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85章怒开地图炮
    一百斤的绑腿跑五公里,这还只是开胃菜,等到了差不多晌午时分的时候,张少峰已经被沈重山一顿操练练得趴在地上只有进的气很少出的气了,看着连说话的力气都不剩多少的张少峰,沈重山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惊讶的,他本以为张少峰在一个小时之前就受不了了,但是没想到这个小子居然还真的有几分顽强的意志力,居然硬生生地支撑到了现在。

    不过也是,不管怎么说飞龙特战大队都属于国内顶尖的特种队伍……最起码明面上是这样的,而且也经常代表着国家军人的荣誉去国外参加各种特种部队的比赛,也算是一种常规的炫耀国家武力的方式,这样一支队伍的大队长,要是真的连一点本事都没有,那反而奇怪了。

    眼见张少峰已经到了极限,沈重山也算是稍微放过了他一马。

    当听见体能训练到此结束的张少峰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就算是依照他的身体素质,到了这个份上也是真的感觉吃不消了,都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被训练的这么辛苦了,可这还是第一天给这个师父训练,要是第一天就认怂了的话,张少峰觉得自己也真的没有什么脸了。

    许卿她们早就忙去了,而林墨浓也出去参加一个商业活动,所以家里就剩下了沈重山和张少峰两个人,去冰箱拿了一瓶水丢给张少峰,沈重山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远在京城的赵力王打来的。

    显然,赵力王依然还不习惯和沈重山说话,看这个电话就知道了。

    刚接通电话沈重山就听见赵力王硬邦邦地说:“我姐让我告诉你吴家派了几个人去找你的麻烦,让你注意一些,那些人都有些本事,而且都有点背景,要是闹出了乱子不太好收拾。”

    话说完,赵力王直接挂了电话,都不等沈重山回应一声。

    看了一眼不远处趴在沙发上跟一条哈士奇一样吐着舌头直喘气的张少峰,沈重山到是一点都不担心,赵力王简短的一句话透漏出了很多消息,吴家的人,肯定是梁双刀把吴晖的死或明或暗地推到了自己的头上,这并不奇怪,梁双刀要是不这么做才诡异,而吴家派出来的人肯定也不会是什么简单的货色,说不定是带着一些敏感身份来的也说不定,到时候这些人要是找自己的麻烦,自己把他们弄出个好歹,这反而撞进了梁双刀和吴家的下怀,他们就有充分的理由用国家机器来对付自己了,法律嘛,杀人犯法,要是杀的是国家公职人员,那往大了说可是泼天的大事,给你按个那什么反的罪名都不奇怪,而要是自己被动忍受的话……自己是这样的人吗?

    要是说这个事之前还能让沈重山郁闷一会的话,现在这段时间张少峰还在这,那就完全不是问题了。

    对付这些世家子弟的手段,用世家子弟来反击才是最正确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钻进了一个大坑的张少峰休息了一阵就被沈重山拎起来继续操练,这些常年坚持体能锻炼的人身体素质极好,能量消耗的慢,恢复的却快,因此十来分钟已经足够他休息了。

    一天下来,张少峰最后是爬回去的,要不是沈重山被许卿告知要他去接菜菜放学的话,张少峰解脱的时间估计还要再晚一些。

    开车来到了学校门口,沈重山老远就见到了菜菜在校门口使劲地挥手,走下去把小丫头接上车,菜菜高兴地对沈重山说:“大哥哥,我才出来你就到了呢。”

    沈重山笑眯眯地说:“那是,我可是很准时的。”

    “可是你迟到了三分钟呀。”菜菜指着车中控屏幕上的时间说。

    “……学校的老师就教你怎么跟我抬杠了吗?”

    小丫头正是嘴馋的时候,路边见到了一家哈根达斯的店就嚷嚷着要去吃冰淇淋,对此沈重山到是没有许卿那么严格的要求,小孩子嘛,不贪玩不贪吃还能叫小孩子?什么健康什么的,只要不多吃这些东西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沈重山直接就靠边打算停车。

    不过因为附近是交通管制区,不准在路边停车的,所以沈重山让菜菜下车自己进去先点冰淇淋,他自己则去停车。

    到附近的停车场停好了车,沈重山刚走进店里就听见了菜菜的哭声。

    沈重山闻言眉毛一拧,脸上挂上一片黑,走到收银台看见菜菜可怜巴巴地站在旁边抹眼泪,见到沈重山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伸出小手就要抱抱。

    “大哥哥,他,他欺负我。”躲在沈重山怀里的菜菜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扭头手指一指旁边的年轻男人就开始告状。

    沈重山看去,这个年轻男人大约二十来岁,戴着鸭舌帽,穿着连帽衫,牛仔裤和运动鞋,看起来很普通的大众装扮,但是他的眼神却让沈重山很不喜欢,用文艺一点的形容就是这双眼神很邪恶,好像是一头时时刻刻都在谋划着什么见不得人目的的老狼,让人看了就浑身不舒服。

    一张原本还算是阳光的脸却配上了这副让人阴森森的眼神,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的诡异。

    “菜菜,他怎么欺负你了?”沈重山扭头给怀里的小可怜擦眼泪,问到。

    “他刚才说要给我买糖吃,让我跟着他走,我说不要,他就想要拉着我,还说请我吃冰淇淋,我才不要,大哥哥会给我买的……你看他都抓疼我了。”菜菜委屈地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为了增加自己的说服力,还伸出自己的胳膊,沈重山果然在那嫩生生的胳膊上见到了一个红印,这明显是被人用力气抓过之后才会留下的。

    菜菜这丫头的皮肤太水嫩,稍微用力抓一下就会留下一道印子,要好一会才会消散过去,而这个时候,直接成了这个年轻男人的罪证。

    人贩子?这是沈重山的第一个反应,他瞄着这个男人的眼神更危险了,好像一头老虎,在保护自己领地里的小崽子。

    年轻男人似乎完全不在乎沈重山那不客气的眼神,他摆摆手,开口说:“你误会了,我只是见到这个小朋友很可爱,情不自禁地邀请她而已。”

    这一开口,沈重山的表情就古怪了起来,这生硬的口音绝对不是一个华夏人的口音,明显是个外国人。

    “哦,对了,我是霓虹人。”年轻男人说出自己的国籍的时候明显带着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我就说嘛,华夏人怎么会一开口就一股屎味,一听就不是本地的味道,原来是那啊,就是那个总喜欢拍一些奇怪电影的国家?”沈重山嗤笑道。

    这话一开口,原本还在周围看热闹的不明围观群众顿时乐了,人群中传来不少压抑着的笑声,看向年轻男人的眼神也变得暧昧莫名,似乎在努力地回忆着这个男人是不是自己看过的某部电影里头的男主角什么的。

    年轻男人的脸色涨得通红,他恼怒地瞪着沈重山用蹩脚的华夏语说:“你这是歧视!”

    沈重山冷淡地说:“歧视你什么了?你们好意思干还不好意思给人说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也不用自卑,毕竟你们电影闻名世界嘛,也不知道是多少青少年的人生导师。”

    年轻男人死死地握着拳头,咬着牙阴狠地瞪着沈重山说:“你再说一次!”

    沈重山乐了,这货是想打架还是怎么的,要是这么想的话还好了,他也这么想的,“怎么的,听不懂人话要我再复述一遍?不乐意了?不乐意你来打我啊!”

    就在年轻男人想要冲上来的时候,一个穿着西装制服的中年女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拦在他身前,一脸赔笑地对沈重山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两位,你们都是我们店里的客户,你看在这里起了什么冲突也不太好吧,要不这事就先这么算了,息事宁人,息事宁人嘛。”

    沈重山冷眼看着她说:“你是什么人?”

    女人一脸笑容地说:“我是这里的经理……”

    话还没有说完,沈重山就抢白说:“你是华夏人吗?”

    女人脸色一紧,感觉今天的这次事情大概不太好处理了,但还是下意识地点头。

    “是华夏人,还是这家店的经理,就是这样的身份的你在看见一个霓虹人欺负你的同胞,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选择了袖手旁观,现在却出来装好人要我息事宁人?合着要是这个人贩子真把人拐走了这也跟你们店里没有关系是不是?”沈重山厉声道。

    沈重山的声音响亮,严厉而不容置疑,女经理的脸色变得极为精彩,天知道,之前她虽然注意到了菜菜在哭,但是真不知道这什么人贩子的事情,普通人哪里会想到这样的事情能发生在自己身边?充其量就以为是小孩子闹脾气,结果谁知道闹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于是被沈重山这么一顿说,她居然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任何解释都显得很苍白。

    “还有你们,现在看热闹挺起劲,刚才看到一个孩子在哭的时候你们谁问过一声了?难道我们国家的传统美德在你们身上就剩下了看热闹的能耐?”沈重山毫无征兆地开启了地图炮,指着周围的人大声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