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73章那令人怦然心动的姐妹花
    京城吴家。

    一个中年女人抱着平静地躺在担架上的吴晖哭得撕心裂肺,另一个穿着衬衫和羊毛背心面容富态的男人则坐在沙发上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着烟,脸上的表情铁青。

    还有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女孩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含着一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躲在旁边被吓得不敢说话。

    而梁双刀怎站在大厅一侧,良久,他走到女人的身边蹲下来,低声说:“阿姨,你别太伤心了,这次意外已经发生了,我也觉得非常难过,但是不管怎么说,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我想小晖在天之灵也不希望阿姨你太伤心。”

    女人的哭喊声却没有丝毫的停息,她死死地抓着吴晖的衣领,哭天喊地般地喊道:“小晖啊,你就是出去玩一趟怎么就没了啊!你知道妈妈的心里有多难受啊!我的儿子啊!你怎么忍心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兴许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的缘故,女人的哭声和喊声戛然而止,借着整个人软绵绵地就倒了下来。

    这一下可把梁双刀惊的不轻,赶紧一把扶着女人,此时那一直都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也大步走了上来,梁双刀一边掐着人中一边对男人说:“吴叔,阿姨是因为情绪太激动受不了晕过去了,还是先送医院吧?”

    男人闻言抬头就大喝道:“小张,马上把夫人送去医院!”

    从门外冲进来两个男人,搀扶起女人的身体就离开了。

    “行了,双刀,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先把你阿姨送去医院,接下去的事情接下去再说吧。”男人声音干涩地对梁双刀说。

    梁双刀闻言走出一步,说:“吴叔,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

    男人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看着梁双刀拍了拍他的肩膀,点头说:“好。”

    两人来到车上坐下,车子立刻发动朝着医院疾驰而去。

    关上了和前面驾驶位的挡板确保接下来的谈话不会被外人听到,男人揉着太阳穴叹了一口气疲惫地说:“双刀啊,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梁双刀斟酌了一下用词,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没营养的安慰的话,他点点头说:“我能理解,白发送黑发人,这本身就是人世间最大的痛苦之一。”

    男人点点头,微微握着拳头看向梁双刀,一双眼睛里满是沉重,说:“你专程过来,不只是把这个消息和我儿子的尸体带给我的吧。”

    梁双刀苦笑着说:“吴叔,有些事情我自己都没有把握。”

    “你说出来听听,事情我会去调查的。”男人眼神中光芒微微一闪,说。

    梁双刀看着男人,心中无数个念头飞速闪过,吴晖的死对他来说是个意外,但同时并不一定就是一个非常差的意外,随着家里情况的变化,陆家和自己的家族必然是要站在对立面上,双方彼此不对付这么多年,也该是是时候确定一下谁才拥有更大的话语权,赵家现在已经成为了不稳定的因素,他的宝也不能全押在李政局的身上,况且毕竟李政局不是家族只是他一个人而已,很多时候他也爱莫能助,那么眼前的吴家就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虽然吴家不如自己的家族也不如陆家,但是能在京城站稳脚跟的家族哪一个是简单的了的?要是真的在胶着的时候,吴家的声音或许能代表很多事情。

    但是现在吴晖死了,吴家大乱,而自己又是这一次活动的组织者,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脱开自己的关系,而把矛盾转移出去,这个转移的对象,自然是沈重山。

    在京城机场。

    沈重山手里掂量着一个小小的透明盒子,黑着脸用另一只手把嘶嘶叫着要冲上去和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黑猫打架的四脚蛇给扒拉回来,一头黑线地跟对面同样一脸无奈地抱着不断地呲牙咧嘴用爪子朝四脚蛇示威的黑猫的赵飞燕说:“你现在就把血给我了,不怕我反悔?”

    赵飞燕抱着黑猫压根不敢松手,要是让黑猫和四脚蛇这对冤家对头碰在了一起估计要开始世界大战了,她摇头说:“你不会的,你这个名字就值这份信任。”

    沈重山哈哈一笑,说:“那行,既然你都这么相信我了,我就不跟你计较你之前威逼利诱我的事情了。”

    赵飞燕闻言脸色一阵尴尬,哼了一声说:“那也不完全是威逼利诱,你只要去了好处自然很多,但是不去的话我没有办法回去交代,你也别想好受。”

    这个时候广播里传来了一阵航班的播报声,沈重山说:“那我走了,要安检登机了。”

    赵飞燕深吸一口气说:“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半个月之后我会去找你。”

    回答她的是沈重山的背影和一只扬了扬表示知道了的手。

    过了安检登上飞机,舒舒服服地拉上了商务舱的隔帘,给自己一个封闭的空间后沈重山一伸手把整个缠在那瓶黑猫血液上舍不得下来的四脚蛇尾巴揪住拉出来,就这么把四脚蛇整个倒提在面前,沈重山板着脸说:“这次我为了你这点血可是花费了很大的代价,你要懂得报恩啊。”

    四脚蛇朝着沈重山吐了吐蛇信子,冰冷的蛇瞳里露出不满的情绪,显然是很不爽沈重山用这么不知羞耻的姿势提着自己。

    “哟呵,你还知道羞耻了。”沈重山嗤笑。

    挣扎着从沈重山的手上下来,这四脚蛇熟门熟路地钻到沈重山的行李袋里去找东西。

    很快,沈重山就听见一阵几里咕噜的声音,翻开口袋一看赫然就见到那四脚蛇居然神通广大地钻进了蛋糕盒的包装里在吃蛋糕。

    “你真是成精了你!”沈重山哭笑不得。

    沪市国际机场的人今天算是有眼福了。

    不知道是谁最先发现的,机场候机大厅上有一对姐妹花。

    一大一小,穿着同样款式同样颜色只是大小不同的亲子装,同样的长款米色风衣,乌黑的长发披肩,明眸皓齿,一笑,百媚生。

    从第一个发现她们的人到第二个第三个,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看着她们,事实上,或许每个人的审美观会有一些差异,但是大致上所有人对美的追求是一样的,所有的人看到这对姐妹花,小孩可爱,肌肤粉嫩如雪,有着孩子特有的那种奶气,童真的大眼睛黑白分明,眨巴着眼睛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而大的那个,则蹲下来低头为小女孩系着风衣腰间的腰带,这一幕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戳动了无数人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

    寻常男人见到美女或许会忍不住想一些很自然会想到的东西,但是这个时候,哪怕是再淫邪的人都不能用自己污秽的想法玷污眼前这唯美的画面,纯洁而雅致,很难用语言形容这种感觉,特别是在机场,很多人离开这里去往全世界各个不同的地方,也有很多人从这里回来到家人的身边,看着这一大一小明显是在等着什么人的姐妹花,大家不由自主地对那个被等待的人生起了一股深深的羡慕,这不是嫉妒,甚至带着祝福,这样的姐妹花,谁能拥有她们都不忍心给她们一点点难过吧。

    不知道是不是有这样一副画面,能让你在偶尔看到的时候从内心深处怦然心动,那是埋藏在繁重的工作和日益繁盛的市侩下自己都快找不到的柔软,这么被触碰了一下,光是看着就会感觉很美很温暖,然后就是从内心最深处衷心祝愿她们能过的很好。

    每个人,不管他是不是十恶不赦,或者是十世善人,他们都是有着做一个好人的潜质的,这种祝福,不带一点亵渎,不带一点污秽,剩下的就是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再踏上自己的旅途。

    只是,这一幕会深深地镌刻在他们的灵魂深处。

    有人拿出手机偷偷地拍着,但也仅止于此了,不会有人煞风景地上去搭讪的,因为在这样美丽的女孩面前,似乎任何带着目的性的搭讪都会亵渎了自己内心对美好的那份向往。

    “姐姐,有人在拍我们呢,我要不要对镜头喊茄子呀?”菜菜忽闪着大眼睛一脸兴奋地问许卿。

    许卿宠溺地点了点菜菜的小鼻子,说:“喊什么茄子呀,我们又不认识他,走啦,你的大哥哥马上就到了,你昨晚就喊着要第一个见到他呢,还不快去?”

    菜菜举起嫩生生的小手一蹦,高兴地说:“好啊好啊!我们去接大哥哥!”

    许卿站起来牵起了菜菜的小手,来到国内出口的地方等着沈重山出来。

    当沈重山从人群里走出来,见到许卿和菜菜这对吸引了不知道多少目光的姐妹花的时候也被狠狠地惊艳了一把,快步走到许卿面前,沈重山先弯腰把见到他就高兴的不行的菜菜抱在怀里,沈重山笑着对许卿说:“这么忙还抽空来接我?”

    许卿脸色一紧,故作姿态地哼了一声说:“谁,谁故意来接你了,是你怀里的这个小烦人精缠着我受不了我才来的!”

    “姐姐骗人!姐姐早上起来的比我还早呢!”菜菜立刻就忠实地履行了自己身为小内奸的角色,大声地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