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13章我要放大招了
    因为第一场小组赛赢了的缘故,沈重山的第二场比赛是第二天的三分之一决赛,所以自然不可能现在就要去,那是明天的事儿呢。

    赵飞燕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因为被沈重山惹毛了,又没啥别的好说,跟沈重山讲道理,沈重山就和她扯犊子,和沈重山扯犊子赵飞燕又不是对手,于是赵飞燕怒气冲冲地这么说了一句之后扭头就走了。

    赵飞燕这么一走,沈重山也打算回去休息了,于是问题就来了。

    宁戚戚并不是参赛选手,所以是没有分配到专门住的地方的,而现在宁戚戚又不可能去找江浩宁,现在宁戚戚估摸着能生吞了江浩宁这个人渣,而要是把宁戚戚送走的话,因为论战的地点是完全封闭的,没有赵飞燕的命令谁都出不去,就算是能偷偷地跑出去,这外面就是深山老林,谁乐意出去啊?

    于是,宁戚戚就眼巴巴地看着沈重山,而沈重山也眼巴巴地看着宁戚戚

    “算了,你跟我回去吧。”沈重山无奈地说,总算是和宁威有那么一段香火缘分,也不好把这么一个女孩子给丢在这里不管。

    宁戚戚闻言立刻戒备地看着沈重山,那模样,显然是经历过了之前的事情之后对谁都很警惕了。

    “你放心,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沈重山加重了语气说。

    宁戚戚气鼓鼓地瞪了一下眼睛,但是考虑了一会,她发现就现实情况来说自己除了跟着沈重山还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在这里她又不认识其他人于是就站起来跟着沈重山。

    带着宁戚戚回到自己的院子,沈重山刚要开门就见到江凤年一脸惨淡地从外面回来。

    “你咋这个表情?”沈重山乐了,对江凤年说。

    江凤年面色难看地说:“我被那个黑袍人挑战,我答应了输了一招。”

    沈重山揉了揉下巴,说:“怎么输的?”

    江凤年郁闷地说:“技不如人,他的内功很诡异”

    “进来说。”沈重山打开了门说道。

    进了院子里面,让宁戚戚自己玩去,沈重山站在院子中间对江凤年说:“来,把之前你们对决的经过复盘给我看看。”

    江凤年点点头,站在沈重山对面,说:“我只能复盘他的招术,但是他的招术通过他那很诡异的内功才催发出最大的威力,我只能模仿个大概。”

    沈重山点头表示知道,示意江凤年攻过来。

    江凤年吸了一口气,然后就见到他双腿微微分开,站在地面,微微地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表情无比肃穆,就好像要做一个不得了的仪式。

    沈重山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这么肃穆的表情在江凤年的身上可是从来没有见到的尽管沈重山认识他也没有超过两天,但是此时江凤年所做的这般姿态已经足够沈重山认真对待了,那神秘黑袍人号称是樱花宗第二的高手,跟清佐一夫不相上下,通过他能够了解到整个霓虹高手中最尖端战力的大概情况,要不然的话沈重山才懒得去了解到底是什么招术把江凤年给打败的。

    宁戚戚眨着眼睛,虽然她不是行内人,也看不明白什么武功招式,但是有了这两天的经历也明白她在自己这里接触的人和事都是外面想象不到的,完全就是和演武侠剧一样,高来高去,还有那些所谓的内功和功法招式,宁戚戚自己不懂,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这些东西产生好奇心,她现在也很想看看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帅气的白衣男子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情。

    良久之后,似乎感觉自己的情绪酝酿的差不多了,江凤年忽然睁开并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沈重山。

    沈重山还当江凤年要完成赛亚人变身放大招了,正全神贯注地戒备着,但是江凤年却好像打算就这么瞪着了。

    三秒钟过去了。

    五秒钟过去了。

    一分钟过去了。

    江凤年依然纹丝不动地瞪着沈重山,看的出来他坚持的也很辛苦,要知道眨眼睛是人类的本能,为的是避免眼球过于干涩,眼皮一上一下的眨动之间能够很好地湿润眼球,江凤年是正常人又不是一条鱼,所以他自然也要眨眼睛,可好像是为了一眼瞪死沈重山一样,他要不是实在忍不住眼睛的干涩绝对不会眨眼。

    坦白地说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也有些诡异。

    沈重山等着江凤年复盘出神秘黑袍人的招式,但是江凤年却摆了一个这么正式的姿势就这么站着开始瞪眼神功了。

    宁戚戚小心翼翼地左看看右看看,一开始她觉得是因为自己不懂武功,所以看不懂里面的门道,但是渐渐的连宁戚戚都觉得这情况有点儿不对劲,没听说过什么武功是靠瞪眼瞪赢的啊就这么站着瞪眼,不怕对方冲过来把你打打死吗?

    虽然很好奇,但是宁戚戚还是没敢吭声,深怕这两个人进行得是一种自己看不懂的高深技巧,要是捣乱了就不好了不过这种所谓的高深技巧,连宁戚戚自己都不信。

    沈重山额头的黑线越来越多,特别是当他注意到旁边的宁戚戚居然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看着他乐不可支地穷开心的时候,感觉自己成了被耍猴戏的那只猴子的沈重山脸色漆黑一片。

    “你的复盘呢?!你别告诉我那个霓虹人就是靠瞪眼把你瞪赢了的!”沈重山沉着脸说。

    江凤年愣了一下,很理所当然地说:“的确就是这样的啊。”

    “”沈重山开始考虑是不是把江凤年揍趴下比较能挽回自己的尊严。

    挠挠头,江凤年小心翼翼地问:“这样是不是特别傻?”

    “哈哈哈!”沈重山大笑了三声,咬牙切齿地说:“傻?你也觉得傻?我觉得更傻的是我居然在这里陪你傻了好几分钟。”

    见到沈重山神色不善,江凤年一缩脖子,低声委屈地说:“可当时的情况的确是这样的,只是我被那个黑袍人一瞪就感觉眼前一阵阵的头晕,然后我就感觉他是冲过来了,但我又知道他就站在那里没有动,好像是一种精神上的攻击方式,我不太了解,但是好像听师父说过以前早的时候华夏的确有这种邪门的武学,但因为太诡异了,被划分为邪道,会的人并不多,再后来就失传了,我也没有见过真正的邪功是什么样的,但感觉起来那就是你别这么生气地看着我啊,我说过了的,他的招式要很独特的内功催动才有效果,你说没关系,结果你看,我学了他站着瞪眼的招式,结果没啥用嘛”

    沈重山郁闷的要吐血,真说起来的话,江凤年你还真不能说他就做错了什么,毕竟人家之前还真的说了他不会那内功只能模仿个招式,结果招式也是模仿出来了,可是谁能想到居然是一种精神上的攻击这尼玛的你学个招式有个屁用啊,他要是躺下看着你,你也学他躺着?

    闷哼了一声,沈重山摆摆手不耐烦地说:“滚滚滚,立马消失。”

    江凤年不开心地说:“你看你这个人,利用完了我一脚就踹开。”

    沈重山扬起眉毛没好气地说:“利用完?你也好意思说我利用你?利用你什么了?利用你让你瞪我?”

    江凤年那俊俏的脸蛋一红,挠挠头说:“算了,我回去查阅典籍去,那个神秘人的攻击方法很特殊让我很感兴趣,我去想想看有什么办法能够对付他。”

    说着,江凤年屁颠屁颠地就要走,沈重山摇摇头一脸鄙视地说:“查个屁啊,这分明就是精神力的一种运用方式,古时候在华夏的确出现过,后来传到了闽南一代,到现在越南柬埔寨那边都有黑巫术和降头在流传,黑巫术就是这种功法的变种,降头就是苗疆的蛊毒,欧洲和非洲也有这种类似的方法,不过那边叫做魔法师,少见多怪,对付这种攻击唯一的办法就是硬抗,抗过去就好了。”

    江凤年闻言眼睛一亮,看着沈重山惊喜地说:“你懂?”

    “不懂!”面对江凤年那如同见到了新大陆一样的眼神,沈重山心里警钟大鸣,赶紧板着脸说了一句,然后一脚把江凤年给踢出了院子。

    不管江凤年在院子外面哭天喊地地拍门,沈重山扭头对宁戚戚说:“你在这里休息着,我进去一会。”

    说完,沈重山就丢下了宁戚戚来到练功房把门关上,他盘坐在练功房中央,从怀里取出了那本来自杨素的秘籍,翻开秘籍的最后一页,上面写着五个繁体大字固神冥思术,如果沈重山猜测的不错的话,这篇写的就是类似防御精神攻击的方法

    只是咬着牙皱着眉看完了晦涩难懂的全篇,沈重山一把合上书骂了一声娘,骂了隔壁全篇的废话,什么抱元守心,心若大自在无法可敌之类的心灵鸡汤,尼玛的说好的速成呢?说好的一本秘籍变身高手呢?果然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指望天上掉馅饼,一不小心就掉下来一个大铁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