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15章本大爷扑上来了
    宁戚戚始终都觉得,女人没有什么不如男人的,男人能够做到的事情女人一样可以做到,女人从来就不比男人差!

    她的想法,大半都是对的,的确,女人的确没有什么是不如男人的,女人也从来不会比男人差,但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惨痛的教训告诉了宁戚戚有些事情还真的就男人做的了女人她没法做。

    比如沈重山双手支在宁戚戚的脑袋两侧,低头俯身,整个人虚压在宁戚戚的身上,沈重山用膝盖支起了身体的重量并没有让两个人的身体有什么实质性的接触,但是宁戚戚还是能从距离自己就十来公分远的沈重山身上感受到那浓郁的男子气息

    这样的事情,女人真的做不出来。

    而沈重山这样的男人一做起来,最起码那股子雄性的霸道和侵略性的范儿,是任何所谓的女强人都做不到的。

    这是男人和女人从骨子跟基因里的差别。

    男人负责征服和占有,女人负责被征服和享受安全感。

    但是现在宁戚戚真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啊!

    她觉得全世界最不安全的就是自己啊!

    完全是在大伙狼嘴下一块无辜的小鲜肉啊!

    捏圆了搓扁了全由自己身上这头大灰狼说了算啊!

    宁戚戚都要哭了,她是真的怕沈重山忽然兽性大发真的就把自己给那个什么了,她惊慌地看着沈重山,尽量地不动弹自己的身体吸引沈重山的注意力,只是弱弱怯怯地用自己这辈子最萌最无辜最可怜的眼神看着沈重山说:“我刚才真的,真的是开玩笑的,你不要吓我好不好”

    从来都是对别的男人颐指气使习惯了的宁戚戚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对一个男人卖萌卖无辜卖可怜,但是现在的她却没有功夫想这些了,她唯一想着的就是庆幸,庆幸自己居然还知道利用女人天性柔弱的优势求饶

    沈重山因为姿势的关系俯视着身下可怜兮兮的宁戚戚,坦白地说宁戚戚真心没有他故意说的那么差,反而是个美女来着,不过,这种时候他自然不可能真的对人家做什么,但是吓唬吓唬这个脾气比天还大的小姑娘这种事情沈重山做起来还是很乐此不疲的嘛。

    手掌压到了宁戚戚的一头黑发,柔顺的长发因为平时保养得很好的缘故显得很柔顺,此时更是刚刚洗过,所以到处都是一股子清香,让人神清气爽,沈重山嘿嘿笑了笑,伸手挽起了一缕黑发缠绕在自己指尖,对宁戚戚说:“你刚才不是说给我感受一下吗?”

    沈重山自以为肯定很帅气很霸道很man的笑容在宁戚戚的眼里完全是大灰狼要得逞的狂笑啊!经典反派的那种哈哈狂笑啊!宁戚戚更害怕了,她胆战心惊地说:“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手给你牵一下,要不,要不我给你牵手?”

    说着,宁戚戚还弱弱地伸出了自己雪嫩的小手送到沈重山面前

    这感觉,就好像小白兔对大灰狼说你别吃我,舔舔我的爪子就算了连宁戚戚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好蠢

    见宁戚戚小脸都吓白了,沈重山也不再继续逗这个丫头,他哼哼了一声,拍开了宁戚戚的爪子,没好气地说:“你压到我衣服了。”

    说完,沈重山一伸手从宁戚戚的身下把自己的外套抽出来,然后看都没看一眼宁戚戚,转身到柜子里找到了备用的被褥,抱着走到门口,此时身后传来了宁戚戚的声音,“你就这么放过我了?”

    宁戚戚不敢置信地看着沈重山,难道现在的大灰狼都改吃素了?

    沈重山一扭头,凶巴巴地对宁戚戚说:“本大爷要扑上来了!!!”

    “啊!!!救命!!!”

    宁戚戚一个激灵就钻进被窝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种躲避到底有什么用,可等了半天,却只等来一声关门声。

    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的一角,眨巴着大眼睛看去,此时房间里哪里还有沈重山的影子?

    见房门关上,宁戚戚这才把脑袋露了出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她就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刚才这么一吓可真的把她吓坏了,抱着膝盖坐在你床上宁戚戚也不知道自己这会脑袋里乱哄哄的在想什么,只觉得乱七八糟的什么念头都有,满满的晃来晃去都是刚才沈重山那凶巴巴却什么都没做的影子,最后,所有的影子消失,就剩下了沈重山那双看起来很没品,但总带着一丝戏谑和笑意的眸子

    扑哧一声,宁戚戚忽然笑了出来,笑的是什么,宁戚戚不知道侧过头把脸蛋贴在手掌上,只觉得脸蛋滚烫滚烫的一定很红吧?

    宁戚戚呆呆地看着房门,一时间竟出神了。

    良久,卧房里响起一个女孩子气鼓鼓的声音,“丝就是丝,比我还胆小。”

    来到练功房找了个空地给自己打好地铺,沈重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的人做的实在太好,从外面捡回来一个无家可归的妹子不说,居然还这么良心地把唯一的床给她睡了,自己都这么好了,为什么那些妹子还天天说自己是坏人呢?

    要世界上的坏人都是自己这样的,早就天下大同,欢声笑语奔小康了好吗。

    夜色渐渐地降临大地,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好像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偶尔可闻的虫鸣,窗外的一切都奇黑无比,黑暗的掩盖下,总是适合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发生。

    在沈重山所住的院子外面,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来到墙角下停住了。

    “浩宁,你真的要这么做?”吴衍龙看着江浩宁,皱眉说。

    江浩宁咬咬牙,说:“我不甘心这么放弃。”

    叹了一口气,吴衍龙说:“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离开这里,清佐一夫答应了我们会带我们离开,今天的事情捅出去我们已经没法留在华夏了,跟着清佐一夫去霓虹不是很好的吗?为什么你还是放不下对宁戚戚的痴心妄想?”

    江浩宁痛苦地说:“你不懂,我是真的喜欢她虽然我也知道我和她不可能了,但是我不能就这么算了。”

    吴衍龙十分看不起江浩宁被儿女情长折磨得不行的样子,冷笑说:“宁戚戚就在里面,这里可是沈重山的地方,你要是进去看到宁戚戚和沈重山躺在一张床上,你还要去带宁戚戚走吗?她会跟你走吗?”

    江浩宁脸色一变,吴衍龙的话毫无疑问地戳中了他内心最担心的事情,沉默了一会,江浩宁咬牙说:“不管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代表这个女人彻底无可救药了,我不会劝她,但是我得不到的谁也不能得到!我宁可亲手毁了她!”

    吴衍龙看着江浩宁眼神里闪烁着的阴冷光芒,吸了一口冷气,沉声说:“你冷静一些,沈重山不是好对付的,要是惊动了他,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好果子吃。”

    江浩宁转头对吴衍龙说:“最后一次,帮我这一次。”

    吴衍龙怒骂一声,低声说:“行,就最后一次,这次之后你彻底和这个女人了断。”

    江浩宁拍了拍吴衍龙的肩膀,感动地说:“好兄弟,谢谢。”

    话说完,两个人身体一纵一跃,悄无声息地越过了高墙落在地上,然后他们猫着腰,脚下踩着细碎的步子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悄悄地打开了门就钻了进去。

    就在大厅的门被打开的一瞬间,练功房里的沈重山忽然毫无征兆地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在黑夜中绽放出精亮的光芒。

    两个人悄悄地来到了卧房门口,江浩宁深吸一口气,伸出手轻轻地拧住了房门的把手,然后推开没锁!两人心里同时一振,就着漆黑的夜色走了进去。

    来到床边,江浩宁借着依稀的微弱光芒一看,床上躺着正熟睡的女人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宁戚戚还能是谁?而且沈重山还不在,这对已经打算看见限制级画面的江浩宁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惊喜。

    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还是冰清玉洁的!起码她没有和那个男人乱搞!江浩宁高兴得要飞起来。

    睡梦中的宁戚戚皱了皱眉头,似乎依稀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微微睁开眼睛的她看见的却是在自己床头的江浩宁。

    宁戚戚一惊,睡意被吓得消失不见,张嘴刚要尖叫,就被江浩宁捂住了嘴。

    “别出声!我就是和你说两句话!”江浩宁压低声音急切地说。

    宁戚戚冰冷地看着江浩宁,等到江浩宁缓缓地松开了手,这才冰冷地说:“你还有胆子来!现在的你不应该是过街老鼠吗?”

    江浩宁脸色一沉,旁边的吴衍龙忍不住开口说:“还不是拜你所赐?”

    宁戚戚冷笑道:“笑话,你们自己做出了人渣一样的龌龊事,居然还赖在我头上?”

    江浩宁摇摇头,他深情地看着宁戚戚说:“别争了,戚戚,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对你的心意你是了解的,我这一次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就是想要带你走的,你跟我走吧,我答应你,我会给你最好的,绝对不会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我是真的爱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