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44章好人过的可能比较辛苦
    沈重山没吭声,许卿虽然有些厌恶那三个低素质的混混,但也没有主动去说什么,反正对于许卿来说这样的人多了去了,她完全没有心情和时间跟这样的人计较,反而降低了自己的档次。

    这边的沉默让那三个口若悬河的混混没有丝毫察觉,其中一个做下来就一脚踩在凳子上,嘿嘿笑道:“水哥,等会去哪里潇洒一下?”

    叫水哥的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发型很靓,现在已经不流行九十年代古惑仔的那些三七分头了,大家出来混的讲的就是一个彪悍,还有什么比光头和背心外面胳膊上的半截纹身更彪悍的?因此水哥换了这个发型之后觉得自己的人生都被自己脑袋上的光头给点亮了,不但其他街区的混子不敢招惹自己了,连酒吧里的小妞看自己的时候那小眼神都火辣了好多。

    习惯性地摸了摸脑袋,水哥嘿嘿笑道:“等会去coco酒吧,听说那边今晚有个新鲜的活动,好像是俄罗斯那边来了几个姑娘,昨天小狗他们去过了,说是那身材火辣的不行。”

    旁边的小弟嘿嘿笑道:“小狗那东西,搞不好一边看着人跳舞一边在意淫吧?”

    “就你小子话多,哈哈,今天哥带你们去见识一下,要是真不错,我和coco的老板关系不错,让他介绍一下陪我们唱个歌什么的。”水哥得意洋洋地说。

    这三个混混满口的污言秽语听的许卿直皱眉头,沈重山到是很平静,天底下的乌鸦一般黑,而天底下的混混不管是五颜六色的毛还是光头,都是一个人渣的德行,但要说流氓的话,沈重山流氓起来这些混混连小学生都算不上……当然,这是有档次的区别的,比如他们最大的想象就是意淫一下那所谓的俄罗斯妞,沈重山则动辄能对许女神流氓一下,这是一个档次的吗?

    想到这里,沈重山莫名感觉很爽很有优越感。

    而这个功夫,老蒋也端着三碗炸酱面和汤过来了,给三个混混放上之后老蒋没多说什么就走开了。

    水哥习惯性地顺着老蒋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忽然见到了一个背对着他的影子。

    见到这个身影,水哥愣了一下,然后他的表情就变得极为精彩。

    坦白地说,身为附近两条街上混了十多年的老混子,当年的阿姨现在都变成了奶奶,水哥这半辈子的混混生涯下来能让他印象深刻的事情和人真的不多,没办法,这个老旧小区周围都是老头老太,他这个扛把子混的很不如人意,总不能拿着砍刀去威逼人家老头老太给钱,所以他羡慕死了别的街区上那热闹的商业街,也厌烦死了自己身边那些天天为了五毛一块而斤斤计较的老头老太,水哥觉得人老了真可怕,天天为了点鸡毛蒜皮的事情罗嗦个没完,最可怕的是他做了十多年的混混这些老头老太就戳着他的脊梁骨骂了十几年,好几个当初就是老爷爷老奶奶级别的人物硬生生地没扛住,死了,结果到死了还在骂他。

    水哥内心是复杂的,是委屈的,他觉得一样是混混,自己的职业生涯简直太无趣了,除了……几年之前那个恐怖血腥的夜晚。

    他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背影,那个脸色苍白脚步虚浮,虚弱得好像打个喷嚏都能把他给吹翻,但就是这么一个虚弱到了极点的男人只用了一个巴掌就把他打的在医院住了3个月,他这辈子最后怕的事情就是后来医生告诉他要是稍微在用力一点,他这辈子就只能躺在病床上了。

    那天昏过去之前,他最后的印象就是那个男人的背影,虽然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这家店也一直还开着,那个男人也没有再出现,但是那个背影却好像是恶魔的烙印一样深深地镌刻在他的脑海里,他完全不敢忘记,连带着,也不敢对这家店怎么样……他实在是被怕了,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他做的最过分的事情就是来这家店吃面从来不给钱,至于保护费什么的,他是真的不敢想。

    天知道那个男人会不会再出来把他送去病床上躺着?

    此时此刻,水哥见到了沈重山的背影,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但是水哥脑海里头有一个声音一次次地重复告诉他就是这个背影,这就是那个男人!

    水哥自己也觉得有点不敢想象,怎么就偏偏这么巧,消失了这么多年的人怎么就说出现就出现了,但是水哥不敢去碰运气,他是真的被打怕了。

    “水哥,你怎么了?”小弟拍了拍处于呆滞状态的水哥,问道,顺着水哥的眼神看过去,这个小弟嘿嘿笑道:“水哥,看上那个妞了?我去,这背影这身材,够可以的啊。”

    虽然因为姿势的关系看不见许卿的脸只能看到背影,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这小混混对许卿的美惊为天人,一个女人身材好成这样了,那长相能差到哪里去?

    整个面店就两个女性,一个蒋明月才读四年级,还有一个就是许卿自己了,所以许卿自然知道他们嘴里的妞就是自己,很不满地皱起眉毛,许卿气鼓鼓地想要沈重山教训他们,而沈重山也的确放下筷子打算这么做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水哥反应过来了。

    他反应过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一巴掌拍在这小弟的脑袋上,这一巴掌势大力沉一点水分都没有,一下子把那个小弟拍得踉跄一下差点没摔到桌子底下去。

    “你吗的,你乱放什么屁?”水哥勃然大怒,那样子好像这小弟刚调戏了他亲妈一样。

    被打的小弟和另一个目睹了全过程的小弟两个人都懵了,然后他们就见到水哥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开始摸裤兜。

    “水哥,你,你怎么了?”另一个小弟小心翼翼地问,他觉得是不是水哥吃错药了,忽然就发作了?

    “找钱,吗的,我没带钱,你们身上有没有带钱?赶紧的凑钱,把钱付了走人。”因为太强烈的惧怕,水哥的表情都显得有些狰狞。

    “付钱?水哥你搞错了吧?咱们哥仨在这吃好几个月了,什么时候付过钱啊?”那个小弟错愕地说。

    这话却好像是踩到了水哥的尾巴,他几乎要跳起来带着一张吃人的表情对着那个小弟低吼,“你吗了个比的不说话能成哑巴吗?草,少他吗的比比,赶紧的把身上的钱都找出来!”

    水哥掏裤兜的手都在发抖,尼玛这要是真的那个男人,光是吃面不付钱这么一句话水哥觉得自己大概就在劫难逃了,所以他几乎都要哭出来,只求看在这几年自己还算是老实的份上被太倒霉。

    似乎是他的祈祷产生了作用,沈重山坐在那一动不动。

    但水哥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几乎是半抢地从两个小弟身上搜走了所有的零钱,三个混混也实在可怜,凑在一起的钱五毛的一块的全掏出来了也不过三十多块钱,水哥把一把零钱放在桌上,对着老蒋露出了自己平生最温柔的笑容,“老蒋啊,我们先走了啊,钱放在桌上,要是不够的话明天我再给你送过来……”

    说着,水哥已经带着两个小弟一阵风一样跑了。

    老蒋看着桌子上的一大把零钱,不知道说什么好。

    “去收起来吧,吃饭付钱,天经地义。”沈重山对老蒋说。

    老蒋苦涩地说:“其实我不打算麻烦你的,也就是小事,他们也不是天天来。”

    “的确没有麻烦我啊,你看我坐在这里一直吃面,连起来都没有起来一下。”沈重山哈哈笑道。

    老蒋苦笑着摇摇头,说:“哎,其实这些个混混自己也不容易。”

    “老蒋你就是心太善了。”沈重山摇头说。

    老蒋慈祥地看着蒋明月说:“我老头子活了大半辈子,没啥文化就是一手做面的手艺和信命这两点,我相信好人总归有好报的,我不占别人便宜也不欺负别人,你看在几年之前我们家遭难的时候不果然有恩人你帮我们了?我也希望多做做好人,把德积下来让明月这孩子以后的路好走一些,好人在这个社会上生活的可能会比较辛苦,但却不会有错,也不会有愧疚。”

    “好人在这个社会上生活的可能会比较辛苦,但却不会有错,也不会有愧疚。”这句话在两人告别了老蒋回去的路上许卿一直都在重复。

    “咋的了,触动到你了?我跟你说啊,放下屠刀回头是岸,你现在被感化了还来得及。”沈重山一脸严肃地对许卿说着不要脸的话。

    “你去死,我就是那种很坏的人吗?”许卿不满地说。

    “你经常平白无故地欺负我,难道不是坏人吗?”沈重山惊讶地说。

    许卿哼了一声,说:“你那个叫欠揍!”

    说完,许卿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忽然对沈重山说:“我觉得老蒋的话很有道理但是也很心酸,为什么好人就要在这个社会上过的辛苦呢?好人应该有好报,他们应该过的比坏人更幸福而不是辛苦。”

    沈重山耸耸肩,说:“这又不是童话故事里的世界,哪里有那么多好人必有好报,故事的结局永远是幸福圆满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