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24章飞行棋
    沈重山跟着叶琉璃一起进入了她的院子里,这院子和分配给沈重山的院子没有任何差别,格局、构造都是一样的,看得出来叶琉璃也并没有特备地去改变什么东西,任何装扮都没有,想比起骚包的清佐一夫种满了一院子的樱花树要朴素的多。

    而院子里面,屋檐下,有一方小小的棋盘,棋盘的两侧摆放了两张小椅子,在棋盘边上,还泡着一壶茶,这壶茶竟然还冒着袅袅的热气,看得出来之前叶琉璃应当是在喝茶下棋,事发突然才出去的。

    沈重山想了想就明白大致的经过,原本比赛的时候叶琉璃并不关心别人是怎么比赛的,也没有去观摩观察对手的意思,只是在自己的院子里下自己的棋喝自己的茶,应该是忽然有人来禀报说是霓虹人支撑不住了,平乡八字郎被自己杀了,清佐一夫的下场也很危险,所以叶琉璃这才出来的。

    只是奇怪的是,叶琉璃为什么在自己的同门平乡八字郎被自己杀掉的时候无动于衷,而清佐一夫有危险的时候却出现了呢?

    按照正常的情理亲疏来说,这是解释不通的。

    “平乡八字郎虽然是我的同门,但是我们不属同一脉,他有他自己的道统,我有我自己的修炼之路,他遇上了什么样的对手有什么样的下场,是他自己的造化,修炼之人若是连这么一点准备都没有平乡八字郎也走不到现在这一步,所以他死也好,生也罢,或者说是直接打败了所有华夏高手取得了桂冠这也与我无关,樱花宗虽然不大,但是一个平乡八字郎还折损的起,自己学艺不精出来被人杀了,能怪得了谁去?”叶琉璃好像是知道沈重山心中所想的,她轻轻地走到棋盘边坐下,捧起茶杯喝了一口,眼神专注地看着眼前的棋盘,说道。

    从沈重山的角度看过去,正好面对着叶琉璃的侧脸,沈重山这才发现这个女人真的很美。

    对于沈重山的审美观来说,女人美不美和漂亮不漂亮是不一样的,漂亮只需要皮肤好身材好五官好就可以了,一个花瓶漂亮吗?漂亮,但是很少能说的上是美的。

    美就不同,美是漂亮的更高级,五官再精致,皮肤再白皙,身材再火爆,若是少了那份灵魂般的气质,也就只能是漂亮,说不上美,所以漂亮的人总有相似之处,但美却是各不想同的,因为即便是长相一模一样的双胞胎也不可能拥有一样的气质。

    许卿的美,美在那份自信,那份骄傲,那份无法被复制的聪慧。

    林墨浓的美,美在那份贤惠,那份温柔,那份不可能与人相同的温婉。

    而眼前叶琉璃的美,则更空灵一些,这种空灵的神韵,给人的感觉便是灵气逼人四个字,这灵气甚至让人会忘却掉她那完美的五官精致到了极点的容颜,只觉得看着这个女子便觉得浑身上下都通透的清爽,好像站在深山老林里,被周围雨后清新的空气包裹着,深吸一空气,从心肺到灵魂都被净化的那份清爽。

    圣洁无暇,如雪莲花。

    沈重山就想到了这么八个字。

    “很少有人会用你这样的眼神这么放肆地盯着我看。”叶琉璃依然没有转过身来,她的眼神也还是停留在棋盘上,樱唇轻启,那悦耳的声线从她的红唇和若隐若现的雪白贝齿中吐出来。

    但凡是换个人,这时候都会感觉尴尬的要死了,但沈重山却好像不是在说他一样,笑嘻嘻地说:“为什么?别人都很怕你吗?”

    叶琉璃摇摇头,双手轻轻地捧着那杯茶,让人忍不住羡慕那个该死的茶杯,要是自己也能被这么捧着就算是变成一个茶杯都心甘情愿……“我也不知道,我不凶,也不恶,但是他们就是不敢多看我,更别说这么放肆地看着我,不过也好,被你用这样的眼神盯着看了之后,我觉得若是那些人都像是你这样,我总会忍不住动气的,师父说过,修炼先炼体最重炼心,心若是不静,境界是提升不上去的,我不能动气。”

    沈重山来了兴趣,索性跑上前去坐在叶琉璃的对面,盯着就和自己隔着一张棋盘不过数十公分远的叶琉璃,说:“你之前只是解释了为什么不救平乡八字郎,那么清佐一夫呢?为什么轮到了他你就出来了?”

    “清佐一夫的家族是清佐家族,在霓虹国内享有超凡的声誉,他不能死在这里,他和平乡八字郎不同,平乡八字郎死了我可以说是他学艺不精,事实上也的确是专业的,宗门也不会怎么样,但是清佐家族内,清佐一夫的地位不凡,他这么死了那个家族不会善罢甘休,我不想被师父训斥……况且,我很讨厌这个人,他就更不能这么死在这里了。”叶琉璃平静地说。

    “你讨厌他不应该是巴不得他死了吗?”沈重山惊讶地问。

    “他若是这么死了,我回去不但要被师父训斥,而他也不能继续作恶了,但是他若是活着,一边带着对你的仇恨……你削断了他的两根手指,他那样锱铢必较的人一定把你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甚至为了报复你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这样的话他原本就病态的心理肯定会更加扭曲,有了这样一个人在家族内,清佐家族自然会有更多的麻烦,所以对于这样的麻烦来说,他活着才会更加煎熬,要是就这么死了,一了百了,到没有看着他一步步走入疯魔来的有趣了。”叶琉璃很认真地说,看那样子,好像只是在说一件很寻常的事情,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言辞有多歹毒。

    沈重山错愕地看着叶琉璃,忍不住问道:“你和我是第一次见面,你为什么会和我说这些?”

    叶琉璃奇怪地看了沈重山一眼,说:“你不是想知道才问的吗?既然你问了,我又恰好想说,所以就告诉你了。”

    看叶琉璃的模样,好像还很疑惑沈重山为什么会这么大惊小怪。

    沈重山挠挠头,说:“这么阴暗的计划不应该是悄悄进行的才对嘛?”

    叶琉璃淡淡地说:“阴暗?什么阴暗?我的心很阴暗吗?我不觉得啊,一饮一啄皆由天定,若是刻意地为了追求所谓的光明去掩饰什么,这才是真正的阴暗吧,有仇则报之,有恩也要报之,这些才是真正的昭昭天理,所谓对错,其实是没有标注的,若自己觉得对,就去做,若自己觉得错,就不做,就这么简单,想那么多,岂不是庸人自扰?”

    沈重山揉着下巴想了半天,诚恳地对叶琉璃说:“我第一次在瞎掰这件事上甘拜下风。”

    经过短时间的观察,沈重山发现一个很惊人的事实,叶琉璃所说的都是真的,或许她压根不觉得有些东西不能说有些东西能说,也不觉得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做不得,她所说的所做的,全看她内心的喜好,她喜欢的,再惊世骇俗她都乐意去做,若是不喜欢的,除非你能打得过她,否则就不可能逼她去做。

    而之所以会是这样的性格,不是因为别的,全然是因为叶琉璃似乎很……单纯!

    没错,就是单纯。

    一个单纯到了极点的人,她的世界里没有别人的看法,也没有世俗,似乎她提的最多的只有她自己的感受和师父的看法,仅此而已,也就是说唯一能影响到她的就是那个神秘兮兮的师父,除此之外,在她单纯的世界中,没有道德标准,也没有法律标准,甚至她和这个世俗都是格格不入的,她只按照自己所理解的东西去做事说话,其他的,都成不了影响她的因素。

    在现在这样一个社会,有这样一个单纯到了极点,全凭着本心而为的人似乎已经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沈重山发现叶琉璃还真的就是这样的人。

    “那么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沈重山又问了一个问题。

    叶琉璃微微皱眉,说:“你的问题似乎很多。”

    沈重山有些尴尬地说:“这不是不懂得就要问嘛,所以我这么博学多才,就是因为我喜欢问问题啊。”

    “你说你博学多才?那么陪我下棋吧。”叶琉璃高兴地说。

    沈重山为难地看了一眼棋盘上的围棋,这黑白两子简单的很,但他就是偏偏不会,于是沈重山支支吾吾地说:“那个什么,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再陪你下棋。”

    似乎是因为对沈重山和自己提条件有些不开心,但叶琉璃还是平淡地回答说:“因为我来是答应了师父要来拿冠军的,平乡八字郎被你杀了,清佐一夫也差点被你杀了,其他的霓虹人都不是你的对手,于是我就来了,但是我又不想打架了,所以把你带到这里来,但我不知道你的问题会这么多,要不然的话刚才就和你打架了……现在可以陪我下棋了吗?”

    沈重山绷着脸尴尬地瞪着围棋看了半天,良久,老脸微红的某人说:“既然我是那么博学多才的人,这么简单的棋下起来没意思,我教你一种更有趣,更有意思的棋吧,比这个好玩多了。”

    “什么棋?”叶琉璃第一次在脸上流露出了感情波动,好奇地问。

    “飞行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