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83章完美的贤惠妻子
    因为菜菜有一张100分的试卷作为底气,加上之后回来的林墨浓和许卿都十分开心晚上终于有了一个人代替她们去帮菜菜盖被子,于是沈重山很郁闷地被两大一小三个女人一脚踹进了菜菜的房间里。

    菜菜的小床是标准的小床,一米五的床给沈重山怎么睡都不够,实在感觉不舒服的沈重山扛着咯咯直笑的菜菜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洗过澡擦着头发出来的沈重山看见小人儿整个躲在被窝里,就露出一张嫩生生的脸蛋儿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于是说:“你还不睡觉呢,你的姐姐可说了十点之前你必须睡觉的,现在都九点半了。”

    “才九点半呢,人家睡不着呢,大哥哥来给我讲故事吧。”菜菜扭了一下身子,对沈重山撒娇道。

    沈重山掀开被子钻了进来,被窝里暖暖的满是小人儿身上的香味,哈哈一笑,沈重山说:“行,给你讲个故事。”

    于是沈重山开始搜肠刮肚地想自己有什么样的故事比较适合在这种时候拿出来讲,但是想了半天,他忽然发现自己能拎出来说的也就是以前在国外的那些破事,但你总不能对一个小丫头讲怎么杀人比较方便从什么地方下刀子能让鲜血少溅一点出来吧?到时候不用别人,许卿就会第一个杀了自己……于是很悲哀的沈重山干咳一声,说:“要不,我给你找本故事书?”

    原本还满心期待沈重山能说个精彩故事的菜菜顿时不乐意了,嘟着嘴说:“不要呢,故事书里的故事我都会背了,大哥哥你快点给我讲一些我没听过的拉。”

    沈重山头疼地揉着鼻梁,说:“我也没有什么好的故事啊……你要听什么?”沈重山决定开始发挥自己瞎掰的本事现场编一个了。

    菜菜大眼睛轱辘一转,兴奋地说:“要不大哥哥给我讲一个鬼故事吧!”

    “……睡觉。”

    “不要嘛,不要嘛,才九点半睡什么拉,大哥哥你为什么不讲鬼故事!”

    “……因为我也怕啊。”

    “咯咯,大哥哥你讨厌死啦。”

    一夜过去,第二天早上沈重山起床来的时候小丫头还要赖床,看时间确实还比较早,沈重山就没有打扰她,自己一个人起来了,下楼来看见的却是已经起床在厨房忙碌的林墨浓。

    坦白地说,这个别墅里人不多,加上他也就四个人,能做饭的或者说做出来的饭不会毒死人的就他和林墨浓两个人,而林墨浓经常要出去拍戏所以一般情况下做饭这样的事情都是他来的,但林墨浓只要在家,都会主动去买菜做饭,这个女人对此一点都不觉得累和不耐烦,用许卿的话来说就是不像沈重山一样苦大仇深跟上刑场一样难看的脸,甚至林墨浓很多时候都把下厨做饭当成了休息的一种方式,她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放松方法,比如这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温暖灿烂的阳光从明净的玻璃窗外面投射进来,铺洒在地面上,照耀得穿着围裙踩着拖鞋的林墨浓如同精灵一般美丽。

    在沈重山看来,许卿什么都好,哪怕是有不会的也一学就通,几乎就是个全能的学霸型天才,但就是在厨房这么一亩三分地这个女人是一点尊严都没有,怎么学都学不会,连个基本的西红柿鸡蛋汤都不会,而在沈重山在内绝大多数男人的心目中,一个漂亮,能下厨带孩子的贤惠女人才是自己媳妇的最佳人选。

    可惜的是这个社会上这样的女人越来越少了,但凡有点姿色的女人都忙着化妆逛街买衣服打扮自己去酒吧或者宴会上钓凯子,谁还会把自己丢进这油盐酱醋中消磨自己的美丽青春?

    相比起来,林墨浓简直就是最完美的妻子人选。

    性格温和,像是个大姐姐,成熟又有风韵,还会做饭,总是包容着一切,无时无刻不在,无时无刻不温暖美丽的一个女人。

    沈重山看着看着,都有点看傻了。

    而林墨浓也发现了在厨房门口的沈重山,回眸一笑,明媚的阳光成了她的背景,这一笑简直倾城。

    走到沈重山身前,林墨浓眨了眨眼睛,伸出还沾着面粉的手指在沈重山的脸上划了一下,看着沈重山脸上留下的痕迹咯咯一笑,说:“看什么呢?大清早的就在这里发呆?”

    “我觉得我要是结婚的话,一定要把你娶回去。”沈重山认真地说。

    “小卿,你起床了?”林墨浓忽然对着沈重山身后说。

    而猝不及防的沈重山被小卿两个字眼吓得要炸毛,几乎是原地跳起来转头刚要解释,但空荡荡的楼梯哪里有半个人影,听着林墨浓那清脆的笑声,沈重山哪里还能不知道自己被这大明星给秀了一波演技,恼羞成怒的沈重山呲牙咧嘴地说:“你胆子不小啊!敢耍我!”

    “你胆子才不小呢,大清早的说什么胡话敢调戏我?”林墨浓不甘示弱地回瞪了沈重山一眼。

    “……”顿时没了底气的沈重山哼哼两声,摇头晃脑地回去洗漱去了。

    看着沈重山的背影,林墨浓无奈地说:“记得叫大懒虫和小懒虫起来,都几点了还赖床,等会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晚了又要火急火燎地不吃早饭了,我今天可是精心准备了自己做的灌汤包的。”

    沈重山闻言眼睛一亮,林墨浓的灌汤包可是一绝的手艺,连他这个嘴刁的不行的人尝了一次之后都觉得三日不知肉味,想到今天又有灌汤包吃的他屁颠屁颠地跑回来就凑到了灶台上说:“先给我一个尝尝……”

    可刚伸出脖子,一只白嫩嫩的小手就拎着沈重山的耳朵把他滴溜到后头去了,“还没做好刚放上去蒸呢,快点去叫她们起床啦。”

    推着沈重山的后腰把他推出厨房,林墨浓一转身靠在厨房的墙壁上,轻轻地喘了一口气,用刚洗过还沾着水渍的冰凉小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的林墨浓嘴里喃喃自语,也不知道在说一些什么。

    洗漱之后,沈重山来到房间里敲敲门,推开门对着床上蜷缩成一小团的菜菜说:“小懒虫,起床啦。”

    被子拱成的一团动了动,然后传来菜菜哼哼唧唧的声音。

    摇摇头,沈重山关上房门,转身来到许卿房门外,照例敲了敲,推开门进去。

    “大懒虫,起床啦。”

    昏暗的房间中,幽香扑鼻,沈重山一边说话一边使劲地吸着香气,而才说完,还没来得及多吸几口香气,就见到从房间深处一个白花花的枕头以迅雷不及眼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冲了过来。

    被一个枕头砸了一脑袋的沈重山黑着脸吼道:“你这样的女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嫁出去的,谁疯了才会娶你……”

    在第二个枕头砸过来之前,沈重山迅速关上了房门……

    把叫醒这两个懒虫的任务还给林墨浓,沈重山出门开始晨跑。

    虽然现在不用跟之前在国外一样跟疯狗一样压榨自己的体力,但是必要的锻炼还是要的,类似每天早上的三公里长跑沈重山可是在任何时候都没有间断过,晚上睡觉之前一般再来几百个俯卧撑之类的运动,这些对于他来说完全算不上什么强度甚至连锻炼都不算,只是保持身体别生锈了而已。

    可似乎是注定了今天不会是平静的一天,沈重山刚出门就见到一个人影蜷缩着可怜巴巴地蹲在别墅的铁门外面。

    安澜园的别墅最差的都起价四千万以上,这样的别墅怎么豪华都不过分,而独门独院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在许卿住的这处别墅外面,很欧式风格的铁栏门,五米多宽,两米三的高度,当然了与其说是起到防盗的作用不如说装饰更多一些。

    本来安澜园里一般是不会有闲杂人等出现的,来往的多半是有些身份地位的人,就是穷亲戚来到这样的地方也会矜持和自觉很多,像是眼前这样带着套帽双手插在袖筒里蹲在地上就差个破碗就能去天桥底下创业致富的人是极少极少见到的。

    沈重山走上去一看,乐了,这不是张少峰么。

    “师父,你终于来了。”张少峰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沈重山,那模样惨淡的不行,跟和主人走失了的流浪狗似的。

    沈重山哭笑不得地说:“大清早的你在这干什么?”

    沈重山一边说一边给张少峰这便宜徒弟开了门,他也不奇怪张少峰是怎么知道他住在这里的,这货好歹是飞龙特战大队的大队长,实权中的实权少校,校级军官总归有些本事的,更何况还有一个陆清影这样的妹妹,要知道他住在哪里太简单了。

    “来找你啊,我这个徒弟不能白当啊!当然要来早早地孝敬师父您了,嘿嘿嘿。”张少峰一脸溜须拍马地说,看看人家这个说话的艺术,明明是心急火燎地想要上门来学本事来,结果却硬生生地给说成了上门来孝敬人来的,这话说的就是让人舒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