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20章沈重山内心被唤醒的恶魔
    平乡八字郎的长相十分的平凡,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小眼睛,扁平鼻,略微有些秃顶,这么一个可以说是有点丑陋的人丢在大街上绝对没有几个人会有看第二眼的兴趣,此时的平乡八字郎正眼神闪烁地盯着沈重山准确的说是盯着他手中的那把太昊剑,面色凝重,如临大敌。

    而擂台下,清佐一夫在见到那一道剑光的时候就大惊失色,神色无比凝重地看着擂台上的沈重山,用霓虹语咬牙说:“这个沈重山,看来比我们想象的更要强大,他手中的剑,绝对不是普通的剑,我能感觉到那惊天动地的锐利之芒,更何况,他的剑术很强!”

    擂台上,平乡八字郎神色凝重地说:“你很强,没想到你的剑术才是最强的,到是我轻敌了。”

    沈重山笑眯眯地把玩着手中的太昊剑,说:“我的剑术本来就很厉害,只是一直没有趁手的兵器,这不是,承蒙一位好友的关照,昨天得到了这绝世神兵,所以才忍不住拿出来秀一把。”

    平乡八字郎闻言到还没有觉得什么,但是底下的清佐一夫的脸色都快挤出屎来了,他转头对身边的武士说:“昨晚江浩宁和吴衍龙两个废物是不是出去了?”

    被问话的那武士低头说:“是的大人,他们出去之后大约一个小时才回来,江浩宁的手臂断了,一直到现在还在救治,属下曾问过吴衍龙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吴衍龙却没有说。”

    “废物!简直就是废物!”清佐一夫怒哼一声,他早就知道江浩宁靠剑术出名,更重要的是他有一把祖传的宝剑,只是这宝剑连清佐一夫都没有见他用过,现在沈重山却拿出了一把神兵来,再结合昨晚江浩宁的事情,傻子都知道发生什么了,这江浩宁简直要成运输大队的大队长了,本来沈重山就已经让清佐一夫觉得很难对付,结果那蠢猪居然还送去了一把神兵利器,这让清佐一夫怎么能不恨?

    平乡八字郎深吸一口气,他看着沈重山,缓声说:“既然如此,那么请允许我占一些便宜,我知道持久战下去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那么现在就对决吧,一招定胜负。”

    话落地,平乡八字郎压根不等沈重山的回复,双腿分开站立在原地,眼睛闭上。

    来了!

    底下的江凤年心里咯噔一声,眼神热切地看着沈重山,昨天他就是输给平乡八字郎的这一招,他很想知道沈重山会怎么应对。

    同样的,清佐一夫也全神贯注起来,他死死地盯着沈重山,作为和平乡八字郎齐名并列第二的高手,他对平乡八字郎的手段很清楚,这一招哪怕是他都头疼无比,曾经他也输在这一招上面过,以管窥豹,只要观察到沈重山应对的套路清佐一夫相信就能够摸到沈重山的极限在哪里。

    沈重山眯起眼睛,脸上玩世不恭的神色渐渐消退,此时的平乡八字郎已经足够他凝重对待。

    缓缓地,平乡八字郎开口了,“瞳术奥义,写轮之眼。”

    平乡八字郎这一次的声音很低沉,低沉得就好像是从水底发出来的,嗡嗡的沙哑声音在空气中居然带起了一丝很玄妙的共振,这种共振让声调并不高的萍乡八字说出来的话传遍了全场,几乎每个人都清晰地听见了这几个字,清楚得就好像平乡八字郎就在他们的耳边对他们说的一样。

    随着这一句话的落地,平乡八字郎睁开了眼睛。

    这一眼,竟完全不是人的眼睛!

    那双眼睛,就好像是万花筒一样充满了五颜六色的光彩,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各样的颜色都在那双眼睛里面出现,在眼睛的最中央最深处,那原本是瞳孔的位置,瞳孔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点,这个黑点不过针孔大小,但是却如同一个黑洞,所有的颜色都围绕着这个黑点缓缓地旋转着,那种如同漩涡一般的旋转,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吸力,这吸力就如同带着无上的神奇魔力,竟然拉扯着人的视线、灵魂不由自主地被吸扯进去。

    沈重山早就知道平乡八字郎会一种精神攻击的瞳术,因此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只是他依然被这种神鬼莫测的瞳术惊到了,在见到这写轮之眼的一瞬间,沈重山感觉自己瞬间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了五颜六色的光芒,这些光芒斑斓得就好像是顽童打翻了调色板一样,所有的颜色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通道,而他就站在这个通道里。

    在整个通道中,沈重山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但是低下头他却看不到,感觉就好像是平白无故灵魂出窍了一样,紧接着是耳边传来了很多嘈杂的声音,这些声音里面有他很熟悉的,许卿的,林墨浓的,萧红缨的,小兔子的,甚至还有陆清影的,种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就好像沈重山所认识的这些人全部同时在沈重山耳边说话,说的全是沈重山记忆里面曾经发生过的对话,一瞬间无数的声音无数人的重合说话声占据了沈重山的整个脑海。

    紧接着,眼前的彩色通道忽然炸开,他眼前出现了一片战火纷飞的世界,残垣断壁,远处烽烟四起,眼前依然在燃烧残渣的火焰冒着滚滚的浓烟吞噬着一切,有人体的残肢,有散落一地的枪支弹药,还有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建筑,尸体随处可见,鲜血汇聚成了血泊,黄昏的天空,竟然硬生生地被这人间惨状给染出了一抹血红。

    眼前的景象无比的真实,耳边的枪炮声,人们的嘶吼声如同敲响锣鼓,抬头看,天边一抹血红的晚霞

    这一切是如此真实,这一切是如此的令人怀念,这就是沈重山曾经习以为常的画面,在国外,他还是苍穹的时候,他每天过的都是这样的日子。

    沈重山缓缓地低下头,握紧了拳头,他一直都很警惕,心中不断地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平乡八字郎使的精神攻击,是一种幻术,而此时他也明白了,这写轮之眼说白了就是一种精神暗示,将他带回到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画面

    每个人内心都有不愿意提起的过往,那往往是人性中最阴暗的角落,不得不承认写轮之眼的确让沈重山再一次面对了他不愿意面对的画面,只是这要付出代价的啊!

    沈重山一直都想要告别过往,告别那个满身杀气杀天杀地杀得自己都认不清自己的过往,告别那个沐浴在鲜血之中的苍穹,不是敌人的鲜血就是自己战友的鲜血,他受够了看着那些无辜的平民被暴徒杀死,受够了那些残忍的侩子手以屠杀为乐,受够了自己浸泡在无穷尽的杀戮中完成一个又一个的任务,所以他回国了,回到了都市。

    他不愿意在任何人面前提起自己的过往,甚至不愿意和过去的人和事有接触,对冥刀是这样,对铁蛋是这样,对整个苍穹组他都带着回避的心思,这一切他甚至都不愿意和许卿说,为的就是不想让自己那肮脏污秽充满了血腥味的过往玷污了许卿的纯洁和无暇。

    但是今天,平乡八字郎这个霓虹人,不知死活地逼他再一次回到了过去,沈重山深深地低着头,握紧了拳头,因为过于用力,他的拳头和手臂都微微地颤抖着,一股杀气从沈重山的身上爆发出来,眨眼之间就成了惊天之势,如同星河倒卷,那杀气,是沈重山亲手屠杀了成千上万的亡命之徒所积累下的杀气。

    在如今全球全面和平的年代,这样的杀气,已经再不可见,沈重山也深深地隐藏下来这股杀气,因为一旦被激发,他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但是这个不知死活的平乡八字郎他再一次唤醒了沈重山内心的恶魔。

    杀气,冲天而起。

    这杀气有多强?写轮之眼构造的虚拟世界,在这杀气面前被摧枯拉朽地毁灭了!

    世界崩碎,眼前恍惚之中,沈重山又回到了那个擂台,面前,是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眼神惊惧如同见到了恶魔一样的平乡八字郎。

    把沈重山带到回忆中,沈重山所看到的一切平乡八字郎都看到了,他无法想象,沈重山的内心居然隐藏着这样一头恶魔!

    这是撒旦,一旦释放,不见血腥,绝不回归!

    沈重山抬起头,看着惊惧无比的平乡八字郎,缓缓地笑了。

    笑的无比狰狞,就好像抓到了俘虏的恶魔要开始用餐了,食物自然就是平乡八字郎这个送上门来的祭品。

    “我的天,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你的回忆会这么可怕!你,你不是人!你是恶魔我认”就在惊慌失措的平乡八字郎喊出要认输的时候,沈重山已经鬼魅瞬移一般来到了他的身前。

    那冲刺带来的强风,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杀气,硬生生地把他嘴里的那个输字给憋了回去。

    旁边的裁判见状停下了原本要跨出去的步子,按照论战规则,一方认输他才可以出来宣布结果,但是平乡八字郎虽然说出了两个字,但并没有认输,所以他不能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