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23章圣洁无双叶琉璃
    就在所有人包括清佐一夫自己都以为这一次他再难道杀身之祸的时候,一把剑,自东而来。

    轻巧地抵在了太昊剑剑气之前,剑气消散,那灵巧的长剑也回旋着回到了一个女子的身边。

    所有人都顺着这把灵巧长剑的轨迹看去,只见到那是一个女子,大概二十二三岁,雪肌白嫩如鹅脂,明眸皓齿,只是站在那,便如同天山上的雪莲一般另人心中生不起一丝一毫的污秽想法。

    这个女人的纯净和圣洁,是沈重山见过的所有女人中当之无愧的第一。

    寻常女人的美,或许会成为成为激发男性占有欲的催化剂,男人嘛,总归是追逐美女的,但是眼前这个女人的美,却好像是站在云端之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又好像是站在雪山巅的一朵雪莲,静悄悄地立在那儿,令人一眼看去,就好像心中什么最柔软的地方被戳中了,再也生不起一丝一毫的不敬想法。

    时下总是喜欢用女神来形容很漂亮很有气质的女人,沈重山也喜欢用许女神来形容许卿,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眼前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女神,仿佛是不带人间的感情,没有丝毫烟火气,如同从被众生膜拜的神坛上走下来,任何尘世的想法施加在她的身上都显得如此污浊。

    沈重山看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也看着她。

    说实话,沈重山先是惊讶于这个女人的美貌和气质,但是很快,他就察觉到了这个女人更不为人知的不同之处。

    这个世界上真正带给他威胁和捉摸不透感觉的女人不多,冥刀能带给他威胁,却不会让他捉摸不透,因为他和冥刀彼此之间实在太熟悉了,他几乎是看着冥刀一步步成长成现在这样,所以冥刀只能算半个,多年之前京城还有一个女子,算是一个,那个神秘如黑夜一般的女子至今都没有再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过,当然,沈重山也绝对不希望她在出现了……还有一个,就是欧洲的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真正活着的神,她所拥有的力量,所代表的势力,让最巅峰时候的沈重山都不乐意招惹,苍穹组唯一一次吃了血亏也就是吃在那个神一般的女人身上。

    这样两个半女人是能给沈重山带来威胁并且让他看不透的,不幸的是那两个半女人都很不喜欢他……而眼前,要再加一个了,小小霓虹,居然有如此人中之龙,不对,应该说是人中之凤。

    看着沈重山,女子缓缓地开口了,“这一战,是清佐输了。所以也请沈桑你不要再继续了,杀了他事情反而不好收拾。”

    女子的嗓音清灵空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听韵律,让人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听她说话。

    沈重山皱眉看了清佐一夫一眼,说:“这东西跟我之间是深仇大恨,我今天不杀他,来日他就会来找我麻烦,我不太习惯把麻烦留着日后处理,虽然他很菜,但是万一他得手了怎么办,我不是亏大了?”

    这东西……虽然他很菜……这两个关键词让清佐一夫的脸色无比难看,但是现在要他和沈重山顶嘴是万万不敢的,这个女人的出现就是救了他一命,这个时候他哪里不知道怎么说话?他忍着手掌被削断两根手指的疼痛,对沈重山低头说:“今天的事情我绝对不会事后报复,如果你愿意放过我,平乡八字郎的死我们霓虹不追究了。”

    这话说出来,霓虹人全部哗然,但是清佐一夫的身份放在那里,再加上那个女子在,所以所有霓虹人都聪明地闭嘴了。

    一个平乡八字郎而已,既然人都已经死了,干什么非要斤斤计较呢?活着的人好好活着才对,再计较平乡八字郎也活不过来嘛……瞬间就找到了安慰自己借口的霓虹人们很理所当然地继续看热闹。

    “第一战你赢了平乡八字郎,第二战你赢了清佐一夫,那么第三战,应该是你和我之间的决战了。”女子一双灵动得好像会说话的眼睛看着沈重山,脸上虽然带着很淡很淡的笑意,但却给不了人丝毫亲近的感觉,她望着沈重山轻声说:“那么沈桑你是否愿意和我到我的住处比试?”

    哇哈哈,我大霓虹青年一辈的第一高手终于出手了,哇哈哈哈,终于有人能够狠狠地制裁这个可恶的华夏人了,哇哈哈哈,我大霓虹的青年一辈第一高手说要和这个可恶的华夏人一起到……什么玩意儿?到住处去比试?一男一女?比什么?嗯?

    所有霓虹人都要炸了,他们就好像是一群发现自己的头儿居然是一头狼的绵羊,不敢置信而惊恐万分,他们纷纷震惊无比地看着那女子,祈望她解释一下刚才只是口误,或者有别的什么。

    坦白地说,沈重山听这话也觉得挺尴尬的,你说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看起来那么一尘不染,咋骨子里咋就这么流氓,一开口就要把自己这个小男孩带回家去呢?

    沈重山觉得出于矜持,自己不能随便答应……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要是随随便便地就让人得到了的话就不会被好好珍惜的,所以沈重山告诉自己要矜持,不能轻易地被突破底线。

    那女子似乎没有感受到别人诧异的目光,平淡地看着沈重山说:“沈桑,你还未回答我。”

    得,人家妹子都两次三番地开口了,自己要是再拒绝的话就太不识好歹了,让人家这么漂亮的妹子怎么下得来台嘛,于是沈重山麻利地收起了太昊剑,屁颠屁颠地跑向女子。

    眼看自己的国民女神就要带着沈重山走了,霓虹人终于忍不住了。

    “不行!既然是比赛,自然要在擂台上按照规矩论战,怎么能去什么住的地方?叶琉璃大人,你可是我们霓虹人的精神支柱,怎么可以让这个低贱的华夏人进去到您住的地方?”一个霓虹人满脸嫉妒和悲愤地跳出来说。

    叶琉璃?好名字,只是怎么听着感觉不太像是霓虹人名?

    霓虹的女人名字不都是苍什么空,小泽什么利亚这样才正统的吗?

    只是叶琉璃似乎没有听见一样,见沈重山跟过来,转身直接就走了……好似其他人的聒噪压根就与她无关一样。

    这不像是盛气凌人的傲气但却更傲的架势,在叶琉璃的身上表现出来竟让人感觉理所当然。

    那些霓虹人心中自然有愤怒和不满,但是这些不满的情绪却丝毫不敢对着叶琉璃表现出来,只能怒视着沈重山,在他们看来好像是沈重山这个无耻的华夏人拐骗了他们的国民女神一样。

    恰好,沈重山的脸皮厚度完全可以无视他们的眼神攻击,甚至为了刺激这些人,跟在叶琉璃身后的他还特意加快了脚步走到叶琉璃身边,越走越近越走越近,看那架势都几乎要并肩而行了。

    混蛋!居然敢如此靠近琉璃大人!霓虹人的眼睛都要红了,无比嫉妒和愤怒的他们就如同自己心爱的珍宝被人给玷污了一般,正要控制不住地把沈重山这亵渎女神的混蛋给撕成碎片,沈重山却和叶琉璃一起消失在了拐角。

    全场鸦雀无声,不管是华夏人还是霓虹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会演变到这样的地步,平乡八字郎被沈重山所杀本身就是惊世骇俗的事情,紧接着清佐一夫被沈重山击败,而若不是叶琉璃来的及时的话,恐怕他们霓虹的两大高手今天都要给沈重山宰了,但哪怕是叶琉璃大人,也似乎不如以往那般的果断,而是莫名其妙地带着沈重山去了府邸。

    两国论战进行了数十年,什么时候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所有霓虹人都觉得内心好像憋着一口气,不吐不快,可是吐又吐不出来,他们中的大半人都在刚才被沈重山的杀气给吓到了,论战之上,规则那是明摆着的铁律,几十年下来的,别说杀人,就是连触犯一下规矩的例子都很少,但是沈重山杀了一个平乡八字郎,如此不罢休,竟然差点把清佐一夫也给杀了。

    犹疑的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我们跟过去看看,叶琉璃大人说了是去她府邸论战,既然是继续论战,就自然有个结果,这一次两国论战的胜负就在这里了,我们一定要去看看,也防止那狡诈无比的华夏人趁机对我们的琉璃大人做些什么龌龊的事情,要是这样的话,我就是丢出性命不要,也要和他拼了!”

    这人的话引起了绝大多数霓虹人的共鸣,于是霓虹人叫嚣着追了上去,而华夏人左右一看,总不能别人过去等着结果自己回家去睡觉吧?于是也都不甘落后地追了上去。

    裁判和军方的人有些蒙圈了,都看向赵飞燕,赵飞燕自己也被这突发状况弄得有些焦头烂额,但是现下不管是叶琉璃还是沈重山都不太可能回归到正常的比赛中,想了想,赵飞燕示意全部都过去叶琉璃住的院子外面等着,她自己也带着宁戚戚一起跑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