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03章报仇的大好时机来了
    所谓手谈,大约就是两个人站在一起,不动手靠嘴上的功夫过招,用沈重山的大白话说就是放嘴炮,比如你来一招黑虎掏心,我还你一招神仙采葡萄类似的套路,沈重山对此是十分不屑的,因为双方对决,很多因素都会成为影响胜负的关键,比如状态,环境,甚至是心情。

    不要觉得不可思议,感觉这只是中写写的,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状态这个比较好理解,每个人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有状态的好坏之分,例如玩游戏,状态好的时候就算你只是个菜鸟,而对方是个高手是个大神,但是对方状态差,此消彼涨,你就有打爆他的可能,这种情况每个人身上都会出现过,很多人也比较能够理解。

    而环境则稍微抽象一些,但若是打个比方也好理解,一个练下盘功夫的,站在坚硬的地面上稳如泰山,不管你的攻势如同狂风暴雨还是雨打芭蕉,他自屹然不动,首先他就立于不败之地了,而若是把双方对拼的地点放在一个沼泽地里,那个练下盘功夫的悲剧对上了一个专门练轻身功夫的对手,那估计能被打得亲妈都不认识。

    最后一个心情,心情其实和状态有些关系,但凡是到了一定境界的高手,其实很多时候练的都不再是手脚上的功夫,而是心境上的功夫,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不管是里还是电视里的世外高人白胡子老爷爷都一副宠辱不惊笑看人间沧桑的模样,当一个人的心境到了万邪不可破的地步,那么其他外部因素的干扰就会降到最低,他就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实力来。

    沈重山经历过大大小小的阵仗太多太多,他用一句从生死局中磨练出来的话来形容并不为过,因此他对这很了解,也正是因为明白实战中影响胜负的关键手实在太多,所以他很看不上手谈。

    手谈就是放嘴炮,就是比比,谁能比比谁就是老大,可是真的打起来谁知道你嘴里说的很熟练的招式是不是能施展的出来,有些人不会许多精妙繁杂的招式,但是他就是胜在随机应变的灵活性高,这样的人你怎么和他手谈?手谈他是个菜鸟,但是真的打架还真的不知道最后谁会鼻青脸肿。

    最重要的是,这种手谈的局限性和缺陷实在太大,所以起的争议也就大,你说你这一招能克制我,你亲爹我就是不服,所以两个人从放嘴炮到真刀真枪地干也就不远了,这不,沈重山和赵飞燕刚到现场就听见了如下的对话。

    “放屁,老子这一招倒摘星月怎么就不能破你的招了?你他妈个比的霓虹废物就是霓虹废物,没见识还爱比比,你爹我给你增长见识你还不乐意了?瞪眼,瞪你吗个比啊瞪,再瞪一眼你亲爹我把你这对狗招子给挖出来你信不信?”

    “混账,你的倒摘星月根本就不能破的这一招,你这是强词夺理!混蛋,气死我了!混蛋!!”

    “草你爹的,你再比比一句?不服你爹上来干啊!看你爹不用倒摘星月草了你全家!”

    噼里啪啦打成一团。

    沈重山一头的黑线,极力怂恿沈重山过来的赵飞燕脸上也不太好看。

    不过,虽然多数是这样的情况,但还是有极少数的另类。

    比如沈重山发现江凤年就在这里,而当沈重山见到这白衣飘飘显得很潇洒的罗嗦狂转头就打算走人的时候,就见到江凤年面前的霓虹人一脸羞愧的低头说:“抱歉江凤年君,鄙人学艺不精,的确不是你的对手。”

    话说完,这个霓虹人就一脸羞愧地走了。

    而江凤年则站在原地,摆摆手,仰头说:“下一个,还有人来吗?”

    而江凤年这么一抬头就见到了沈重山,他一脸的高兴,沈重山则一脸的惨淡。

    江凤年高兴地跑过来,对一脸惨淡的沈重山说:“沈少侠,原来你也来了,我当你这样的高手是不屑于来的,我也是无聊了过来看看,果然没有什么值得我认真起来的人,都是随便两句就打发了。”

    “你都怎么赢的?”沈重山问道。

    “很简单啊,说一些他们没有听过的招式就行了,当他们怀疑的时候演示一下给他们看,那些动作我自己都记不全,他们看了就都走了。”江凤年高兴地说。

    “”

    别说沈重山了,就是赵飞燕都是一头的黑线。

    而说话的功夫,一个一身都隐藏在斗篷里的霓虹人走了过来。

    这个霓虹人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在华夏很正常的身高但是在霓虹却属于高个了,他一身的黑袍站着,连脸都隐藏在斗篷的帽子里看不清楚,而唯一显眼的就是他胸口佩戴的一枚黄色的菊花胸章。

    见到这黑袍人,准确地说是见到这黑袍人胸口的菊花胸章,赵飞燕表情一凌,对沈重山说:“这个人的装扮是霓虹菊花道的装扮,号称是一名霓虹的武圣创立的门派,十分的强大,而他们也是上一次论战的冠军。”

    沈重山闻言惊讶地说:“那么说这个人应该是这次论战最强的了?”

    摇摇头,赵飞燕说:“最强肯定算不上,菊花道这一次派出了两名选手参加,而这个人只不过是上一次论战冠军的徒弟,另外一个人可是上一届论战冠军的师妹,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据说是上一届论战的冠军发现了那个女子的天资之后自认没有能力做她的师父,所以代师收徒,让她做了师妹,要说最强,那个人应该才是最强的,眼前这个人,最多算得上是前五左右的实力。”

    “女的?”沈重山惊讶地说。

    赵飞燕瞪了一眼沈重山,说:“干什么这么惊奇,女的就不能身手高强了?”

    听见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沈重山就想到了冥刀那个变态的女人,顿时干笑摇摇头。

    此时,那个穿着斗篷浑身都笼罩在黑袍内的男子开口说话了,出乎意料的他一开口居然是很纯正的华夏语,“刚才我见到你手谈了五场,每一场不超过十招,最长的一次第十招在第一分三十秒就被你打败,最短的一次第三招你的对手就认输了,我认为你有资格作为我的对手。”

    黑袍男子这话显然是对江凤年说的。

    江凤年愣了一下,然后看向这黑袍男子,自信一笑说:“就算是你来了,十招也足够了。”

    黑袍男子似乎是笑了一下,他的黑袍抖了抖,随即说:“我辈习武之人,手谈没有任何意义,等会开始的正式论战上,我希望你能迎接我的挑战,你将会是我的第一个对手。”

    江凤年似乎并不惧怕任何挑战,他傲然而立说:“我这一次来就是冲着冠军来的,你们霓虹人没有一个是我的对手,你也是一样,反正迟早都是要打败你的,所以不管什么时候都一样,就算是你不挑战我,我也是要挑战你的。”

    黑袍男子干涩地笑了一声,说:“希望如此。”

    说完,黑袍男子转身离开了。

    江凤年转头看向沈重山,高兴地说:“沈少侠,你觉得他打得过我吗?”

    “打不过。”沈重山很诚恳地说。

    江凤年没想到沈重山给出的答案这么肯定这么直接,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给你半个小时说话的时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你的对手。”沈重山很认真地说。

    “”江凤年第一次哑口无言。

    赵飞燕笑得不行。

    笑过之后,赵飞燕拿出了两个身份牌递给沈重山和江凤年。

    “这是你们的参赛号码牌,论战采取晋级制,经过统计双方各有十四总共二十八名选手参加比赛,而在比赛开始之前会进行抽签,在抽签出结果之后你们各自的比赛场次和对手信息会有专门的人来告知你们,第一天小组赛之后明天是十四个人之间的三分之一决赛,三分之一决赛之后就是七个人的半决赛,最后的总决赛会在后天当天公布,现在我也不知道。”赵飞燕介绍道。

    沈重山看了看自己的身份牌,写的是八号,他问:“那之前那个黑袍装逼男说的挑战是怎么回事?”

    “在小组赛之后,对方的阵营里若有你想要挑战的人你可以直接挑战,挑战胜负计入比赛结果,也就是赢了对方就少一个人。”赵飞燕解释说。

    沈重山了然点头,又问:“也就是可以一次性把他们全部挑战趴下?”

    “如果你能赢的话。”赵飞燕点头说。

    手谈毕竟只是双方在正式比赛之前的一些试探,一些低手参加了也没有意思,装个逼图个欢乐,高手即便是参加了也会保留很多东西,毕竟这并不计算在比赛结果之内,赢了和输了对最后的胜负都没有影响,因此手谈很快结束,而沈重山也没有参加,不多久,赵飞燕过来告知他们两个人,比赛正式开始了,让他们敢去现场。

    来到了现场,沈重山一眼看过去,却见到了一个他绝对想不到的熟人。

    他居然在这里看到了宁戚戚。

    而在沈重山看见宁戚戚的时候,这个辣妹也看到了他,两个人隔着老远的距离大眼瞪小眼,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短暂的错愕之后,宁戚戚恨不得仰天狂笑三声,真是瞌睡了送枕头,自己正气着前几天沈重山的深仇大恨,这个无耻的混蛋居然也出现在这里,这正是报仇的大好时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