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88章场面无法控制了
    时间回到几分钟之前。

    富丽堂皇的包厢内到处都充满了奢华的味道,在这贵到了用沈重山的话来说简直就是抢钱的酒店,一般吃饭的房间其实就是一个特大号的套房,有卧室有卫生间甚至还有休息娱乐室,外面是一个用屏风挡起来的大厅,大厅中间摆放着一张大桌子,这个时候,这张桌子周围坐着好几个人。

    张少峰绷着脸坐在这里,而赵飞燕也赫然在列,除了他们之外,剩余的都是霓虹人,为首的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中年男人,男人身穿着一身很传统的浪人服饰,这样的衣服如今在霓虹国内都很少见到,更多的是作为一些假日的时候习俗才穿,但是这个男人却好像习惯于整天穿着这身衣服,国字脸,板寸头,形象威严的他穿着一身浪人服饰坐在上首,不说话都给人一种莫大的压力。

    而除了他之外,那天沈重山在哈根达斯店遇到的江川和那个长相平凡的女人也在,另外还有两个男人,他们笑容满面正用霓虹语交流着什么,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他们哈哈大笑,装作不经意之间看向赵飞燕的眼神充满了淫邪和龌龊,赵飞燕面无表情,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而张少峰则绷着脸,眼神中满是怒火。

    “斯谷一,江川君,你这么说来的话我更感兴趣了啊,等这次在这里解决完这些华夏人,我就跟着你一起好好地去玩玩。”一个男人嘿嘿笑着对江川说。

    江川脸上掠过一丝得意,慢条斯理地端起了茶水喝了一口,说:“这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坂田君,虽然我也是第一次来到华夏,但是我的哥哥曾经在华夏待过,上一个十年的比赛也是我哥哥来参加的,他说过,在这里只要你亮出你是霓虹人的身份,那些华夏人就会想方设法地讨好你,哼,没有想到战争已经过去了几十年,这些可怜的华夏人还是没有一点自尊心。”

    这话虽然是用霓虹语说的,但是在座的不管是赵飞燕还是张少峰都听得懂霓虹语,两个人又恰好都是军人,他们听见这话顿时就怒气爆发了,张少峰阴着脸盯着江川说:“华夏人中有尊严的比比皆是,你们遇到的只是一些没有骨头的软蛋,难道你们霓虹国就没有这样的人了?当初a国朝着要灭你们全国家丢了2个原子弹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哭着喊着要投降求饶,你们只是战败国哪里来的资格耀武扬威?还有,你们现在在华夏的土地上,受到华夏的法律管制,我奉劝你们最好遵守我们华夏的法律,否则不管你们是谁,都要被判刑。”

    听了张少峰的话,江川和其他几个霓虹人脸色都不太好看,毕竟他们是战败国没错,而这对于一直秉持着为天皇效忠武运长久的武士道精神的他们来说是最大的伤疤,江川怒骂一声道:“八嘎混账,要不是那些懦夫贪生怕死,我们真正的霓虹人一定宁为玉碎也不会投降,你们华夏这个战胜国有什么了不起,不还是给我们霓虹打得近乎亡国,要不是a国和h国的话,你们有什么资格坐在战胜国的位置上!八嘎混账,气死我了!”

    随着江川的话,另外几个霓虹人脸上的表情也稍微好看了一些,之前那个和江川说话的坂田笑着把江川拉了下来坐好,说:“江川君,不要这么生气,我记得他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我们也不用等十年那么长,你看,马上比赛就开始了,反正他们华夏人已经连续输了好几十年,这次肯定也不会有意外的,到时候你好好地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强大的霓虹武士道精神就行了。”

    坂田的话让江川极为满意,使劲地点着头说:“哟西哟西,你说的对,很快我们就要教训他们了。”

    张少峰和赵飞燕的脸色极其不好看,特别是张少峰,虽然他是沈重山的徒弟,可是这几天光被虐了,装逼嘴炮的本事是一点都没有学到,在这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时候,张少峰气的不行却没有办法,他只能寄托沈重山快点来,狠狠地打击一下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霓虹人的嚣张气焰。

    而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

    江川起身去开门,可没多久他就阴沉着脸回来了。

    坐在他旁边的女人问:“是什么人?”

    “一个不知所谓的无聊的人。”江川当然不能主动把那天的糗事拿出来说,含糊地回答过去了。

    别人只当是敲错门了,也没有多想,坂田转头看着张少峰,皮笑肉不笑地说:“张少峰君,你不是说还有一位客人要来?怎么现在还没到?”

    “可能在路上堵车了吧。”张少峰不确定地说。

    而就在张少峰打算打电话给沈重山问一下的时候,他忽然听见了门外传来沈重山的声音。

    “开门开门,快开门,我要进去装逼,快开门让我进去装逼!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装逼!”

    这声音不但张少峰听见了,在座的其他人也都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赵飞燕脸色一变,其他人表情古怪,特别是江川,脸色好像吃了大便一样难看,至于张少峰……他嘴角抽搐,完全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起身去开门……虽然很希望沈重山来制裁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霓虹人,但是……真的好丢人啊。

    左看看右看看,张少峰见好像没有人打算去开门的样子,于是一咬牙,站起来去开门。

    “你去干什么?”江川忽然说,他盯着张少峰的眼神就好像盯着要把自己的杀父奸妻仇人给放出来的恶人一样。

    “我说的客人来了。”面对江川,张少峰顿时收起了尴尬的表情,正色说道,说完,他挺胸抬头地就去开了门。

    打开门,沈重山差点一拳头砸在张少峰的脸上。

    “我说师父,你怎么才来,还有,你刚说的是什么啊,太丢人了!”张少峰苦着脸说。

    沈重山瞪了张少峰一眼,说:“那个霓虹人我认识。”

    张少峰惊讶地看着沈重山,刚要问,却被沈重山摆摆手阻止了,沈重山笑嘻嘻地说:“让我来吃饭,我来了,你还不让我进去?”

    虽然一肚子的问号,但张少峰也知道现在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让开了路之后让沈重山进门来。

    沈重山一进门,见到赵飞燕眼神古怪地看着自己顿时就乐了,“你也在啊。”沈重山一脸遇到老熟人的开心表情,很自然地就过去凑在赵飞燕身边坐下,热情地说:“真没想到在沪市还能遇到你,上次在京城那是你的地盘,这次你来了沪市,我是东道主,可要让我好好地招待你一下,话说你来沪市干什么?”

    赵飞燕皱眉看着沈重山说:“你怎么来了。”

    “他请我来的啊。”沈重山指了指张少峰,很自然地说。

    而此时,江川忍不住了,他豁然站起来大声说:“张少峰君,这就是你说的客人,对不起,我们很不欢迎你的这位客人,现在我要请你的客人出去!”

    张少峰怒气冲冲地瞪了江川一眼,对沈重山用华夏语说:“师父你看,这个霓虹人一直都在装逼,场面已经控制不住了。”

    想了想,张少峰又补充道:“你可要帮我做主啊。”

    沈重山闻言可就不太开心了,这个霓虹人爱装逼他管不着,可不能在自己面前装逼啊,你听听你听听,这个霓虹人说的都是什么话,居然在自己媳妇开的酒店里让自己滚出去,这还是人话吗?正要告诉这个霓虹人这家酒店都是自己媳妇的,该滚的是他们的沈重山刚要说话,却被始终没怎么开口的赵飞燕打断了。

    “你恐怕不能请他离开。”赵飞燕淡淡地说。

    对于赵飞燕,江川似乎很是忌惮,他盯着赵飞燕阴沉地说:“赵飞燕小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这个人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赖混蛋,他没有资格和我们坐在一起用餐。”

    “他是不是无赖混蛋我不知道,但他却是这一次十年论战的正式参赛选手,而相比起连正式选手都还不是的你们,你们的确没有资格请他离开。”赵飞燕用平静的语气丢下了一颗超级大炸弹。

    江川愣了,霓虹人都愣了,连始终都坐在最上首一言不发的中年男人都惊讶地看着沈重山,而沈重山身边的张少峰更是一副活见了鬼了的表情惊恐地看着沈重山。

    这尼玛是什么桥段?一个无赖混蛋忽然就成了十年论战的正式选手,这对江川的冲击不亚于碰见一个乞丐他刚踢了一脚一大群人就冲上来给这个乞丐黄袍加身山呼万岁一样。

    “师父,你……你?”张少峰结结巴巴地想要向沈重山征询刚赵飞燕所说的事情的真实性,虽然很清楚赵飞燕这样的女人不可能信口雌黄,但他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实在太意外,身为圈内人,他很明白十年论战的正式选手意味着什么,十年论战随着华夏的连跪几十年,已经成了华夏江湖门派的雪耻之战,再输下去那些深山老林里的老头子都没有办法咽气下去见祖宗了,所以这一次挑选出来的选手都是华夏最顶尖的好手,他们这些跑前跑后的包括江川在内,其实都没有一个正式身份……不够格啊,因此忽然听见沈重山居然是其中之一,张少峰才这么惊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