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99章凌晨十二点的直升机
    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守纪律,守纪律可以从很多方面来体现,比如准时

    沈重山算是他娘的见识到这些个军人变态一样的守时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

    当夜里十二点,穿着睡衣拿着手机叼着牙刷的沈重山目瞪口呆地见到一架直升机直接降落到安澜园别墅门口的院子上时,他整个人都要疯了。

    “尼玛的什么意思啊!?要打仗了?!”沈重山拿出了嘴里的牙刷,满嘴泡沫地对从直升机上跳下来的赵飞燕吼到。

    不管是谁,在半夜十二点自家院子里忽然来了一架直升机心情都不会平静的。

    赵飞燕面无表情地走到沈重山面前说:“现在十二点了,已经是我们约定好的第八天,之前说好了给你七天的时间安排,现在时间到,你应该跟我走了。”

    沈重山气笑了,他指着自己说:“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适合跟你出远门吗?”

    赵飞燕皱眉看了一眼沈重山的样子,眼神里闪过一抹笑意,然后迅速消失不见板着脸说:“你马上去换好衣服把牙刷完,另外你的胡子该剃了。”

    沈重山一头黑线,顿时就不能忍了,他忍无可忍地说:“你这半夜三更的连个通知都没有开着直升飞机到我家来就要拉我走,强抢民男不说居然还嫌弃我胡子拉碴?”

    赵飞燕严肃地说:“我通知你了,七天之前。”

    “”

    沈重山愤恨地转身进屋,跟这样的女人实在是没法聊了。

    正在浴室里面刷牙呢,赵飞燕自顾自地走了进来,锃亮的皮鞋踩在光洁的地板上,她旁若无人地四处环顾,说:“你这里挺大的啊,装修这么豪华,还是在沪市的黄金地段,这别墅不是你自己买的吧?”

    “当然不是了,我媳妇买的。”沈重山得意洋洋地说。

    “吃软饭吃到你这么理直气壮的也是少见。”赵飞燕不客气地说。

    沈重山切了一声,刷好牙想了半天,还是拿起了剃须刀开始刮胡子,一边刮胡子沈重山一边说:“明明能靠脸吃饭我干什么要累死累活的?干啥不吃饭啊,吃软饭吃的好那也是本事。”

    “说的到也是,吃软饭首先要牙口好,牙口好到你这样地步的也少见。”赵飞燕在门口说。

    沈重山的脑袋从浴室的门后面钻了出来,一脸要吃人凶相的他怒吼道:“你有完没完!再唧唧歪歪我把你赶出去了啊!”

    赵飞燕撇过头,完全当没听见。

    刮好胡子出来,沈重山揉着下巴,穿着睡衣的他打着哈欠说:“很晚了,我就不送了啊,我先上去睡觉了。”

    一扭头,沈重山的后衣领子就被赵飞燕给抓住了。

    “你什么意思?”赵飞燕皱眉不满地说。

    “什么什么意思?”沈重山转头看着赵飞燕。

    “我们该出发了。”赵飞燕板着脸说。

    “我说大姐,这半夜三更的,十二点了啊,去哪啊要现在出发?”沈重山哭笑不得地说。

    “那个地方很隐秘,每天开放的时间都是限定的,我已经计算好了时间,如果错估的话就要等到第二天。”赵飞燕耐着性子解释道。

    沈重山无奈地说:“就算要去你也总要先把我放开吧?我这是睡衣,很宽松的,万一给你拉掉了你说到时候是你尴尬还是我尴尬?”

    赵飞燕闻言立刻放开了手,对沈重山怒目而视:“给你五分钟!”

    五分钟之后,沈重山黑着脸锁了门,来到直升飞机上,感觉直升飞机一阵摇晃之后带着巨大的噪音升空而起,叹了一口气的沈重山缩在坚硬难受得椅子上抱怨道:“就不能弄一架好点的飞机?这椅子这么硬。”

    “飞机上任何一公斤的重量都是珍贵的,与其分配那珍贵的配重资源给舒服的椅子不如多准备一个在关键的时候能救你一命的降落伞。”赵飞燕淡淡地说。

    虽然螺旋桨的声音很大,但沈重山还是听见了这恐怖的话,他一个激灵警惕地说:“尼玛,不会出事吧?我不想失联啊!”

    直升机一直飞了大概四个多小时才算是缓缓地在一片绵延的山区内降落,这里在哪里沈重山已经不认识了,只能从距离和方向大概地判断他已经来到了中原腹地最深处。

    群山之中,直升机降落,此时正是凌晨四点多快五点的样子,虽然天快亮了但却是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时候,在直升机巨大的螺旋桨声音中沈重山靠在窗户边只能借着直升机的探照灯看见底下有一个降落平台,而平台的周围则有指示灯闪烁,还有一些穿着荧光背心的工作人员正在指挥直升机降落。

    看那样子,竟然都带着军方的标记。

    直升机降落在地,沈重山和赵飞燕一起走了下来,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径直来到了旁边的空地上,这空地上有几辆军绿色的吉普车,赵飞燕直接上了其中一辆之后,车子发动,顺着水泥路朝着群山深处前行。

    漆黑的夜里,冷风搜搜,惨淡的车灯照亮了两侧黝黑的树林,灯光下能够见到不少的蚊虫被灯光吸引来飞舞着,时不时还能听见两侧树林里传来的夜间生活动物的动静。

    “这样的论战民间是没有能力举办的,所以每次都是军方来组织,这一次借用的也是军方的一个已经废弃掉的基地,不过虽然是我们国家的军方组织举办,但他们无法插手到比赛内,面对我们华夏连续数十年输下去的局面也是无可奈何。”赵飞燕对一路好奇就没有断过的沈重山解释说。

    “所以你也能参与进来?”沈重山好奇地问。

    点点头,赵飞燕说:“这个基地废弃之前是一个乙等基地,而我是这里的负责任,后续的一些建设和改造,都是我来主持的,也因此我有推荐人选的权利,我把这个名额给了你。”

    “我真希望你别给我。”沈重山真诚地说。

    赵飞燕瞪了一点国家荣誉感都没有的沈重山一眼,却没有再说话,她知道和沈重山废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是抬杠。

    来到了赵飞燕所说的地方,沈重山发现这里和自己所想象的封闭的简陋的严肃的所谓军事基地完全不同,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缩小型的现代化城市,最少也是个镇级别的,建筑数不胜数,周围的一些服务设施也有很多,虽然都不见多高大,但是一些必要的设施却一应俱全。

    因为很晚了的缘故,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赵飞燕对沈重山解释说:“这些都是为了这一次的论战而特别建设的,原来基地里的设施需要考虑到安全,基本都是在地下的,你看见周围的山坳没有,其实这些都是这一次专门开辟出来的,将原本的底下建筑整个挖掘出来放在地上,酒吧,酒店,甚至温泉都有,为的就是这一次论战。这一次军方也是对华夏的参赛队伍寄予厚望,再输下去,恐怕谁的面子上都不好过。”

    沈重山惊讶道:“这么说来,光是眼前这些建筑就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啊?”

    赵飞燕点点头说:“在这里的投入是天文数字,但只要能赢,比起得到的那些资源和战略地位,这些都不算是什么对了,为了给每位参赛选手一个更好的环境,所有参赛选手住的地方都是独立的,你的房间就是这个院子,里面什么生活用品都有了,需要什么的话直接拿起电话对军方的人说就可以。”

    沈重山惊喜地说:“要什么都可以吗?”

    “你想要什么?”赵飞燕斜眼看着沈重山。

    “比如暖床的妹”

    “滚下去。”

    “草!”

    来到屋子里,沈重山发现这里还真的和赵飞燕所说的一样,什么东西都一应俱全,房间整洁明亮,有客厅有卧室,独立的洗手间,甚至还有个练功房,沈重山就打开门看了一眼练功房就没兴趣了,转而来到卧室,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感觉整个人都陷进去的沈重山舒服地叹息了一声,旅途劳顿一个晚上,现在总算是能好好休息了。

    沈重山感觉刚眯上眼睛还没有一会,就被开门声惊醒了。

    一睁开眼睛,沈重山就见到穿着整齐的赵飞燕正双手抱胸站在床边。

    “卧槽,你怎么进来的!?”沈重山大惊。

    “这里是我负责建设的,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得到任何一个屋子任何一个房间的钥匙。”赵飞燕理所当然地说。

    沈重山细思极恐,他惊疑不定地说:“那我洗澡的时候你岂不是也能进来?”

    “你放心,我对你洗澡一点兴趣都没有!现在已经七点了,起床,去吃早餐。”赵飞燕皱眉说。

    沈重山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地转个身背对着赵飞燕说:“不起来,才七点这么早起来干什么,我再睡会等会直接吃午饭。”

    赵飞燕微怒道:“你也是个习武之人,怎么一点习武之人的习惯都没有,每天准时起床练功锻炼的习惯都没有?”

    沈重山乐了,“知道我是这样的德行你快点把我赶回沪市去吧。”

    “休想!你给我起来你!”赵飞燕怒气冲冲地说。

    沈重山一转身躲开了赵飞燕的爪子,嚷嚷道:“让不让人活了?我五点才睡下七点就要起来?还让不让人活了?我再睡会怎么了?”

    就在赵飞燕想着用暴力手段强制沈重山起床的时候,她身上的通话器忽然响了,接听之后赵飞燕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收起了通话器,抬头对沈重山说:“快点起来,餐厅那边霓虹选手和华夏选手起了冲突,我要赶紧去处理。”

    “走好,不送。”沈重山懒洋洋地说。

    赵飞燕看着跟死猪一样躺在床上的沈重山,冷笑一声,说:“听说那里可是有很多萌妹子呢。”

    沈重山的耳朵动了动,但立马就回过神来了,“你骗我,一群天天练武的大老爷们在那扎堆满是汗酸味,哪里来的萌妹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