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19章忍术,奥义十字杀
    其实赵飞燕来的时候沈重山身上的钢针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赵飞燕再找人拿了一些消毒水和棉签来把伤口包扎处理一下,这在沈重山看来也就算是疗伤完成了,但是赵飞燕却似乎不打算就这么罢休,“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这里还有医院?”沈重山惊讶道。

    “既然是论战,说白了就是比武打斗,磕磕碰碰擦伤碰撞是难免的,自然准备有一些简单的医疗措施,虽然不算多周全,但是照顾一些小伤小病肯定没问题我见你现在这样,身上的钢针足足有十多根,流血也不少,明天还要比赛,真的没问题吗?”赵飞燕关心道。

    摆摆手,沈重山说:“没事,我背上这条最长的伤疤见到没有?就是从左肩胛骨到右腰的这条,当年我大战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被他砍了这么一刀,还是英勇无比地杀出了重围,整整三天三夜就没有休息过,这样牛逼的阵仗都经历过来了,这点小伤算啥。”沈重山一脸豪气的说。

    听到沈重山的话,赵飞燕一脸鄙视地说:“就你能吹。”

    “这话我可不乐意听了,这怎么能是吹呢?我就是要吹也换个靠谱点的对象啊,跟你们两个娘们有什么好吹的?”沈重山板着脸说。

    只是沈重山这话可是真的说错了对象,现场不管是赵飞燕还是宁戚戚都是性格刚烈的女人,哪里容忍得了娘们这样的称呼?两个女人都是白了沈重山一眼,宁戚戚还好一些,毕竟今晚沈重山可是救了自己一命,加上白天那一次救了自己两次了,自己就是再有脾气也不能对着沈重山来不是,于是就白了这么一眼算是忍下去了。

    但是赵飞燕就不好对付了,她冷笑说:“一口一个娘们叫的挺顺口的,你就不能放下你那么点大男子主义?怎么,女人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

    沈重山干咳一声,心知这个话题绝对不能继续下去,于是再次祭出自己的法宝他抽出了太昊剑,一脸痴迷地赞道好剑,好剑

    赵飞燕对这个家伙实在没辙了,白了他一眼之后却又忍不住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重山只管看着自己的太昊剑,没多说什么,到是旁边的宁戚戚对赵飞燕解释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其实也是,事情说白了还是因为宁戚戚而起,这个解释的工作,还真的就她来说最为合适。

    赵飞燕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大为愤怒地说:“世界上居然有这么无耻的人,这样的人就该拖出去凌迟处死!”

    沈重山转过头嘿嘿乐道:“怎么,这次不需要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了?”

    赵飞燕话语一窒,她知道这是沈重山拿之前她自己的话来挤兑自己呢,虽然很想有底气地说上两句豪气干云的话,但事实却是赵飞燕还远远没有到她的话说出口就是规章制度的地步,于是只能讷讷地说:“这个,规章制度还是要遵守的但是他们这样做已经触犯了军方的底线,我会派人搜捕他们的,一旦抓到了,绝对不会轻饶。”

    当然,其实不管是沈重山还是赵飞燕宁戚戚都知道话虽然这么说,可毕竟江浩宁和吴衍龙两个人那都是真正的高手,一般的军人出去抓捕,别说抓不抓的到,估计连人都碰不到,这些高手或许对上大批军人无法发挥什么作用,但是在比较小规模的对决中,个人能力高超的江湖高手是占据绝对上风的。

    不过事在人为,更何况赵飞燕已经决定将江浩宁和吴衍龙两个人拉进黑名单,依照赵飞燕如今的权势,只要是她下定决心这么做了,这两个人在华夏的江湖门派中还真的不太好混下去。

    “明天的比赛怎么办?”赵飞燕担忧地看向沈重山,问。

    “不碍事的。”沈重山坐起来,平淡地说道:“如果遇上了打不过的对手,就是没有这些小伤也还是打不过,要是遇到了软柿子,就是还剩下一口气该赢的也会赢。”

    “听你这么说我到觉得好像输赢已经注定,不需要什么临场发挥一样。”赵飞燕不赞同地说。

    沈重山哈哈一笑,若有深意地说:“如果我感觉的没错的话,明天我的对手应该会经过精心的安排。”

    赵飞燕一惊,错愕地看向沈重山,她似乎从沈重山的话语里听懂了一些弦外之音。

    赵飞燕毕竟还有职务在身上,这边的事情既然已经处理完了也就不能继续留下来,不过沈重山的屋子肯定是不能住人了,所以赵飞燕帮沈重山换了一处院子之后就离开,这一次赵飞燕到很贴心,都不需要沈重山说,很自作主张地弄了两张床,一张在原本的卧房里,一张在练功房里面,好像深怕某人用自己是病号这样的借口跟女孩子同床共枕一样沈重山对此是很愤慨的,以至于他趴在练功房的床上都觉得有些愤愤不平,自己是这样的人吗?自己会用这么烂俗的借口去跟妹子一起睡觉吗?显然会的哎,好可惜啊

    第二天一大早,沈重山起床和宁戚戚洗漱之后一起去吃了早饭,此时今天三分之一决赛的名单也终于出来了,好像是为了印证之前沈重山的猜测一样,沈重山的对手赫然是霓虹高手,平乡八字郎。

    这个平乡八字郎,就是昨天把江凤年给打败的樱花宗第二高手,在整个霓虹国的参赛队伍中,和清佐一夫并列第二的高手。

    这个结果,没有出乎沈重山的意料之外,霓虹如果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什么的话,也白白赢了这么多年。

    所以站在擂台上的沈重山显得很平静,随即,在万众瞩目中上擂台来的黑袍男人平乡八字郎走到了沈重山对面。

    “沈重山君,你的事情我已经有所听闻,能够和你这样的高手过招,对我来说是一种荣幸,更加是一种磨练,我必将施展出我最强的绝招将你打败,只有这样才是对您这样的高手真正的尊重。”平乡八字郎声音严肃地说道。

    沈重山不耐烦地掏着耳朵说:“你要是真的想要尊重我就直接认输下去吧,干嘛非要打打杀杀的呢?”

    沈重山的话太直白了,直白到近乎不要脸的地步,平乡八字郎显然没有想到沈重山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当场就愣在那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沈重山见状就说:“你看,你们霓虹人果然是嘴上说一套底下做一套,这里说着要尊重我,那里却要用什么最强的绝招打败我,都把我打败了还能叫尊重吗?你们老祖宗到底有没有告诉你们尊重这两个字是啥意思?”

    底下的赵飞燕和宁戚戚几乎要笑出声来,先不说功夫,就是嘴上的本事恐怕十个霓虹国的高手加起来都不是半个沈重山的对手,这个家伙不要脸起来能让人尴尬死,你看这个平乡八字郎不是,活生生地愣在那老半天都吭不出一声来。

    平乡八字郎在愣了一会之后,很明智地选择不和沈重山放嘴炮,他站在原地平淡地说:“沈重山君,你注意了,我要开始了。”

    话说完,平乡八字郎猛地一抖袖袍,宽大的黑袍一抖一撒,发出猎猎的声响,他明明站在那里,丝毫没有移动过,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好像他根本不站在那里,那个位置是空无一人的,这种感觉非常的怪异,任何一个关注着这个擂台的人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好像欺骗了自己,明明看得到,但是你却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紧接着,平乡八字郎的声音从擂台的四面八方响起。

    “忍术,奥义十字杀!”

    话落地,在沈重山周围四面八方,忽然出现了无数个平乡八字郎的黑袍身影,同时朝着沈重山攻杀而来。

    所谓十字杀,一横一竖,形成一道十字形,光芒璀璨,带着令人呼吸停滞的杀气奔袭而来。

    无数个平乡八字郎带来了无数个十字杀,沈重山站在牢笼之间,好似躲无可躲。

    而沈重山,其实也真的压根没有打算躲,他刚得到了太昊剑,面对这种级别的攻击都要躲,那接下去还怎么玩?

    沈重山的笑容狡猾得好像偷到了小鸡的狐狸一样,他站在原地傲然不动,一直等平乡八字郎冲到身前的时候,那无数个平乡八字郎的黑袍身影几乎要把他淹没时,他动了。

    他的手,从腰间抹开一抹光华,璀璨了整个天地。

    这一道光从沈重山的腰间出发,以沈重山的身体为轴心,朝着四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爆发而出,就好像在沈重山的身上扩散出了一个光环,这个光环带着无比璀璨的光芒,光芒中裹夹着无穷无尽的杀气,如同涟漪又如同冲击波一般朝着四周猛地扩散开去。

    隐藏在无数身影中的平乡八字郎心中大惊,他猛地后退,但是还是晚了,剑气在冲散了他所有虚假的幻影分身之后来到他的本体身前,平乡八字郎只来得及向后一仰,他只感觉到头顶一凉,就好像皮肤碰到了锋利无比的刀尖时那种微微被刺痛的感觉,紧接着,他落地,身上黑袍,飘然洒落,他的脸也第一次暴露在阳光之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