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42章身为男人最有面子的事情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什么事情最能让人有面子?

    坐在高档的酒店里随手丢出豪车的钥匙,翘起穿着国际名牌一双价值普通人工作好几个月的皮鞋的脚穿着一身阿玛尼的西装?

    或许想想这样的滋味的确挺不错的。

    但是……要说最有面子的事情,大约就是身边跟着一个回头率高达100的超级美女了,哪怕你穿着背心踩着人字拖你走路的姿势都会不自觉地昂首挺胸起来。

    现在的沈重山就是这样的心态。

    当然,为了不被许女神鄙视死,沈重山没干出穿背心踩人字拖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来,但他一身的装备也的确值不了几个钱,就是很普通的大路货,可及时这样,身边一旦跟着许卿,那么什么都不一样了。

    许卿有多美?这已然不需要过多的语言和字词来描述,走在京城人头攒动的大街小巷上,周围无论男女老少都会下意识地朝着许卿这边多看两眼,没办法,太漂亮了。

    只是一个小时的功夫,沈重山和许卿都已经打发走三四拨所谓的星探了。

    两人走在马路边上,京城身为华夏的首都,人口和发达程度并不比沪市差,但是两个同样被钢筋水泥覆盖的城市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味道,如果说沪市就是彻彻底底的资本城市到处弥漫着如同华尔街一般的铜臭味的话,那么显然京城无论是从人文还是底蕴上就更加深厚一些,抬起头总能在一些鳞次栉比的现代化高楼大厦中看到一抹红墙绿瓦,古老的木质建筑和代表着一个时代变迁的四合院子仿佛在用一种无声的方式缓缓地诉说着这座古老城市那辉煌的过往。

    用许女神的话来说,就是京城这座城市充满了一种大气和王气,天子安坐九重门,大约就是这样一个意思。

    因为距离阅兵不久,所以京城的大街小巷格外的整洁,好久没有出来这么随心所欲地逛街的许卿心情很不错,任由沈重山拉着自己的手,她自己左顾右盼,眸子不断地在马路边各色各样的店面中流连徘徊,只是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是那些名牌的服装店高大上的首饰店许卿看都不看,反而更喜欢钻进一些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小店,甚至为了一个她一见到就很喜欢的陶瓷玩偶在一家十元三样的平民店里驻足良久,一直到沈重山买下来才算是作罢。

    的确,到了许卿这样的地步,已经不需要用所谓的名牌和奢侈品来点缀了。

    对普通人再自然不过的逛街但对于许卿来说却是很难得的体验,平时她很忙,很多时候从公司回到家都已经点,虽然自从沈重山来了以后她的作息时间已经规律正常了很多,但是毕竟大唐集团家大业大,很多事情必须她来处理,因此即便是早一些回家了,许卿也必须在电脑上继续处理一些比较紧急的公务。

    人得到了什么相应的就会付出另一些东西,比如许卿得到了寻常人十辈子都累积不到的恐怖财富和崇高的社会地位,但是对普通人来说最不值钱的时间和闲散心情却是许卿奢望不来的。

    因此,这样的机会对许卿来说很难得。

    逛了一个多小时,虽然有些累了但依然兴致勃勃的许卿一只手捧着五块钱一杯的冷饮奶茶一只手让沈重山牵着,开心地说:“等会去哪里?你之前可答应我的,你会安排的会让我满意的,哼哼,虽然到目前为止我十分满意,但是接下来的安排可不能掉以轻心哦。”

    沈重山笑道:“我早就做好了攻略了,等会带你去吃老京城正宗的驴打滚和炸酱面去。”

    沈重山带许卿去的饭馆并不是那些高大上的来个英文翻译中文的某某餐厅,也不是明亮干净服务生穿着西装彬彬有礼的高档餐厅,而是一家在一个巷子深处门面看起来有些老旧很有一些年头的普通饭馆。

    若是寻常看过去,这饭馆和路边的兰州拉面差不多,没有丝毫的特色,让人提不起进去试试看的兴趣。

    不大的门面,七八张老旧的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些酱油醋碟,一桶筷子,连凳子都是那种现在已经逐渐在淘汰的长板凳。

    要真的说有什么特色,大约就是这家店那与众不同的老旧。

    就是老旧,好像几十年过去了一成不变,无论是什么器具都经过了无数次的洗磨而散发出的那种自然而然的历久弥新的味道,也正是这历久弥新的味道让这家饭馆看起来虽然很老旧,但是并不会让人觉得脏。

    走进店里,这家店的地理位置不太好,现在其实也已经稍微过了饭点,所以店内没有食客在坐,就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趴在一张桌子上就着灯光在认真地写作业。

    察觉到有人来了,小姑娘赶紧放下笔从凳子上跳了下来,先是朝着里面喊了一声爷爷有客人来了,然后熟练麻利地跑到已经坐下的沈重山和许卿面前,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说:“大哥哥大姐姐,你们要吃点什么?”

    “两碗炸酱面,一份驴打滚,再来两碗老鸭汤。”沈重山笑眯眯地对小姑娘说。

    小姑娘应了一声,跑到里面去了。

    “这就是你所说的很好吃的地方?”许卿打量着周围很普通很一般的环境,怀疑地说。

    “自然,吃腻了那些高级餐厅高级食材的料理,偶尔找一些这些老巷里的老店,能品尝到最独特也是最地道的风味,就好像吃烤鸭全球人都知道要去全聚德,但其实对真正的老京城人来说,现在的全聚德早已经不是当初那让人三日不知肉味的全聚德了,小笼包也未必就是杭城知味观的最好,总之,这些民间的食物还是要到最普通的百姓身边去才尝的到真正的原汁原味。”沈重山一脸高深莫测地说。

    许卿愣了好大一会,然后认真地看着沈重山说:“这话绝对不像是你能说出来的。”

    “喂喂喂,别看不起人啊,我可也是有文化的文艺青年。”沈重山不满地说,他当然知道许卿是为什么怀疑了。

    许卿嘴角上扬起一个很好看的弧度,说:“姑且就试试看吧,不过这么难找的地方,你好像没有来过京城,你是怎么知道的?”

    “谁说我没来过京城了。”沈重山神秘地说。

    “你什么时候来过?”许卿好奇地问。

    “当然是在认识你之前了。”沈重山说道,似乎不愿多提,沈重山扭头对着厨房那边喊道:“老蒋,我的面老规矩,料多点,放一些辣。”

    一嗓子吼出来,厨房里传来了器具掉在地上的声音,然后许卿就惊讶地看到那厨房的门被推开,一个大约六七十岁的老人从里头跑了出来,老人看着沈重山,眼眶瞬间就红了,哆嗦着嘴唇颤抖着说:“恩人,你是来了……我做梦都想能再见你一面。”

    这个时候小姑娘也跟着跑了出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她有些害怕地拉着老人的袖子,躲在老人身后偷偷地看沈重山这个大哥哥。

    沈重山笑眯眯地对老人说:“什么恩人不恩人的,我不说了不要这么叫我,让人听见了笑话……这丫头就是你孙女?都这么大了?”

    老蒋激动地点点头,从身后把小姑娘拉了出来说:“这就是学明夫妻俩的孩子,蒋明月,明月,这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们一家人欠恩人四条命,你的名字也是恩人帮你取的,给恩人磕头。”

    小姑娘明显以前是接受过类似的思想灌输的,所以闻言也没有犹豫惊讶一下就要跪下来,但是却被跑过来的沈重山给拉住了手臂,沈重山苦笑着说:“老蒋,你这就不厚道了,咱们交情归交情,恩恩怨怨什么的我真的不在乎,但是这和孩子没关系,这丫头虽然不是男儿身,但膝下也未必就没有黄金,更何况现在不兴给人下跪这一套了,我今天来是带我媳妇来你这尝尝地道的老京城手艺,你先把东西给我上来,我们再叙旧。”

    老蒋激动得老泪纵横,点头硬着是,伸长了脖子看了许卿一眼,被老蒋这么看着,许卿有些尴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正大光明地以沈重山媳妇这么一个身份面对和沈重山有交情的人……“你好。”许卿想了半天,只能想出这么两个没什么营养的字,原本几乎成了她本能的社交技巧这个时候居然一毛钱都用不上了,她满脑子都是那句我媳妇……

    讨厌,谁,谁答应要做你媳妇了!

    老蒋不住地点头笑道:“好好好,您也好,真漂亮,真漂亮啊……”

    许卿羞赧一笑,第一次觉得长得漂亮其实真的挺不错的,看那个家伙一脸爽的不行好像很有面子的模样……不管怎么说,身为一个女人能够在任何场合下任何人面前被自己男人带出去觉得超有面子,这对女人来说本身就是一种成就感吧。

    这和女权主义没关系,毕竟,就算是男人也希望自己在自己媳妇的闺蜜面前获得高分。

    坐在板凳上,看着老蒋对沈重山那感恩到了极点的模样,许卿忽然觉得……自己对沈重山的过去了解的真的太少了,或许今晚是个契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