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34章幸好没砸到我的脚
    一句话,直接让整个餐厅的气氛迅速冷却下来。

    张博士阴沉着脸,一声不吭,眼神里有愤怒的火焰一直在跳动。

    而老太太则是叹了一口气,那总是流溢着笑容的脸上也堆满了失望。

    唯独张樱桃瞪大眼睛,有些不知所以,但受到这瞬间冷却下来的气氛影响,也不敢说话了。

    沈重山放下了筷子,笑眯眯地对张博士说:“张老,介意我帮你管教一下晚辈吗?”

    张博士苦笑着说:“什么介意不介意的,家丑都给你看光了,你随意处理,我绝对不眨眼。”

    沈重山闻言点点头,站起来走了出去。

    来到客厅,沈重山见到刘雪莹正坐在沙发上一脸嫌弃地拨弄着他带来的礼品,要真说还的确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沈重山也不是上门来拍马屁送礼来的,所以就在外面随便买了一些礼品,但也不是刘雪莹嘴里说的这些破烂,这女人是变着法子故意羞辱人来的。

    瞧见沈重山过来,刘雪莹的脸上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甚至还对沈重山笑了一下,说:“你来了,怎么不在里面吃饭啊?你看这也不知道是谁拎来的东西,寒酸不说还占地方,让你见笑了。”

    沈重山进门的时候刘雪莹可是后脚就出来看到的,她也没有理由不知道这些东西就是沈重山带过来的,但她就是故意睁着眼睛说瞎话,在刘雪莹看来,自己这是完美地把尴尬的问题丢给了沈重山,这些东西,要是沈重山承认是他带来的,那么寒酸和老土这两个词就相当于她刘雪莹丢在地上的两顶帽子沈重山自己跑过去捡起来了,可要是不认,事实是怎么样的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更好过一些,但内心里却更加的尴尬,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么玩有意思吗?

    当然有意思了,要是没意思的话刘雪莹还真的不这么干了,就是因为其他的成年人都觉得这种把戏没意思,所以没人玩,没人玩懂得怎么招架应对的人也就更少了,刘雪莹就想要看沈重山那尴尬羞愧的表情。

    然而,如果现在许卿、林墨浓这些人在场的话,一定会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刘雪莹,说不定心软的林大明星还会出于同样是女性的立场,提醒刘雪莹赶紧的放下屠刀回头是岸,可惜,在客厅里面就得意洋洋的刘雪莹和一脸平静的沈重山,没有第三个人了,所以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发生。

    沈重山是什么人?

    如果有人问许卿这个问题,许女神一定会瞬间丢掉女神的外衣,大声告诉你他就是一个油盐不进只进女色的大色狼,如果林墨浓就会回答这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而要是非要所有了解沈重山的人给出一个共同的答案,那么他们一定会异口同声地说沈重山绝对是一个超级贱超级贱的贱人。

    这个人贱就贱在每次你以为你赢了他还没来得及开始得意的时候,他就会从一个莫名其妙的角度甩你一巴掌,让你懵上老半天回不过神来。

    比如现在……

    沈重山不但没有如同刘雪莹以为的那样很生气或者很尴尬恼怒,反而一脸赞同地说,“没错没错,这话说的太对了,这种寒酸的礼物也好意思提上门来?连我都看不下去了,张家好歹也算是书香门第了,怎么可能会看得上这种东西,我想,张家随便拿点什么东西出来都是这些破烂价值的一百倍了吧?”

    刘雪莹虽然奇怪沈重山的反应,但还是下意识地哼了一声说:“那是自然!我家里虽然不算是什么大富大贵,但是一般的东西还真的看不上!”

    刘雪莹说着,忽然觉得应该拿出点什么东西加强一下自己的证明力,于是她想了想,见到沈重山满脸等着看宝贝的模样,一咬牙,起身去房间里拿了一个大约两尺多高的花瓶出来,放在沈重山的面前,刘雪莹得意地说:“比如这个花瓶,是洪武年的宝贝,都快七百年的老古董了,这么一个花瓶就是我们家老张随手买的,也不贵,才两百多万。”

    沈重山一眼看去,这花瓶确实是个好东西,官窑内府白釉龙凤刻花瓶,瓶体外表面为龙凤高浮雕刻,内壁为龙凤青花,釉里红釉画龙凤图样,青花内府字款,底部有凸出官字形款,他虽然不懂古董,但是也感觉这玩意恐怕的确价值不菲,这么一来,他到是有点要对等会自己即将所做的事情感到不太好意思了。

    “这真的是好东西啊,我能看看吗?”沈重山嘴上是在问,但手上的动作可一点都不慢,话落地的时候已经拿起了花瓶在手里把玩着。

    看着花瓶在沈重山的手掌之间翻来滚去,刘雪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花瓶可是自己丈夫张保国花大价钱买来等着升值的,可以说全家一半的流动资金都放在这上面了,这要是万一出点事情那真的是要了亲命。

    但是狠话已经放出去了,刘雪莹又是十分爱面子的人,她自认做不到从沈重山的手里把花瓶抢回来这样的事情,因为这样一来不是承认了自己很在意这个才两百多万的花瓶吗?

    特别是当听见沈重山一声声的感叹,和一句果然是有钱人,有钱真好这样的话时,刘雪莹内心的骄傲感和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双手抱胸一脸不在乎地说:“这还只是我们家里最普通的摆件,我们在浙省的别墅里,这样的摆件多了去了,也就是一个拿来插插花的花瓶,没什么大不了的。”

    刘雪莹的心里都要爽的飞天了,难怪这么多人喜欢装逼,这感觉实在太好了,虽然自己有这个器官不用装,但是这完!全!不!一!样!

    刘雪莹这头正爽着呢,忽然一声大吼传来,“你在干什么?”

    当张保国看见自己的宝贝花瓶被沈重山拿在手里跟一个热水瓶似的随意翻来覆去的时候整个人都快要炸了,他这么下意识地吼了一嗓子,刘雪莹被吓了一跳,沈重山也被吓了一跳,于是在三个人的目光之下,那花瓶忽然就从沈重山的手里掉下来掉下来掉下来……掉下来……哗啦!

    这一下,张保国真的是炸了。

    刘雪莹也炸了。

    瞬间爆炸,完成升天。

    张保国整个人都在哆嗦,这花瓶,可是他花了大代价买的啊,两百多万,可以说是他的半条命了,结果,就这么哗啦一下……没了?

    没了?

    就这么没了?

    这么一瞬间,张保国甚至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怎么可能摔碎了?

    刘雪莹也吓懵了,她呆呆地看着地上的花瓶碎片,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被挤到了头皮上,那种头皮发胀发麻的感觉,让她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沈重山的表情也有些震惊,不过震惊之后他松了一口气,说:“还好没有砸到我的脚。”

    还好没有砸到我的脚!

    两百多万的花瓶!

    老子的半条命!

    给你砸碎了,你居然在庆幸还好没有砸到你的脚?

    张保国现在是真的把沈重山给砸碎了的心都有。

    他血红着眼睛瞪着沈重山,因为太过激动的缘故,居然一下子哽住了喉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人体在过于激动的时候都会产生的应激反应,太激动,太想说话,反而说不出话。

    所以张保国就眼睁睁地看着沈重山慢条斯理地站起来,一脸很没有诚意的歉意说:“啊,不小心把你们家的摆件打碎了,真是不好意思啊,不过还好,你们老张家有的是钱,这么一个摆件也就是拿来插插花,家里多的是,你们一定也不会要我赔的吧?既然这样我先去吃饭去了啊,说起来都饿了呢!对了,把地上这碎片收拾一下,你看这一地的碎片,多晦气,笤帚拿来打扫打扫,得了,先这样吧,我先去吃饭。”

    刘雪莹夫妻俩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两百多万的古董,他们一半的家产就这么被打碎了,沈重山的第一句话是庆幸没有砸到他的脚,第二句话居然是嫌弃这一地的碎片太晦气,还让她打扫一下……打扫打扫,还拿笤帚,我打扫你个头啊!

    刘雪莹豁然站起来,她尖叫道:“你给我站住!”

    这一声尖叫,可谓是穿破了云霄,张保国浑身都抖了一下,他似乎这才反应过来,红着眼睛的他挥舞着拳头就朝沈重山扑过去,“你毁了老子,老子让你不得好死!”

    话落地,张保国飞出去了。

    是的,是哇哇乱叫着冲上来的张保国飞出去了,说实话,这还是沈重山手下留情了,要不然飞出去的可就不是张保国完整的身体了,指不定是一条胳膊一条腿什么的,拼凑拼凑兴许还能拼个完整的人样出来。

    而餐厅里听到了动静的张博士三人都跑了出来,张博士一出来首先见到的就是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张保国伸手抄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就朝沈重山杀上来,张博士脸色大变,他想也不想地就站在沈重山的面前,伸手一个巴掌拍在张保国的脸上,怒吼道:“你这个畜生你在干什么?以前还只是小偷小摸,现在你要杀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