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79章清除一下碍眼的人
    惨痛的历史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当沈重山的好斗性别充分地激发的时候,那下场和后果是极其可怕的,而现在的二号则成了惨痛的历史经验教训中的一个。

    当两个男人的身体毫无花哨地用纯粹的强度和力量对碰在一起的时候,好像整个山包都被摇晃了。

    轰然一声巨响。

    真正的巨响,就好像是一幢大楼忽然地坍塌了,巨大的声浪在无形的空间中澎湃,两个人周围的地皮整个被掀翻,无数树叶和泥土就好像是被一口气吹气的尘土一样以两个人碰撞的中心点为圆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周围的树木稍微细一些的直接被折断,粗壮一些的也好像遇到了强风一样不得不弯曲下了笔直的躯干。

    这一阵巨大的声浪,一直持续了十多秒才算是挥发干净。

    而此时,出现了一个大坑的原地,二号已经不见了。

    沈重山喘息着,胸口剧烈的起伏站在原地,他的眼神中有着意犹未尽的兴奋,但是显然这个时候的二号已经不可能让他尽兴了。

    因为二号……整个人散架了。

    通过高科技的药物激发自己的身体潜力是一种不计代价的透支,这种透支带来的副作用非常强,哪怕是安稳地度过了药效,接下来所要面对的副作用也是很恐怖的,更何况是在药效激发到了最高峰的时候被整个打散?

    药物确实能从各方面提升二号的身体素质,但是他毕竟不可能真正地完成一次从普通人到超级赛亚人到变形金刚的变化,本质上,二号还是一个人。

    他的身体素质,不可能和沈重山对抗,哪怕是通过这种外力的手段达到了短暂的对抗,可一旦超出了他的身体所能够承受的峰值,他的下场也只有一个……原本就狂暴的副作用成倍地施加在他的身上。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下场?看此时的二号就知道了。

    二号整个人瘫软在地上,身上就好像没有了一根完整的骨头,以至于他看上去整个人是呈塌陷的状态的,好像是人体的皮囊里面包裹着一堆烂肉内脏和碎裂的骨头,软软的像是一个水袋。

    水袋能站起来吗?不可能的。

    他唯一还算是完整的大概就是头骨。

    但是为了缓冲头骨的冲击力,代价是二号的颈椎骨已经找不到一块比拇指更长的碎片了。

    按照常理来说,就算是蟑螂这个时候都死了,但是那药效的作用下,二号居然没有死,甚至连他的意识都恢复了片刻的清醒。

    这本身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在沈重山摧枯拉朽的手段下,二号的神智从不可恢复的深渊中稍微逆转了片刻。

    不管是二号还是沈重山都知道,这片刻之后就是等待二号的永恒的黑暗……等药效一过,不足以支持他的生命的时候,他就会死了。

    二号瞪大了不甘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沈重山,脸上的血红颜色因为身体大量鲜血的流失而迅速泛白,等到了没有一丝血色的时候,大约也就是二号的大限到来了。

    “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你,你到底是谁,你这样的人不可能籍籍无名。”二号张开嘴用嘶哑干涩如同破布撕裂的声音说。

    沈重山走到二号身边蹲下来,歪头看着二号越发苍白的脸色说:“你以为我会满足你最后的怨念而没有牵挂地去死吗?不可能的,我很希望你连走在黄泉路上都在想我是谁,到底是谁。”

    沈重山轻佻的语气和贱贱的眼神让濒死的二号都感觉到一阵气苦,他嘴唇颤抖着,想要暴打沈重山一顿,但哪怕在高科技药物的刺激作用下也没有完成的事情在现在更不可能实现,所以他只能用企图用眼神对沈重山造成成吨的伤害。

    而对于这种伤害……基本上是攻击免疫的。

    “别这么瞪着我,我又不痛不痒,你听说过瞪眼就能把别人瞪死的事情吗?所以你还是节省一点力气想想在你生命最后的时候能做一些其他什么有意义的事,比如有没有遗言要我带给什么人的……你还瞪我,我跟你说过了,你最好听我的劝告,这对你没坏处,你看刚才我就说了如果你配合我的话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但是现在你看你的下场,多惨,对不对?”沈重山语重心长地说。

    看那神态,好像不是在和敌人说话,反而像是循循善诱的长辈。

    二号气的咬牙切齿,但牙齿全部在刚才的震动中被震碎的他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第一次,二号第一次产生了让自己早点去死了算了的想法。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我诅咒你下地狱!”二号近乎疯狂地朝着沈重山怒吼。

    沈重山闻言脸上的笑容更盛,站起来低头看着二号耸耸肩说:“你看,我最喜欢看的就是你这种明明很想打死我但是又拿我没办法的样子,气么?很气吧,气就对了,不气的话我和你浪费时间干什么。”

    二号好想怒喷沈重山一口老血,这个混蛋居然无耻到连自己一个将死之人都要气一顿,但是随着药效的飞快退散,随着身体机能的全面衰竭,在他早就已经破碎的心脏不堪重负地最后一次跳动之后,他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

    二号瞪大了眼睛,瞳孔之中逐渐地失去了所有的神采,渐渐地变得死灰、呆滞,最终,一切悄无声息地消散。

    死了。

    沈重山头也不回地走向了山包的更高处,解决掉了一个,还有两个,如果张少峰给力一些的话,那么应该只剩下一个了,沈重山相信剩下的那个最强的,就在更高处等着自己。

    山顶最高处,带着没有表情的面具小丑的男人背着手面朝之前巨大声波传来的方向,他的身后,是捂着一只无力下垂不断地流血的手臂的四号。

    “二号死了。”一号淡淡地说。

    原本低着头沉默不语的四号闻言身体一颤,没有作声,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眼神里闪烁着无比懊悔和恐惧的神色。

    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竟然发现一号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身体一颤,四号死死地低下头去,用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声音说:“头。”

    一号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仰面对着天空,喃喃地说:“神在天上看着我们,我们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语,神都知道,他用他的慈爱关照着我们所走的每一步,让我们有所衣,有所食,有所行……所以,四号,你是背叛了神,对吗?”

    四号闻言噗通一声跪下来,疯狂地亲吻着一号的脚尖,颤抖着说:“不,不,我不敢背叛神,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而就在一号和四号说话的时候,在不远处,躲在墙角边的沈重山一脸嫌弃地对身边衣衫褴褛跟个乞丐没有什么差别的张少峰说:“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搓样?”

    张少峰闻言脸色一黑,怒道:“那个四号很难缠,要不是我给力的话躺下的是我了你懂吗?”

    沈重山嗤笑一声,说:“你干嘛不说是他怂了跑了?要真的打得话你还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张少峰怒声说:“放屁!我碾压他的好不好?”

    张少峰气坏了,他觉得沈重山蔑视了自己身为飞龙特种部队大队长的尊严。

    “所以我说他怂了。”沈重山眯起眼睛说。

    而此时,一号正低头看着脚下的四号,平静地说:“起来。”

    四号颤抖着站起来,依然低着头不敢看一号。

    “二号使用了药剂,他还是死了,而你,活着,但是你没有使用药剂,你知道用了那药剂之后会比死更可怕,所以你怕了是吗?”一号凝视着四号的眸子,轻轻地说。

    四号越发的恐惧,他浑身颤抖地站在一号的面前,带着哭腔说:“头,对不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再害怕了,我……”

    四号的话没有说完,忽然他的身体震动了一下,面具掉落露出那张因为恐惧而苍白的脸,还有脸上那不敢置信的神色,他缓缓地低下头看着一号已经插入他胸口的手,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一号的袖子。

    一号缓缓地抽出手,手中握着一枚还在跳动的火热心脏,无尽的鲜血从心脏和伤口处喷涌出来,就好像是喷泉一样带走四号的生命力,一号淡然地看着四号,说:“神会原谅你,他无所不包,无所不容,但是我却不能容忍任何一个背叛神的信徒,自从他们有了邪恶的念头开始的那一秒,他就已经不配作为信徒跟随着神的脚步,所以……去吧,回归到神的身边,让神光沐浴你邪恶丑陋的身体,净化你污秽不堪的灵魂。”

    话落地,人落地。

    一号转头看向沈重山和张少峰的位置,轻声说:“我已经清除了我这边碍眼的人,那么你是否可以过来和我决斗了?这正是你所期待的不是吗?”

    张少峰浑身一震,他觉得一号的话一定是对自己说的,哎,高手到哪里都是高手,没办法,能者多劳吧……他表情深沉地站起来,刚要对沈重山说两句宽慰的话,却见到后者正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胸口心脏的位置,似乎在考虑是不是也要清除一下碍眼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