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22章说你蠢你还生气
    面对沈重山的笑容,清佐一夫心中狂跳,特别是沈重山手中垂下的那把长剑,那上头甚至还带着之前砍断平乡八字郎脖子的鲜血!

    清佐一夫不知道为什么沈重山忽然之前前后给人的反差会这么大,就好像忽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但是他清楚自己绝对不是此时的沈重山的对手。

    现在的沈重山,太可怕了,他就好像是从修罗地狱里爬起来的战神,光是那一身滔天的杀气就已经让他近乎无敌,面对如此强烈的杀气,没有人能够保持平静。

    清佐一夫咽了一口唾沫,他忽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招惹沈重山这种变态。

    可是现实显然不会给他后悔的机会,时光也不可能倒流。

    “沈重山君,我承认你很强,也承认之前的我的确是太低估你了。”清佐一夫眼神死死地盯着沈重山,沉声说道。

    “你在拖延时间是吗?”沈重山轻声问道。

    清佐一夫的脸色蓦然一变,他的确是在拖延时间,因为他总觉得肯定是之前平乡八字郎使用的写轮之眼产生了什么问题才让沈重山变成这个样子,但是一个人的状态不可能永远保持这样的杀意滔天的状态,杀气总会消退,只要等到沈重山的状态回归到正常,那么这件事情就不是完全不可为。

    可是清佐一夫没有想到如此杀气冲天的沈重山居然还保持着如此的冷静头脑,而且依然是那么的……直白,丝毫不给人留下任何余地。

    “想法不错,就是有点愚蠢。”沈重山评价说道。

    清佐一夫怒从中来,他咬牙道:“沈重山,你不要太得意了。”

    得,说他愚蠢他生气了,连君这么一个霓虹人一般都会带上的尊称敬语也不带了。

    沈重山瞥了一眼清佐一夫,剑尖上挑,伸手对清佐一夫做了一个欢迎来送死的手势,清佐一夫脸色涨红,眉宇之间闪过一抹凶戾之气,他终于意识到今天自己光是躲避是躲不过去的,面对眼下如此的情况,自己只有一战。

    甚至不用来一个多么痛快的胜利,只要保持不死,那么平乡八字郎已经被沈重山给宰了,那么自己第二高手的名头就再也没有竞争对手了,况且在这个危难的时候是自己站出来力挽狂澜,这声望自然又会稳稳地上升一个台阶,这对在国内急于寻求一个避开如日中天的樱花宗的上升机会的清佐家族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消息……这么一想,清佐一夫忽然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好像丢开了包袱,他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沈重山,朗声说:“沈重山,那么让我们用武士之间最公平的决斗来定胜负吧!”

    似乎是知道和沈重山放嘴炮是绝对必死的,同样也明白不跟沈重山放嘴炮的办法就是在自己说了一句话之后绝不给沈重山接话茬的机会,清佐一夫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双手平伸,在胸前十指交缠,左手食指和中指竖起,右手手掌握拢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上,他低下头,鼻尖抵着手掌,蓦然喝道:“结印,分身术!”

    古时候,传承自佛教,华夏一直流传着一种结印手法,这种结印最早是从印度随着佛教传承而来,后来和华夏本土道家的九字真言相结合,形成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字真言印,这一印法随着霓虹古人的学习漂洋过海来到霓虹,但是他们的传承终究是有疏漏的,只是学习到临兵斗这三印,虽说是三印,可是随着这么多年的演变和继承,如今形成的手印千千万万,竟有不少都流传了下来,反观华夏,九字真言印留到现在知道这么一回事的人都寥寥无几,更不谈会这门高深的印法。

    清佐一夫显然是印法中的佼佼者,他的替身术和分身术都是印法的一种,一旦施展开来号称有鬼神莫测之能,之前的替身术就已经让人大开眼界,就像是变魔术一样,但是此时的分身术,比之前平乡八字郎所施展的分身十字斩更是高明出了不少。

    从清佐一夫的身上左右各分出四道黑影,这四道黑影就好像是魍魉鬼气眨眼之间边分立在沈重山周身包围起来,每一个分身都和清佐一夫的本体一模一样,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各不相同。

    随着清佐一夫遥遥朝着沈重山一指,那八个分身同时朝沈重山攻杀而来,与此同时,清佐一夫本体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原地。

    “大风起,樱花落,接我一招大风歌!”清佐一夫充满了冰冷杀气的声音从四面而来,此时场中忽然飘飘洒洒地坠下无数的樱花,清佐一夫和他的八个分身同时消失在这漫天的樱花阵中。

    沈重山全神贯注站在阵中,一片樱花缓缓地飘落在他的身前,落在沈重山地手背上,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然后沈重山的手背上凭空出现了一道血痕,这樱花,竟全部都是清佐一夫的杀气凝聚而成。

    就在此时,沈重山的面前,清佐一夫好像瞬移一样出现,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刀,劈头就朝着沈重山砍来。

    沈重山扬剑格挡,一剑挡住了这刀,反手一剑划过了清佐一夫的脖子,清佐一夫不闪不避站在原地,任由那一剑隔开他的脖子,剑过,但是清佐一夫的伤口上却没有任何鲜血流出来。

    这清佐一夫对沈重山露出一个笑容,然后轰然一声炸开,体内无数的樱花爆射而出,前一秒还如同雪花一般飘飘洒洒显得无比唯美的樱花竟然如同暗器一般夹带着无穷的力道朝着四周爆射出去。

    沈重山手中太昊剑挽出无数个剑花,一时之间,好似在这漫天的樱花阵中出现了一朵一朵剑云,剑光闪烁,剑气猎猎,但凡是靠近的樱花全部被无情地吸进去然后眨眼之间就绞成碎片,再也不见半点痕迹。

    在樱花阵之中,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好几个清佐一夫同时出现,从各个不同的方位偷袭沈重山。

    樱花漫天,遮挡了视线,但是却遮挡不住那杀气的沸腾。

    擂台下的众人看得如痴如醉,只觉得虽然眼前是两个人对垒,但是这气势却好像有千军万马在军前叫阵,战鼓擂擂,眨眼之间战马嘶鸣,喊杀声震天而起。

    这样的一战,寻常人可能一辈子都无缘见到一次。

    樱花阵中,忽然,在沈重山的身后,一根手指从虚无中点了出来,好像那里站着一个透明的人,他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这一指点出来,隐藏在漫天的樱花之中,几乎令人完全不能察觉。

    但是那杀气,却是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的,就在这手指几乎要点中沈重山的一瞬,沈重山转身了,在他转过身来的同时,太昊剑的剑尖,抵住了这一根手指。

    清佐一夫的本体从樱花阵制造的幻想中显露出来,他面色阴沉,手指前伸,指尖正好抵着太昊剑晶莹璀璨的剑尖。

    “沈重山,你杀不了我的,我和专修精神攻击的平乡八字郎不同,我更侧重招术修炼,他一旦被近身战斗力还不如一个寻常的武士,我的精神攻击虽然不如他,但是近身战斗我不怕任何人。”清佐一夫傲然说道。

    沈重山咧嘴一笑,说:“是吗?你知道这把太昊剑神奇在哪里吗?神奇就神奇在……它可以很硬,也可以很软……”

    话落地,沈重山手腕一抖,那前一秒还坚硬如精铁的太昊剑忽然如同灵蛇一般变得绵软无比,顺着清佐一夫的指尖就缠了上去。

    这是一把软剑!

    清佐一夫大惊失色,巨大的惊恐让他失声惊叫出声。

    若知道太昊剑是软剑,他绝对不会疯狂到给这太昊剑近身的机会,但是现在,什么都太晚了。

    “结印,龙象术!”清佐一夫咆哮大吼,一眨眼之间,似乎隐约有龙象的咆哮声从清佐一夫的体内传来,而清佐一夫的身体竟然随之好像一个被吹起来的气球一样鼓胀三分,这三分,让他震开了太昊剑,但是被沈重山所操纵的太昊剑近身了哪里有这么好脱身,即便是清佐一夫的应对措施非常及时,可依然付出了足够的代价。

    血光溅射,两根手指冲天而起,伴随着清佐一夫的惨叫声。

    清佐一夫已经消失在原地,而地上留下的只有一滩鲜血和两根在鲜血内还在颤抖的手指,这两根手指被齐根削断,因为速度太快,甚至神经的反射还在发挥作用让它不断地颤抖蠕动着,这一幕心理素质稍微差一些的人看到了都会忍不住心惊肉跳。

    此时的清佐一夫捂着血流如注的手掌,正一脸惊怒地站在远处,樱花阵消失了,那些分身也都消失了,连看起来神出鬼没的清佐一夫都老老实实地站在擂台一角,剩下的只有一地的鲜血和两根手指。

    沈重山一抖手中太昊剑,锵的一声,今日饱饮鲜血的太昊剑绽放出格外璀璨的光华,流光百转,如同一整块琉璃翡翠一般晶莹好看。

    见到沈重山的动作,清佐一夫瞳孔缩紧,他知道沈重山这是不打算放过自己了,杀了一个平乡八字郎他还不够,还要杀了自己?

    “沈重山,你敢杀我?你可知道我的身份?”清佐一夫大声吼道。

    “谁不是一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身份?身份这东西,等你死了,就一钱不值了。”沈重山平淡地说,说完,一剑朝着清佐一夫劈去,那剑气如同半月,直挺挺地带着磅礴的杀气瞬间便笼罩了面无人色的清佐一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