的那家拉面有点咸不太好吃一样轻松。

    男人的脸色沉的快要滴出水来,最终,他咬着牙说:“五个人。”

    沈重山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问:“另外3个呢?”

    继续沉默。

    摇摇头,沈重山感觉这个世界上总是不识相的人多,明明最后还是要妥协的却非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何必呢?难道不知道自己的时间很宝贵吗?要是时间长了,回去又要给许女神写报告汇报自己什么什么时间干什么什么去了,多累啊。

    喀喀喀……这一次,那肋骨裂开的声音更加明显了,甚至沈重山脚下的可怜虫他无比高亢的惨叫声都没有压下这肋骨断裂的声音,沈重山又用那种让男人看的无比愤恨却无可奈何的语气慢条斯理地说:“你应该知道,平躺着的时候肋骨断裂是最危险的,因为压力是朝下的,而肋骨下保护着肺、心,这两个器官有多重要我也不再解释了,毕竟咱们这不是上科普课,你猜猜,这个时候他的肋骨忽然断掉了,那么是先刺进他的肺里还是刺进他的心脏?”

    男人死死地咬着牙,盯着沈重山的眼神几乎要变成两把刀子狠狠地刺进沈重山心脏,但是……这毕竟是不现实的事情,他咬着牙,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在天台的阁楼里。”

    沈重山满意地点点头,说:“挺好的,兄弟情深,我最欣赏你们这么讲义气的人了,那么现在就带我去吧。”

    而此时,在沈重山脚下的那个可怜虫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伸出手死死地抱着沈重山脚,用了身上所有的力气大吼道:“杀了我!李延庆,你让他杀了我!你在背叛我们的组织!”

    听着他的话,叫李延庆的男人脸色苍白。

    而他的惨叫却忽然戛然而止,因为沈重山的一脚踩下,喀拉一声脆响,几乎整个脚面都陷入了他的身体里,而这个前一秒还在嘶吼的男人忽然失去了所有的声音,隔着面具无数血沫从面具的缝隙里流淌下来,喉咙里断断续续地发出嗬嗬的声音,他的手依然死死地抓着沈重山的裤脚,似乎死不瞑目。

    “是他要我杀的,我这个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见不得别人需要我的帮助,这样的一脚之劳,我自然是很乐意帮忙的。”沈重山淡淡地说。

    李延庆眼睁睁地看着沈重山一脚把自己的同伴踩死,他愣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好像疯了一样朝着沈重山冲过来。

    砰。

    一声枪响。

    眉心出现了一个血洞的李延庆身体僵硬在原地,此时他依然死死地瞪着沈重山,然后缓缓地,仰面倒下。

    沈重山一头黑线地对收起枪的萧红缨说:“你把他杀了干啥?”

    萧红缨理直气壮地说:“这种丧心病狂的恐怖分子杀了就杀了,难道你还打算放了他?”

    沈重山苦笑着说:“我还打算把他当人质押上天台阁楼的,这样的话好歹我们谈判的筹码更足。”

    “你一拳都能打两个,怕啥。”萧红缨满不在乎地说。

    沈重山没好气地说:“你觉得楼上剩下的3个人不知道楼下发生的事情?现在我们就这么上去他们肯定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那种时候,我们手上有个人质显然轻松多了,我说你这么多年的警察到底是怎么做的?”

    “我可不会卑鄙地用一个犯罪分子的生命威胁另一个犯罪分子!”萧红缨骄傲地说。

    沈重山用很怀疑的眼神看着萧红缨,“你敢把这句话再重复一次?”

    “你,你讨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