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00章这位少侠留步
    赵飞燕气的要死,这混蛋平时见到漂亮妹子就两眼放光,现在居然知道思考了,她冷哼了一声,说:“谁说没漂亮女孩子的?这一次霓虹参赛选手里面实力最强劲的一个就是霓虹樱花宗的女弟子,长得可是很漂亮,而且霓虹女孩,对你们这些男人来说不是有很特别的吸引你干什么?”

    赵飞燕目瞪口呆地看着沈重山一个激灵从床上蹦起来的沈重山,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错愕地说。

    “起床啊,走啊!那边都要出事了你还在这里慢吞吞的磨蹭什么,赶紧的去啊,那些一身臭汗的武夫彼此国籍不同立场更不同,积攒了几十年的深仇大恨,要是真的出了幺蛾子乐子就大了,快走快走。”沈重山一边穿衣服一边板着脸严肃地说。

    “”赵飞燕是真的无语了,没想到这个姑且试试的办法居然真的这么灵,这个混蛋就不能稍微掩饰一下?

    因为便于集中整合的缘故,所以整个小镇姑且称之为小镇吧,小镇上只有一处饭店,这个饭店分为东西两个区域,东边的区域主要提供华夏各式各样的饮食,服务的对象自然也都是华夏的参赛选手,而西边的区域则是负责霓虹国的参赛选手,当然了,一些选手喜静,所以也会提供送餐上门的服务,只是多数人还是和几个认识的朋友一起来吃饭的,这么一吃饭,可就吃出了事情。

    华夏和霓虹,那说是深仇大恨都客气了,一个是被压制了上千年,近百年才趁着现代化的东风翻过身来,之前差点占领了整个华夏,后面虽然输了,但是多数霓虹人还是不服气的,一个狭隘的国家狭隘的民族,他们对华夏的仇视可以说是从骨子里就遗传着的。

    而华夏人的心思就更简单了,尼玛的老子养条狗养了几个月也能有点感情吧?见到老子也会摇尾巴吧?老黄历往上翻个千把年,我们的老祖宗华衣锦服尊称为天朝上国的时候,你们的老祖宗还在沙滩上抓鱼过着茹毛饮血的日子呢,这千把年下来要不是我们老祖宗见你们可见施舍着你们过日子,你们早被赶下海去做鱼人去了,现在有点本事了就来欺负主子了,养条狗结果养出一条白眼狼来,是谁都不会开心的。

    于是两者之间一旦遇到,那真的是,更何况此时来参加比赛的都是习武之人,动辄拔刀相向用拳头说话那是他们世界中的准则,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在民族大义下不砍你砍谁?

    因此当沈重山跟着赵飞燕来到现场的时候,其实现场的局面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

    双方聚集了二十多个人,站在马路的两侧相互叫骂着,而中间就是两个正打的不可开交的男人。

    要说骂人,说来说去就那么两三句的霓虹人哪里是这些华夏人的对手,华夏语言博大精深,一个操字都有十七八种不同的意思和语境,随便拐个弯就把这些耿直的霓虹人给带的蒙圈了,于是这些被喷的一头是血的霓虹人化悲愤为力量,开始为自己的同胞加油。

    “干巴爹!干巴爹!”

    类似的叫声不绝于耳。

    推开了人群,赵飞燕皱着眉头来到人群之内,此时场中的两个人已经打到了白热化。

    “啧啧,这唐大刀的功夫还是没有退步,你看这大刀耍的,密不透风虎虎生威,不愧是唐刀门的首席弟子,看来这一场是赢定了。”

    “不好说,他对面的那个霓虹人听说是断水流的高手,到现在还没有拔刀,这个断水流上一次论战就十分惊艳,号称一拔刀就分胜负,要是唐大刀大意了结果还真的说不好。”

    听着人群里的分析,沈重山和赵飞燕也瞧出了门道,这两个打在一起的,华夏人是叫唐大刀的,另一个霓虹人则是什么断水流的,听起来牛逼哄哄,就不知道真本事有多少。

    沈重山看了两眼就兴趣缺缺,然后眼珠子在人群里面乱飞去寻找赵飞燕之前所说的水灵妹子,结果周围到处都是充满汗酸味的武夫,哪里见到半个妹子?感觉自己被骗了的沈重山刚要说话,就被一扭头看过来的赵飞燕问了个劈头盖脸,“你怎么看?这个唐大刀能赢吧?”

    沈重山没好气地说:“赢个屁,五招之内必输。”

    因为感觉自己被骗了,沈重山的口气没多好,加上他的话,顿时引起了旁边听见这话的其他华夏人的众怒,“哪里来的小子面生的很,你有什么根据说他必输?还五招?”有人冷笑道。

    “装逼也不找个聪明点的地方去装,在这装逼,成傻逼了吧?”另一个人附和道。

    沈重山一眼瞪了回去,说:“懒得跟你们比比,他五招之内不输我吃翔,大口的,要是输了你们吃,行不行?”

    这话一说出口,那几个人顿时愣了,翔是个什么东西?

    对于这些武夫来说,翔这种网络用语是真的为难他们了,但是下意识地大家都感觉到翔大约不会是个好东西。

    但总归有时髦的人,也不知道人群里的谁说了一句翔就是屎之后,一群人勃然大怒,纷纷叫嚣着这年头居然还出汉奸,看他们群情激动的样子似乎打算攘外先按内,把沈重山给除了。

    而就是在这说话的功夫,五招闪电一般过去,只见到断水流的那人身形微微后退一步,嘴角上扬起一个刻薄的弧度,手掌第一次握住了腰间的长刀拔刀!

    刀光一闪,霸道而凶猛,如同一道银白色的匹练,在早晨明媚的阳光照耀中反射出令人目眩神驰的光芒,这一道刀光直接劈开了唐大刀挥舞得密不透风的刀网,只听见闷哼一声,唐大刀周身的刀网眨眼间消失不见,整个人如同受到了重击一样倒飞出来,跟滚地葫芦一样在地面打了七八个滚才停歇下来,趴在地上张嘴哇的一声就吐出一口鲜血,表情苍白。

    现场的霓虹人沸腾了,而华夏人全傻了,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趴在地上挣扎着想要起来的唐大刀,嘴唇干涩,面对霓虹人嚣张的欢呼声居然无法反驳。

    事实胜于雄辩,眼下已经分出了胜负,再多说什么都只是自取其辱而已,在场的每个华夏人都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辱感。

    背对着霓虹人的欢呼,那断水流的高手傲立在原地,缓缓地将手中的长刀归入刀鞘,他张嘴用滞涩的华夏语说:“十年前,你们不行,十年后,你们还是不行,华夏地大物博人才辈出?呵呵,那么就赐我一败吧。”

    坦白地说,这话里的装逼技巧并不高明,反而很拙劣,因为太明显了,真正的装逼是让你感觉到但却无从下手的高级装逼手段,可眼前的这种装逼技巧明显是初学者级别的,但是越是拙劣,越是明显,就越让人窝火。

    所有华夏人脸上都火辣辣的,对这个断水流的高手怒目而视,可是谁都没上,没办法,唐大刀的例子就在眼前,他们谁都不愿意被一个霓虹人装逼,可他们更加不想成为下一个唐大刀,成为他们的笑料。

    赵飞燕气坏了,她咬牙切齿地说:“这个霓虹人实在太可恶了!”

    “可恶什么,人家是有实力装逼,没实力的只能看着他装逼,得了,这里没有妹子,我回去睡觉了。”沈重山懒洋洋地说。

    对这种事情,他见得多了,到不是说沈重山无动于衷,而是早就过了一把热血一点就燃的年纪,搁在几年之前他肯定上去把这个断水流的装逼货给打得母亲都不认识了,可现在不会了,因为没用,没意义,一时的爽掩盖不了华夏武学式微的尴尬现状,他能揍一个断水流,还有别的自来水流,井水流,乱七八糟流呢?霓虹国家是小,但他一个人不可能杀光了,所以眼不见为净,沈重山懒得搀和这些破事。

    沈重山这话,可把赵飞燕给气坏了,她对沈重山怒目而视道:“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沈重山斜眼看着赵飞燕,乐了说:“我是不是男人你要不要亲自试试?”

    赵飞燕俏脸一阵羞恼,随即咬牙说:“你这流氓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去打败那些侮辱我们国家的人?”

    “现在比赛正式开始了吗?打败他也算是比赛胜负了吗?”沈重山问。

    赵飞燕一愣,若有所思。

    沈重山拍拍赵飞燕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他们巴不得来几个高手秀一把,然后好钻研我们这边高手的套路呢,孩子,你还年轻,别走远了。”

    赵飞燕恍然大悟,但是随即反应过来,对沈重山怒道:“你什么意思!我又不是小孩子!别对我用这种语气说话!”

    话虽然这么说,但赵飞燕还真的被沈重山给提醒了,于是她调整好了心态,立刻出去以军方的身份疏散人群,总不能把这里丢下不管,起码这里聚集的人要疏散开来。

    沈重山刚转身要走,就被人叫住了。

    “这位少侠留步,我刚才无意听见了你说的话,觉得很有道理,我差点就打算出去教训那不知天高地厚的霓虹人,小小弹丸之国焉敢来我华夏神州放肆,但幸好有少侠你的话制止了我,以免我的套路被对方学了去,少侠,不知道方便不方便认识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