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89章虐成渣
    江川眼神复杂地看着沈重山,有凶恶,有愤怒和憎恨,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十年论战,其实不管是对于已经连跪了几十年的华夏还是已经连胜了几十年的霓虹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每一次输赢,绝对不仅仅代表着面子上的荣誉和一些给参赛选手的奖励……尽管那些奖励很让人眼馋,但是比起论战背后代表的利益,那些奖励对于一个团队甚至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并不算什么。

    论战分胜负,胜的一方能够从输的一方得到非常多的资源,这些资源才是霓虹和华夏真正矛盾加深的根本原因。

    因而,霓虹每一次选择参赛选手都是非常慎重和有针对性的,江川他们一行人作为这一次参赛的一个团队,其实只是属于中等偏下的而已,类似的团队还有好几支,总共有将近一百多个人,而这一百多个人里最终能被确定为正式参赛选手的,因为赛程的限制只能有十个人。

    他们这支队伍里,除了团长已经确定必然会担任正式选手之外,包括江川在内其实他们都清楚自己几乎是没有希望的,因为他们的实力还不够。

    因此,江川看待沈重山这个正式选手的眼神很复杂。

    江川确实没有想到,这么一个不讲道理的无赖混蛋,居然会是自己做梦都想要成为的正式选手……这么说起来,他似乎还真的没有资格请沈重山离开。

    而面对江川复杂的眼神,张少峰那震惊莫名的眼神,还有满桌子除了赵飞燕这个始作俑者之外所有人的注目,沈重山却显得很平静……他没法不平静,坦白地说,这次所谓的论战,要不是早就和赵飞燕达成了协议,他是真的懒得搀和这种浑水,历史经验教训告诉他,但凡是利益关系这么重大的比赛,搀和进去了肯定是坏处多过于好处的,比如你看江川现在的眼神,就恨不得把自己给生吞了……

    “啊哈哈,这菜都上齐了你们怎么都不吃?被浪费了,快吃快吃,哇,这富贵吉祥虾可是很贵的,既然你们都不动筷子,我就先不好意思了啊……”沈重山一边说着,一边旁若无人地伸出了自己的筷子……

    所有人都表情古怪地看着沈重山一个人在那胡吃海塞,让人忍俊不禁的是这货自己吃的欢居然还不忘给身边的赵飞燕夹一些,到是有绅士风度。

    看着沈重山稀里呼噜地吃菜,那些名贵的菜肴一道道就好像是倒猪食一样地被倒进嘴里,江川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为了在团长面前好好地表现,这顿饭可是他掏腰包买的,要是平日说起来,这顿饭的价钱虽然不便宜,但是他咬咬牙也就认下来了,有了这么一个能在团长面前讨好又能在华夏人面前装逼的机会比起这些钱可更有价值,但是现在眼下的情况却变成了自己放血让沈重山来爽来了,这让江川的心里怎么能平衡的了。

    但是他又放不下架子和沈重山抢,于是他皮笑肉不笑地端起了酒杯,慢慢地喝了一口压下自己心里的怒火,装作不经意地说:“这位先生,你既然是正式参赛选手,一定来历非凡吧?能不能和大家说说你师出哪个门派?”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江川都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欢呼一声了,因为华夏和霓虹的论战持续了几十年,而华夏也输了几十年,华夏如今剩下的江湖门派就那么可怜巴巴的一小群,真说起来,这些门派但凡还算叫的上名字一些的几乎都被霓虹吊打过,因此江川认定沈重山必然也是其中一个门派之一出来的,自己挖好了这个坑,只要沈重山一回答,那么自己就可以把他们门派被吊打羞辱的历史挖出来好好地奚落嘲笑一顿了。

    江川浑身激动得微微颤抖,他兴奋地看着沈重山就期待着沈重山朝着自己挖好的大坑里头跳。

    而面对激动的江川,还有同样露出好奇神色的其他霓虹人,沈重山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好像因为嘴里的东西太多了一时半会不太好说话。

    吗的,哪里来的土包子上辈子是饿死的吧?尽管内心极其鄙视沈重山,但是江川为了让沈重山跳下自己的坑,还是做出耐心等候的样子。

    吧唧吧唧着嘴,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沈重山吞咽下嘴里的食物会回答江川的问题的时候,沈重山又塞了一块小牛肉到嘴里,继续吧唧吧唧……

    草!

    江川觉得自己彻底地被羞辱了,他愤怒地瞪着沈重山。

    而旁边稍微知道一些沈重山这人品有多贱的赵飞燕和张少峰也明白过来沈重山就是在把这群人当猴子耍,赵飞燕还好,张少峰咧着大嘴跟马哈鱼似的,闷笑个不停。

    好不容易再次把食物吞咽了下去,沈重山抹了一把嘴,这才看向江川,眨巴着眼睛问:“你刚才说什么?”

    “……”如果坐在江川的身边的话,就一定能听见他把牙齿咬的格格直响的声音……江川觉得自己从头到脚,从头发叫脚指甲盖都被沈重山给翻来覆去地羞辱了个遍,在愤怒之后他死死地压抑着自己的怒气,他知道自己的团长在,此时自己绝对不能首先失态,否则的话会被团长认为是不堪重用的人而赶回霓虹,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在做了两个深呼吸之后,他继续重复了一次问题,“我是问这位先生,既然你是正式选手,那么能不能告诉大家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我们团长十年之前上次论战的时候来过,虽然不是作为参赛选手,但他也接触过那一次多数的华夏门派,说不定还有些渊源。”

    那不苟言笑的中年霓虹人闻言深沉地点点头,两个嘴角下拉嘴唇微微上翘,做出十分满意的表情,江川这话不但突出了他的地位,还着重说明了他是两次来华夏论战的老前辈,享受着自己队员那崇敬的眼神,这让他十分的满意。

    而沈重山却连看都没有看那位团长一眼,听完了江川的话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你问我能不能告诉你我的门派啊?那行,我的回答是……不能!”

    轰……这是江川的心脏和灵魂炸成碎片的声音。

    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人居然可以无耻和让人生厌到这样的地步,他盯着沈重山,如果眼神能够变成激光的话,江川此时内心的愤怒值几乎可以让他瞬间把沈重山给烤熟了,但是可惜……并不能。

    不能!不能!不能!

    这是正常人面对这样的问题时该给出的回答吗?说好的华夏人都十分以自己的师门为傲呢?说好的华夏人都十分谦虚恭敬呢?说好的……麻辣隔壁的!江川的胸口极速起伏,那表情狰狞的要吃人。

    “你这么凶巴巴地看着我干什么。”沈重山警惕地看着江川,心里却乐开了花,这货不是假装不认识自己以免那天被自己一脚踹飞的丑闻暴露出去么,自己从来就是个乐善好施的人,既然他假装陌生人,那么自己也配合他把戏演下去好了,看谁先气的爆炸。

    杠上了!

    真的杠上了!

    张少峰看着剑拔弩张的江川,几乎要欢呼出来了,从打一开始他就被这群霓虹人特别是这个江川的冷嘲热讽气的要冒烟,现在沈重山来了,果然杠上了,这个江川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主动找沈重山放嘴炮,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张少峰可是清楚地知道一旦开始放嘴炮,沈重山的威力可是最少火箭弹覆盖式打击级别的,跟江川这种隔着一个山沟沟扔扔手榴弹的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虐成渣啊!

    干咳一声,沈重山很无奈地耸耸肩说:“你别这么生气嘛,你要是真的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好了,我是你野爹门的首席大弟子,你可以亲切地叫我一声大野爹。”

    纳尼?我是你野爹门是个什么鬼?

    纳尼?大野爹又是个什么鬼?

    苦逼连华夏日常用语都说不流畅的江川当然不明白野爹这个词汇在博大精深的华夏词汇中是什么意思,他满脑袋问号,下意识地说:“大野爹?”

    “乖,等会给你买糖吃。”沈重山笑眯眯地说。

    “哈哈哈哈哈!”第一个打破这场大戏的是张少峰,这货一脸笑炸了的表情趴在桌子上笑得浑身乱颤,压根没一点形象可言。

    而连赵飞燕都表情古怪,特别是当江川下意识地叫出那一声野爹的时候,饶是她的性子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虽然立马就收敛了起来,但还是笑了。

    从赵飞燕和张少峰的反应中,江川心里咯噔一声意识到了不好,扭头看着身边自己团队中华夏语最好的女同伴,却见到后者一脸同情地看着自己。

    “混账,野爹是什么意思?”情急之下,江川用霓虹语问。

    等那女人给江川解释了野爹的意思,江川整个人小宇宙都爆发了。

    “混蛋!不要拦着我,我要杀了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