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08章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在这个为了论战而专门建设出来的小镇一角,这里是个看起来和其他选手所住的院子没有什么区别的普通院落,而门口站着两名身穿着武士服的霓虹人,他们正一脸戒备地看着周围过往的人。

    要是搁在别人的身上,华夏人看到这样的架势肯定要忍不住吐槽两句,装什么逼?来到论战的现场了还搞的跟黑帮老大出游一样带着几个看门的保镖,就算是装逼装出了习惯但也不至于这么装呢吧?这不是摆明了信不过华夏军方的能力嘛,你要是在这里都能出事,天下之大还有哪里是安全的?

    但是出奇的,在这里不但没有华夏人吐槽,反而一般的华夏人看到这个院落都会下意识地让开,似乎这里有什么让他们很忌惮的存在。

    江浩宁和吴衍龙带着宁戚戚来到了这院落门口,才靠近就被一名武士拦下了。

    “停下,这里是清佐大人的驻地,没有允许的人不能靠近。”那武士板着脸严肃地说。

    江浩宁笑了笑,伸出手抱拳说:“我是江浩宁,我身边这位是吴衍龙,这位是我的女伴宁戚戚,清佐大人认识我们,麻烦你通报一下,清佐大人会见我们的。”

    表情完美,言辞客气,江浩宁的表现没有任何敌意和挑衅的意思,看起来好像真的是老友来访,但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心底的腻歪,一个霓虹人,在华夏的土地上居然这么嚣张,还搞什么不能靠近,吗了个比的更恶心的是江浩宁还不得不忍受这一切。

    那武士戒备地看了江浩宁一眼,然后说:“你们在这里等着。”

    说着,武士就匆匆忙忙地转身进入了院子里面。

    吴衍龙微微皱眉,对江浩宁说:“这个清佐一夫的架子还真的不小。”

    江浩宁苦笑说:“之前在国外我们和他接触的时候不就是这样,习惯就好,寡国小民,不用这种方式彰显一下自己的自尊心真的没别的了。”

    宁戚戚哼了一声说:“这么大的谱,不知道的还当是见什么领导人呢,要我说就走,干什么啊,犯得着对一个霓虹人这么低姿态吗?”

    江浩宁摇摇头,笑着说:“我们现在是希望利用他,自然要客气一些。”

    宁戚戚盯着江浩宁说:“你记住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就算是有求于他也绝对不能答应什么过分的条件,我们可是华夏人!”

    江浩宁点头说:“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

    吴衍龙淡淡地说:“希望能快点,我们在这里站久了被其他人看到了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说话的功夫,之前那进去通报的武士出来了,他对江浩宁三人说:“清佐大人已经同意你们进去。”

    江浩宁和吴衍龙对视一眼,带着宁戚戚一起跨步进入了院落内,等他们进门,两个武士立刻把门关上,继续戒备地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

    刚步入院落之内,就听见歌声阵阵,这歌声和华夏的传统音乐不太一样,听着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这是霓虹传统的音乐歌声,和华夏的高山流水、十面埋伏这些曲子一样,都是古时候传下来的。

    两人踩着音乐声走进来,然后就见到院子的空地内,居然被栽种上了一些樱花树,虽然现在并不是樱花完全盛开的时候,但是这院子里的樱花树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居然正在怒放,一阵风吹过,樱花翩翩飞舞,在樱花树中间,有穿着霓虹传统服饰的女人正顺着音乐声翩翩起舞,再看过去,在大厅门口的屋檐下,摆了一张低矮茶几,一个穿着和服的男人正坐在当中,茶几山摆着几个小碟子,碟子上有时令水果,一壶清酒,一个酒杯,男人的身后站着几个穿着武士服的霓虹男子,他们正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江浩宁这一行三人。

    江浩宁他们走上前去,来到了男人的茶几前,江浩宁一拱手笑着说:“清佐大人,几月不见,我们又见面了。”

    清佐一夫微微闭着眸子,正顺着音乐打着节拍,闻言缓缓地睁开眼睛。

    他跟年轻,大约只有二十五六岁,面白如玉,算的上是很俊俏的人,但是一双眼睛是很狭长的丹凤眼,他的眼神很亮,特别是一开一合之间,居然有精光闪烁,给人炯炯有神的感觉,江浩宁这些练武之人就会知道这是身体内的精气神充沛到了一定境界才会出现的外溢之像,这也证明了清佐一夫绝对是个中的高手。

    清佐一夫的长相很俊俏帅气,用更加贴切的话来说是阴柔,他的阴柔就好像是一股阴风,只是看你一眼就让你觉得好像有人在你后脖子吹了一口冷气,那阴森森,柔冷冷的感觉使人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微微一笑,清佐一夫一挥手说:“看座。”

    他话落地,自然有武士麻利地从屋子内搬出了三张低矮茶几,三个蒲团,还放上了一壶清酒和几个水果碟子,待遇相当的周到。

    “来者是客,我正好在欣赏歌舞,既然三位来了,先别谈国事,我们看完风月再说。”清佐一夫一口的华夏语非常流利纯正,几乎让人感觉不出来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霓虹人。

    江浩宁和吴衍龙对视一眼,虽然内心有些焦急,但是也知道清佐一夫就是这个爱摆谱的性格,于是也只能按下不说话。

    但是宁戚戚就有些不满了,来之前她就对江浩宁居然来求一个霓虹人这件事情满肚子的不开心,来到大门口还被人拦了下来,她在沪市可是真正的大小姐,虽然宁家远远还算不上是沪市的土皇帝,但是不管是管家还是之前她还算熟悉但是现在已经灰飞烟灭的郑家,哪怕三家之间彼此勾心斗角的巴不得对方死去,可面子上还都是过得去的,她一个女孩子也不搀和在家族的斗争里,所以管家和郑家都会给她面子,客客气气的,什么时候居然在大门口被人拦下过。

    再进了院子里来,还没说话就见到这个所谓很厉害的霓虹人这么一副臭架子,她当时就有些不爽了。

    还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清佐一夫准备的是低矮茶几,一个蒲团,要是霓虹人有这个生活习惯自然不是什么问题,江浩宁和吴衍龙两个人虽然不是霓虹人没有这个生活习惯,但是也是习武之人,盘腿打坐这样的姿势并不陌生,所以他们也能对付,但是恰恰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宁戚戚她不习惯啊!

    一个女孩子当着这么多人盘腿坐着,她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坐着也不舒服,要是跪坐着,你还不如直接杀了她来的干脆。

    所以宁戚戚就站在旁边,不满地说:“我要坐椅子!”

    这么一声出来,别人还没吭声,江浩宁和吴衍龙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清佐一夫不但自己是个高手,更加重要的是他的家族在霓虹国内非常有能量,是真正的流传了数百年的古老家族,面对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虽然两人从心底里看不起清佐一夫,但是面子上还是十分恭谦的,清佐一夫自己更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这要是生气了,事情就真的不好办了。

    吴衍龙给了坚持要带宁戚戚来的江浩宁一个你带来的麻烦你解决的眼神,江浩宁心里暗恨,嘴上却忙说:“戚戚,别说话,先坐一会,用不了多久的。”

    别说话!?

    宁戚戚从小到大没被人这么说过,但前几天被自己哥哥因为沈重山给这么吼了好几次,现在的她还没有缓过劲来正是对这几个字眼敏感的时候,江浩宁居然也让自己别说话?

    你江浩宁是个什么东西啊!

    宁戚戚怒气一冲,就冷着脸说:“你们要在这里委曲求全求这个霓虹人,本小姐可没有这个功夫应付这些什么破歌破舞,装什么逼啊,这里是华夏的地盘,一个霓虹人在这把自己当土皇帝了?还樱花还这些难听的要死的歌,还跳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舞,简直就是可笑,这个跟人妖似的霓虹人你们爱伺候伺候,本小姐懒得搭理!”

    说着,宁戚戚不管江浩宁和吴衍龙铁青的脸色扭头就要走。

    破歌破舞。

    人妖似的霓虹人。

    宁戚戚的嘴可是连沈重山都觉得棋逢对手的尖酸刻薄,这么一句话甩出来连江浩宁和吴衍龙都骑虎难下,可想而知现场的霓虹人心里有多愤怒了。

    所有的武士都愤怒地盯着宁戚戚,那如狼似虎的眼神,好像只要清佐一夫一声令下,他们当场就能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华夏女人给生撕了。

    就在江浩宁要对清佐一夫道歉的时候,清佐一夫开口了,他缓缓地说:“这位小姐,你等一下。”

    说着,清佐一夫拍拍手,歌声停了,舞停了,舞女和演奏师退场。

    宁戚戚一转头,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怒气冲冲地盯着清佐一夫,毫不客气地说:“你说谁是小姐?!你说谁是小姐?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