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04章要不是你拉着我我早上去干他了
    第304章要不是你拉着我我早上去干他了

    人生最快意的事情是什么?

    大概有很多,比如一个人孤独寂寞冷的时候正好来了个表示喜欢了你很久的漂亮妹子,比如穷困潦倒的时候欠你钱的朋友忽然上门来要连本带息地还你钱,这些都是,而其中,当你被一个人欺负惨了,神功大成刚出了门就遇到这个仇人,这绝对是其中之一。

    宁戚戚当然没有神功大成,这个世界上没有让你一夜之间拥有百年功力的老爷爷,也没有让你看一眼就成了绝世高手的秘籍,但是宁戚戚有个打架很刁,功夫很好,长得也不赖的男朋友啊!

    宁戚戚觉得今天能在这里遇到沈重山简直就是上天赐予自己的报仇良机。

    这样的机会要是错过了,她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当然了,至于沈重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问题只在宁戚戚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就被她以沈重山肯定也是和自己一样被人用亲属名义带进来的这么一个理由搪塞过去了,宁戚戚自己也是这么进来的,在她眼里下流无耻还龌龊小气的沈重山绝对不可能拥有资格来这样的地方。

    这里是什么地方?真正的江湖高手出没的地方,说是生活在现代的真实武侠世界也不为过,才来这里一天,她已经见识到了太多之前她不敢想象的人和事了。

    比如一掌拍断一棵树,一脚踢塌一堵墙的人,比比皆是。

    恰好,宁戚戚的男朋友也是其中之一,并且还是其中的佼佼者。

    于是满脑子就剩下了报仇这个念头的宁戚戚见到沈重山第一反应就是大喊一声:“你也在这里!”

    语气有惊讶,更多的还是兴奋,大仇即将得报的兴奋。

    宁戚戚的声音,理所当然地引起了身边的江浩宁和吴衍龙的注意。

    他们没有想到宁戚戚在这里居然能够遇到熟人,特别是把宁戚戚视为自己禁脔的江浩宁眼神里闪过了很隐晦的光芒,然后立刻换上了一张笑脸,温柔地问身边的宁戚戚说:“怎么,遇到朋友了?”

    宁戚戚冷笑着说:“朋友?我巴不得他死的朋友!”

    听见宁戚戚的话,江浩宁一愣,随即心中的那些许防备放开,笑眯眯地说:“看来是有仇啊,没关系,要是他不识相的话,我帮你教训他。”

    “这可是你说的。”宁戚戚开心地说,其实就算是江浩宁不主动这么说她也会想办法要求的,但既然江浩宁主动说了,这是最好不过。

    江浩宁微笑着点点头,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我们过去看看?”

    宁戚戚对江浩宁灿烂一笑,说:“你最好了。”

    话说完,有了后盾的宁戚戚昂首挺胸地穿过人群走到沈重山面前,仰起小脸说:“你怎么混进来的?”

    沈重山还奇怪呢,他用更加惊奇的语气说:“我当然是正儿八经地进来的,到是你,你怎么混进来的?”

    宁戚戚哼了一声,说:“我男朋友带我来的!”

    说着,宁戚戚指了指身边的江浩宁。

    既然是仇人,那么自然也不用多客气了,江浩宁扫了一眼沈重山,笑也没有笑一下,淡淡地说:“戚戚,他怎么欺负你了?”

    江浩宁虽然见到了在沈重山身边的赵飞燕,但是因为没有接触过所以并没有认出来这个军方代表的女人,但是江浩宁身边的吴衍龙可是青城山出身,可以说是真正的名门大派,之前是见过赵飞燕的,见到赵飞燕的同一时刻他愣了一下,然后眼神很小心地扫过了沈重山和赵飞燕站着的距离微微皱眉,吴衍龙正要提醒江浩宁眼前这个男人的来历可能不太简单,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的他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悄无声息地微微后退了一步。

    宁戚戚听见江浩宁的话,顿时小脸一冷,一想到之前沈重山欺负自己的种种恶劣行径宁戚戚就气得恨不得咬牙切齿,但是偏偏的,当要说出来的时候她忽然发现自己这么一点事情真的不太好说出口,起因?起因还真是因为自己先撞了他的车,但是这个男人那张嘴有多可恶这又不能详细地描述出来,最憋屈的莫过于受了委屈连说都说不出来,想了半天,宁戚戚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说:“他,他就是很欺负人!”

    然而宁戚戚不知道的是,一个女孩子,还是一个很漂亮身材很不错的年轻女孩子,当她一脸怨愤但是又说不出口的那种模样,很容易给其他人一种很不好的联想,加上这一句暧昧的不行的很欺负人,顿时是个正常的人都会想歪了。

    江浩宁很正常,所以他想歪了,江浩宁的脸色猛地一变,宁戚戚可是他的禁脔,说他把宁戚戚当成宝贝捧在手心里宠着都不为过,之所以这么在乎宁戚戚,绝对不单单是因为之前他对吴衍龙所说的宁戚戚是他进入上层圈子过上社会上等人生活的跳板,更是因为江浩宁是真的喜欢宁戚戚,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居然被别的男人给欺负了,这是个男人都忍不了。

    所以江浩宁的脸色忽然就变得非常难看,看着沈重山的眼神几乎要杀人。

    沈重山听见宁戚戚的话就不太开心了,他板着脸说:“你这话就不对了,怎么能说是我欺负人呢?那天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我被你招惹的不行才那么做的,其实说起来我觉得我吃的亏还大一些,后来你哥哥不也是来主持公道了嘛,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了,我也不计较了。”

    招惹!

    吃亏!

    发生了就算了!

    一个接着一个的关键字让原本还心存侥幸的江浩宁几乎要爆炸,他几乎是用吼的对沈重山狰狞说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到底把她怎么样了!?”

    看着江浩宁的表情,被他的语气吓了一跳的沈重山立马就明白过来这货是想歪了,用许女神的话来说就是拔根头发出来都能冒出半斤坏水的沈重山眼珠子一转,然后这货耸耸肩,一脸你别多问了,知道的太多对你不好的表情说:“你是她男朋友?那么这些事情你还是别知道的比较好。”

    有些东西,你越是不说明白,别人越是会按照自己的思维习惯去脑补,加上之前江浩宁就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想法,所以现在不管听见沈重山说什么都感觉像是发生了那么一档子事情。

    嫉妒,愤怒,憎恨,痛苦。

    无数的负面情绪交织的江浩宁一双眼睛好像刀子一样直接插入沈重山的体内,他阴冷地说:“看来今天是要见血了。”

    虽然巴不得江浩宁和沈重山闹得不可开交,但是宁戚戚还真的不明白江浩宁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生气,可怜一个懵懵懂懂的妹子哪里会把事情想到那方面去,她也被江浩宁这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拉了拉江浩宁,宁戚戚刚要说话,就见到江浩宁猛地转头盯着自己,那眼神是她从未在江浩宁身上见到过的阴冷和可怕,还有一抹厌恶“难怪你这么想回国,原来还有这么一个故事在里面。”

    江浩宁全当沈重山是宁戚戚的旧情人了,两个人一见面地发生了一些事情,或许宁戚戚是被动不愿意接受的,但还是发生了,既然已经发生了这些事情,那么江浩宁就无法接受,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宁戚戚不干净了,被别人上过了等等诸如此类的念头,之前对宁戚戚的喜欢此时全都变成了厌恶和嫌弃,就好像是自己一直都很宝贝的玩具,忽然发现是个二手的,被别人爽了个通透自己却还没有体验过,明明自己才是那个玩具的主人这种愤恨的感觉让江浩宁几乎忍不住暴躁要杀人。

    宁戚戚是什么人,说白了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千金小姐,更何况之前江浩宁一直都对她好声好气,有什么要求统统满足,曾几何时被这么对待过,顿时一股子火气上来的宁戚戚大声地说:“你生什么气啊!神经病!你冲我发哪门子火?”

    江浩宁闷哼了一声,他现在没有功夫处理宁戚戚,首要的是先把自己脑袋上这绿油油的耻辱给报了再说,他转过头来,身上的杀气如同实质一般朝着沈重山扑去,“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你都要付出代价。”

    “浩宁,别冲动。”说这话的是由始至终没说过话的吴衍龙,他看了一眼因为江浩宁的动作而皱眉打算说话的赵飞燕一眼,在江浩宁耳边轻轻地说。

    虽然声音很轻,但是语气却不容置疑。

    江浩宁眼神冰冷地盯着沈重山说:“这件事情你别管,我一定要杀了他!”

    “要杀他机会多的是,但是现在闹事对你绝对没好处,更何况是你这一次论战的正式选手,华夏的选手还未开战就先内讧杀华夏人,你想想这样的话传出去影响多恶劣,这要是传到了那些很关注这次论战的高层耳朵里,你这辈子想要的进入上层圈子的希望还能有几分?别因为一时的冲动误了大事。”吴衍龙沉声对江浩宁说。

    江浩宁身体一颤,他愤恨地瞪了沈重山一眼,一只手拉起了宁戚戚转头就走。

    吴衍龙深深地看了沈重山一眼,然后对赵飞燕微微点头示意,也走了。

    等三人一走,沈重山转头一脸淡定地对江凤年说:“你刚拉着我干什么?要不是你拉着我我早上去干他了。”

    “我没拉着你啊。”江凤年无辜地说。

    “你拉了!”

    “我没啦啊!”

    “我说你拉了就是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